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当凶宅中介——“事故物件”经纪人自述

投稿时间:2022-01-06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笑傲江湖

在没有发生死亡之前,它就像你我住过的房子。

随着老龄化的日渐加深,日本越来越多的房产成为“凶宅”。在日本,它被称作“事故物件”,这是一个表述中性的词,也减弱了“凶宅”的不详程度。事故物件售价便宜,销售境况却被各种原因限制。

于是日本出现了专门针对这类细分市场的中介公司,他们按照心理感受进行分级,消除“不详”,装修翻新,展开驱魔仪式,并努力迈向职业化进程。中国青年白山就在这样的地产中介公司任职,他见证了一个已然老龄化的社会是如何面对那些特殊处境里的“房子”。idj蔷薇网

以下内容根据白山的讲述整理。idj蔷薇网



“事故物件”经纪人

我叫白山,吉林人,2009年高中毕业就来到日本,今年进入这家地产中介公司,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客户买卖“事故物件”。

我是公司招的第二个中国雇员,之前的中国雇员是一个女孩,她为了省钱,读书时曾租过殡仪馆附近的房子。据她说,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对“事故物件”有一些特殊的好奇,希望能帮人“排雷”,同时也尽力消除人们对“事故物件”的单一印象。可能是被低廉的租金吸引,之前常有中国留学生打电话来咨询她。

大概是因为我会中英日韩4国语言,那个女孩回国时,社长通过猎头找到我,想让我加盟处理海外相关业务。我是一个对凶宅并不抵触的男生,平时对玄学、宗教、神话感兴趣,爱看《鬼吹灯》、《盗墓笔记》这样的小说。我是在东北长大的,家里有一个做“灵媒”的亲戚。我从小看着她做“法事”,被各种人“附身”,觉得这人在装神弄鬼。后来看“回头客”特别多,好像真有作用,她说的话也不像是第一次见面就能知道的,慢慢又有点信了。感觉风水和玄学,也可能是一些没办法用现代科学解释的现象。

我跟家里说,有个做凶宅房产经纪人的机会,我母亲的态度还好,那个做“灵媒”的亲戚竭力反对,劝说这种事最好别碰。于是我就回绝了,没想到社长特别有诚意,拒绝他之后,还约我出来吃饭。

吃饭时,我被社长说动了。他父亲去世的时候才65岁,人说没就没了。这个事情对他的触动很大,本以为孤独死很遥远,但随着年龄增长,“可能改天客户就是你自己”。亲人生前居住过的房子,反而会有种亲切的怀恋,好好地处理它们也能体现社会文明的进步。

日本的少子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一家民间调查机构(ニッセイ基础研究所)2014年的数据显示,每年大约有27000人孤独地死去,平均每小时就有3个人孤独而终,其中8成是6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寂静地在家里死去。一度,“孤独死”导致越来越多的住宅空置,于是细分的市场也就出现了。

image.png

● 孤独死被定义为 "在死亡时无人见证"。(资料图,图源视觉中国)

“物质和精神可以两手抓”

我挺认同社长做事的价值,感觉这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我也有过溺水、差点被木棍砸死这类“濒死体验”,还经历了亲人的离世,我觉得生命很伟大也很脆弱。和挣钱比较起来,为他人花时间做的事情,会在别人的心里、在这个世界留下记录,对我来说更有价值。当然,社长描绘的蓝图也很不错,公司才二十多个人,已经是这个小众领域的龙头老大。“物质和精神可以两手抓”,我最终加入了这家公司。

我们公司成立4年多,经手成交的“事故物件”差不多有600余个,其中“孤独死”的案例最多。2018年3月,日本小额短期保险协会发表的《孤独死现状报告》显示,孤独死死者平均年龄61岁,大约40%的案例是在3天内发现的,但平均发现时间为17天。疫情以来,串门变少了,“孤独死”发生的概率更高了。

一般来讲,发现死亡的可能是家属、快递员和房东或者闻到异味的邻居。警方给死亡定性后,专业的律师会来处理房屋的继承、税务等行政手续。如果房屋的继承者有出租出售凶宅的意愿,常常会毫无头绪,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类非正常的房屋,价格一降再降,也很难卖得出去。这时候可能就会联系到我们,接下来,我们就会展开协助估价、特殊清扫、装修翻新、做法事、寻找买家等工作。

凶宅交易很容易存在信息隐瞒的情况,有的屋主和房产中介公司为了不让房子贬值,会刻意隐瞒房子是“事故物件”的信息。但是之前有一个最高裁判所(即日本最高司法机关)的判例,如果卖房的一方没有尽到告知是“事故物件”的义务,需要给买方赔偿,这类诉讼的公开也会影响房产经纪公司的口碑,行业也是在不少案件的推动下,逐步走向公开透明。

