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购迷药、制造车祸杀妻!警方发现 这已是第二次…

投稿时间:2021-08-23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2018 年 1 月 27日晚,辽宁省锦州市重观路环岛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北京牌照的车撞上了路边的挡墙。车几乎报废,车上的一对夫妻,妻子死亡丈夫受伤。事故发生的环岛位置非常偏僻,周围没有村庄,仅一公里外有一家殡仪馆。

2021 年 7 月,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在车祸中幸存的丈夫死刑。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抱枕,救了丈夫一命

事故的遇难者是妻子严坤,事发时她坐在后排,不幸当场死亡。驾驶车辆的是丈夫周进,他伤势严重,双腿骨折。事发当天,夫妻俩已在周进老家辽宁锦州待了十多天,准备返回两人在北京的家。

事故发生地是一个三岔口的环岛,事发时,肇事车以几乎垂直的角度撞上环岛外侧的挡墙。交警现场勘验后,确认撞击速度在80 公里 / 小时以上,且现场没有刹车痕迹。通过对周进进行血液检测,警方排除了驾驶人酒驾的可能。

以这么快的速度在环岛内行驶,并不符合常理,针对这个结果,警方做了大量试验。试验结果表明,车撞上挡墙,极有可能是人为操控。

通过再次对车辆进行勘验,警方又发现许多匪夷所思的地方。最值得注意的,是挡在周进和方向盘中间的一个抱枕。按照常理,抱枕不该被放在这个位置,但正是这个抱枕,救了周进一命。



巨额保单浮出水面

由于案件疑窦众多,交警无法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此时家属提出,想尽快让严坤入土为安。按照相关规定,警方要求家属提供户口本、结婚证等证件。

在寻找证件的过程中,家人意外地在严坤家中找出大量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单,单子整整装满了一个 20寸的行李箱。保险单数量多、保费数目大、保额也高,且丈夫周进和妻子严坤互为受益人,如果妻子严坤意外死亡,丈夫周进能获得2000 多万元的保险赔偿。



巨额的赔偿金加重了交警的怀疑,交警来到医院,向丈夫周进了解车祸现场情况。病床前的周进表情自然,语言通顺,没有表现出异常。可交警把他的话与侦查线索对比后,却发现不少端倪。

比如周进说,当时妻子严坤把热水洒到了他腿上,他一慌神才造成车祸,但交警在周进车里发现的水杯,盖子都盖得严严实实的。周进还说,当天曾和妻子一起在高速路的服务区吃晚饭,但服务区的公共视频显示,下车的只有周进一人,妻子严坤并未跟随。很明显,周进对警方说谎了。



撞车前,丈夫一直猛踩油门

家里的巨额保单、幸存丈夫的谎言,一切都昭示着这场事故并不简单。

妻子严坤的尸检结果显示,严坤之死符合交通事故致多发组织器官损伤死亡,但是从体表来看,事故发生前,严坤很可能处于不清醒或昏迷状态

法医又采集了死者的血液和胃容物,果然检测出两种神经抑制类药物:卡马西平氯氮平。这两种药物,人服用一定剂量就会陷入昏迷。



大量的保单、昏迷的妻子,调查至此,警方已有理由怀疑,周进为获取保险赔偿金制造了这起车祸。因此,交警把案件移交公安局的刑侦部门。移交案件时,交警还提到一个细节,就是关于汽车的黑匣子。

这个黑匣子学名叫作气囊控制模块,当车辆发生碰撞的时候,气囊控制模块能够对碰撞的猛烈程度进行分析,来判断是否需要打开安全气囊。如果需要,气囊控制模块会打开安全气囊并记录相关数据。



有关部门对黑匣子的数据进行了读取,数据显示,事发前 4.2 秒,汽车车速从 82 公里 / 小时加速到 88 公里 /小时,发动机转速则由 2400rpm 直接飙到了 4000rpm。

这些数据指向一个事实——撞车前,周进一直在猛踩油门

开车的丈夫周进猛踩油门撞到墙上,坐在后座的妻子严坤体内的药物又是从何而来?家人曾告诉警方,严坤患过癫痫病,曾服用卡马西平治疗,她的体内有卡马西平不足为奇。

但是,氯氮平和卡马西平是两种相反的药,前者能够诱导癫痫病的产生,可以说是严坤的禁药。它如何进入严坤体内?这个问题在周进的手机里找到了答案。

丈夫网购迷药迷晕妻子

根据已掌握的证据,警方怀疑丈夫周进涉嫌故意杀人和保险诈骗。在案发后的两年里,周进因为在车祸中受伤严重,前后做了十次手术,从未离开过医院。2019年 10 月,警方对嫌疑人周进进行抓捕,在他手机里发现了一条可疑的微信转账记录。

记录显示,案发的几个月前,周进给一个叫 " 情趣小妞 " 的人从微信上转了 530元。他承认,自己转账是为购买 " 情趣小妞 " 售卖的药物三唑仑。



通过层层追查,警方找到三唑仑的供应链源头侯某。侯某说,由于国家对三唑仑管理严格,他根本拿不到三唑仑,所以一直用氯氮平冒充三唑仑高价卖出。正因如此,2019年 1 月,侯某被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同时,警方查找到的快递信息显示,周进确实从侯某手里买过氯氮平假冒的三唑仑,而氯氮平就是导致妻子严坤昏迷的药物。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周进第一次试图谋害自己妻子严坤。早在 2017年,周进就曾在远离辽宁锦州市中心的滨海路,试图以撞电线杆的方式杀害严坤。



当时的严坤同样在药物作用下处于昏迷状态,但好在电线杆是空心的,坐在副驾的严坤又系了安全带,并未出什么大事。

四处欠债终致家破人亡

第一次没有得手,周进就一直在寻找第二次机会。几个月后,同样是在深夜,在偏僻的公路,他亲手制造一场车祸,杀害了自己的妻子。

严坤和周进是二婚,在外人看来,两人十分恩爱。周进经常带严坤和两人的家人一起出国旅游,欧洲、美洲、东南亚,两人足迹曾遍布世界各地,生活看似非常美满富足。



但实际上,2017 年,周进股票赔了 300万元,生意也十分惨淡,根本负担不了这些开销,经常接到银行的催债电话。巨额保费加上旅游花费,周进的欠款曾达到 600万元之巨。于是,他萌生了杀妻骗保的想法。

2018 年 1 月 27日晚上,周进为获取高额的保险赔偿金,弥补高额保费和股票亏空,骗严坤吃下提前准备好的所谓三唑仑,把车开到漆黑的环岛,踩下油门,朝着墙撞了上去。

2021 年 7 月 16日,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保险诈骗罪,判处周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周进提起上诉。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ID:cctvnewscenter)综合CCTV《今日说法》vfT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