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女孩被班主任猥亵后自杀 班主任仅被判两年

投稿时间:2020-06-23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甘肃庆阳女孩李依依(化名)跳楼自杀两年后,其遭班主任猥亵一案二审宣判,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判处被告吴永厚有期徒刑二年,并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三年内从事教师、家庭教育指导、教育培训等与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触的相关职业。法院认定,吴永厚的猥亵行为对被害人的自杀具有原因力,但不是唯一原因。

22 日,李依依父亲李军明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吴永厚曾在二审时当庭翻供,自称自己没错。李军明则表示,两年来他一直为女儿的案子奔忙,瘦了30多斤,小儿子也受影响性格大变成绩下滑。如今案件宣判,他最担心还是儿子的状态,至于后续民事诉讼,李军明坦言怕伤害儿子仍有顾虑。

庆阳女生遭班主任猥亵二审宣判涉案老师曾当庭翻供

2018 年 6 月 20 日,甘肃庆阳女孩李依依跳楼身亡,自杀前李依依曾手写《控诉状》,指出时任其班主任的吴永厚在 2016 年 9月 5 日对其猥亵。案发后,当地市区两级检察院曾以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作出不起诉决定。

2018 年 8月,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复查认为,吴永厚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一款规定,决定撤销西峰区和庆阳市两级检察院对吴某的不起诉决定,由西峰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吴某涉嫌强制猥亵的法律责任。

此后,该案进入审理阶段,并在今年 4月一审宣判,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吴永厚有期徒刑二年,并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三年内从事教师、家庭教育指导、教育培训等与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触的相关职业。宣判后,吴永厚提出上诉。

6 月 3日,此案在庆阳市中及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李依依的父亲李军明参与庭审。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二审中,吴永厚当庭翻供,称他习惯用嘴给孩子测量体温,他的行为没有错。此外,对于其此前接受警方调查时承认的一些行为,吴永厚也当庭否认称我不记得了。

6 月 9日,庆阳市中级人民对上诉人吴永厚强制猥亵一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院认定人吴永厚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但上诉人吴永厚的猥亵行为对被害人的自杀具有原因力,但不是唯一原因。被害人在案发后被诊断为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根据在案证据不排除被害人在案发前已患有抑郁症或处于抑郁状态,不能认定吴永厚的猥亵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患病。

女孩遭猥亵多次自杀检察院曾作出不起诉决定

时间退回 2016 年 9 月 5 日,刚刚升入高三的李依依因为胃疼被送进教师公寓休息。当晚 8点,班主任吴永厚进入李依依休息的房间,坐在李依依床边询问她的病情,李依依回答好多了,随后双方再无对话。

在后来亲笔写的《控诉状》中,李依依称吴永厚突然对她动手动脚,并亲吻、抚摸她。更进一步的行为因另一位老师推门进来而停止,但这已足够令这个当时只有17 岁的女孩坠入深渊。李依依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抑郁症,并在案发后四次尝试自杀,而第五次,就是丽晶公寓那次被围观的自杀。



在反复生病入院、自杀、被救回、再次尝试自杀的过程中,李依依一只想求得公正,她在《控诉书》中写道:我本应该是个单纯善良,期待步入大学的17岁少女,而现在一切都被毁了。我还未步入社会,我最尊敬的老师和我最依赖的学校已经毁了我对这个世界的信任,毁了我对未来的向往,使我变成一个胆小如鼠,敏感多疑,悲观消极的我自己都厌恶的样子。半年左右,我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欢乐。最后,李依依写道:我只求,能还我一个公道。



但直到自杀前,她始终没有得到自己想求得的公正。父亲李军明报警后,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因猥亵对吴永厚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不满这一处罚,李军明向西峰区检察院起诉,后西峰区检察院以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为由作出不起诉决定。2018年 5 月 18 日,庆阳市人民检察院复查决定维持西峰区人民检察院对吴某某的不起诉决定。

猥亵与自杀关系成争议焦点 其父称女儿遭猥亵后患上抑郁症

甘肃省人民检察院撤销西峰区和庆阳市两级检察院对吴永厚的不起诉决定后,西峰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追究吴永厚依法追究吴某涉嫌强制猥亵的法律责任。

对于被指猥亵,吴永厚曾辩称,自己是用嘴为李依依测量体温。对此,法院在二审中认为,吴永厚辩解其用嘴唇触碰被害人额头等部位是为了测量体温的意见明显有悖常理,且与被害人的陈述不符。根据被害人李某某生前的两次陈述和自书控诉状、被害人所在学校多名师生的证言以及吴永厚的供述,可以证明吴永厚对被害人实施了亲吻、搂抱、抚摸等猥亵行为。法院认定一审判决吴永厚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并无不当。

而关于吴永厚的猥亵行为与李依依自杀的关系,法院认定,吴永厚的猥亵行为对被害人的自杀具有原因力 ,但不是唯一原因。被害人在案发后被诊断为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根据在案证据不排除被害人在案发前已患有抑郁症或处于抑郁状态,不能认定吴永厚的猥亵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患病。

李军明对这一认定存疑。他告诉北青报记者,案发后公安机关曾多次调查李依依的老师、同学以及老家村里村民,大家都说依依并无异常。而在李军明看来,女儿原本性格开朗乐观,是猥亵事件令她情绪崩溃。一审后,李军明曾提出抗诉,但申请被驳回。如今二审维持原判,他表示自己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为案件奔忙瘦 30 斤担心诉讼影响儿子

6 月 20日,是女儿去世两周年的日子,那天晚上李军明难受得一夜都没睡着。女儿患病的两年里,李军明不敢睡,如今却是想睡也睡不着。有时候睡着了又会梦见一些血腥的场面,梦里女儿在喊他爸爸,真切得不像一场梦。

这两年,除了为女儿的案子奔忙,李军明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小儿子身上。 这个事情进入大家视野是 2018 年,实际上从 2016年事发开始,我儿子受的影响非常大。

李依依辗转多地治疗、几次自杀抢救,当时不满 10 岁的弟弟都在场。受此影响,他成绩下滑很厉害,原先经常考满分的英语有次只考了 58分,以前能流利背诵的课文如今费很大的劲也记不住。和父亲一样,男孩晚上也睡不好常做噩梦。李军明告诉北青报记者,女儿刚走得那段时间,儿子放学回来会哭着说想姐姐,一句话父子俩就抱头痛哭。

女儿去世后,李军明没有按照当地风俗为孩子建坟,而是把骨灰撒在黄土沟中,他说,这样做主要是怕影响儿子。建坟就要经常去上坟,我儿子太小,不想一次一次地伤害他,李军明说,女儿会永远留在他心里,他不想因为祭奠的形式再刺激到儿子。

更多的时间,李军明选择自己承受痛苦。他不在儿子面前说姐姐的事,跑案子也选在儿子上课的时间,只要儿子放学回家,他就放下所有的事陪他,但自己却因长期休息不好瘦了30 多斤,心脏也出了问题。

谈及民事方面的诉讼,李军明说他仍有顾虑。如今儿子情绪、成绩稍有好转,他最大的担心就是再次伤害到他。
 Ia1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