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英吉利海峡又成非法移民的葬身之地

投稿时间:2022-01-19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这个冬天,法国和英国之间的英吉利海峡再度成为非法移民的葬身之地。

当地时间1月15日,法国某口岸,30多名非法移民争先恐后登上一艘承载量仅20人的橡皮艇,在寒冷夜色中向这片危险的海峡驶去。

然而,严重超载的橡皮艇突然漏气下沉,一名20多岁的苏丹青年不幸掉入海中,最终失去生命,这起事故另造成2至3人失踪,目前救援活动仍在进行中。

类似的悲剧近来频频上演。就在两个月前,一艘从法国出发的偷渡船,在试图穿越英吉利海峡前往英国途中沉没,导致27人死亡。事故发生后,每周仍有数百名难民选择冒险渡海,但随着海上天气恶化,一些人选择暂留法国。

法国当地难民救助团体的一位人士向《凤凰周刊》表示,“我非常担心难民们会熬不过这个冬季,所以每隔几日就会前往营地,提供衣服、食物等,但这些做法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当局根本没意识到,他们连活着都变得艰难,这一切太不人道了。”

溺亡事故后,英法两国互相“甩锅”

英吉利海峡作为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之一,最短的横渡距离仅为33公里。从法国北部城市敦刻尔克海滩到英国海岸的距离约为61公里,该海峡也成为大多数难民倾向选择的逃难路线。



2021年11月24日,法国渔民卡尔·玛昆亨在其拖网渔船圣雅克二号上发现了15具尸体。

据英国新闻联合社汇总的数据显示,2021年选择冒险横渡英吉利海峡前往英国的非法移民高达28395名。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统计则称,2021年以来乘船偷渡至英国的非法移民人数累计超过2.5万人,是2020年的3倍,比2019年更是高出10余倍。

上述严重的海上事故发生在去年11月。当地时间11月23日晚10点,6艘载满非法移民的橡皮艇从法国北部城市加莱(Calais)向英吉利海峡驶去,其中一艘10米长的橡皮艇竟然承载了32名成人与儿童。三个半小时后,在距离加莱海岸线11公里处,这艘橡皮艇右侧开始漏气,冰冷的海水迅速涌入船内,导致船后方的引擎彻底失能。

“不到30分钟,整艘船就沉没了。”28岁的幸存者伊萨·奥马尔(Mohammed Isa Omar)事后回忆说。

随着橡皮艇被海浪卷入海底,所有乘客紧贴彼此,尽可能浮在海面上。等待救援的过程中,大部分人开始体力不支。伊萨痛苦地表示,“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为求得一线生机,奥马尔拼尽全力向另一艘船游去,最终幸运获救。

这起海上事故共造成27人死亡、1人失踪,仅有2人获救,成为国际移民组织2014年开始记录数据以来,英吉利海峡发生的最大一起悲剧。该事故使得英法两国受到舆论谴责,针对哪国该承担更多责任,两国开始相互推诿。

英国首相约翰逊抢先在推特发表“致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公开信”,提出5项应对难民问题的措施,包括加强联合进行海岸巡逻、共享情报、使用探测器和雷达等,其中两项措施引发法方不满——即派遣英国安全部队到法国进行联合巡逻,以及要求法国立即“收回”所有在英着陆的难民。

约翰逊此番操作将马克龙惹怒,法国政府此后紧急举行欧洲难民问题会议,却将英国内政部长帕特尔排除在外。

多年来,英法就如何防止非法移民穿越英吉利海峡龃龉不断,随着人数不断增加,两国间的矛盾日益突出。“两国核心问题主要是非法移民治理、边境巡防管理等方面合作不利。英国政府认为法国边界巡防不利,没采取有效措施阻止移民偷渡。法国政府则指责英国没有按承诺,提供协助打击偷渡的资金。”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闰瑾向《凤凰周刊》解释说。

去年,英国与法国达成价值5400万英镑的打击偷渡协议,用于资助法方增加警力、防止移民偷渡。但后来,由于英国对法国打击偷渡的效果不满,没有按时支付相关款项,使得两国分歧加大。

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表示,法国在英吉利海峡打击非法移民的压力“越来越大”,并为此耗费大量资金,英国却没按照承诺提供相应的金援,“到目前为止,一分钱都没出”。



从脸书流出的有关莫大马尼的假消息

由于新冠疫情,欧盟国家2020年实行了更加严格的边境政策,难民和非法移民数量一度有所下降。但进入2021年后,非法移民人数再次上升。2021年1月至10月间,欧盟记录了16.16万次非法入境事件(illegalborder crossings),较2020年同期增加了72%。

