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杨安泽再成焦点 他曾发表过助长歧视言论?(图)

投稿时间:2021-03-24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Asa Mathat for Techonomy,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纽约时报作者Katie Glueck报道了在反对亚裔仇恨背景下,正在竞选纽约市长的杨安泽的反应。

在去年春天针对亚裔美国人的袭击激增期间,杨安泽刚刚退出2020年总统竞选活动,他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建议,“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从未有过的方式,拥抱和展示我们的美国性。”

对许多亚裔美国人来说,这一信息似乎给受害者带来了又一个负担,让他们感到刺痛。

一年后,当杨安泽希望作为纽约市第一位亚裔市长创造历史时,一些纽约人并没有忘记那篇专栏文章,也没有忘记那种感觉,即杨在总统竞选期间的言论,例如把自己描述为“喜欢数学的亚裔男子”,只会助长陈腐的刻板观念。

但许多亚裔美国人也从他参选中,看到了亚裔在市政府最高层获得代表权的机会,在纽约和全国各地发生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袭击事件,包括上周亚特兰大地区发生的致命枪击事件,造成8人死亡,其中6人是亚裔女性,此时,这种衡量标准越来越有意义。

“我在纽约长在的亚裔美国人,我已经习惯于一定程度的欺凌、种族主义,但那些更多采取的是一种嘲讽、隐形、不屑的形式,”第二天,杨安泽在时代广场的新闻发布会上情绪激动地说。“现在这已经转化成更黑暗的东西。你可以在纽约的街头感受到它。”

随着纽约亚裔美国选民努力应对公开的暴力和更微妙的歧视,杨安泽和许多其他领先的市长候选人正在竞相展示,他们将如何领导一个摇摇欲坠的危机社区。他们举办新闻发布会,与主要领导者联系,并参加集会,以声援政治实力不断增长、同时正在经历巨大痛苦的亚裔美国人。

但杨安泽比其他任何候选人都更受关注,这一时刻,正成为对他在压力下展示领导力和同理心的、最重要的考验。他还在寻求以一种能加强他在亚裔美国人中支持的方式,来做出回应,他依赖亚裔美国人的支持的同时,还在努力建立一个不仅仅由他的身份决定的更广泛联盟。

最近几周,杨安泽参观了西安名食(Xi 'an Famous Foods)的一家分店,这是一家很受欢迎的纽约连锁餐厅,深受反亚裔情绪的骚扰。上月末,杨和其他竞选者一起参加了在曼哈顿举行的反对亚裔美国人仇恨的集会,并参加了周五的守夜活动和周末的其他宣传活动。

“我们必须开始与亚裔美国人社区建立联系,让他们知道这座城市是他们的,这座城市是我们的,”杨安泽在周日的集会上说。“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很好的方式是,选出纽约市历史上第一位亚裔市长。因为你知道我会认真对待。”

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他经常访问该市的亚裔社区,扩大他的“杨帮”支持者联盟。在2020年的竞选中,他的这个粉丝群体包括许多年轻的白人男性。

他还多次在全国性电视台上讨论对亚裔美国人的攻击,包括周五与妻子伊芙琳(Evelyn)一起出现在ABC的节目上。

不过,杨安泽并不是第一个谴责乔治亚州水疗中心枪击事件的竞选者。当晚深夜,他在twitter上发的是一条圣帕特里克节围巾的消息,这让一些观察人士觉得无语。后来他解释说,自己没有看到周二的新闻。周三上午,他发布了一系列关于大屠杀的推文,然后开始公开的发言。

周四,在民权领袖阿尔沙普顿牧师(Rev. Al Sharpton)召集的一次活动上,杨安泽的声音似乎因情绪激动动而飘忽。杨安泽以非常个人角度,讨论了“看到亚裔美国人也是人,亚裔美国人和其他人一样是美国人”的重要性。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我很高兴他加入了,”纽约州议会代表团中唯一的亚裔美国人、众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说。“他有点情绪化,我认为亚裔美国人社区希望看到更多。”

纽约亚裔美国人联合会(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的执行理事姚久安(Jo-Ann Yoo)说,可以看得出来,杨安泽正在与更年轻的亚裔美国选民建立联系。

“他们说,好吧,没有人邀请我们,没有人把我们拉入政治,我们没有看到谁能代表我们,”她说。“如果这些是亚裔美国年轻人不参与的原因,我认为杨安泽在引导对话和吸引年轻人方面做得很好。”

但她补充说,“其他非亚裔候选人,不应假定亚裔只投票给亚裔。”

对大约12名社区领袖、当选官员和选民的采访表明,亚裔美国人最熟悉的候选人包括台湾移民的儿子杨安泽,以及两名资深的纽约市官员:布鲁克林区长亚当斯(Eric Adams)和纽约市审计长斯特林格(Scott M. Stringer)。

