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的胜利 重庆电话哥死磕强当局

投稿时间:2021-08-28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张杰评论分析文章:中国在继续坚持它的封城清零防控疫情模式的同时,也在与西方展开疫苗接种比赛。习近平心里明白,仅仅靠封城是无法堵住病毒,也无法清零的。他作为抗击疫情的“世界领袖”自然不能功亏一篑,最后羞答答地抄西方的作业。据悉,在今年七月的中国官方文件中,习近平就已经下达了疫苗接种目标,在今年十月底前,将接种人群覆盖中国总人口的七成八。0rq蔷薇网

image.png0rq蔷薇网

  如果14亿中国人面对强制打疫苗,没人敢吭一声,只能说明中国人适应极权体制,心甘情愿被强制,只能说明三十年改革开放并没有改变中国人。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不出事了。0rq蔷薇网

  8月25日,重庆电话哥的电话录音刷屏网络。该电话哥向当地纪委反应“强接疫苗”问题。电话中,这位老哥质疑重庆市多地近日出台的“双码联查”措施。重庆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上周发布通告说,将对辖区内居民展开健康码和疫苗接种记录的“双码联查”,而未出示双码的民众将不得进入超市、医院、学校等各大公共场所,被视为变相强制接种疫苗。0rq蔷薇网

  重庆电话哥在电话中,质疑地方政府是在“对抗中央”、践踏“两个维护”。他还要求当局立即叫停这项措施,否则他就会向国务院投诉。电话哥的口才自然是杠杠的,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勇气。电话哥的音频瞬间达到了十万加转发量。0rq蔷薇网

image.png0rq蔷薇网

  自然,电话哥有了一次被喝茶的经历,好在有惊无险,目前已平安回家。今天,重庆已经被迫宣布“取消二码联查”。0rq蔷薇网

  第一,权利靠斗争获得0rq蔷薇网

  有位署名蓝鹰的网友在微信文章《重庆取消“双码联查”,是天掉馅饼?》中写道:最近,在疫苗强打这事上,很多人都很愤怒,但多半是敢怒不敢言,最终选择屈从。他们的口头禅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又或者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听起来都很有道理,甚至是深谙为民之道。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尝试,哪怕对胁迫的人心平气和地讲讲道理的可能性都放弃了。表现出极强的配合欲,生怕别人看出自己的叛逆而遭遇打击报复,至少不想因此穿小鞋。0rq蔷薇网

  如果说有人没有质疑的意识,那么,我倒是能够理解他们的选择。可对于已经懂得反思的人来说,他们依然和没有醒来的群体做同样的选择,我就感觉不可原谅。毕竟,有些事不能只停留在想而不做的层面,那就没有什么作用。你必须在关键时刻,付诸行动。这里的行动就是在某些人面前大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在合法的权益受到侵害时,就要竭力维护。0rq蔷薇网

  重庆电话哥就是采用的这种方式。如实反应问题,并根据文书及法律依据等进行阐述强打的危害,因为强打违法违纪,伤害民意,给境外递刀子……如此这般之后,他提出警告和期待调整,回归正常。整个电话过程,有理有据有逻辑,但是,我必须强调的是—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而表现出的勇气。在我们身边很多人比电话哥更加能说会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口若悬河,但是,在涉及到风险话题时,他们就是一个木头桩子。0rq蔷薇网

  如果大家都如此的话,我们的社会进步从何而来?天赋人权,这话不假。但是,有人会悖逆天意,任性掠夺,你如果不大喝一声,他们或许会以为你很乐意让他们拿走的呢!一次又一次,掠夺者就会升级,从你的私人物品到你的生命健康,他们永无满足之时。0rq蔷薇网

  掠夺者都是贪欲使然,贪欲不受控的时候,就会无限膨胀,弱者就没有了生存空间。你还当真相信:退一步海阔天空?很多时候,退一步,步步退,直到无路可退。所以,鸡汤也是要分情境的。不能当成万能药。0rq蔷薇网

