简单的药片能战胜新冠吗?辉瑞年底将有“治愈”方案

投稿时间:2021-06-07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据外媒报道,虽然焦点主要集中在疫苗上,但你可能也听说过辉瑞正在试验一种治疗COVID-19的药物。这听起来好像非常不错,虽然结果还很初步,但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方法。目前治疗COVID-19的大多数抗病毒药物都是针对感染引起的炎症和免疫反应,而辉瑞的药物则直接针对SARS-CoV-2病毒本身。


加强我们对病毒的防御

跟COVID-19相关的大部分疾病是由感染可能发生的强烈炎症和免疫反应引起的。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治疗就是针对这种过度的免疫反应。

在疾病早期服用吸入皮质类固醇布地奈德已被证明可以减少更严重疾病的发展。

对于因COVID-19住院需要吸氧的患者,口服皮质类固醇地塞米松可降低死亡的可能性。在最严重的病例中--入住ICU的COVID-19患者,静脉注射抗炎托珠单抗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几率。但这些治疗并不针对SARS-CoV-2本身,而只是感染的后果。事实证明,直接针对该病毒更为困难。

直接针对SARS-CoV-2

像SARS-CoV-2这样的病毒必须进入宿主细胞才能繁殖。它利用刺突蛋白附着在细胞上,然后利用细胞自身的蛋白质进入细胞。

一旦进入细胞内,SARS-CoV-2就会脱去外壳然后释放出病毒RNA。这就像一个模板,允许病毒复制,之后感染其他细胞。在这个生命周期的任何时刻,病毒都可能容易受到干预。

SARS-CoV-2携带一种类似3C的蛋白酶(3CLpro),它在复制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蛋白酶跟SARS- CoV -1 (SARS)病毒所用的蛋白酶几乎相同,跟中东呼吸病毒(MERS)所用的蛋白酶相似。

因此,一种能有效靶向3CLpro并防止病毒复制的药物可能有利于对抗多种已知冠状病毒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种新冠病毒。

蛋白酶抑制剂已成功用于治疗其他病毒感染,特别是慢性感染如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

它们是在大流行初期提出的,作为COVID-19的一种可能的治疗方法。但HIV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在两项临床试验中显示无效,这些药物水平可能太低,无法对抗SARS-CoV-2。虽然更高的剂量可能有效,但也可能产生更多的副作用。

科学家们还提出了一种新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它最初是用来治疗埃博拉病毒的。瑞德西韦延缓了病毒复制其RNA的能力。

最初的病例报告看起来很有希望,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也批准了这种药物的紧急使用。但对住院的重症COVID-19患者进行的随机对照试验结果令人失望。

虽然存活下来的病人病情持续时间缩短了,但并没有显著降低一个人的死亡几率。毕竟这两种药剂都不是专门针对SARS-CoV-2设计的。但在2020年,辉瑞/BioNTech发现了一种小分子PF-00835231,它可以阻断SARS-CoV-2 3CLpro蛋白酶。它最初是针对SARS-CoV-1设计的,但这两种病毒的酶几乎完全相同。

PF-00835231单独使用或跟瑞德西韦联合使用似乎能减少包括SARS-CoV-2在内的一系列喜怒干病毒在实验室细胞中的复制。它还减少了一些动物模型中的病毒复制且没有不良的安全信号。但需要注意的是,这项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现在该做什么?

辉瑞/BioNTech正将PF-07304814和PF-07321332这两种药物用于COVID-19临床试验。PF-07321332是一种口服制剂或药丸,可能用于COVID-19的早期治疗。两种都是3CLpro抑制剂的配方。

这些1期试验于3月开始,代表了药物开发的最早阶段。这些试验选择健康的志愿者并使用不同剂量的药物来确定其安全性。他们还研究这些药物是否能在体内引起足够的反应以表明它们对SARS-CoV-2有效。

下一步则将进行2期或3期试验,以此来看看它们是否改善了COVID-19的疗效。通常这一过程需要数年时间,但随着流感继续在全球肆虐,辉瑞表示,如果1期试验成功,那么它将在几个月内完成这项工作。

抗病毒药物在急性COVID-19中的应用一直困难重重,收效甚微。虽然研究结果尚处于初步阶段,但辉瑞/BioNTech的这些药物是很有前途的。它们可以在疾病早期使用,尤其是针对那些接种疫苗保护不力或未接种疫苗的人。它们还可以作为一种预防手段以控制暴露人群中的疫情。它们应该能有效对抗所有令人担忧的SARS-CoV-2变种以及其他已知的和可能出现的新冠病毒。

辉瑞CEO最近还暗示,这种药物可能会在今年年底上市,这可能是一种渺茫的希望。但这场大流行向我们人类展示了科学快速发展的可能性。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