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药王”徐镜人离世 世上再没有“板蓝根大王”

投稿时间:2021-07-13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2020年徐镜人家族财富为470亿元,是江苏泰州“首富”。EPD蔷薇网

2021年7月12日晚,扬子江药业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徐镜人去世的讣告。讣告称,徐镜人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2021年7月12日20时39分不幸逝世,享年77岁。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徐镜人生前低调,内敛,少说多做。 因此今天可能很多人对这个名字没有太多了解。 不过在中国医药产业,徐镜人是标志性人物。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单”显示,他一手创立的扬子江药业,在2014年至2016年,连续6年占据第一。 业界的各种榜单上,也时常能看到扬子江名列前茅。EPD蔷薇网

据胡润百富榜计算,2020年徐镜人家族财富为470亿元,是江苏泰州“首富”。 “一代枭雄”,是不少业内人士对徐镜人的评价。 此外,由于他曾依靠板蓝根而发家致富,也被称为“板蓝根大王”。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现在,这位和中药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老人,在远赴新疆工作过程中离世,留下自己与扬子江药业的“传奇”。EPD蔷薇网

“小作坊药厂”EPD蔷薇网

今年7月7日,经济参考报发布了一篇对徐镜人的专访,这也被视为徐镜人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采访中,质量与创新,是徐镜人提到最多的词。EPD蔷薇网

如果没有创新意识,可能从一开始就不会有扬子江药业。1971年,26岁的徐镜人从部队复员回来,分配到江苏泰兴市口岸镇仪表厂工作。这份工作在当时算得上“铁饭碗”,然而徐镜人只干了半年,就毅然放弃安稳工作,决心创业。EPD蔷薇网

他租下了仪表厂的一个车间,作为制药厂房。最开始,这个“制药厂”的全部资产就是6间平房、几口大缸和无比简陋的设备。厂房的工人,都是徐镜人拉来的老乡。在那个年代,像这样白手起家的小企业,一人身兼数职是常态:最初徐镜人是厂长,也是泥瓦工、建筑工、搬运工。EPD蔷薇网

1972年,这个小作坊工厂终于投产,它叫做“泰兴县口岸镇工农兵制药厂”。工厂的首批产品是百乃定以及百尔定两种针剂。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工厂附近就传来叮叮咚咚的响声,这是扁担钩与铁桶碰撞的声音。由于没钱买水泵,厂里都是工人自己去挑水。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如今的扬子江药业EPD蔷薇网

1976年,口岸镇制药厂扩产,增加了新的品种和剂型,将产品扩至针剂、片剂和颗粒剂等三种剂型。EPD蔷薇网

1981年,国家相关部门开始整顿医药市场,明确规定:一个县只能保留一个药厂。口岸镇制药厂被划入了“关厂”名单。据《时代周报》,当年徐镜人四处奔走,最终成功将制药厂合并到泰兴厂,挂上“泰兴制药厂口岸车间”牌子,由此逃过一劫。EPD蔷薇网

1985年,药厂正式更名为扬子江制药厂。在药厂发展初期,徐镜人曾到安阳制药厂学习后苦心钻研,研发出了板蓝根颗粒。这也为他后来“一战成名”埋下了伏笔。EPD蔷薇网

“板蓝根大王”EPD蔷薇网

1988年春节到来前,上海甲肝大暴发,一度震惊全国。经历过那场肝炎大暴发的人,都知道一种据说可以防治甲肝的“神器”——板蓝根。EPD蔷薇网

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谢丽娟回忆,虽然板蓝根未必多么有效,但因为有了“吃中药板蓝根可以防治甲肝”的传言,“一时间,全国各地的板蓝根几乎都向上海运输。”尽管价格不断上涨,依然供不应求,不少药厂和销售企业都赚了很多钱。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在这当中,就有徐镜人与他的扬子江制药厂。当时厂里接到通知:上海申请火速支援近400万包板蓝根。而当时扬子江的板蓝根每月产量仅有5万包。EPD蔷薇网

