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劫持华裔儿童嫌犯落网 曾多次被捕但释放(图)

投稿时间:2021-02-12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旧金山警方在2月10日(周三)表示,警方逮捕了一名涉嫌在上周末劫车并绑架了两名华裔儿童的嫌疑人。2月6日,杰弗瑞·方(Jeffrey Fang)在旧金山送外卖时将孩子留在了车上。没想到,车连同孩子遭到劫持。警方随后发布了安珀警报,并对这两名儿童展开了密集搜索,后将他们安全找到。



图:KTVU报道截图





嫌疑人被捕时违反缓刑


本周二,25岁的罗梅罗(Erlin Romero)因涉嫌绑架、抢劫、共谋、非法劫持车辆和其他罪行被拘留在旧金山监狱。

警方在周二上午11点20分左右在克里斯普路(Crisp Road)和帕卢街(Palou Street)的一处住宅发出逮捕令后逮捕了罗梅罗。

记录显示,这名嫌疑人在去年8月份因偷车而被指控违反缓刑。警方说,他被捕时脚踝上戴着监视器。

警方正在继续搜寻该案件的第二名嫌疑人。警方表示,调查人员认为罗梅罗可能与另一名嫌疑人合作,这名嫌疑人目前仍在逃。任何了解此案的人,请拨打警察局匿名举报电话(415)575-4444,或在信息开头使用“SFPD”向TIP411发送信息。

据《旧金山纪事报》报道,2020年1月,罗梅罗和其他嫌疑人被控偷了另一名男子的包,检察官以抢劫罪起诉他。去年8月,警方在一辆偷来的车里发现了他,随后他被逮捕并再次受到指控。

旧金山地方检察官切萨·布丹(Chesa Boudin)表示,负责2020年抢劫案的检察官曾要求在等待审判时将罗梅罗拘留,但法官拒绝了这一要求,并将保释金定为2.5万美元。布丹说,法官允许他在几周后获释,并在脚踝上安装了监测器。

布丹说,罗梅罗在2020年1月被捕后,总共在监狱里呆了135天。

罗梅罗此前没有被定罪。布丹说,他的抢劫案件被提交给了青年法庭,青年法庭是一个与旧金山市的合作项目,专门针对18到24岁之间的人。但由于该项目的案件太多,所以罗梅罗被列入了等候名单。

“尽管我们拘留罗梅罗的请求被拒绝,但他正在接受法庭下令的电子监控,这一事实对最近这次事件的调查至关重要,”布丹说。

布丹赞扬了警方的逮捕行动,并表示感谢孩子们被安全找到。

绑架案发生在旧金山的Pacific Heights社区,该社区的主管凯瑟琳·史蒂芬尼(Catherine Stefani)表示,绑架案是旧金山“失控”的最新一例,犯罪嫌疑人曾被逮捕,但没有被关进监狱。

她在一份声明中说:“除了这起可怕的绑架事件,我们还目睹了两名妇女在新年前夜被杀,一名年轻的父亲在八车连撞的车祸中丧生,我们的长辈在中午遭到致命袭击,以及不计其数的汽车盗窃和入室盗窃。”她说:“我们不能继续释放被捕的危险分子回到街头,结果却看到他们犯下更多的罪行。我们受够了。”

旧金山地方检察官布丹近来遭到不断的批评,他曾誓言要缓解大规模监禁的问题。批评人士指责他将公众置于危险之中。但布丹说,绑架案件突显出,需要为误入歧途的年轻人提供更多帮助。



孩子父亲感谢警民相助

两名孩子的父亲杰弗瑞是一名零工,今年39岁,他靠送外卖来支持妻子和三个孩子。他在采访中说,在饭点送外卖能让他赚到钱。他说,在晚餐时间很难找到有人替他照顾孩子,支付看护费则更难了,所以他有时会带着孩子一起去送外卖。





杰弗瑞是一名零工,他靠送外卖来支持妻子和三个孩子/《纽约时报》

“零工经济中的大多数人都在努力讨生活,”杰弗瑞说。“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但我们还是面临很多困难。这并不容易。通常情况下,我们必须在各种不可能的选择之间抉择。”

上周六,2月6日晚上8点45分左右,杰弗瑞在Pacific Heights的住宅区送餐。他不到两岁的儿子在后座上睡着了。他4岁的女儿正在静静地看《怪物史莱克 2》。

杰弗瑞将他的银色本田奥德赛车停在杰克逊街(Jackson Street)2100号后下车送餐,他打开了双跳灯,没有熄火。当杰弗瑞回来后,他看到一个陌生人在他的车里。

“我把车停在公寓大楼的车道上,准备把外卖放下就走,”杰弗瑞说。“公寓很近,我不需要走很远。我回来后看到一个陌生人在我的车里,因为我知道我会很快回来,所以我没有关掉车的引擎。”

