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关系跌入谷底 最大干扰因素是美国

投稿时间:2020-06-24  消息来源:环球网  提交者:Mimi

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关系这两年跌入谷底。为了解中国民众对澳及中澳关系的看法,环球时报旗下环球舆情调查中心(“环球舆情”)与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北外澳研”)近日合作开展首次专门针对中国和澳大利亚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受访者对澳大利亚的好感度不高,超七成中国受访者认为中澳关系为“比较重要”或“一般”;近半中国受访者认为美国是影响中澳关系的最大干扰因素。0j2蔷薇网

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关系跌入谷底 最大干扰因素是美国

 0j2蔷薇网

本次中国问卷调查的执行方为数字100市场调研公司。北外澳研根据中澳关系中的核心议题和近期热点问题,并参照澳大利亚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民调中相关问题,完成调查问卷的拟制与互视分析,形成本报告。本次调查采用了基于大规模会员样本库的在线问卷调查方法,在6月11日至14日进行,共回收有效问卷2105份,覆盖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沈阳、武汉、成都、郑州、青岛、昆明10个城市。0j2蔷薇网

本调查采用0-100分进行常规的好感度评价。调查显示,受访者对澳大利亚的好感度平均分为65.3分。结合环球舆情年度《中国人看世界调查》往年的结果来看,受访者从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十个国家中选择“最喜欢哪个国家”时,澳大利亚自2010年起一直稳定在十个国家中的第二至第四位,2016、2017年出现明显下跌,分别降至第七、并列第六位,2018年虽短暂回升,2019年再次下降至第六。根据2019年调查后至今双边关系的走势,预计2020年的好感度会进一步下降。0j2蔷薇网

与此同时,澳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也自2019年出现显著下降。罗伊研究所每年就澳民众对其他国家的好感度得分(0-100分)进行持续追踪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澳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为49分,为2006年罗伊首次提出该问题以来的最低值。0j2蔷薇网

当问及“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中澳关系有多重要”时,受访者的回答集中于“比较重要”和“一般”(图表1)。与此相对,对于澳大利亚来说,中国和美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其对外关系中的双重点,如何与两个大国处理好关系是当前澳外交政策中的最大困境。在2019年的罗伊民调中,在被问及“澳大利亚政府在制定外交政策时,到底应优先同美国还是中国维持/建立好关系,尽管可能会使同另一方的关系受损?”50%的受访者认为应“优先维持同美国的关系”,44%认为应“优先与中国建立好关系”。可见,2018年至今,澳大利亚尽管对战略选择进行了比较充分的讨论,但外交政策的困境仍未解决,且进一步出现分裂。0j2蔷薇网

在谈及“对于中国来说,澳大利亚更意味着什么?”时,约2/3(66.8%)的中国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更多是经济伙伴”,但仍有约1/3的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对于中国来说更多意味着“政治、意识形态或军事威胁”(图表2)。0j2蔷薇网

澳大利亚多年来保有“中等强国”的自我认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积极游说多国开展所谓“独立调查”时也多在此框架内讨论。但从中国民众的认知来看,对澳大利亚中等强国的身份、乃至国际关系中“中等强国”可发挥的作用和活动空间,很大程度上并不认同。受访者中2/3认可“澳大利亚是中等强国”,但仍有20.6%认为“澳大利亚不是中等强国”。0j2蔷薇网

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关系跌入谷底 最大干扰因素是美国

 0j2蔷薇网

北外澳研教授韩锋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关于“中等强国”的定义,学者也缺乏一致认同,澳两党在这个定位上也是有区别的,大致的共识是在超级大国和大国间起到平衡或建设性的作用。自二战以来,澳大利亚在国际问题上积极发声,APEC等区域性组织也是它的倡议。而中国民众普遍认为,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非常倚重的盟友,澳大利亚长期以来就是美国的“跟班”,其争取发挥“中等强国”作用的独立性受到质疑。0j2蔷薇网

在被问及是否同意“澳大利亚在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时,43.2%的中国受访者表示“同意”,34.6%“不同意”,22.2%表示“两者均不同意或没看法”。与之相比,2019年罗伊年度民调结果显示,74%的澳受访者认同“澳在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24%的受访者不赞同此说法。0j2蔷薇网

报告称,对比来看,澳大利亚民众对澳经济上更依赖中国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但同时产生了关切和焦虑情绪,尤其是当议题涉及民生问题时。例如,据罗伊民调负责人解释,对中国投资的焦虑情绪2018年出现大幅攀升,应主要源于媒体对所谓中国买家在澳购买房地产报道所产生的担忧。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这一焦虑心理再次被“绑架”,一些政客、媒体和利益集团大肆炒作,宣扬经济上“多元化”、甚至“与中国脱钩”。0j2蔷薇网

韩锋表示,中澳贸易经过一段时间高速发展,接近澳贸易总额的1/3。中国是澳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也是澳贸易顺差的重要来源。贸易是双方自愿的,是市场决定的,也是双方利益的需要。贸易集中引起了一些澳受访者的不安全感,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是双边关系发展中的问题,在双方共同努力下是可以处理好的,前提是不要过分政治化。0j2蔷薇网

当被问及“影响中澳关系的最大干扰因素是什么”(单选)时,49.5%的中国受访者认为是美国,32.5%认为是“意识形态的差异”,还有13.7%指向澳国内政治因素。调查还显示,超八成中国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关于病毒起源的涉华言行“有偏见”;过半中国受访者对两国关系回暖“不看好”或“不确定”。0j2蔷薇网

韩锋表示,中澳关系在很多时候都是跟随中美关系的风向标来走的,中美关系好的时候,中澳关系大部分情况下也会好,反之亦然。现在讨论最多的是中澳关系的“重新界定”,单纯回到过去恐怕是很难了。中澳都有人认为中澳关系会“触底反弹”,但这个谷底在哪儿,现在还不确定。新冠疫情暴发后,澳在对华关系上已经在疫前错误的方向上进一步偏离。这不符合澳自身利益,更不利于地区合力抗疫。0j2蔷薇网

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关系跌入谷底 最大干扰因素是美国

 0j2蔷薇网

留学和旅游是澳大利亚对华服务出口的第一、二大类别,据澳大利亚政府统计,截至2019年底,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近76万国际学生中的28%;来自中国的游客占抵澳国际旅客的15%,但多为高价值游客,消费金额占到国际旅客消费总额的27%。本次调查中,在问及旅游目的地时,受访者从12个国家中进行单选,选择澳大利亚的占16.7%,在日本(17.6%)之后排第二;受访者同时从8个热门留学目的地中单选出“最想去留学的国家”,澳大利亚以16.5%居第一。但当被问及“在多大程度上会考虑留学/旅游目的地对中国的政策、好感度及双边关系”时,八成以上受访者表示留学/旅游时“一定会或较多考虑”对华政策、好感度及双边关系。0j2蔷薇网

韩锋表示,从学制和教学质量上来说,澳大利亚教育有优势,这也是为什么赴澳中国留学生增加较快的原因。目前的关键是中澳关系什么时候能恢复,以及澳国内的种族主义问题能不能控制住。澳高校是非常欢迎中国留学生的,但澳政界已经出现不同声音,未来有可能影响中国学生赴澳留学。0j2蔷薇网

(环球时报)0j2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