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症状感染者: 两次检测呈阳性 每天在家做清洁

投稿时间:2020-04-04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疫情发展至今,防守无症状感染者成为当下防控重点。但人们对无症状感染者还是知之甚少。无症状感染可怕吗?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和确诊病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疫情当中,他们又经历了什么?

  4月3日,红星新闻记者找到并采访了3位无症状感染者,他们中有人核酸检测呈阳性,但无症状也没有传染给别人。有人转阴后复阳,没有经过额外治疗最终再次转阴。也有人两次检测结果呈阳性,没有发烧也没有呼吸困难,还每天在家做清洁。

  人物1:莉莉

  12天3次核酸检测两阳一阴,不发烧也没有呼吸困难,每天在家做清洁

  自3月22日至4月2日,12天时间里,59岁的莉莉进行了3次核酸检测,前两次为阳性,最后一次为阴性。然而,除了喉咙有异物感,莉莉始终未出现新冠肺炎的典型症状,她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

  

,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莉莉检测报告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所谓“无症状感染者”,即指无临床症状,呼吸道等标本新冠病毒病原学或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阳性者。

  3月21日,莉莉所在的武汉市江岸区为群三村社区组织了一次“密切接触者”核酸检测,那是莉莉第一次被检测出阳性。22日,她便住进了位于武汉香港路的一家隔离酒店。3月23日,她第二次接受核酸检测,结果依然呈阳性。

  “即便两次检测结果呈阳性,但姑妈并没有发烧、腹泻、呼吸困难等症状,甚至每天都要在家做清洁。”莉莉的侄女悦悦告诉记者,在过去一段时间内,莉莉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的临床症状,唯一有的表现就是喉咙有异物感,偶尔会听到姑妈清嗓子,但很少咳嗽。

  在莉莉第一次完成核酸检测后,第二天悦悦就收到当地卫健委和社区打来的电话,询问莉莉近期的密切接触史。悦悦回忆,姑妈此前除了偶尔下楼拿菜,从未出过门,也很少对外接触。

  

,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但实际上,对姑妈莉莉两次核酸检测呈阳性的结果,悦悦却并不太意外。一切还要从今年2月6日说起。

  2月6日,悦悦82岁的爷爷(即莉莉的父亲)出现严重呼吸困难,当日莉莉便赶往爷爷家中照顾。2月7日,莉莉一家和悦悦带着爷爷前往家附近的医院检查,结果其肺部CT显示,爷爷的左肺部已经“全白”。但还未等到做进一步的核酸检测,爷爷就在2月10日离世。

  尔后,莉莉便住进了爷爷生前的房子,但却并未对房间进行彻底消毒。据悦悦回忆,此前姑妈和爷爷单独相处时,姑妈也会脱下口罩,两人多次面对面交谈。

  爷爷去世后,莉莉也曾怀疑自己是否被传染了新冠肺炎,但出于自己没有明显症状,加之过去了40多天,其他家人也没有任何症状,因此莉莉否认了自己的猜想。直到3月21日,莉莉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可能是在为爷爷整理生前物品时感染,也可能是两个人交流时感染,甚至可能因为姑妈会反复使用同一张口罩,才导致的感染。”悦悦说,如今一家人也不能确定,究竟是在哪个环节,姑妈体内产生了新冠病毒。

  3月31日,莉莉第三次接受核酸检测,但这一次结果却转成阴性。对这一“多变”的结果,悦悦以及莉莉的家人还是不敢确定,这一次是“假阴性”还是真的恢复健康?

  如今,莉莉仍在酒店隔离,并等着接下来再次接受核酸检测以及肺部CT拍片。期间,悦悦每天都和莉莉保持通话,她从莉莉口中得知,眼下其依旧没有临床症状,只是每天坚持喝酒店提供的中药并监测体温。接下来会如何安排,酒店方面也尚未说明。

  人物2:阿慧

  核酸检测阳性但ct显示正常 无症状也未传染给别人

  2月19日,阿慧因核酸检测呈阳性,住进了武汉市同济泰康医院。但对于自己被“确诊”为新冠肺炎,阿慧很奇怪:“我没发烧,没咳嗽,没觉得任何不对劲儿。”

  入院第6天,2月25日,阿慧再次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依然呈阳性。第二天,她又进行了双肺CT拍片,但其双肺却显示一切正常。

