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目击者:阿富汗撤离行动犹如“饥饿游戏”

投稿时间:2021-09-03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KR1蔷薇网

本星期,当美国结束了在阿富汗历时20年的战争时,拜登政府强调了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撤离行动的成功。KR1蔷薇网

总统乔·拜登(JoeBiden)星期二(8月31日)在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这天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说:“在整个历史上,这是任何国家、任何国家都从未做过的。”KR1蔷薇网

拜登政府已表示,大规模的空运行动已经把多数滞留阿富汗的美国人、成千上万的阿富汗翻译、活动人士、记者和其他被塔利班当作打击目标的群体转移出了阿富汗。KR1蔷薇网

然而,还有成千上万的人没有得到撤离。参与了撤离行并感到沮丧的美国外交官、军事官员和民间人士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个杂乱无章的程序,让很多有资格被撤离的人留在了后面。KR1蔷薇网

“美国人优先”政策KR1蔷薇网

美国公民和美国永久居民有优先撤离权,但是一名要求匿名的在实地的美国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说,决定谁有资格登上飞机的程序毫无章法。KR1蔷薇网

“基本上说,如果你拿着蓝护照(美国公民)或绿卡(美国永久居民)出现在机场大门,我们会努力把你拉进来,”这位消息人士说。“除此以外,你就只能等待了,直到我们开始把人往里拉,而且希望你能被拉上。”KR1蔷薇网

哈西布·卡迈勒(HaseebKamal)曾经做过口译员,拥有双重国籍。他试图在机场周围的人群中挤出一条路,并且挥舞着他的美国护照,却一次次失败,直到守卫大门的一名海军陆战队员一把抓住了他。KR1蔷薇网

他对美国之音说,他的全家开车送他到机场,向他告别,结果陷入了包围机场大门的人潮。卡迈勒、他的父亲和他的一个妹妹跟其他家人分开了,最后被推搡着冲过了机场大门。KR1蔷薇网

“等我把我妹妹和我爸弄到门内时,他们把大门关了,因为人群在冲着闯门,”卡迈勒说。他的母亲、两个兄弟、两个姐妹和新娘被留在了后面。KR1蔷薇网

他向海军陆战队员求情,允许父亲和妹妹跟他一道上飞机,虽然他们只有阿富汗文件,而没有入境必须具备的典型美国文件。KR1蔷薇网

“你们怎么敢把他们踢出去?”卡迈勒对海军陆战队员们说。这些军人最后让他们留在机场。KR1蔷薇网

卡迈勒和妹妹比比·萨拉(BibiSara)如今与家人生活在美国的弗吉尼亚州,他们的父亲仍然在李堡基地听候审批。这处军事基地也位于弗吉尼亚州。KR1蔷薇网

“规则不断变化”KR1蔷薇网

一名要求匿名的在实地的外交官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说,谁能够得到撤离的规则“不断变化”。这意味着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家属以及特殊移民签证(SIV)申请人某天可能获准进入机场,而第二天可能就不行了。KR1蔷薇网

他说:“什么算是应有文件每夜都在变。”KR1蔷薇网

这位外交官说,至少在撤离行动最早阶段的某一天,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的当地雇员得到电邮通知,让他们去机场东门。他们的大家庭成员虽然缺乏文件,比如阿富汗护照、国民身份证或者SIV申请,也不管他们是否有害怕遭到塔利班报复的“可信恐惧”,都得到了受理。他说,只要他们说自己是使馆当地雇员或者家属,这些人就被放行进入机场。KR1蔷薇网

这位外交官说,确认某人是使馆当地雇员容易,可确认亲属关系就要难多了。KR1蔷薇网

“这些人带着庞大的大家庭来到机场,很多成员没有可靠文件……你怎么审查?”这位外交官说。他补充说,有时这群人还是会被挥手放行的。KR1蔷薇网

“我们不得不迅速做出道义上的盘算—— 或者把他们送回塔利班检查哨,有可能让他们陷入危险,或者为他们放行。”KR1蔷薇网

那些不是美国公民、永久居民或有效签证持有者的人被称为“荷叶”(lily-pads),他们被送往第三国接受审查。KR1蔷薇网

在其它的日子里,规则变得更严了,这意味着不允许大家庭成员,包括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进入机场。他说,在检查站点,有些人员执行了这项规则,而有些人员则网开一面。KR1蔷薇网

