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性暗示...健身房的1.5万亿生意究竟是什么?

投稿时间:2021-11-16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中国现在足足有6亿个胖子。

在官方最新公布的数据中,我国有一半以上的成年人已经超重或肥胖,按照人口比例算下来,差不多有6亿人。

随着生活质量的提升,国人的超重率也在持续攀升,在半数成年人都处于亚健康的状态下,再加上疫情的影响,大家对如何活得更健康空前的向往,因此但凡与健康相关的行业,都或多或少的迎来了一股东风。

而健身房,更是其中的带头大哥。

7029万的健身人口,撑起了这个庞大的市场。



仅在去年一年内,人们在健身方面就花了近1.5万亿元,可在市场如此庞大并持续保持增长的情况下,这位大哥过得好像并不滋润。

在几乎能看到的所有健身相关行业从业者的采访中,口风基本都是这样的:

"现在开健身房除了赔钱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在健身房行业里,教练可以赚钱、会籍顾问可以赚钱、甚至前台都可以领到稳定工资,只有老板一直在赔钱,赔不起了,只能关店。"

"健身行业本身就不好干,疫情之下更是如此"。



我们打开最近的新闻,也确实都是一阵衰败景象。







业内人士的哭诉结合大规模的倒闭消息,我们剩下的好像只能是报以同情。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几日前中国青年报的一篇名为《割一茬"韭菜"再跑路,健身房的坑还嫌少吗?》的文章说道:

最近一段时间,有关健身房卷钱跑路的新闻突然增多。一些经营者在接受调查时也吐苦水:"我们想好好经营的,谁愿意倒闭?只是我们装修改造和场地租金开销实在太大,现在疫情又中断了现金流,不得不破产。"

但根据数据显示,健身房一方面在倒闭,另一方面却又持续涌入,这种自相矛盾的局面令人困惑。

正如中青报说的一样,开健身房的人在赔钱,消费者被坑钱,那钱都去哪了?一边不断倒闭,另一边却不断开张,这奇怪的商业模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试问,在一个行业内所有人都赔的精光的同时,为啥还有这么多人会顶着赔掉裤子的风险嗷嗷喊着入局呢?

答案显而易见,还是有利可图,而且利还不小。

一组调查报告显示,全国私人教练的收入普遍集中在1-1.5万元之间,准一线城市以上的更是超过3万元。

私教课也肉眼可见的越来越贵,但买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上个月上海一个李女士短短20天办了60万的私教课,宁可每月还贷款也要上课。



2020年国人在健身上花掉了1.5万亿元,每个开健身房的老板都说不赚钱,那这些钱还能蒸发了不成?

在高度矛盾下,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有人在撒谎,企图蒙混过关。



01

健身房早就不是健身的净土了。

上个月,上海一个健身房内,一个操着正宗上海口音的女子在视频中大声呵斥一位健身教练。



"我给你花了几十万,你还跟其它女人拉拉扯扯的,你要不要脸。"

说到激动处,还上去扇了男子几个嘴巴。

随后据知情人的爆料,在这位女子刚到健身房之后,这位教练就开始献殷勤,很快两人开始了心照不宣的恋爱关系,在女子不断给教练花钱却发现其还有好几个这样的"女友"后激动不已,才有了视频里的这一幕。

还有的健身房甚至鼓励漂亮的女教练冲业绩,认十几个学员当"干弟弟""干哥哥",并告诉她们一定要有求必应,陪吃饭、陪聊天,这样人家才能多买课。



今年8月份的时候,杭州的尹女士为了让老公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鼓励老公去健身。去了健身房不久之后,尹女士就发现老公总在深夜偷摸拿手机聊天,好奇之下拿起手机看了才知道自己老公正和漂亮的女教练说一些"私房话"。



在两人的聊天中,除了一些不能过审的内容以外,更多的是女教练哄着男子办她的私教课,"你多买一些课,咱们就能更长时间待在一起啦"。



在这种明示之下,尹女士的老公一共签了20多份合同,陆续买了27万的私教课。

还有些教练在帮助女学员做器械的时候,肆意妄为的揩油。



刘女士的教练在以"辅助训练"的名号帮助其锻炼时,触碰其敏感部位,在被刘女士训斥后,还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句:我摸了你,你也可以摸回来。



