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经济大超国有,朝鲜迎24年来最大经济危机?

投稿时间:2022-01-04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亲共媒体多维报道:据韩国统一部最新的资料显示,朝鲜私营经济活动于过去五年进一步增加至37.6%,经已大幅超越出现下滑势头、跌至24.7%的国营经济。然而,当地经济自2017年开始出现负增长,去年粮食产量更跌到领导人金正恩执政以来最低水准。更何况,自新冠疫情以来处于锁国状态、加上国际制裁及天灾夹击,恐导致该国经济陷入24年来的空前危机。这些问题相信亦将是27日揭幕的劳动党第8届四中全会其中一个焦点所在。bAu蔷薇网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朝鲜一直采取紧锁国门的政策,无论是个人以至物资均无法自由进出;加上近年的国际制裁和天然灾害,令该国经济发展出现重大的困难,该国目前还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问题。此外,当地医疗卫生设施落后,并拒绝进口新冠疫苗,恐让疫情问题恶化,或进一步加剧经济危机。bAu蔷薇网

  早于去年10月的劳动党建党75周年阅兵式上,金正恩已承认国家出现种种问题,包括没有完成2016年宣布的目标,并称过去五年是该国“史无前例、最为恶劣的困难迭加的时期”。bAu蔷薇网

004 - Copy (2).jpgbAu蔷薇网

金正恩早于去年经已承认国家出现种种问题。(Getty)bAu蔷薇网

  其中,经济问题无疑是众多危机之一。据韩国银行发布的朝鲜经济资料显示,当地去年的GDP倒退了4.5%,出口同比大跌68%至跌穿1亿美元(7.8亿港元)水平,而进口亦暴跌74%至7.7亿美元(约60亿港元),为1997年以来最差。对比2016年,朝鲜的出入口总额分别为28.2亿美元(约220亿港元)及37.1亿美元(约289亿港元),亦是近年的峰值。
bAu蔷薇网

  在上述的出入口贸易中,未被制裁的手表、假发等商品,出口也分别暴跌86.3%及92.7%。这些出口商品贸易于2016年贡献约21.9%的GDP,去年则急降至2.9%。而占朝鲜经济总量三分一的服务业则萎缩4.0%、占经济28%的工业下降5.9%,农林渔业亦下降7.6%。bAu蔷薇网

  首尔朝鲜问题观察家William Brown指出,除上述问题外,疫情也导致朝鲜货币汇率和食品价格大幅波动。有脱北者亦报告指出,当地食品价格暴涨3至10倍,令经济进一步受挫。此外,朝鲜的经济管理或同样出现问题,由于纸张和特殊油墨进口暂停,当地央行甚至连印制钱币也面临困难,现时只能使用当地生产的纸张印制名为“钱票”的临时货币。bAu蔷薇网

004.jpgbAu蔷薇网

朝鲜的经济危机恐带来更大的政治影响。(Getty)bAu蔷薇网

  首尔大学专门研究朝鲜问题的经济学教授金炳缘估计,朝鲜经济或于2017至20年间萎缩20%。他认为经济衰退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政治影响,因为人民现在拥有比90年代更多的经济利益和知识,他们又会私下进行贸易、走私及其他活动等。bAu蔷薇网

旅业、朝鲜餐厅同遇挫 中朝贸易也受限 bAu蔷薇网

  朝鲜经济出现问题,除了国际制裁和天灾外,很大程度源于新冠疫情。当地经济近年部份依靠每年数以十万的外国旅客,在疫情之前有多达九成以上的游客来自中国。这是由于金正恩自2014年起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尤其是在联合国于2016年对该国实施连续的制裁之后,旅游业成了朝鲜为数不多的不受制裁影响的外部收入来源。bAu蔷薇网

  据长期研究朝鲜半岛问题的网站38north.org估算,旅游收入在此疫情前五年间大增400%。总部设于美国的《朝鲜新闻》(NK NEWS)估计,2019年到访当地的游客有35万,为该国带来1.75亿美元(约13.65亿港元)收入,人均消费达500美金(约3,899港元)。另外,全球开设的朝鲜餐厅于疫情下的经营同时出现困难,也令该国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外汇收入来源。bAu蔷薇网

