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脸被说是万年难见的美,却靠扮丑颠倒人间?

投稿时间:2021-10-27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韩国综艺之神的罗英锡前阵子又出了新的综艺《运动天才安宰贤》,不知道你看了没有。



安宰贤一直被称作运动白痴,罗PD这次的意图在综艺开篇就说的很明白:他要将原本矛盾的事物联系在一起。

果不其然,播出10集仍在豆瓣保持9.3的高分。



豆瓣截图

叔也没想到,看四肢不协调的安宰贤运动就会这么有意思。

但从韩国综艺中氧叔却发现,韩国和日本的男明星,不管是好看的还是不好看的,都更不介意夸张式出演。



甚至是越帅的明星如果表现的和自己形象反差越大,收到的好评反而越多,反观国内的情况却是相反的。

氧叔写过为什么整形手段越发达,神颜反而越来越少。

今天氧叔就来说说,为什么日韩男明星越帅越扮丑越被喜欢,国内男明星却不行?



日韩喜欢用帅扮丑,国内倾向以丑卖丑

说到夸张式出演,其实日韩的男明星不是不在意自己的颜值,而是他们总给人更加不在意本身形象与剧中形象反差的感觉。

相对而言,日韩倾向于的是帅哥美女扮丑,国内的明星则更倾向于以丑卖丑。

不管是在影视剧中还是综艺中,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刻意制造这种颜值反差,观众给这样的行为还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词“用脸过度”。

这样参与的节目总是评分更高,粉丝与观众接受度也都更高。

上面提到的导演罗英锡就深谙此道,创作出来的节目都是一水的高分。

在他的一系列综艺中,明星帅哥们不仅贡献出了很多具有反差感的名场面,甚至都有了和自己形象完全相反的昵称。

宋旻浩是偶像团体WINNER的成员,在队内是rapper,耍帅是他的日常。

但他在《新西游记》里被叫作“宋村傻”。

甚至还因为比赛打乒乓球输了而剃头。

先细心的把头发剪掉。



然后就是真剃头。

这样的方式放在国内rapper身上怕是想都不敢想吧。



与宋旻浩同为rapper的初代偶像殷志源已经43岁,拥有的是在昏暗灯光下都掩藏不住的不老神颜。



在节目里,他却因为一个答题环节的过度亢奋,直接被送了个“钵钵鸡”的外号。



日本艺人则是男女对于扮丑或者颜艺这件事都更加不介意,有的演员甚至还会刻意去接浮夸型的剧集。

小栗旬的帅是有目共睹的,《热血高校》里的他不知是多少人的意难平。

然而本可以帅一辈子的小栗旬,却在后来接了《银魂》的剧本,甚至还挑战了一把女装大佬。



上次氧叔写《为了N》的时候提到过贺来贤人,评论里还有很多人和氧叔讨论他的盛世美颜。



但贺来贤人的帅不仅仅是好看,甚至是非常具有包容性,否则也很难消化《我是大哥大》里的角色。



桥本环奈在这部剧里也有出演,并且贡献了自己出道以来最用力的颜艺。



看完她的颜艺,甚至很难回想起桥本环奈真实的长相,其实是可爱的邻家少女。



如果说用脸具有对比性,那么国内对于用脸的程度和日韩恰好相反。

国内明星的以丑卖丑在近期更加明显。



《脱口秀大会》截图

何广智和徐志胜就是很好的例子。

他们利用自己与大众审美不匹配的颜值,为自己的创作开辟了快速通道,也增加了自己的观众缘。



图源豆瓣

如果有人说国内扮丑的明星中,用何广智和徐志胜来作为例子对比太不公平。

但是纵观娱乐圈,想找出一个不介意用脸过度的明星的真的太难了。



国内男明星夸张式出演更难让观众买单

国内明星们有一部分也尝试过夸张出演的方式,但是就算突破了自己以往形象,得到的反馈也往往不是日韩明星那样正面,反而常常受到诟病。

这其中的原因不仅仅是与他们自身有关,也与长久以来我们的审美有关。

1.放不下的偶像包袱

国内高颜值的男明星对于自身的人设非常看重,而且也更喜欢让自己处于偏严肃的形象。

而就是由于国内明星过于端着偶像包袱,在用脸时反而给人扭捏的感觉。



图源豆瓣

而日韩明星在这方面则更放得开,在适合夸张的剧集或综艺中使用夸张式的表现,反而给人感受更加爽朗。



2.个人才能的不足

在使用反差感的同时,演技和才华是明星能大胆使用夸张的基础。

日韩之所以喜欢使用反差感作为亮点,很大程度是因为反差感能带给观众新的刺激。



如果明星在舞台上就让人没眼看,演技又让人实在夸不出来,那么想以角色夸张扮丑产生反差这件事就缺少了基本条件。

因为人物本身不用反就已经差了。



对此,整容式的演技就是很好的反例证。

比如贺来贤人即便出演过自毁形象的角色,但观众在想到他时,第一印象还是会想到他的演技,得到的反馈是收放自如,拿捏有度。



因此一个演员如果没办法在他们扮丑后再次拉回正式的形象,就无法造成真正的反差感。

如果在将饰演的角色夸大后不能进行自身形象修正,那么就不仅不会具有反差感,还只能让人记住夸张搞笑的形象。



图源豆瓣

王传君当年出走《爱情公寓》剧组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用几年时间打磨演技,才完成用演技征服观众,让自己彻底跳出关谷神奇的角色。

但剧中其他角色至今仍带着喜剧在他们身上的烙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陷泥潭。



图源豆瓣

对于明星在角色选择中进行夸张搞笑的尝试中,日韩的接受度也普遍比国内要高,这一点其实和我们的审美差异有关。

3.中西方审美差异

日韩在近现代受西方美学影响很大,在西方美学中的丑更流于表面,是作为与美相对而存在的。

中式审美中的丑则具有表达内在的成分,更多用来表达人与事物从内到外的滑稽丑感,比如戏剧中的丑角更多的是以搞怪滑稽作为定位。



黑格尔派美学家罗森克兰兹的话可以作为很好的总结:美是神性的、原初的观念,而丑,即美的否定本身只是一个依附的存在。

《权力的游戏》中的提利昂·兰尼斯特就是典型的西方式审丑角色,丑的是外表,他的头脑在剧中是少有人能比的,这也是角色反差感的一种。



而在中式审美中,丑是滑稽与内在结合的。

所以在国内影视剧丑角的扮演中,也是不仅外表要丑,内里也要有丑的成分。



随着西方美学的逐渐影响,其审美方式对于国内的冲击很大,对于夸张式的审美也正在逐渐改变。

今年大火的《我的巴比伦恋人》就起了一个很好的示范。



图源豆瓣

即便在制造搞笑气氛时更多的使用台词来烘托,但也充分说明了观众对于帅哥反差式演技的认可。

仔细想来,其实在这个看脸的娱乐圈,往往越好看越有才能的明星,才越能抗住颜艺的考验。

从另一个角度看,或许颜艺才是颜值的最高境界。j3l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