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的无性婚姻,还能撑多久?

投稿时间:2022-01-30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笑傲江湖

现在能把床上那点事抖出来说的明星,真的不多了。

而小 S,依旧是娱乐圈的尺度担当。

前一段时间,有网友直接问她:你老公还行吗?

她一脸淡定,主动爆料——

和老公三年没有性生活,老夫老妻不谈激情,已经是家人。



图源《熙娣想聊》

没想到嘉宾贾静雯给她一记暴击。

贾静雯笑眯眯地说,结婚七年,和修杰楷还有正常的夫妻生活。



这下小 S 坐不住了,drama 地捂嘴大呼 " 你们还有?"

惊讶羡慕之余,还不忘自嘲:现在的夫妻生活平淡得像在养老院。



看到她的这番苦笑自曝,她姐实在想不到,当年的辣女小 S,竟然能忍受长达三年的无性婚姻。

网友的反应当然也很一致:

不正常,男的肯定在外面偷吃。

婚姻估计是不行了,听起来就很窒息。



图源:新浪微博

是的,劝小 S 离婚的人又在路上了。

但其实,小 S 一语道破的,正是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中年夫妻的现状——

同床共枕的夫妻,跟睡上下铺的兄弟无异。

但回到现实生活,性生活不如人意的夫妻,就一定会离婚吗?

未必。

更何况,跟女性在婚姻中与 " 性 " 有关的其他遭遇比起来," 无性 " 简直是毛毛雨。

提起 " 性 ",婚姻中的女性,多的是说不出的难堪、逃不开的陷阱,和一轮轮的迷思。

当下女性主义思潮漫卷,但你我身边,依然少有女性能像小 S 这般,公开谈性。

性欲、性体验、性观念,于大多数女性而言,依然如房间里的大象一般。

显而易见,但都避而不谈。



图源《17.3 关于性》

不谈,不代表问题不存在。

根据《中国女性性福指数调查报告》,只有 32% 的女性,对自己的性生活感到满意。

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二的女性,长时间处于性不适,甚至性压抑中。

这种不适,落到日常里,就是从身体到精神上的折磨。

最常见的,是对女性的性魅力绑架。

鲜有女性苛责男性说,我没有性欲是因为你不够有魅力。

但大众反过来拿这套绑架女性却早已驾轻就熟。

——你不够性感,没有吸引力,就留不住男人。

还记得当时,佐佐木希的老公和多个女性出轨,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 " 老婆这么美竟然还出轨 "。



这句话看似是在为佐佐木希打抱不平。

但换个角度又是另一层含义—— " 不够美、没有魅力的女人,被老公出轨活该 "。

女性,要施展手段,发散性吸引力,要对男性的出轨负责。

荒唐,我们却习以为常。

《昼颜》里的纱和,结婚 5 年,老公爱仓鼠胜过自己。

想抱孙子的婆婆却说:

" 你啊,太没有女性魅力了,不能打扮得再时髦一点吗,你必须激发出男人的力量。"



图源《昼颜》

她怪纱和没有女性魅力,才怀不上孩子。

这种责任转嫁,无形中把女性的身体物化为,只为点燃男性欲望而生的火种一般的存在。

当女性的身体被物化,那一切便可以预见——

她的性欲存在与否、如何存在,便也不由她说了算了,只能由人进行单方面地意淫和打扮。

于是,电视剧中构建的女性形象对 " 性 " 的态度,总是让人迷惑的——她们半推半就、欲拒还迎。

" 女人就是想要又不敢说,说不要就是要。"

霸道总裁的暴力强吻又总能印证这一点。

毕竟,霸道总裁大多能把誓死不从的女主,吻到听话乖巧,难舍难分。



这样的场景,无疑是充满男性的想象和凝视的。

但事实是,长时间在这样的语境中的女性,也不自觉被这一套洗脑,越发顺从。

于是,便有了很多女性在婚姻中的第二重关于 " 性 " 的迷思——

" 性 ",成了女性在婚姻中的一项必须要履行的义务。

很多时候,她们不想要、不喜欢,却也不敢表达和反驳。

女性的身体,似乎并不属于自己,只能被男人的需求,绑架得动弹不得。

有网友分享过自己的不堪的婚内性体验:

" 怀孕和每个月来姨妈的时候,是我最放松的时候,因为不用尽夫妻义务。

不然每天晚上都会有些惶恐,不是因为过程不舒服,而是那种需要演戏般的配合,那种假装让我很悲哀。"



图源:豆瓣

这种 " 性体验 " 并不是个例。

根据《新摩尔报告》,有六成以上的女人 " 假装过性高潮 ",其中七成以上确信 " 男方没看出是假装 "。

演技最好的影后,其实不在奥斯卡,在床上。

但一细想,真悲哀啊。

明明是最亲密愉悦的关系,女性却习惯戴上面具伪装,讨好对方。



图源:TED

她们不满足、不舒适,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被动接受。这甚至成了一种女性共识。

为什么?