还有一些更令人作呕的。

教练偷拍女会员健身视频,并发在群里讨论,内容更是不堪入目。



在盯上了某个会员之后,就去查她的电话等会员资料。

此前有一位26岁的男教练,对自己的女会员起了色心,于是在其常喝的蛋白粉中加入安眠药致女子昏迷,趁机对其进行猥亵。



业内乱象层出不穷,有钱的被骗钱,有色的被骗色,在这种情况下,健身行业的投诉率快速攀升,现在已经成为了仅次于电商的投诉率第二高的行业。



在健身房乱象愈发严重的时候,为什么大家还如此愿意办私教课呢?难道是因为教练的水平真的就这么高,所以即使"失德"都成小问题了?

可惜,提到教学水平更是一言难尽。

无论多偏僻的一个健身房,里面的每一个私教在业内绝对都"有头有脸",每当你一走进健身房,教练们的荣誉墙就扑面而来。

国家二级运动员、国家一级教练、高级康复师、高级营养师......几乎每个人的随便一个名头都是响当当的。

可就是这样的高端团队,却无数次的犯最低端的错误。

几月前,安徽合肥的一个女子在上一节瑜伽私教课的时候,教练教她施展一个叫"龙式"的动作,在教练用力将她的大腿向地面压去时,双腿悬空的女子明显感觉到不适,可多次哀求后教练仍在持续的用力压,结果就是"咔嚓"一声脆响,该女子的大腿就被压断了。



就在本月,深圳一名25岁的男子想在婚礼前突击训练一下,在第一节私教课上,经过教练的疯狂拉伸后,阿欢开始眩晕并频繁恶心呕吐,随后确诊为"双侧椎动脉夹层"引起的脑中风。

这样的新闻数不胜数。

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来看,在执教时间小于三年的健身教练中,接近五成的人无任何专业背景。

很多人甚至只是刚开始接触健身,但因为身材不错,突击训练一下就可以马上上岗,这导致整个健身行业鱼龙混杂,而且极难分辨真伪。



然后某些业内人士只知道哭诉健身行业不好干,可有没有问过自己一句:你真的好好干了吗?

卖卡圈一波钱之后光速跑路,反过来留下一句:这行业太难干。

02

对于如今的健身房来说,与其称呼它为服务行业,倒不如说是博彩业更为合适。

因为这个行业的底层逻辑,就是"赌你不来"。

在健身行业,有个潜规则叫"健身房周期",也就是说一个健身房从开张到关门的时间普遍在2-3年左右。

为什么呢?

一个健身房想要开起来,在选址、租房、装修并正式开业之后,卖卡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但卡这玩意肯定是卖的越多越好,没有一个老板希望大家在这件事上保持理性,可往往被忽略的问题是,比如一个最多只能同时容纳500人的健身房,理论上只能卖500张卡,不然再来人就装不下了。



而这500张卡,离前期花出去的成本相差实在是太远了。

所以在业内一条心照不宣的规则就是:玩命劝你办卡,然后赌你不来。不断的有新人办卡,办完卡的不来,是每个开健身房的人心里最理想的商业模型。

可要知道健身房的辐射范围是很有限的,普遍能吸引附近3-5km的住户就不错了,而就算是北京这样人口流动率极大的城市,每个区的流动率整体也就在5%上下,即使每年流动到附近的所有新人都来办卡,这个比例也不足够支撑其创收。

而且抱着"赌你不来"心态去经营一个健身房,很大程度上对健身房本身的管理和运营也不会很用心,来坚持的老客户久而久之也就失望了,不会续办。

第一波新用户和办卡的老用户消耗完,这一整个周期下来,差不多正好是2-3年的时间。



新人不复购,老人留不住,极低的用户留存率以及流动人口不足等问题使得"何时跑路"成了老板研究的关键问题。

但这时也许有人要说了,它赌我不来,我去它不就亏了吗?