  蛮横的执法者也不是一天养成的,而是社会日积月累的纵容。现代公民有义务对权力者进行监督,特别是当它们践踏到我们自身的利益时,更要与之较真,坚决说:不。0rq蔷薇网

  双码联查,重庆是取消了,这不是天掉馅饼,而是电话哥的争取,是数百万网友的转发支持,这其中有你我的一份转发之力。0rq蔷薇网

  第二,人为什么自愿被奴役?0rq蔷薇网

  重庆电话哥通过维权抗争取得了双码联查被叫停的结果,但强制接种疫苗运动并没有停止,各地政府在举国体制下会采取各种方式让人民屈服。如同武汉封城一样,武汉人的屈服没有换来政府的节制,相反造成更多的城市被封闭。0rq蔷薇网

  重庆电话哥事件让我记起曾读过的一本书或者说是一篇文章,他的作者是法国早期民主主义思想家拉·波埃西。1676年,他发表了《自愿奴役论》一文,这是一篇公开反对暴政、捍卫自由平等的檄文。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0rq蔷薇网

  拉·波埃西的文章基于一个事实和一个疑问之上。事实就是:暴政,必然建立在民众的普遍接受之上。疑问就是:人为什么会放弃自由,接受奴役?0rq蔷薇网

  拉·波埃西发现,受奴役的民众,实际上是每天都在遭受抢劫,他们自己的生命都不能由自己支配。但是这些抢劫并非来自外国军队,也不是来自野蛮部落的入侵,而是来自于一个暴君。0rq蔷薇网

  他指出,如果两三个人受暴君压迫,可以说他们没有勇气反抗。但千百万人都默默忍受,那缺乏的就是反抗的愿望。三两个人可能会害怕,但是千百万人,或者千百个城市,都默默服从,那就是一种“恶习”。0rq蔷薇网

  拉·波埃西认为,这种自愿的奴役,是一种“恶习”。贫穷、愚蠢、悲惨的人民和民族,是他们自己决定了自己的不幸。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好的收成被拿走,田地被蹂躏,住宅被抢劫,给他们带来灾祸的那个人的强大,是他们自己给他的。0rq蔷薇网

  如果不把自己的眼睛给暴君,他哪来那么多眼睛监视;如果不把臂膀借给暴君,他那有那么多臂膀攻击;要不是通过人民自己,暴君怎么会有凌驾于人民之上的权力;如果人民不背叛自己,暴君又能奈何。0rq蔷薇网

  拉·波埃西说,个人的尊严和自由,是人的自然权力、是与生俱有的。所以自愿受奴役是违反自然的,病态的,因此,是一种“恶”。0rq蔷薇网

  如何改变被奴役这种状况呢?拉·波埃西认为,很简单,就是对暴政说“不”。只要人民表示出不愿意再受奴役,暴君就失败了。不用去剥夺暴政,只要不供养暴政。停止服从,停止顺从,就是不给自己再套上枷锁。对于暴君而言,人民越臣服,暴君越强大。暴君的高高在上只因为普通人匍匐在地。0rq蔷薇网

  有网友指出,拉·波埃西告诉我们,暴君要巩固他的统治,会训练民众,让他们崇拜暴君,所有的暴君都是要造神的。而且,还会狠狠的打压那些不忘记自由模样的人们。0rq蔷薇网

  综上所述,通过举国体制完成习近平的疫苗接种目标,其结果必然会形成强制接种疫苗的政治运动。疫苗接种本是造福于民的善举,但强制接种则变成侵犯人民人身权利的恶行。为什么在中国恶习能够大行其道?因为人民不敢说“不”。重庆电话哥的勇敢行为使重庆的双码联查被叫停,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像电话哥一样。正如拉·波埃西指出的那样,如果没有任何人屈从,而只是简单地不服从,那么无需任何的暴力,暴君就会像失了养分的树干,枯萎,死亡。自愿被奴役,是一种"恶习",是人民自己决定了自己的不幸。拉·波埃西还为我们解释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在文革中遭受迫害,但他掌握权力后相反会重复文革的暴行?按照拉·波埃西的观点,因为习近平在暴政下受过苦难,所以更加惧怕丧失权力。他会更严酷的对待那些妄议的人。一开始是出于恐惧的自保,随后就像吸毒上瘾的人,再也离不开权力了。对自由人的迫害,就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了。0rq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