因为,在过往的认知中,性是男性主导的存在。

而女性,常常是客体,被动又压抑。

早在 2010 年,《100 万国人性生活调查大报告》里就显示:

" 仅 14%的女人会主动要求性生活。

主动要求性生活的男性,则达到了 69.2%。"

在 " 性关系 " 中,男性往往既是当事人,又是裁判。

他们提出要求,主导行为,做出评价。

而女性,明明也是当事人,却只能充当客体,扮演服务的角色,被动地随着男性起舞。

女性的爱与欲,一直以来都被规训着。

就像《色,戒》里的王佳芝。

当她戴上了易先生用十一根金条换来的六克拉粉色钻石,她想到了那句话: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

她的情爱,在和易先生的几次肉欲纠缠里,自然滋生。



图源:《色,戒》

所以她能不顾一切,让他 " 快走 ",救他一命。

但易先生身为男人,和王佳芝共赴云雨是一回事,爱却是可以放一边的。

你看,女性的爱和欲必须捆绑在一起,男性的爱和欲却可以分开处理。

影片中的故事走向,映照着现实——

这就是典型男权社会对女性规训的结果。

上野千鹤子的最新著作《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中写道:

性爱不是 " 裸体的交往 ",一旦脱掉衣服,双方就不得不直面数千年的男女关系的历史。

这段历史,指向的就是男权社会下,对男女欲望的双标。

它用话语规制男女欲望的高低贵贱。

女性的欲望是肮脏、放荡、下贱的。

男性的欲望却是力量,是本能,是魅力的体现。



它也用文化构建女性的身体和性欲反应。

文学作品中,性欲旺盛的女人,不会有好下场。

她们是心思歹毒、不知廉耻的 " 淫妇 ",活该拖到太阳底下被公开荡妇羞辱。

比如知名 " 荡妇 " 代表人物,潘金莲和田小娥。



图源《白鹿原》

而那些守节低欲的女人,则被赐予一座牌坊,以示高洁。

就是这一套,不断压抑女性的性欲望和性权力。

而如今看来,这一套是奏效了的。

那些女性在 " 性关系 " 中的不得已,便是文化构建和作用的结果。

很明显的是,这一套千百年来定义都是由男性所定义的。

他们定义什么是女性的高贵和下贱,何为荡妇,何又为烈女。

穿低胸吊带,是伤风败俗,不穿内衣,是刻意勾引。



裙子的长度,决定一个女性是遭人唾弃的 " 贱人 ",还是让人嫌弃的 " 老古板 "。

正如上野千鹤子所说:

性的双重标准把女性分为两个集团,「圣女」与「荡妇」,「妻子、母亲」与「娼妓」,「结婚对象」与「玩弄对象」。

女人的性被分为「为生殖」和「为快乐」,相互对立,但都被异化。

被异化的女性,以男性为中心,将只能走向两种方向——

要么,向内去规范、约束自己,自此成为只为诞育孩子的子宫。

要么,向外去讨好别人,变成满足他者的性器官。

但无论哪种方向,她们的 " 性 ",跟她们无关。

她们个人的感受,永远跟在男性的指挥棒后面。

表彰但冷落 " 圣女 ",羞辱但追逐 " 荡妇 ",从来都是男性满足的两个面向。

所以,也就有了当下流行已久,却迟迟不退烧的纯欲审美。

一个女人,可以外表清纯圣洁,行为性感魅惑。

这是男性视角下完美的欲望对象。



而去迎合这种 " 审美 " ,无疑是在进一步把女性推向 " 客体 " 的位置——

即,你的身体,应该服务男性的身体;你的欲望,应该顺从男性的欲望。

总之,女性身体和性欲的自由,难以掌握在自己手中。

好在随着女性主义的发展,女性的性解放一直走在路上。

我们一次次争取穿衣自由、身体自由、性自由,要从污名中解绑,走向更开阔的道路。

但她姐发现,当下女性的性自由,眼看着又走进了新的迷雾。

长期以来," 女性 " 和 " 欲望 " 是被性别文化强制分离的。

这样的一种文化惯性作用在女性身上,自由自然无法一蹴而就。

甚至,会迎来一种历史的倒退。

有人认为 " 性解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不小的冲击,要做传统保守自爱的女生 "。