  

,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阿慧检测报告

  对于自己的“奇怪”病情,医院医生曾告诉她:“你应该是无症状感染者,因为免疫力较强,所以病毒只存在上呼吸道,没有大范围扩散。”

  彼时,是26岁的阿慧第一次接触到“无症状感染”这个新医学名词。

  实际上,阿慧被感染,并不是一场意外。因为她的母亲,早在1月29日就住进了医院隔离病房,尔后不久便被确诊为新冠肺炎,阿慧则是密切接触者之一。

  “作为密切接触者,尽管我认为全家防护很到位,但我还是主动要求社区对全家进行核酸检测。”但由于早期武汉检测试剂匮乏,阿慧一家接受核酸检测拖到了2月17日。然而,从2月19日的检测结果来看,阿慧的弟弟和父亲两人均是阴性,唯独阿慧是阳性。

  阿慧觉得很不可思议,一来,尽管自己和妈妈同住一个屋檐下,但由于工作时间与母亲错开,因此在母亲出现症状前,母女二人并未太多正面相处,两人甚至没在一张桌上吃过饭,阿慧认为自己被感染几率很小。

  二来,更让阿慧觉得自己未被感染的原因,是自己没有任何临床症状:“从母亲确诊到我接受检测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潜伏期早过去了,期间我也没觉得身体有异样。”

  作为无症状感染者,阿慧还是住进了隔离病房,期间除服用莲花清温等药物外,也未有其他治疗手段。3月5日,阿慧第3次进行核酸检测便转阴了。时隔6天后,阿慧接受第4次检测,结果仍保持阴性。

  两次检测呈阴性,阿慧出院住进了指定隔离点进行14天隔离。3月26日和28日,离开隔离点前,她最后两次核酸检测结果也同样为阴性。

  眼下,阿慧已在居家隔离。当谈及自己成为“无症状感染者”的遭遇,阿慧并没有太多思想包袱:“因为我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不舒服,也没有传染给别人。”阿慧说,此前自己一直和弟弟同吃同住,但弟弟的检测结果很健康。

  如今一家人除阿慧外,均已解除隔离。随着一家人身体逐步恢复健康,他们期待着生活也能渐渐回到正轨。

  人物3:小苹及母亲

  母女二人均为无症状 未经额外治疗母亲复阳后转阴

  2月4日,武汉汉阳的小苹与母亲把父亲送到医院,这竟成了她与父亲最后的分别。“他最终也没有等来确诊。”

  小苹怀疑父亲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去世的。在医院送走父亲的当天,她与母亲被要求到定点酒店隔离。因为当时的检测能力不足,她们并没有接受检测。直到一周后她和母亲才到医院接受检查,这期间她们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2月11日,小苹接受第一次检测,CT显示她肺部有轻微的毛玻璃影,但她的核酸检测呈阴性。随后她被作为临床确诊病例,住进了一家由天津医疗队接管的医院。在医院22天,她与两位阿婆住一个病房,其中一位阿婆的症状比较严重,几乎整宿咳嗽,小苹除了吃饭,连睡觉也带着口罩,“整个2月我几乎没有一个晚上睡着过,阿婆咳嗽太严重了,特别担心她晚上挺不过来”。

  由于没有症状,医生也没有给小苹安排格外的治疗。在她的要求下,医生隔一天会给她一些中药。22天中她进行了6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最后一次CT检测显示,她的肺部症状已经完全消失。出院以后她被安排到一所学校进行了14天隔离,最后才回到家。

  在2月11日的检测中,小苹的母亲检测结果呈阳性。随后她与母亲分开,母亲被安排住进了湖北省肿瘤医院。因为始终没有症状,医生也没有对她的母亲采取额外的治疗,只是每天提供了一些中药给她服用。

  2月19日,小苹母亲进行了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仍然是阳性。直到2月23日,母亲的检测结果终于转阴。出现两次阴性以后,母亲也被转入一所学校隔离。但是3月11日再次检测,母亲竟然复阳了。

  这次复阳,小苹的母亲仍然被作为无症状感染者管理,她没有被转入医院,而是继续隔离。接下来,3月16日与3月20日两次检测中,母亲终于连续两次阴性。随后,母亲结束隔离。在最近的复检中,母亲还是阴性,小苹才松了一口气。

  (因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