4EB01D00-B303-4C40-B4DF-FE5442D1FF71_w1597_n_r0_st.jpgbAu蔷薇网

中国旅客是朝鲜疫情前的重要收入来源,图为中国丹东地区。(Getty)bAu蔷薇网

  另一方面,对朝鲜相当重要的中朝贸易,虽说未有因朝鲜锁国而彻底中断,唯也受到严重影响。据中国海关的数据,去年中朝贸易额为3.79亿人民币(约4.64亿港元),其中大部分为中国出口到朝鲜的商品,这个数额相当于2019年中朝贸易额的五分一。bAu蔷薇网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成晓河指出:“中国和朝鲜贸易的这个口子正在逐步打开。朝鲜在对外贸易和经济交往方面,方向已经很明显,无非就是速度的快慢,步伐的大小。”他又认为目前该国这种严控支持不下去,疫情的管控将会放松。bAu蔷薇网

  可惜,相信这方面的步伐或会受到新一波Omicron疫情所影响。据韩联社12月中的报道,中朝当局决定于明年春节假期以前不恢复铁路贸易往来。这除了或因内地黑龙江、辽宁等邻近朝鲜的地区疫情再次升温外,或也与明年初的北京冬奥不无关系,中方并不急于在此之前重启对朝贸易。bAu蔷薇网

005 - Copy (2).jpgbAu蔷薇网

朝鲜或在北京冬奥前难以恢复对中贸易。(Getty)bAu蔷薇网

摆脱危机还看中俄?bAu蔷薇网

  适逢今年是金正恩执掌权力的十周年,这位朝鲜领导人相信将在明年将重点放在经济改革之上,正如他12月初于主持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会议时警告说,“2022年提振经济将有‘非常庞大规模斗争’”。bAu蔷薇网

  面对朝鲜当前的困境,难怪金正恩近日出席活动时显得面容憔悴、一夕衰老,引发外界的关注。而这位朝鲜领导人则似乎有意将责任转嫁至一批政府精英官员身上。今年7月,他将一批官员降职,又对技术派官员提出批评。他还在月底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中警告,国家的疫情十分严重。他当时严厉批评了技术派官员“陈旧的思维方式”,并威胁称将以“时刻准备著尽忠的人”取代他们。bAu蔷薇网

  布鲁塞尔管理学院(Brussels School of Governance)朝鲜问题专家Ramon Pacheco Pardo表示:“过去一段时间以来,金正恩一直在传递一种信号,即这个国家并不是他一个人在领导,而是由一群人在负责。但部份人的工作做得不够好,故现在他要追责。”bAu蔷薇网

005.jpgbAu蔷薇网

中俄近期呼吁解除对朝鲜的制裁。(Getty)bAu蔷薇网

  目前,要解决朝鲜经济危机最大的希望可能落在其他国家的支援上。今年7月,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曾表示,她对朝鲜国民自疫情以来面临的粮食危机和困难表示同情,并呼吁朝方尽快重回核谈判。上月,中国和俄罗斯亦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一份联合决议草案,呼吁结束对朝鲜的一系列经济制裁。中俄希望解除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朝鲜公民在海外工作并将收入汇回国内,出口海产品和纺织品,以及取消对精炼石油进口的限制。bAu蔷薇网

  中俄草案还呼吁联合国所有成员国加紧努力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包括但不限于食品、化肥和医疗用品”,并向朝鲜提供抗击疫情、改善民生和发展经济所需的货物、材料、技术和金融服务等。这份决议草案是在中俄两国于2019年提出的一项决议草案的基础上做出的,当时因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反对,故当年的决议草案从未正式提交安理会表决。bAu蔷薇网

  刻下,最有利朝鲜经济也最为现实的,也许是尽快重开与中国和俄罗斯的边境,以恢复与两国的双边贸易往来。在27日揭幕的劳动党第8届四中全会,因应今年为实施国家经济发展五年计划的头一年,会议将评估首年计划实施成果,尤其今年是金正恩上台执政满十周年,可能会对外释出包括经济改革、外交国防等相关信息,相信金正恩在会议上将向外界发出何种信息,备受各方关注。bAu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