“这真的是一个考验,人们是会倾向于与埃里克和斯科特这样与选民建立长期关系的人,还是杨安泽那样,基于更多的身份政治来决定,尤其是新选民?”孟女士说,她没有支持任何一位候选人。

一些人还提到了对其他候选人的兴趣,包括白思豪的前法律顾问威利(Maya D. Wiley),在担任非营利组织高管时就与社区领袖建立了关系莫拉莱斯(Dianne Morales),以及议员门查卡(Carlos Menchaca),他是一位支持率较低的竞争者,代表着布鲁克林的大量亚裔美国人。

孟女士还说,前城市卫生专员加西亚(Kathryn Garcia)在拓展方面特别积极主。

和纽约的其他选区一样,亚裔选民在教育、经济、贫困和医疗保健等重要问题上持有多样化的观点。但社区领导人表示,安全问题和对抗歧视,显然已成为最紧迫的问题之一,尽管人们对警察在打击仇恨袭击上升中应该扮演的角色,存在不同意见。

“尤其是在这些时候,作为候选人,表现出你能同情亚裔美国人群体,你正在积极接触这个群体,你在想办法把不同的联盟团结起来,这真的很重要,”孟说。

在亚裔人口最多的皇后区,杨先生对这些选民的最大竞争者似乎是亚当斯先生,他是一名前警官,一直呼吁提供更多资源来打击反亚裔仇恨攻击,在现有的少量公开民调中,他落后于杨先生,但亚当斯仍然被普遍认为是强有力的市长竞争者。

“埃里克·亚当斯似乎在纽约市各个社区,尤其是亚裔美国人社区,进行了广泛宣传,”皇后区的州参议员刘醇逸(John C. Liu)说。他在纽约亚裔美国人政界颇具影响力。

当被问及杨安泽的努力时,他回答说,“我会把我的评论限制在对特定候选人的正面评价上。”

“你可以用这句话,来作为我对你具体问题的回答,”他补充说。

刘文健是一名警察,2014年在布鲁克林的一辆巡逻车里被射杀。周日,他的父母表示支持亚当斯。

在亚当斯竞选团队提供的一份声明中,刘伟堂(音译)和李秀妍(音译)表示,“当我们失去儿子时,埃里克·亚当斯一直在我们身边,他一直在亚洲社区支持我们,而不仅仅是在他决定竞选市长时。”

一些人可能认为这是对杨安泽的抨击。杨安泽在纽约生活了多年,在非营利和创业领域建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直到现在才积极参与当地政治。

在上月底的反对亚裔美国人仇恨的集会上,36岁的杰西卡·赵(Jessica Zhao)说,她对杨安泽感到很纠结。她赞成杨安泽作为市长候选人向亚裔选民所做的宣讲,但是她对去年春天杨安泽发表的专栏文章感到担忧,那篇文章提出了很多建议,包括建议亚裔美国人应该穿红色、白色和蓝色的衣服。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事实上,赵女士给她的丈夫,一名海军老兵戴上带有军徽的口罩,就是出于对安全的焦虑。但她讨厌那种认为表现出点爱国主义来避免仇恨犯罪的观点,而且在她看来,杨安泽似乎把安全责任推给了受到攻击的亚裔美国人,这让她深感不安。

“给我们增加了更多的负担,说 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来安抚种族主义者,让他们不再攻击我们?这真的触到了痛处,”活跃于皇后区森林山亚洲协会(Forest Hills Asian Association)的赵女士说。“说他为自己是亚洲人而感到羞耻,这似乎与我们当时所需要的正好相反。”我们非常希望他能成为激励我们的声音。”

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杨安泽拒绝透露他是否后悔写了那篇专栏文章,但他反复表示,人们对这篇文章的看法让他感到“痛苦”。

杨安泽说:“人们觉得我在某种程度上质疑我们的美国性,这让我非常痛苦,但实际上我的感觉恰恰相反。”

他还说自己将在纽约的亚裔美国人社区中更加活跃,“也就是,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是美国人,然后,在这个时候,我们如何帮助我们的人,当有这么多需要和压迫的时候?"

当被问及竞选总统以来,他是否改变了处理种族和身份问题的方式时,他停顿了一下。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杨安泽最后说。“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对自己在这个国家的认识发生了明显变化。”

在过去的几周里,赵女士对杨安泽的感觉也发生了变化。她说,“我想,看到他的进步,能够正确处理这个国家的反亚裔情绪方面的演变,这是令人鼓舞的。我看得出来,他对亚裔正在经历的苦难有独特的视角。而这时,代表性真正能体现出来了,这才是关键所在。”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