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批半导体项目,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组图)

投稿时间:2021-06-09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科工力量专栏作者 铁流

提供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和产品的专业点评

日前,业内传闻“济南泉芯”已经烂尾。近年来,国内出现了德淮半导体、武汉弘芯、贵州华芯通等一批关门或烂尾的半导体项目,堪称“赔了夫人又折兵”。究其根源,主要是因为地方政府未遵循事物发展一般规律,不考虑当地现有技术能力和产业水平,盲目上项目投资。从实践上看,发展半导体产业应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不能盲目投资,贪大求洋。



济南泉芯陷入困局


据公开资料,济南泉芯项目总投资高达598亿元,项目分为三期,一期投资230亿,建设月产能7000片的12英寸12nm 生产线;二期投资260亿元,扩增月产能23000片12纳米逻辑芯片;第三期投资100亿元,增加1万片的7nm产能。项目于2019年第一季度开工建设,工地位于济南临空经济区,用地面积39公顷。

虽然济南泉芯的规划很宏伟,但现实却很残酷。据济南泉芯的员工透露,“公司处境艰难,4 月起已开始停发薪资,逼迫员工离职”。项目工程也陆续停摆,项目施工的承包商称,“这个项目建设期间多次更换工程总包,这在建筑行业十分罕见,显然该项目长期存在着巨大风险”。泉芯在更换工程总包期间,还曾出现了多次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

目前,济南泉芯已经危如累卵,厂房开工2年多却面临工程停摆、员工遣散的局面,为了购买光刻、刻蚀、薄膜设备,已经支付了17亿元的订金,一旦泉芯项目烂尾,国外设备厂商将从订金中扣除高额违约金。

济南泉芯与武汉弘芯有共同幕后控制人

耐人寻味的是,济南泉芯与武汉弘芯有共同幕后控制人。股权上看,济南泉芯的四大股东分别为济南集芯产业发展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济南产业发展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两者均隶属济南国资委。持有济南泉芯约41.18%股权的逸芯集成背后的控股股东曹山,曾是已经烂尾了的武汉弘芯的幕后控制人(曹山曾是北京光量蓝图的大股东及法人代表)。

更有趣的是,济南泉芯的操盘手法与武汉弘芯如出一辙,都是画大饼请地方政府和地方国资入瓮,在国家的钱烧得差不多之后工程停摆,员工遣散。就注册资本而言,虽然泉芯的注册资本高达59.5亿元,但是实缴资本最开始却只有5.1亿元,随后才开始陆续补充到32.37亿元。增加的几十亿资本主要是济南国资委旗下的两家子公司,以及后来加入的济南集芯产业发展公司出资,济南泉芯幕后控制人完全是“空手套白狼”。


其实,业界对泉芯的争议一直就有,特别是在武汉弘芯失败后,业界普遍认为济南泉芯将成为下一个武汉弘芯。有报道称,地方政府已经采取措施止损,放弃12英寸厂,保留建成的光罩厂并将其独立。



发展半导体产业 政策、资金、技术、人才缺一不可

近年来,随着全国各地掀起的芯片热,一大批境内外企业在全国各地画大饼、投资圈地,一些地方政府也不顾地方实际,贪大求洋,大干快上。德科码/德怀、成都格芯、华芯通等一批半导体项目已经暴雷。

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这些项目之所以暴雷,根源还是地方政府无视当地实际情况,为了迎合当下的芯片热潮强行上项目。从实践上看,发展半导体产业只有政策和资金支持是不够的,必须有强有力的人才团队和丰富的技术储备。

就德科码/德怀项目而言,德科码/德怀并没有多少技术储备,主要技术全靠买,先后从TowerJazz、安森美半导体、意法半导体等外商购买技术授权。CMOS 图像传感器芯片并没有本土设计团队,而是找了原日本东芝CMOS图像传感器的设计和研发团队来搞研发。

格罗方德虽然有AMD和IBM的老底子,但在近些年的技术竞赛中依然被台积电挤下了几个身位,而且格罗方德只愿意转移从新加坡工厂淘汰的二手设备,这些设备只能用来加工成熟工艺芯片,但即便如此格罗方德依旧要求占51%的股份。由于条件过于苛刻,格罗方德之前试图在中国数个城市合资设厂但均遭到拒绝。在和重庆渝德签属合作协议4个月之后项目依然没能落地,计划搁浅的原因在于格罗方德转移的技术相对落后,以及格罗方德的要价过高。

华芯通引进的是高通的ARM CPU技术,由于在服务器CPU方面,英特尔和AMD的X86芯片处于绝对垄断地位,ARM CPU在服务器CPU方面只能依赖政策生存,譬如华为、飞腾的ARM CPU主打党政国企单位用户,在商业市场上(服务器),ARM CPU面对X86 CPU基本不具备竞争力。可以说,华芯通引进的本身就是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技术。

由于ARM服务器CPU在商业市场上根本没有市场,众多曾经押宝ARM的厂商也难以为继,博通、AMD已经放弃ARM服务器CPU,AMD把重心转向X86 CPU,博通则把自己重金开发的ARM服务器CPU直接卖给了凯为。

在这种大背景下,高通决定放弃ARM服务器CPU,力主ARM服务器CPU项目的保罗·雅各布(高通公司创始人的儿子)被董事会扫地出门。领导高通数据中心技术近五年后的Chandrasekher离职,随后大批技术骨干也离职。在高通放弃ARM服务器CPU之后,华芯通就变成无根之木,自然而然也就关门了。

半导体大跃进要不得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搞了非理性的半导体投资项目,这些项目不要说行业专家,就是铁流一介草根都能看出存在问题。这些投资项目的内在逻辑在某种意义上,和贵州省独山县的各种“奇观”工程是一样的,可以视为半导体版本的“奇观建筑”,根源还是一些地方领导发现全国都在重视半导体产业,于是“紧跟潮流”,又急于求成。就像“奇观建筑”可能带动旅游而获得成功,但不等于模仿建造“奇观”就一定能成功。

诚然,有些地方政府投资制造业,取得了全国瞩目的成绩,其他同僚希望学习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但这需要吃透别人成功的原因,了解他们产业的历史积淀与机遇,如何科学发展、做大做强产业;在自己地方上也要有足够的懂技术、懂产业、懂经营的人才,而不能只学到了投资的“大胆”。

实践上看,半导体产业大跃进最大的教训就是要尊重技术发展规律,技术发展要循序渐进,地方政府不要妄图短期用政策和国有资本一口气吃成胖子,不要妄图短期用行政资源砸出一个产业。

铁流还希望不要迷信“弯道超车”。从实践上看,近些年这些所谓的“弯道超车”大多是玩概念,搞噱头,真正超车的没几个,反而上演了一批“弯到翻车”。希望地方官员能够充分考虑本地实际情况,布局本地产业应多依托现有企业中有一定技术积累的,依靠现有人才中一贯表现不错的。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