星期一(8月30日),五角大楼新闻秘书约翰·科比(John Kirby)为军人的工作努力进行了辩护。KR1蔷薇网

“姑且不直接谈这些报道,过去两星期来,海军陆战队和陆军官兵一直在帮助领事官把守大门,受理人群,他们付出了英雄般的努力,”科比对美国之音说。“而且他们不得不当机立断做决定,争取把人们救出来。”KR1蔷薇网

科比说:“很多人的生命得到了拯救,很多人如今生活在更好的地方。”KR1蔷薇网

很多人的生命得到了拯救,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是因为规则有时太灵活了。前口译员哈西布·卡迈勒说,他遇到了一家人,这家人只有两名美国公民,但带出了30口人。KR1蔷薇网

“我之前没有听说我可以把全家人都带来的信息,”卡迈勒说。“让我震惊的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KR1蔷薇网

喀布尔沦陷后的昼夜转移KR1蔷薇网

一位国务院发言人为喀布尔空运撤离行动辩护。这位发言人对美国之音说:“在面对重大挑战时,拜登政府显示了对成千上万在过去20年来与美国并肩站在一起的勇敢阿富汗人的神圣承诺。”KR1蔷薇网

在喀布尔沦入塔利班之手后,美国国务院用飞机把外交官从世界各地派往阿富汗首都。外交官和美军官兵昼夜不停地尽自己的努力,尽可能多地撤离美国人和易受伤害的阿富汗人。KR1蔷薇网

一名在实地目睹了撤离行动的美国民间消息人士说,他们的撤离努力是“令人惊叹的”。他说:“他们的同情心和人道精神值得仰慕。”KR1蔷薇网

然而,参与撤离的救援组织说,虽然外交官和军人们展开了大规模的撤离努力,但空运行动问题重重。KR1蔷薇网

帮助组织被撤离人员的马克·雅各布森(MarkJacobson)说:“看上去,往好里说,也是非常有问题的,往坏里说,谁能进入大门根本就没有规律或理由。”雅各布森曾作为海军情报官于2006年在阿富汗服役并在2009年至2011年担任北约副代表和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副政治顾问。KR1蔷薇网

他说:“对我们这些帮助把阿富汗人救出来的人来说,标准作业程序(SOP)绝对好像不仅仅是每天在变,而是每小时都在变。”KR1蔷薇网

雅各布森说,造成这种不一致性的部分原因是参与撤离行动的有多家部门。KR1蔷薇网

他说:“当我们找到我们在国务院的联系人时,他们说这是国防部的事。当我们找到国防部的人时,他们说这是国务院的事。”KR1蔷薇网

美国之音问白宫:不一致的政策和国务院与国防部之间缺乏协调是不是导致了易受伤害的阿富汗人被留在后面,而那些没有面临风险的人却得到了撤离?KR1蔷薇网

“我不能证实你刚刚列举的事情,”白宫新闻秘书珍·莎琪(JenPsaki)说。“我要告诉你的是,大约11万7千人,其中很多是阿富汗人,不是美国公民,得到了撤离。这是美国历史上空运最多的人数。”KR1蔷薇网

美国政府还没有提供被撤离人员的国籍和移民身份细分。白宫星期三表示,自从8月17日以来,在已经抵达美国的被撤离人员中,有77%是阿富汗人,包括“SIV签证和其它签证持有人、SIV申请人、P-1和P-2转件人和其他人”。KR1蔷薇网

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Ned Price)说,8月17日至8月31日之间,总共有31107人从阿富汗抵达美国。KR1蔷薇网

科罗拉多大学法学教授沃伦·宾福特(WarrenBinford)是一个远程、全数字式志愿者网络的成员。她估计,这些志愿者协助把1400名阿富汗人救了出来。KR1蔷薇网

她说:“国务院被要求负责从战区转移人员。”她争辩说,这样一来,军方就失去了对行动的全面指挥权。她说,他们学会了“在持续变化的基础上转移重心和调整适应”。KR1蔷薇网