面对眼前的天量订单,徐镜人号召员工加急制药,春节加班。最终,385万包板蓝根干糖浆顺利完成,解了上海的燃眉之急。EPD蔷薇网

徐镜人“一战成名”,由此获得了“板蓝根大王”的名号。就在那一年,扬子江药业的产值突破亿元。EPD蔷薇网

往后的40多年里,扬子江药业从那个只有六间平房的小作坊工厂,一步步发展为我国医药行业的龙头企业。EPD蔷薇网

2018年,扬子江药业年营收入突破800亿,2019年,扬子江药业集团实现销售、利税同比分别增长11.94%和16.2%。2020年发布的国内药企营收榜单数据显示,扬子江营收已经超过千亿元。EPD蔷薇网

赞誉与争议EPD蔷薇网

在公众视野里,近年来和扬子江药业有关的大事主要有三件:形似“宫殿”的办公楼、火线支援抗疫与“天价罚单”。EPD蔷薇网

扬子江药业集团总部位于江苏泰州高港区扬子江南路1号,总占地面积达200多万平方米。除了面积大,最引人注目的还要数它那形似宫殿的办公楼——黄琉璃瓦顶、青白石底座,以及与外界相隔的“护城河”,在国内实属罕见。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另外,就在2020年初,国内新冠疫情暴发,扬子江药业立即响应国家号召,以最快速度复工复产,全力支援抗疫。1月22日,一辆辆满载抗病毒药物的大货车,从扬子江药业集团总部出发,星夜兼程,开赴彼时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市。EPD蔷薇网

在春节期间,扬子江药业集团多条生产线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以保障医药物资的供应。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不过,扬子江药业也不乏争议。就在今年4月1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扬子江药业因垄断被罚7.6亿元。EPD蔷薇网

这是国内医药企业因垄断被罚的一张“天价罚单”。7.6亿元的罚款是扬子江药业2018年销售额的3%,涉案的药品包括蓝芩口服液、百乐眠胶囊、黄芪精、依帕司他片、苏黄止咳胶囊等。EPD蔷薇网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表示,经查,扬子江药业固定和限定价格垄断行为涉及全国范围, “固定和限定价格行为显著提高了产品价格,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该行政处罚公布后,扬子江药业曾在官网回应,表示尊重决定、服从监管、接受教训,并已采取切实措施,严格按照要求进行全面深入整改。EPD蔷薇网

谁是接班人?EPD蔷薇网

在徐镜人生前,他有自己的“三不原则”:不搞兼并联合、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不盲目上市。EPD蔷薇网

曾有人劝他从事房地产,被他以“不熟悉”拒绝。按他的说法,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不容易了。EPD蔷薇网

至于拒绝上市,有人认为徐镜人太保守、老派,这也导致扬子江药业的知名度在圈外没有特别高。而在徐镜人看来,公司在2009年就实现零负债经营,“上市后可能有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一旦开了这个口子,7%的利息要把企业拖垮”。EPD蔷薇网

EPD蔷薇网

如今,这位“千亿药王”离世,留给外界一个巨大的疑问:谁来掌管扬子江药业?EPD蔷薇网

徐镜人共有一子一女,儿子徐浩宇出生于1972年,现任扬子江药业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徐浩宇此前极少出现在公众场合,毕业之后便进入扬子江药业,从最基层的销售办科员做起。据多家媒体报道,徐浩宇目前是外界认为的接班第一人。EPD蔷薇网

不过在上市这件事上,徐浩宇与父亲的态度有所不同。他认为,对于小型企业而言,最好的发展机遇已经过去了,现在比的是实力、思维、资本。对于资本市场,小型企业一定要尽快进入。EPD蔷薇网

2015年,徐浩宇曾将一手创办的爱源股份送上新三板挂牌。成立于2011年的爱源股份,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疗器械企业,但挂牌仅3年后,又在2018年摘牌。EPD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