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外国制裁法”为何突然叫停?学者:一旦立法后患无穷

投稿时间:2021-08-23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拥护北京的香港人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外抗议英国允许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人移居英国,中国国旗旁边可见英国皇家徽章。

一连四天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周五(8月20日)结束。这次会议出乎外界所预料,没有表决“反外国制裁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决定草案。有经济学者认为,已列入常委会议程的草案被紧急叫停与中国经济大环境有关。有分析则相信,“反外国制裁法”和香港的金融和商业制度背道而驰,才是关键因素。

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了15项法律及决定草案,其中7项获得通过,但暂不表决把“反外国制裁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官方发稿没有提及有关决定草案。事前曾预料草案会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表示,当局会继续研究,相信会让“反外国制裁法”更有效。

谭耀宗说:“委员长会议暂时决定不作表决,再研究一下。(这种情况过去也曾试过,并不是很特别。(是否商界有担心?)我觉得多些时间去研究总是好的。中央很支持香港继续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及航运中心,其实中央一直以来都是严格按照‘基本法’,按照一国两制宗旨、原则为香港的长远利益,以及为港人福祉去做事。”

学者:中国经济靠香港支撑

外界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众说纷纭。中国大陆经济评论员“金山”(化名)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经济困难重重,要依靠香港支撑,经不起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有任何闪失。

“金山”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内斗外争所造成的市场恐慌性资金逃离和人才逃离,已经对整体的社会情绪产生巨大的影响和负面的拖累。现在看起来,(北京)试图通过这种相对低的姿态挽救市场信心。今年在对外经贸合作方面几乎回到了石器时代。从对互联网企业一系列的整治可以看出,国内整体经济疲软,市场崩溃性恐慌。这些压力同时集中爆发了。”

香港公开大学前教授、国际关系时事评论员赵雨乐则估计,北京正尝试以审慎态度面对美中经贸关系。

赵雨乐说:“美中贸易关系千丝万缕。资金往来流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相信中共中央是考虑到,一旦实施彻底反制,彼此就有可能关起门来没话说,因此以大局为重,希望稍微看清形势。除非美国进一步采取激进手段,冻结某些户口,或者对中资企业进行封杀,否则中国会保持观望态度。”

外资忧虑“两面不是人”

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6月通过“反外国制裁法”,适用对象包括实施歧视性措施的个人及组织,反制措施包括不准入境及查封扣押财产等。有分析相信,一旦“反外国制裁法”透过本地立法在香港实施,有美国银行为了符合美国要求配合制裁行动,会因而面对中国的反制裁,“两面不是人”,宁可放弃香港,冲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赵雨乐说:“最迫在眉睫的状况并没有发生。双方暂时应该冷静下来。相信美国也知道,一旦中国实施反制裁法,对美资并没有好处。在双方互动的情况下,美国极有可能对来自中国的资金留有一手,而不会一棒子打下去,波及所有中资。”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许桢则表示,在他眼里,目前中国大陆的经济形势其实是“稳中向好”。

许桢说:“虽然在对外贸易方面增速有点放缓,但是这和基数效应有点关系。因为2019年第三四季度中国的相关数据已经在恢复。中国的消费和投资的表现也不算是非常强劲,但是在主要的经济体里面,总体来讲,中国的情况还是比较平稳。”

他说,近期一些焦点经济话题反映了政策的不确定性,但其实中国经济并未受到严重冲击。

许桢说:“让人比较担忧的其实是一些政策上的不确定性,从大半年前的蚂蚁金服,到最近的医药股和补习班校外课程等等,带来一定的政策不透明性,但是并没有对中国的实体经济造成非常大的冲击,只是对中国的股市,尤其香港恒生指数有一定影响。美国对华的关税措施或者技术封锁,譬如高端晶片,没有明显恶化。”

国际金融机构或遭“灭顶”

许桢说,在香港实施反制裁法会出现难以解决的结构问题。这才是中共中央的最重要考虑。

许桢说:“香港的金融制度,香港的银行制度,香港的会计制度,乃至很多牵涉到商业的法务安排,法律的一些条文,还是跟英美体系直接联系,更重要的是它们都用美元结算。”

许桢表示,美元作为美国联邦储备局发行的货币,等同美国发行的债券。美国联邦政府随时可以禁止特定对象以美元进行交易。

许桢说:“如果你是遵循中国的反制裁法,也就是说,你去制裁谁不制裁谁,不是遵循美英而是北京的步伐,你就要冒一个风险:美国可以随时宣布,不允许你这家商业机构或者银行以美元做交易。这对香港的国际金融机构来讲,基本上是灭顶之灾。”

他估计,美国当初制裁香港和北京的涉港官员是看准了中国的弱点。

许桢说:“美英或其他西方国家制裁香港跟北京涉港的官员,然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自己说,对此一笑置之。这是非常幼稚和缺乏国际视野的说法。当美国祭出制裁法的时候,美国是有对华发动金融战甚至货币战的准备。它不是针对个人,而是针对你体系性的薄弱环节。整个中国最薄弱的就是金融,而整个中国里面,金融最开放的就是香港,所以当华府,包括英国在内,它要对华发动金融战争的时候,香港跟美元的关系就是它最好的突破口,基本上,中国是无险可守的。香港是无险可守的。”

许桢:硬推会后患无穷

“反外国制裁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决定草案暂不表决。中国全国人大谭耀宗拒绝猜测,有关决定草案会否在下次人大常委会会议通过。许桢则认为,“反外国制裁法”不在香港实施,不仅对香港,对中国大陆也有好处。

许桢说:“如果你把反制裁法硬推到香港,将会后患无穷。这(叫停反制裁法)会否一定程度上打击现在领导班子的威信呢?我觉得,本来本届政府,不管是党中央还是国务院,它们对金融体系的熟悉程度,一直以来评价都比较一般。现在的领导班子,不管是党也好,政府也好,它们对国际金融的掌握究竟有多到位,这才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大的短板和变数所在。”

“早前网媒”香港01曾引述知情人士说,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草案属原则性框架。将来香港就“反外国制裁法”的立法“宜简不宜细”,最理想是“备而不用”。

许桢说:“反制裁是行政手段或者政治上的决策。你可以反台独,但是有没有必要,又是否恰当,去立一套反分裂法?没有人说,中国不应该去反制美国,但是用立法手段,其实是把你自己逼到某个墙角。在国际政治上没有对错的问题。这纯粹是看你的实力。另一方面,如果你备而不用,人家就可以把你理解为形同虚设。你形同虚设的话也可以进一步引申,认为中国的执政党其实是‘外强中干’。”uqj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