达尔马宁指出,截至2021年10月,法国执法部门在英吉利海峡成功拦截了75%的偷渡船,如果英方承诺提供的资金到位,拦截比例有望提至100%。

然而,约翰逊却在这起事故发生后宣称,英国在解决难民问题上“出了巨资”,此次事故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因为法国“做得不够”。

面对约翰逊的“甩锅”,马克龙反驳道,法国从未在打击移民非法入境问题上动用过如此大量的警力、宪兵和军队。他还补充说,“让我提醒你们,我们某种程度上是在给英国人守边境。”

在闰瑾看来,法国人并非心甘情愿“为英国人守边境”,所以不排除有时会对去往英国的非法移民“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法国政府对该问题也很头疼,乐见他们离开。”

去年的事故后,法国与德国、荷兰、比利时达成共识,四国同意加强合作,增派飞机在法国北部海岸线进行全天候24小时巡逻。达尔马宁不忘提醒说,“英国脱离的是欧盟,不是全世界。英欧需要在一系列问题上‘认真合作’,我们不应该被英国的国内政治所裹挟。”

一直以来,欧盟都将移民一体化作为其移民政策的重要领域,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希望各成员国能通过合作,选择合理的公共政策应对相关挑战,但英国脱欧却给欧洲的移民一体化政策造成沉重打击。

“难民政策是某些英国政客让民众支持脱欧的重要砝码,自脱欧以来,英国保守党政府也一直将打击非法移民作为其施政口号之一。”闰瑾说。

“我只希望能活着度过这个冬天”

随着海上天气急剧恶化,一些人选择暂留法国,与英国隔海相望的加莱成为较大的难民滞留地。然而,加莱地区的难民却与当地警方频频发生暴力冲突。

2022年新年伊始,逾200名难民因不满警方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强行拆除帐篷并没收个人财产,与其发生冲突。据悉,警方出动了催泪瓦斯、橡胶子弹和警棍应对,这场冲突导致5名难民和15名警察受伤。

一名难民愤怒地说,“他们(警方)通常会在9点半左右来,今天却突然提早了2个半小时,我们完全没有时间准备。如此寒冷的季节,没了帐篷和冬衣,还能怎么活下去?”

法国加莱难民救助团体Faim aux Frontières负责人阿内丝·沃格尔(AnaisVogel)向《凤凰周刊》介绍说,“这场冲突导致许多难民眼睛发炎、四肢发生严重瘀伤,我们估计来了约120名警察,从满地散落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可以看出,警方用了许多‘武器’。”

最近一段时间,法国警方在加莱难民区的突击行动愈发频密,每隔两天便会驱车前往营地,强行驱赶难民。

谈及这番操作的目的时,沃格尔说,“背后原因太复杂了,我感觉警方就是想把难民赶走,虽然明知他们无处可去。去年海上事故发生后,当局在英吉利海岸与隧道附近增设了许多摄像头和巡逻警察,现在正值冬季,天气十分不好,很多难民只好暂时留在法国。”

“我很想离开这里,到海的另一边(英国),但现在离开的风险太大,那场可怕的事故让大家都很担心,但依然有人尝试想要离开。”一个19岁的伊朗青年告诉沃格尔,“我只希望自己能活着度过这个冬天,帐篷里又湿又冷,警察还会拿走我们的东西,将我们赶走,这一切都太艰难了。”

法国当局一边严防难民非法偷渡,另一边却加大对这些人的驱逐力度,这种做法看起来实在矛盾。闰瑾向《凤凰周刊》指出,法方认为,通过英吉利海峡逃到英国的难民,是英国应当自行面对的问题,因为这些难民的目的地不是法国,而是英国;除了难民问题,法英在诸多领域出现分歧——例如渔业和香肠贸易、美英抢法国订单帮助澳建造核潜艇等。

“为了报复英国‘捅刀子’的行为,法国压根不想帮助英国处理难民问题。”闰瑾说。

英国对待难民问题一向消极

大部分非法移民之所以选择前往欧洲国家,除了该地域经济发达、福利制度良好之外,欧洲国家树立的“民主”“人权”标杆与不主动驱逐移民的承诺也是吸引他们的主因。



莫大马尼:”柏林是我的第二故乡。”

2009年《里斯本条约》生效后,“尊重移民基本权利”成为该地区移民一体化政策的主要导向,欧盟因此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政策,为保护移民权利提供了新思路。在这一政策框架下,移民的个人权利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保障。

正因此,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2015年有超过100万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难民或移民涌入欧洲。大量移民的涌入给欧洲各国带来一系列问题,使欧洲遭遇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

