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开庭:女方承认曾想让代孕母亲流产

投稿时间:2021-03-23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美国时间3月22日早上8点30分(北京时间3月22日晚22点30分),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在美国丹佛开庭,此次开庭由网络直播方式进行,持续到北京时间第二天一早,根据美国的法律最终的判定由陪审团讨论得出结果。郑爽本人亲自出庭,她和张恒都没有出镜,通过语音回答法官提问。



庭审相关内容如下:

郑爽在法庭上表示,自己现在科罗拉多丹佛一间公寓里,签证可停留六个月,目前没有任何关于演艺事业计划,“现在要看我自己孩子的安排。”

郑爽要求对孩子的共同监护权,她认为孩子不是工具,而是被父母呵护着,缺一方都不能健康成长。但是目前郑爽希望孩子交给双方都信任的第三方去照顾孩子。因为关于孩子未来的抚养问题,和张恒在调解中没有达成一致。而且张恒早前偷偷录音、泄露孩子信息等,郑爽认为张恒没有保护好孩子,让她感到十分不信任。

谈及选择代孕的原因,郑爽称并非是因为演员的职业,而是因为长期节食,导致心脏有问题,因此在2018年12月份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找了两家代孕机构。其中,男孩Luka于2019年12月19日出生,女孩Luna于2020年1月4日出生。郑爽称,最初她和张恒曾决定在小孩出生之后,两人把孩子带回中国一起抚养。

关于是否想过人工流产的问题,郑爽承认,她想过要停止代孕,并通过邮件进行了终止代孕、送养、领养的问询,但她并没有做出任何领养以及停止代孕的决定。起因是2019年9月27号她看了张恒的手机:“发现里面很多内容我很伤心,他和其他女性关系是怎样,担心我和孩子是否是他娱乐一部分。”

张恒透露郑爽疑似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张恒透露郑爽曾说自己有疑似不稳定人格的问题,他称2018年到2019年期间,郑爽有两次疑似要自杀的行为。

第一次是2018年6月份,郑爽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吃不喝不睡不开灯、不工作,彼时张恒正在英国出差,郑爽父母打电话求他回来照顾郑爽;第二次是大约2019年的时候,郑爽曾在网上买了一种药 ,并告诉张恒说,吃20颗就可以死去,还把药瓶放在枕头下面。

现场郑爽被问是否服用过精神类药物,她表示之前有,现在不服用了。

抵达美国后郑爽曾和孩子见面

郑爽称,她抵达丹佛之后,3月10日在一个室外公园见到了孩子。现场还有育儿教练。

郑爽表示,自己还带了很多零食、纸巾和消毒用品等,但张恒没有允许孩子吃她带的零食。郑爽称见到孩子之后,感觉孩子慢慢在接受她。但是,当张恒靠近孩子的时候,孩子感觉不安,并开始靠近爸爸,很快就哭了。后来张恒走远了一些之后,孩子和她又亲近了一些,女儿Luna在她的怀里睡着了。郑爽称,当时虽然很激动,但还是很好的控制了情绪,让孩子有安全感。

但张恒的说法却与郑爽有出入。

张恒承认郑爽和孩子见面时,曾陪伴孩子玩耍,和其助理跟孩子有互动,但能感觉到小朋友会怕生,在很强烈的压力状态下和郑爽在一起。即便看到气球枪内喷出好玩的泡泡,一动也不敢动。

见面20到25分钟之后,Luka开始哭并跑到他身边,女儿Luna也有哭,但一直站着不动。张恒表示,看到小朋友开始哭之后,虽然和妈妈很着急,但当时没有立刻走过去,想给孩子和母亲足够的空间。但从30到35分钟之后,郑爽一个人走到公园角落,助理照顾Luna,育儿教练照顾Luka。因为孩子哭得太厉害,张恒开始安抚孩子,但安抚好孩子之后,他退到很远的地方,把孩子交给郑爽。但Luka再次开始哭,Luna坐在滑梯上,一动不动。

张恒称郑爽虐狗,被律师驳回

张恒在休庭前突然提出了没有提交过的证据,表示郑爽曾经有虐狗行为,担心她会对孩子做出不利的事情,这一话题遭到了郑爽律师的反对。

郑爽律师认为张恒没有提交证据,而且虐狗和虐待孩子两者之间没有必然关系,这一说法得到了法官的认同,驳回了张恒的新观点。



在整个庭审期间,由于两名华裔翻译对国内的情况和相关名词并不是很了解,导致出现了不少差错,惹得张恒和翻译一度吵架。

在结案的时候郑爽律师强烈要求重审,认为翻译造成了不少偏差,不过法官并没有当庭回复,而是交给了陪审团去判断。

根据美国法庭官方的信息,张恒郑爽一案将在2021年4月6日进行下一次开庭。

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开庭 女方自曝曾节食无法生育

网易娱乐3月23日报道 北京时间3月22日22点30分,郑爽与张恒的抚养权案在美国丹佛开庭。此次庭审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展示,郑爽出席庭审。庭审过程中,郑爽承认与张恒有两个孩子,男孩Lucas于2019年12月19日出生,女孩Luna于2020年1月4日出生。

郑爽表示自己现在科罗拉多丹佛一间公寓里,签证可停留六个月,目前没有任何关于演艺事业计划,“现在要看我自己孩子的安排。”郑爽还透露称,自己与张恒保持一年半的恋人关系,因为自己年轻时节食,所以心脏不好,害怕亲自生产会有一些风险,并不是出于职业方面的考量。由于健康不允许生育,所以和张恒一起决定代孕,并联系相关机构。

2018年12月两人开始讨论代孕事宜,在网上搜索了一些资料,进行了对比后,选择了两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代孕机构。自己和张恒于2019年9月27日终止关系,关于孩子,没有具体计划,只是讨论过:“会让他们回到中国,由我们一起抚养 ,张恒也同意这样的决定。”

郑爽表示,2019年9月27日,在张恒的允许下,郑爽看了张恒的手机,里面有很多内容让她很伤心,她怀疑张恒对她的感情,以及她发现了张恒与其他女生的一些关系,这些让她开始动摇。她想过要停止代孕,并通过邮件进行了终止代孕、送养、领养的问询,但她并没有做出任何领养以及停止代孕的决定。

郑爽曝得知孩子信息时间 承认当时不想接受抚养权

网易娱乐3月23日报道 近日,郑爽和律师对话的音频曝光。律师询问郑爽在2020年1月到6月知不知道孩子在哪?郑爽表示自己不知道。

律师提问:“你什么时候第一次知道孩子的事情?”郑爽表示在去年7月24日收到关于孩子的邮件。邮件中写了孩子的出生日期和所在地。还收到了有关放弃抚养权的信。随后郑爽还表示因为是第一次接收到有关孩子的信息,所以不能接受抚养权。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