现在的凶宅信息,变得越来越像“公共知识”,在信息时代,隐瞒是一件困难的事。比如有一个叫“大岛てる”的网站,就是专门记录事故物件的信息网。人们会把“事故物件”的情报上传到网站,记录凶宅的位置、死亡发生的时间、事件经过等信息。如果是性质恶劣的杀人案,记录还会精确到门牌号。

我们也会把待租待售的凶宅信息上传到自己的网站,事故当然会有等级差别,但我们基本上只会标明是“事故物件”,具体的细节需要客户打电话来问才逐一告知。

image.png

● 一位70余岁日本女性独自死亡后的房屋内部 (受访者供图)

“心理瑕疵”

我们认为凶宅和普通住宅的最大区别就是存在“心理瑕疵”。我们的主要工作也是围绕着帮助客户消除心理负担展开。为了更“标准化”地呈现这种心理感受,我们按照心理负担的严重程度,将“事故物件”分了7个等级,目前也普遍为人所接受,严重程度是逐步加深的,我罗列如下:

等级一:看得见引发心理瑕疵设施的房屋,如坟地、火葬场附近的房子;等级二:共用部分(如公寓走廊、共享阳台等)及其它房间发生过死亡的房屋; 等级三:72小时之内发现孤独死的房屋,尸体一般尚未腐烂;等级四:超过72小时发现发生孤独死的房屋; 等级五:发生火灾、溺毙、煤气中毒等事故而有人逝世的房屋; 等级六:自杀物件;等级七:他杀物件;

在我们成交的600余个案例中,孤独死大概占到80%左右。剩下10-15%是自杀案例,这里面30-50岁的人比较多,其他的才是他杀,案例较少。

这个分级是社长深思熟虑后发起的制度建议,也正在跟日本的国土交通省沟通,希望能将它作为一种标准,渗透到整个行业。

我听说其他房产中介遇到过一个中国客户,是个道士,自己会推算风水,非要买一个墓地边上的房子,说是这样对自己的命格好。像医生、护理、刑侦、丧葬等与生死行业相关的人,在观念上不太介意,凶宅就跟其他房屋一样使用,反而因为价格低廉,更有利于投资。

image.png

● 在执行特殊清扫的人员 (受访者供图)

消除不良体验

为了帮助客户消除对凶宅的不良心理体验,我们通常会先使用物理方法进行遗物整理和特殊清扫。有时候需要重新装修、翻新房屋,比如换掉被尸水浸泡得变色的木地板、改变房间内部的建筑结构,尽量消除关于“这里死过人”的联想,甚至彻底改变房屋的用途,改为仓库之类的建筑。

我的日本同事给我讲起过在2020年底,他跟随清扫人员,进入凶宅现场的体验。清扫人员和同事穿戴整齐厚重的防护服和防毒面具进入房间,因为要使用多种强力化学品来清除气味,同时也要提防已经腐烂的尸体滋生病毒。

戴上防毒面具,还是抵挡不了刺鼻的尸臭味,那是大型垃圾场混合腐烂肉类的气味,像尖利的钢针直冲脑门。那是东京一个时尚简约的复式结构公寓,看起来干净整洁,不像人们想象中的凶宅。事实上大部分凶宅看起来都很普通——在没有发生死亡之前,它就像你我住过的房子。

image.png

● 孤独死的人中不仅有老年人,也有年轻的职场精英。(资料图,图源视觉中国)

同事看到一个50多岁的男人独自死在公寓里,他是一位职场精英,从来没有慢性疾病,就像每一位努力工作的上班族一样。死者于8月中旬死亡,9月下旬才被发现,尸体已经严重腐坏,死因无法确定。这次的死亡现场有些不同寻常,通常情况,发现尸体的屋子只会有一滩液体污渍,但那次有两处。第一块污渍在床边,有一个人的背部那么大,红黑色的污渍已经干得像土块,上面有许多蛆虫。第二处污渍,大约在两米之外,比第一处大了一圈,还是湿的,当时尸体正躺在上面。

只能猜测是时间过太久了,因为重力的原因,尸体从床上滚落下来,在现场的同事心里直发毛。死者的哥哥70岁,在接到弟弟死讯后非常悲伤,认为弟弟应该是死于突发的脑溢血,没来得及呼救就去世了。他做了一个比较大胆的决定,他告诉我们,他要把房屋翻新一下,然后自己住进去——想要感受弟弟在里面孤独生活的经历,并且一直住下去。