众多欧洲国家中,英国处理难民危机的态度尤为消极。据悉,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后,英国一再以《都柏林公约》为由,反对欧盟推行难民强制性安置计划,拒绝任何可能的难民配额。即便英国政府后来修正了部分内容,表示愿在能力范围内接纳部分难民,其接纳力度依旧远低于德法两国。



让莫大马尼迅速爆红的合照。

彭博社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德国与法国分别收到122015份和93475份庇护申请,相比之下,英国仅收到37562份庇护申请,而给予通过的仅有13210份。

时至今日,英国面对移民时态度依旧消极,这从该国内政部提出的边境法案——“推回”政策(The PushbackPlan)即可看出。

这项法案旨在通过边防部队将载有非法移民的船只“推回”法国水域,虽然遣返非法船只的做法并不新鲜,澳大利亚、希腊和意大利都曾因类似政策备受批评,多个人权组织强烈反对相关法案的实施。

英国内政部长帕特尔早在去年秋天就表示,准备将非法偷渡穿越英吉利海峡的移民船遣返至法国水域,英国边防部队为此进行了几个月的“掉头战术”培训。

对此,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致函英方指出,保障海上人员生命比国籍、地位、移民政策更为重要,并警告遣返移民船计划将影响英法双边关系。闰瑾认为,该政策最终能否落实仍是未知数。“英国政府眼下面对诸多挑战,例如该计划需要法国方面的大力合作,但英法在移民问题上合作不利一直是个老问题;所需的大量资金能否到位;该政策实施难度大,易出现反复;该政策面临道德和道义上的拷问,与欧洲倡导的人权、自由等价值观相悖。”

欧洲民众对难民态度发生转向

“谁不希望能过上好的生活?”“谁会想要糟糕的生活?”“我一直向真主祈祷,希望他们能成功抵达,愿望成真。”一夜之间,痛失妻子与3个孩子的里扎尔·侯赛因·默罕默德(RizgarHussienMohammed)向当地媒体绝望地说道。去年11月的海上事故发生后,他感觉自己快疯了,“少了家人的生活,我什么都做不了”。

近年来,随着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阿富汗等国接连遭遇动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最终酿成一波又一波的难民危机。但在对待移民的态度上,部分欧洲民众也从起初的同情、包容转向反感与排斥。

2015年9月,来自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难民阿纳斯·莫大马尼(AnasModamani),因在德国柏林一所难民中心与时任总理默克尔自拍合影,迅速登上各大媒体头条,从而受到关注。

莫大马尼此前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我很开心能与默克尔合照,她是我的偶像,那张自拍改变了我的人生,之后的生活一直很顺利,周围的人都在帮助和接纳我。”

然而,不到半年,莫大马尼因屡被误转为恐袭嫌犯,遭到网友的口诛笔伐。2016年3月22日,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和地铁站相继发生自杀式恐怖袭击,由于莫大马尼与制造恐袭的嫌疑人之一——纳吉姆·拉什拉乌伊长相相似,不少虚假新闻开始在社交网络平台脸书上风传,并附上莫大马尼与默克尔的合照,将他与“恐怖分子”联系在一起。

为了捍卫自己的名誉,莫大马尼决定起诉脸书。“当我看到自己的照片被修成恐怖分子的模样,那一瞬间我哭了。”莫大马尼说,“好不容易逃离了战争和流血事件,来到安全的地方生活,我真的非常珍惜,一心只想过上好日子。但当我看到人们对我的恶评与误解后,除了难过,我还感到害怕,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走出家门。”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发布的《全球态度》数据显示,许多欧洲民众认为,进入本国的难民会导致该国恐怖主义威胁增加,并认为难民危机将会加大恐袭事件的发生。

回顾欧洲近几年的恐袭事件,不难理解欧洲民众的担忧:2015年1月7日,法国《查理周刊》遭武装恐怖分子袭击;同年12月31日,德国科隆发生大规模性侵案;2017年3月22日,英国议会大厦附近发生驾车冲撞与持刀伤人事件,类似事件不一而足。

“非法移民的涌入涉及到治安和救济等一系列问题,也会造成一定的社会负担。”闰瑾表示,“当反恐成为国家安全方面的主导话语时,从前的宽容、开放、尊重移民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等多元文化理念,必将遭到颠覆性挑战。”

虽然欧洲民间态度出现转向,但生活在德国的莫大马尼依然保持乐观心态。如今他在勃兰登堡广播台(RBB)实习,平时在超市打工,最近还申请了德国护照。“我相信,痛苦的日子总有结束的一天,我的生活正一天天地变好。”莫大马尼说,“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柏林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在柏林当地一家媒体实习的莫大马尼。Ji0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