“我的孩子们在里面。我最小的孩子在睡觉,我的另一个孩子在看车内DVD……我走出来,一个男人坐在我的驾驶座上。我走到他面前,猛地打开车门,要他下车。我把手伸到他胳膊下,想把他抓出来。他开始倒车想甩掉我。我没有屈服。”

“看到我不会放弃,他离开了车。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拿走了我的手机,然后和他的同伙一起跑向他用来逃跑的车,我去追他,去拿回我的手机。”杰弗瑞说,在一番争夺后,他说:“他们把我的手机还给了我,我试图尽快回到我的车上。但我不知道他们已经绕回来把我的车开走了。”

他的两个孩子,温妮佛雷德·方(Winnifred Fang)和肖恩·方(Sean Fang)就在车里。随后他立即报了警。他妻子也报了警。他还打电话给他的朋友,公共广播电台KQED的记者乔·菲茨杰拉德·罗德里格斯(Joe Fitzgerald Rodriguez)。

杰弗瑞和罗德里格斯相识近十年,他们在大学时相识,并因共同热爱《星际迷航》(Star Trek)而成为朋友。罗德里格斯接到杰弗瑞的电话时,正在他的未婚妻卡明斯基(Anna Kaminski)位于奥克兰的家中。

“他在电话里几乎是向我道歉,他说,‘很抱歉,我的车刚刚被偷了,我的两个孩子坐在后座上,’”罗德里格斯说。“我立刻进入了突发新闻模式。”

罗德里格斯在社交媒体上有许多粉丝,他认为他可以发挥一些作用。于是,他在推特上描述了杰弗瑞那辆被偷的银色本田车,并联系了其他新闻媒体,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然后,他和卡明斯基穿过海湾大桥去找杰弗瑞。在卡明斯基开车时,他用手机应用搜听警察的无线电通讯,希望听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加州公路巡警此时发出了安珀警报。社交媒体上关于这两个儿童的帖子达到了数十万人。旧金山的一些居民开始在街道上搜寻这辆本田小货车。

湾区的社区组织者马克斯·梁(Max Leung)说,在社交媒体上得知孩子失踪的消息时,他正在旧金山的家中。他从未见过杰弗瑞·方,但他决定帮忙。

梁说,他一看到这则新闻,心就沉了下去。“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孩子该有多害怕,他们的父母该有多担心。”他说。

在他周围的社区动员起来的时候,杰弗瑞一动不动地呆在他的小货车不见的地方。警察和新闻记者也在那里。在镜头前,杰弗瑞恳求孩子们平安归来。

“我努力不让自己崩溃,也不去想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他说。“我的脑子里满是各种场景。几分钟就像几年。”

大约四个小时过后,到了周日凌晨,警方才把杰弗瑞拉到一边,告诉他,孩子们已经找到了。他们似乎没有受伤,在被遗弃的小货车里。两名警员在湾景区巡逻时发现了他们。

卡明斯基听说这个消息后说:“我立刻就放心了。”她还说,她的未婚夫非常激动,把咖啡洒了满地。

“我们尖叫、哭泣、拥抱在一起,”梁说。“我非常高兴和感激,”杰弗瑞说。



DoorDash面临批评


DoorDash的首席执行官托尼·徐(Tony Xu)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他松了口气。“作为一名父亲,我只能想象这个事件对方先生和他的家人来说有多可怕,”他说。“我们一直与他保持联系,全力支持他,我们的心与他和他的亲人同在。”

有关该事件的报道重新激起了对DoorDash和其他零工经济公司的批评。加州选民在2020大选时通过了一项投票措施,使Uber、DoorDash等公司不必把工人当作雇员来对待。

“Doordash付给司机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这导致司机和他们的家庭无法负担托儿费用。这起事件是@doordash的责任,”零工崛起(Gig Workers Rising)在推特上说。零工崛起是一个由零工工人组成的社区,旨在争取更好的工资、工作条件和工作机会。



“零工是最底层的,”杰弗瑞说。他还说,这场疫情让人们在育儿方面遭遇重重难题。“很明显,这个问题很大。我不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但如果能通过这次的事情,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问题,我认为将会很有帮助。”

罗德里格斯为方家创建了一个GoFundMe页面,目的是“帮助方家人度过困难,休息一段时间”。到2月10日,这个页面已经筹集了14万多美元,超过了10万美元的目标。DoorDash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还向杰弗瑞提供了经济援助,但没有透露具体数额。

孩子们在医院接受身体检查后,在周日凌晨回到了家。杰弗瑞说,孩子们似乎记不起发生了什么,他们似乎睡着了。

旧金山警察局对公众的支持表示感谢。“这一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大量讨论,”警局发言人迈克尔·安德烈查克(Michael Andraychak)表示。但他也表示,社交媒体上的动员和公众的帮忙似乎对发现小货车没有直接的帮助。

尽管如此,杰弗瑞说,他对周六晚上集结起来,提供帮助的所有人心存感激。“我非常感激,”他说。“这给人们心中带来了对人性和社会状态的希望——美好的东西会随之而来。”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