一套完整的特殊清扫流程,需要消除掉臭味、扔掉污染物、拿走无用的物品、给全屋进行杀菌消毒处理。清扫作业的价格主要跟房间大小、发现尸体的时间、死者体型大小有关,整体来说价格不低。比如夏天死亡30天后,发现普通体型男性死者的两室一厅,清扫费用约在60万日元(约3.3万元人民币);而冬天死亡3日内,发现娇小女性死者的五室一厅,特殊清扫费用是3万日元(约1667元人民币)。

物理手段可以做到最大程度的清洁,却消除不掉人心里的负担,比如对鬼怪的联想和恐惧,我们也想着借用“神鬼”的力量来帮忙减轻压力。日本这边信仰佛教和神道教的人最多,我们会委托寺庙或者神社,为凶宅祈福,消解可能的“厄运”。比如请来神道教的宫司为我们举行驱魔仪式,他会穿戴好狩衣或斋服,手持一根类似拂尘的“神具”四处摇晃,每晃动一下,前端的白色布条就会“沙沙”地响。宫司口中念念有词,时而唱起神咒,在屋里边转圈边洒盐等祭祀用品。他念的咒语,大意是抚慰亡灵,请死者安息,然后祝祷周围的人吉祥平安,消灾免难,这确实会给予人很大的抚慰。

法事做完,公司会发一张正式的认定书,上面写明在某个地址的房子里,何年何月何日完成了特殊清扫和净化供养,并盖章作为凭证。

image.png

● 许多日本老人的传统人际关系被打破,一个人孤独地生活。(资料图,图源视觉中国)

渐入“平常化”

整体而言,日本人对风水的观念没有中国人热烈,我在不动产行业5年只碰到过2个客户,提出要在风水上做些改动。在他们的概念里,风水“也许可以提升一点点运气”,不会像有些地域的中国人一样,把风水看作是关系“命格”的大事。

不过说到底,买凶宅的人很多是看重便宜的价格,有钱的时候都希望住得更好,讲究房子对运气的影响,没钱的时候也不在乎是不是凶宅了。

基于市场的反馈,事故物件一般会比同类房价便宜10-20%,极端情况下能便宜一半。购买、租赁凶宅的大多是年轻人,普通上班族居多,他们更有现代科学的意识,也更看重性价比。有些外国人在祖国住过的房子都有几百年历史,里面大多死过人,在文化观念里不忌讳凶宅,因此也是客户里的重要群体。

租房时,房主对外国人有顾虑,担心他们不够稳定,也害怕生活习惯有差异,外国人租普通房屋相对困难,这可能是他们会考虑凶宅的原因之一。50岁以上的老人也很难租到房子,房东害怕他们支付能力不足,或者出现孤独死的情况。现在有一种“电力”系统,可以通过监测生活用电习惯来发现独居老人的异常情况,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办法。同时,日本还出现了“孤独死”保险,如果老人死在出租屋里,房屋的特殊清扫费用、装修费用、遗物整理费用,保险都会给予赔付。

根据日本国家人口和社会保障研究所在过去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接下来的25年间,65岁及以上的男性独居者的比例预计将从14.0%增加到20.8%,同样,女性将从21.8%增加到24.5%,这将接近日本总人口的一半。

image.png

●日本官方研究显示,约15%的日本老年人独自生活,每周只与人进行一次谈话。(资料图,图源视觉中国)

前几年我在日本卖楼盘,很多客户都是40-50岁的单身女性,买一个25平米的房子自己住,平时正常上下班,基本都不生孩子。也有不少60余岁的老人提前为晚年生活做打算,把传统的别墅式住宅卖掉,然后再买个楼房住,楼房有电梯,免去爬楼之苦,生活的区域也更繁华些,我能非常直观地感受到这种“少子高龄化”趋势的存在。

日本职场压力较大,很多职场男女因此错过了结婚的时机。也有人觉得一个人住挺好,在日本,一个人可以去看电影、吃回转寿司、吃火锅,其他人也不会觉得奇怪,整个社会有种疏离感,大家都客客气气的,尽量不管他人的事,也不给别人添麻烦。他们的家庭关系也是如此,亲人之间不一定有很深的羁绊,经常也是各自生活。

大多数“事故物件”中,死亡的拜访都显得过于仓促,逝者孤独的生活,最后也孤独的死去。有人觉得这是时代的进步,使得每个人有条件得以“孤独”,也有人觉得“孤独死”是一个社会问题。随着广泛的讨论,“事故物件”的交易日后可能会变得平常,这可能是社会的演进过程吧。(文中白山为化名)(作者:姜婉茹)

 idj蔷薇网

 idj蔷薇网

 idj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