确实如此,但凡有去健身房办过卡的人都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你办张年卡,然后就算是每天只去洗澡,那也赚翻了。

先不说你能不能坚持去洗澡,这事就跟自助餐的原理一样,只要你入局,庄家就永远不亏。

而且随着行业的发展,潜规则已经由"赌你不来"逐渐升级成了"让你不来"。

像我们上文提到的,超过一半的成年人正在受肥胖或超重的困扰,国内的健身人群和有健身需求的潜在人群都极多,但庞大的市场需求下,还有一个点就是,这些成年人几乎全拥有另一个身份——社畜。

就拿北京的社畜们举例,在住建部的统计数据中,北京社畜的单程通勤时间是50分钟,全国更有1000万人是60分钟以上,这些都足够消耗其每天多余的精力了。

而北京的传统健身房闭店时间几乎都是晚上10点之前,这就意味着对大部分人来说,你只有在按时下班,不加班且牺牲自己几乎全部下班时间的情况下才能坚持去健身房。

要知道,健身本身就是反人性的,所以每一个细节都极其重要。

除此之外,健身房一般不免费提供存放健身衣物和鞋子的柜子等等措施也都是在软性"劝退"。

但也许还有人会说:我要是能克服这些困难去健身,那是不是就没问题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成功的成为了经过健身房精挑细选的"精品韭菜"。

当你终于突破重重阻碍走进健身房的时候,游戏才刚刚开始。

首先是办卡时的心理博弈。要是去健身房,办月卡是最好的办法,但如果每个人都只办月卡,在低留存率的情况下,健身房就亏大了。

所以为了让我们尽可能的办长时间的健身卡,健身房往往都会提高月卡的办理费用,并尽可能的减少年卡或两年卡的费用,在很多情况下,办年卡的费用只有月卡的三、四倍,这让双十一满200减30的诱惑都承受不住的我们,如何保持理智!

甚至有些地方还推出了"终身卡"这种东西。



在你办完卡之后,健身房常用的第二个套路就来了——送你一节免费的私教课。在你来了之后,一个私教会表示带你做一下"体测",便于知道你目前的情况,也能更好地针对你的身体情况定制训练计划。

然后就会让你踩在一个机器上进行测试,大概长这个样子。



在带你测试之后,普遍会出一个"体测单",上面事无巨细的写着你身体的每一个指标。



但很少会有指标是符合标准的,这时候私教的口才课就开课了,你那些藏在犄角旮旯里的不正常数据都会被添油加醋的说给你听,总之——你绝对不正常,你需要改变。



而在健身房里,"减脂"往往是最普遍的需求,私教针对减脂人群的话术就更多了。

"只要你跟住训练,三个月基本上可以达到你想要的效果"。



"不要跟着互联网上那些APP瞎练,健身这事是必须要手把手教的,你看那些他能告诉你具体怎么感受发力点吗,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

总之,想变好,你就要买我的课,有我你就是彭于晏,没我你就是瞎练。



对于现在的某些私教来说,其销售能力远强过教学能力,制造焦虑的能力也远强于改善身材的能力。

在这一步步的套路下,你办卡之后不来,是韭菜;来了,是重点培养的精品韭菜。

就这样玩下去,怎么可能不关门呢?

2020年国内关闭了近5600家健身房,而在这些关门的健身房里,几乎都是以"经营不善"为由跑路,并留下一句"受疫情影响"。

很多会员昨天还在健身,第二天一去就只能看见紧闭的大门和一则"跑路通知"。

那到底是不是疫情的锅呢?

03

国内的健身产业早在疫情来临前,就已经是一地鸡毛了。

位于上海的"奥森健身"在2017年内40家线下店全部关门,公司所有高层一夜间消失,几十万名会员的近亿会费及私教费等相关费用追诉无门。



创始在1999年的浩沙健身,于2011年港股上市后,一度开了160余家线下健身房。



可随后不到一年,全国线下店几乎在极短的时间内全线崩盘,股价暴跌九成。

创始人跑路,会员与工作人员维权战打到今天也没有下文。



此类的事件数不胜数,在疫情前的2019年,就北京一市三个月内就有20余家健身房跑路。

疫情起到的大浪淘沙作用,确实筛选了一波劣币退场,但疫情给健身行业带来的东风也一样吹满地,在已经有的7000万健身人群基础上,国内的健身人口依旧以3.19%每年的速度增长。