另一位因为希望保护他仍想撤离的阿富汗人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人士形容说,撤离程序“混乱”。KR1蔷薇网

他组织的一个由130人组成的车队在等候了18个小时后被拒绝入内。飞机抛下他们起飞了,他们的座位空着。KR1蔷薇网

另一位消息人士是协助撤离的前美国政府官员。这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证实,他们的团队里的多数阿富汗人被拒绝入内。他们是美国公民的直系亲属(子女、配偶等),虽然他们的名字在飞机乘员名单上,但也无济于事。KR1蔷薇网

拦阻他们的海军陆战队员说,他们从国务院那里得到的命令是只准许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内。这位前官员说,对获得批准上包机的人来说,不应该适用这项规则。这些获准上包机的人都是面临风险的阿富汗人,比如人道组织雇员、SIV持有者、女性领袖和他们的家属。KR1蔷薇网

这位前官员哀叹道:“为什么不把登机名单跟守门的人分享呢?”这位前官员还证实,很多私人包机起飞时,机内空无一人。KR1蔷薇网

民间组织消息人士说,得到撤离的可能性部分靠运气,部分靠跟在机场内和在华盛顿人的关系以及谁能让他们通过塔利班的检查哨卡、再通过把守机场大门的海军陆战队员,然后进入航站楼、跑道,并最终登上飞机前往安全地点。KR1蔷薇网

那位曾是政府官员的消息人士说:“这就像《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一样。”KR1蔷薇网

这样的幸运群体中包括几百名被“菠萝快递”( PineappleExpress)拯救的阿富汗人。这是由美国退伍军人展开的一场秘密行动,他们违反了留在安全区内不得外出的命令,在机场之外救出阿富汗盟友。美国广播公司新闻台(ABCNews)最早报道了这一大胆的行动。KR1蔷薇网

那位曾是政府官员的消息人士说:“让我们深感悲哀的是,那些不幸没有这些关系的面临严重风险的阿富汗人被留了后面。”KR1蔷薇网

被迫做取舍 留下“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KR1蔷薇网

一名在实地参与了撤离行动的国务院高级官员说,他们有法律义务必须优先考虑美国人。撤离行动“涉及到一些真正痛苦的取舍和选择”,而有关人员“都因为我们被迫要做的选择和我们无法帮助离境的人而有着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这位官员说。KR1蔷薇网

美国政府官员一再表示,美国致力于今后可能撤离成千上万甚至更多的阿富汗人以及仍然留在阿富汗的大约200名自称是希望离开的美国人,而且美国的这项承诺是“经久的”。KR1蔷薇网

莎琪星期一说:“我们将有手段和机制让在实地的外交官能够继续受理这些申请人并为其他希望离开阿富汗的人提供便利。”KR1蔷薇网

一名口译员在2014年递交了SIV申请,他当年的美国陆军战友争取到了三位美国参议员的支持,试图把他转移出来。他和妻子以及七个孩子未能进入机场,如今前途未卜。KR1蔷薇网

他因为害怕报复,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使用化名贾姆希德(Jamshid)。他对美国之音说,他从喀布尔城外赶来,用了11天的时间试图进入机场,但最后只能放弃。KR1蔷薇网

“眼下我们还可以,”他说。“但是我和家人担心我们的安全……因为我为美国陆军做了四年的口译员。”KR1蔷薇网

星期日,美国和其他97个国家宣布塔利班已向他们保证外国人和有来自这些国家签证的阿富汗人在8月31日的最后期限之后将会获准离境。塔利班发表声明说,所有机场将开通,让那些想要出国的人离开阿富汗。KR1蔷薇网

在美国撤走的一天后,贾姆希德从美国国务院收到了一份电邮,向他保证美国将继续努力帮助他们。电邮指示那些希望把自己的SIV申请转交给阿富汗境外使领馆的人到网上提交请求。KR1蔷薇网

申请能否成功将部分取决于塔利班是否愿意帮助他们昔日的战场敌人。KR1蔷薇网

“去第三国并不容易,”贾姆希德说。KR1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