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性到底经历过什么,今日才如此恐惧?

投稿时间:2021-08-18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8月15日,塔利班攻占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至此全面接管阿富汗。尽管塔利班领导人对外做出保证,称阿富汗女性将继续享有符合伊斯兰教法的平等权利,包括工作和受教育的权利,但这并没有缓解当地女性对未来的忧虑。一名女大学生对《卫报》表示,她和她的同学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立刻赶回家中,因为害怕他们会殴打没有穿罩袍的妇女。她还迅速隐藏了她的身份证、文凭和证书等一切可能被塔利班定罪的材料。“我在我周围看到的只有女性的恐惧和害怕的面孔,以及讨厌女性、不喜欢女性接受教育、工作和自由的男性的丑陋面孔,”她写道。

至今,阿富汗仍是全世界女孩生存状况最糟糕的地区之一。大部分女性从未受过教育,女孩们常常被迫早婚。一些女性不仅遭受家庭暴力,还受到来自社会的人身威胁。塔利班执政后,人们更加担心回到25年前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那时妇女无法工作,女童不得上学,女性必须遮盖面部,只有在男性亲属的陪同下才能出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在8月16日的发言中对阿富汗迅速演变的局势以及妇女和女童的未来深表关切,“我尤其感到关切的是,有报道称,侵犯阿富汗妇女和女孩人权的行为日益增多,她们害怕回到最黑暗的日子。”古特雷斯强调,保护阿富汗妇女和女孩来之不易的权利至关重要。

在以下几本涉及阿富汗女性的书籍和若干纪录片中,我们将更加清楚地看到阿富汗女性在过去几十年经历了什么。她们在战乱下的生存、反抗与逃亡的故事,揭示了她们如今的恐惧来自何方。

《灿烂千阳》



[美]卡勒德·胡赛尼 著 李继宏 译

世纪文景 |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09

《灿烂千阳》是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赛尼继《追风筝的人》之后创作的长篇小说,同样以当代阿富汗社会和家庭关系为主题,被认为是《追风筝的人》的“女性版”。故事的女主人公之一玛丽雅姆在阿富汗一个偏远贫穷的地方长大,五岁那年,她第一次从母亲口中听说她是“哈拉米”,意思是私生子或私生女。玛丽雅姆的父亲总共有三个妻子和九个合法的子女,这在一夫多妻制的阿富汗并不罕见,但对于玛丽雅姆和她的母亲而言,不被承认的婚姻和家庭背景已经注定了她们隐忍一生的悲剧命运。

在母亲的教诲中,做女人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忍耐”,更何况是令人蒙羞的私生女。在忍耐下,玛丽雅姆没有去学校接受教育,年仅15岁就被迫嫁给喀布尔一个比她年长30岁的鞋匠拉希德。拉希德起初对玛丽雅姆很友善,但在她怀孕并多次流产后,他们的关系彻底恶化,玛丽雅姆沦为了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拉希德的第二任妻子莱拉比玛丽雅姆年轻近20岁,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新一代阿富汗女性,却因为内战的炮火失去了家庭,同样未能逃脱被迫嫁人、遭受虐待的命运。两位妻子的关系与情感的转变是小说中最动人心弦的部分,她们从相互仇视到惺惺相惜,既情同姐妹又仿若母女。最终,玛丽雅姆甚至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帮助莱拉逃离阿富汗,组建了新的家庭,也让人们看到了在阿富汗男权专制和国家战乱下挣扎的女性所怀抱的希望与失落。

胡赛尼曾于2003年春天去过喀布尔。当时,他看到很多穿着罩袍的妇女坐在街角,带着四、五个孩子乞讨零钱,他与一些妇女交谈,她们坚韧不拔的美德和令人心碎的生存故事成为了创作《灿烂千阳》的灵感来源。“灿烂千阳”来自诗人米尔扎·穆罕默德·阿里·赛依伯所作的《喀布尔》一诗,用以比喻阿富汗女性的美好,而胡赛尼的小说则提醒我们,这样的美好不应被遮蔽:

喀布尔每条街道都令人目不转睛

埃及来的商旅穿行过座座市场

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上有多少轮皎洁的明月

也数不清她的墙壁之后那一千个灿烂的太阳

《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



[阿富汗] 法齐娅·库菲 著 章忠建 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18-10

法齐娅·库菲自2002年起活跃于阿富汗政坛,是阿富汗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议长,同时也是2014年阿富汗总统大选的主要候选人之一。多年以来,包括塔利班在内的多方势力都曾试图威胁、绑架或暗杀库菲,但她始终坚定地与所有反对力量抗争。就在8月15日塔利班正式进入喀布尔的前一天,库菲作为与塔利班对话的阿富汗政府谈判人员之一再次遭遇枪击,所幸躲过了死亡。

在生活中,库菲是一名孕育了两个女儿的母亲。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她不得不为孩子们的未来提心吊胆。每次出门前,她都做好了一去不回的准备,并提前写下一封道别与嘱托的信。《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收录了库菲的自传与十七封写给女儿的信,从出生到经历战乱,她一直写到当下从政的经历,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告诉所有阿富汗人:自由不是神所赐的,乃是需要人们努力去争取的。在这本书的后半部分,她进一步阐述了她的执政理念,以及对诸多阿富汗热门议题的讨论,比如如何促进阿富汗妇女的权益以及美国撤军后阿富汗所面临的危险等。

作为阿富汗民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库菲认为,阿富汗并非没有民主的土壤,而是由于政治上“营养不良”,发展受到了抑制。自2001年塔利班倒台以来,上亿美元的援助资金流到了阿富汗,但不幸的是,很大一部分或被浪费,或不慎流入某些人的手中,诸如腐败的地方政治家或者唯利是图的公共设施建设承包公司。“持久自由军事行动”实施至今,阿富汗依旧不太平,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阿富汗的领导人似乎认为国家是他们个人的,只需要为自己的利益服务,却很少有人真正关心普通阿富汗人的抱负、盼望和福祉。

美国撤军后,阿富汗女性的教育和安全问题令库菲最为挂心。她梦想着有一天阿富汗能摆脱贫穷的镣铐,不再被贴上世界上产妇死亡率最高、婴儿死亡率最高的地方标签,她也期望每个阿富汗人都能享有平等的权利,特别是女性能够获得本领、才能和技术,进而全面参与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活。正如她在信中教导女儿时所说:

“作为妇女,真正的伊斯兰教会赋予你们政治和社会权利。它给你尊严,赋予你们自由受教育的权利,让你们有权追逐梦想,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30E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