所以别再把锅甩给疫情,没有疫情,健身房一样跑路。因为在"健身房周期"中,当健身房收割完一波之后,跑路是能将利益最大化的办法。

除了那些直接卷钱跑路的,也有升级版的跑路,"边跑边开、持续收割"。

2018年时,扬州的刘女士在奇迹健身办了几千块钱一张的"终身会员卡"和几十节价值数万元的私教课后,不久就发现自己家附近的健身房关门了。



办卡时候想着在扬州有着数家线下店的奇迹健身总不会彻底消失,可去维权时候却发现套路才刚刚开始。

健身房表示退卡是不可能退卡的,但可以将卡转到另一家线下店,让其去那里健身,无奈的刘女士只能每天去更远的健身房锻炼,可一个月后,这家店又关门了。

随后,健身中心的人通知包括她在内的部分会员,可以去城内的另一家店健身。在会员们暴怒的同时,这家健身房,却悄悄的在另外几处新场所开起了店面。



开店、割菜、关店、换新地方开店,如此反复,这些健身房将关店的器械搬到新的地方换个名字再开起来,一波一波的韭菜源源不断。

还有很多健身房为了方便跑路,尽可能的减少成本,甚至连器材都是租来的。



套路一套接一套,那么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到底该如何避免自己被割韭菜呢?

首先,当看到"大促"的消息时,一定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

在走到健身房周期的末期时,以"大促"来收割最后一波韭菜的形式已经屡见不鲜了。



据成都商报的报道,该市有名的奥维斯健身会所利用"双十二"为名进行了一波折扣极其惊人的促销活动,在关门跑路前的短时间内吸纳了一百多万元的会费。

上海一家网红健身房在临近跑路前,开始低价大促销,其中还包括8000课时的私教课。在跑路后直接通过股权变更,推出来一个"傀儡法人"顶罪。



比这些准备跑路抓紧收割更过分的是,很多健身房甚至还没开起来就开始收割。

湖南长沙某健身房在开业前,给周围居民提供了力度极大的优惠,可一个月的办卡期过后,老板发短信告诉所有会员,称健身房的电线线路有故障,需要重新装修。

可过了一段时间当会员再去时,早已人去楼空。



除此之外,很多健身房的器材明显过旧,一直缺乏运维更新的同时,却在短期内持续进行促销活动,这几乎就是将"我要跑路"贴脸上了。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个道理在健身房里一样适用。众多被坑多次的人总结出了一个规律,一个健身房在跑路前往往会有短期的拖欠员工工资的行为,但这个拖欠工资的人员选择就很有意思。

拖欠健身教练的工资容易引起大规模的不满,不利于促销活动的进行,所以大部分健身房会选择一开始拖欠更底层一点的员工,比如清洁工和前台人员。



也许在健身的时候和保洁阿姨聊上几句是个不错的办法呢。

健身行业作为国内投诉率第二高的行业,每年有大量的健身房跑路,会员维权的新闻出现,可往往健身房都会以"经营不善"为由关店,导致这件事很难被定性为"诈骗"或刑事诉讼,更多的都是以民事诉讼收尾,这就导致了大部分的维权是效果不佳的。

可条条大路通罗马,健身房的归宿为什么一定是跑路呢?

尾声

那还不是因为心术不正。

商业的本质就是商品和服务,对于健身房来说也一样。

对如今的国内,健身真的是刚需。半数以上成年人超重的现状再加上日益严峻的外貌焦虑,拿出真诚来面对消费者是不会吃亏的,比如设置合理的次卡机制,实在不行调整合理的月卡机制也好,尽量的按照多数人的习惯调整一下健身房营业时间。

保证好器材质量、找一些靠谱的教练,尽可能的提升服务质量,在拥有如此庞大的市场需求的情况下,这怎么看都不会是一个"夕阳产业"。

顺应这个趋势踏踏实实的干,既赚钱了又能帮大家缓解焦虑,何乐而不为呢?

而那些不打算好好干、在灰色地带疯狂试探的人,各地政府已经准备开始重拳出击了,比如自办卡之日起,7天内可以无理由退款。

再比如今年6月份起北京带头试点的预存宝功能,消费者在健身房这种充值的金额会先存在第三方银行里,而非直接付给店铺,由专门的机构进行监管。

但目前确认仍有法律尚未深入之地,除了政府的监管以外,仍需咱们时刻擦亮自己的眼睛。

毕竟,"不要高估自己的意志,也别低估健身房的套路。"w4Y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