她们无法悦纳欲望,不能接受自己是一个有性需求的个体。

于是转而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聚集了 36 万人,让人满头问号的 " 女子戒色吧 "。



跟魔幻的女德班一样,女子戒色吧劝女人们婚前守贞,婚后节欲。

色字头上一把刀,吧友们每天互相鼓励,戒淫戒欲,带发修行。

性自由?性解放?那只会给女人带来无穷的果报。

变丑变秃、流产堕胎、感染得病、精神萎靡、情绪不稳、目光呆滞、反应迟钝 ......



总之,女性千万不能信什么 " 性解放 ",那约等于慢性自杀。

" 戒色吧 " 的荒唐之处简直肉眼可见——

妄图把所有的一切归因于女性的欲望本身,并试图以单一又极端的、反女性成长式的戒色行为来解决问题。

从自由转向 " 保守 ",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当一些女性终于破除了性羞耻,接纳了欲望,却又掉入了另一套话术陷阱:

女人的性欲是正当的,要寻求性解放。那性欲不强,还够不够解放?

独立女性要性自由,是不是就要跟无数个男人上床?是不是睡的人越多越先锋、越解放?



从前的女性,被迫用压抑证明贞洁。

当下又有女性,用滥交证明自由。

之前火过一段时间的奇女子网红盖依林,走的就是这条路。

盖依林年轻时就够先锋,拍大尺度照片,参加李银河和潘绥铭的女性讲座,更是后者的研究对象。



左一为盖依林

她自曝曾有过 429 个炮友,堕过 6 次胎。



她的微博中,也经常提到和各位炮友交往的细节。

仿佛性经验越丰富,就越能和女性过去的旧脚本割席。

没办法,女性的性欲被压抑太久,以至于一说到性自由,就是无节制地 " 要 ",跟男人一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说到底,这不过是旧脚本反面的极端复刻罢了。

用性经验定义性自由,则无形中让女性在 " 贞洁 " 的束缚之外,又背上了另一个名为 " 开放 "的枷锁。

似乎没跟 xx 个男人睡过,就不足以谈新女性、性解放。

但真正的性自由是无节制吗?先锋的性就是无穷尽吗?

不是的。

这不过又是一个,把女性变为凝视的个体而非欲望的主题的陷阱。

李银河说:" 与几百人性交也不一定是先锋。"



真正的女性主义里谈论的性自由——

是女性作为一个欲望的主题,而非被凝视的个体。

是让性成为一种自由的选择,而非需要证明的强弱有无。

性自由不是," 我随便和谁睡 "。

而是可以掌控自己的身体,有 " 要 " 的自由,更有 " 不要 "的权利。

那个不想要性生活,却不得不履行义务的妻子;

那些在床上并不快乐,却还要假装高潮的妻子。

她们的性自由,是拒绝不舒适的性,是把性的解释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做欲望的主体。

而成为 " 性 " 的主体,就意味着所有针对女性的捆绑——性羞耻、外貌羞耻、身体羞耻、月经羞耻 ......都将迎来消失的一天。



图源《17.3 关于性》

欣慰的是,当下女性的性解放,整体是在往前走的。

她姐一次次呼吁姐妹们破除性羞耻,反对荡妇羞辱。

而这走的每一步,解放的是每个女性的身体。

一点点撼动的,是女性习惯了千百年的性压抑。

这就是每一次发声,所积攒的意义。

你我都是微小的个体,但每个你我解放的一小步,就是众多女性一起解绑的信号。



图源《女生要革命》

就像以性写诗的余秀华说:

" 我写诗歌,并不是为了追求女性的解放,我是为了追求我个人的解放。

一个人能够解放自己,就等于解救了一批人,因为人们从你身上看到的榜样,是对她的一种鼓励。"

她姐永远鼓励你,悦纳美好而本真的欲望。

点个 "在看",希望每个姐妹都能早日意识到——

你的身体,你说了才算。p1r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