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留:德特里克堡出大事儿了!秘密还能藏多久?(组图)

投稿时间:2021-04-09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前天,美国德特里克堡,就是那个被怀疑是新冠起源的美军生物化学基地,又出事儿了。

媒体的报道是,一名美军士兵硬闯德特里克堡被击毙身亡。

嫌犯是美国海军医院现役医生范塔亨·吉尔玛·沃尔德森贝特(Fantahun Girma Woldesenbet),38岁,于2019年加入德特里克堡工作。



这名军医到底为什么被击毙?又为什么非要硬闯德特里克堡?

FBI建议媒体主要报道这名医生与实验室同事的私人恩怨,但真的是因私人恩怨让这名医生放下手术刀,放下家中的孩子,不顾一切冲进去吗?

一切都不像媒体报道的那么简单。



复述一下美媒对外界通报的统一“事实”。

被击毙的是一名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的军医沃尔德森贝特。

于2012年加入美军,2017年获得E-4下士军衔,2019年进入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

曾获“品德优良奖章”、“国防服务奖章”、“全球反恐战争服务奖章”等奖章。

他在基地附近“军事机构”(现确认为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生物防御研究局租用的一个仓库)开枪击伤两名水兵后,驱车前往高度戒备的德里特里克堡基地(Fort Detrick)。



被基地警卫识别后,往基地内冲入半英里后,随后被前来的警察击毙。

但疑点也随之而来——

一个前途光明的医生为什么放下手术刀选择杀人?

他打上两名同僚后,为什么不畏罪潜逃反而要冲进严防死守的军事基地?

为什么不是被基地警卫控制,而是被前来的警察击毙?



这些谜团伴随着德特里克堡本身的神秘更加令人扑朔迷离。

有人猜测,被击毙的医生并非是媒体报道的杀人凶手,很有可能是这名医生发现了什么证据,最终被杀人灭口。

经典美剧的开头......



自从新冠在全球爆发,美国政客便开始极力甩锅中国抹黑中国,编造各种新冠起源源于中国的黑料。

但是他们自己却在2019年悄悄关闭了这个德特里克堡基地。



德特里克堡是美国生物化学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主要研究可能威胁美国军队或公共健康的细菌和毒素,并调查疾病的暴发 。

2019年7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突然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并且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有关其决定的信息。



图源:网络

2020年六月的时候,中国驻里约热内卢总领事李杨发表了题为《德特里克堡的罪恶还要延续多久?!》 将这个美军生化基地的黑历史揭了个底朝天。



《德特里克堡的罪恶还要延续多久?!》报道截图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即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因为它的丑陋与邪恶,最近在全球各种媒体上频频出现。

德特里克堡继承了“魔鬼遗产”。

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隶属旧日本陆军。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这支部队在中国东北以中、苏、朝、蒙、美、英等国平民和抗日志士为对象,进行了无数次包括细菌实验、活体解剖、毒气实验等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

据考证,通过上述实验被残害致死者多达3000到8000人!



图源:网络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为了获得日本的细菌战研究成果,自1945年10月起,德特里克堡生化专家就与石井四郎等731细菌部队的主要成员频频接触。

最后,石井等人将研究资料全部转交给美国军方,以此换取石井等日本战犯在东京审判中不以战争罪被起诉。

德特里克堡豢养了更可怕的恶魔。

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相关资料,从1946年到1949年,在德特里克堡内共进行约60次针对731部队的采访研究。

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在其著作中写道:

“显然,我们德特里克的生物战专家们,从日本同行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



Politico: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它是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1952年初,美军用装有感染了鼠疫、霍乱的跳蚤、蚂蚁、苍蝇的细菌弹,对朝鲜和中国东北发动细菌战。

经“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考察确认,美军在上述细菌战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细菌战方法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当时,美国内部知情者还透露,在石井四郎等协助下,美方在巨济岛的战俘营中,对战俘进行细菌战实验,每天竟高达3000人次!

越战中,美军对越南南方10%的土地喷洒了被称为“橙剂”的落叶剂,受伤害的越南民众高达480万。“橙剂后遗症”至今仍在危害越南人民的健康。

“橙剂”就是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实验室牵头研发的。



德特里克堡的罪孽远不止于此。

2019年7月到8月,曾经发生过病毒泄露的德特里克堡再次发生两次泄露,美国疾控中心评估后予以关闭。

不久,邻近的马里兰州出现了“未知肺炎”,随后美国爆发了实际上包含大量新冠肺炎病例的“大流感”,而美国政府则快速删除了有关上述泄露和关闭的新闻报道。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怀疑,新冠疫情大流行与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有密切关系,强烈要求对实验室开展国际调查,但却遭到美方拒绝。

背负着令人发指的历史罪恶,牵涉着国际社会对新冠疫情的现实关切,德特里克堡该给世人一个交待了!



在德特里克堡基地关闭(2019年7月)后不久,附近地区就暴发了莫名其妙的“电子烟疾病”(vaping illness)。很快在2019年8月,美国突然暴发“电子烟疾病”,病例数量在9月份达到高峰。

然后就突然间电子烟疾病就消失在了新闻舆论视野中。

就当很多人怀疑是德特里克堡基地泄露了新冠病毒之际,更多的线索陆续浮出水面。



2020年2月4日,研究冠状病毒几十年的加拿大科学家Frank Plummer在肯尼亚开会期间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Frank Plummer在非典SARS、H1N1流感和埃博拉疫情中都有突出贡献,并曾多年研制抗SARS冠状病毒疫苗。

当时这条新闻没有引发多大轰动。

6个月后,的8月12日,一名自称是曾经在德特里克堡基地工作的印度人爆料称,他们在2015年的时候在SARS病毒基础上合成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并且保存在德特里克堡基地里。随后基地实验室发生了泄露,感染了周边的居民。

而据爆料人声称,她的导师正是前面提到的离奇死亡的Frank Plummer教授。



而且据爆料人的解释,他们当时是受吉利德公司委托研发一种抗病毒药物。

对的,你没听错,就是那个疫情刚开始爆发就宣称自己有特效药瑞德西韦的那个吉利德公司。



如果爆料人所说是真的,那么这个剧情就是,吉利德公司委托美国陆军的实验室研发抗病毒药物,为了研究冠状病毒他们在SARS病毒基础上制造出了新型冠状病毒。随后新病毒泄露传播了出去。

而当新冠在中国被发现后,吉利德立刻信心满满地站出来说自己有特效药。

当时大家还很疑惑他们哪里来了信心。现在再看,可能的确是,有备而来。



吉利德公司

但是这条爆料人的信息,目前也无法验证是真是假。

而且里面也有一些逻辑上说不通的地方。比如她声称制造新冠病毒是吉利德公司的一场布局,为的是卖新的抗病毒药物来赚钱。

但是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瑞德西韦很快就被WHO证实对新冠治疗没什么用,吉利德也没赚到什么钱。





回过头来看,up主火锅大王在去年3月份的一期视频中,所述观点居然与如今“德特里克堡”呼之欲出的秘密不谋而合。

在该视频中,火锅大王分析了“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德特里克堡”这件事到底是阴谋论还是合理怀疑,并且理出了一条时间线。

2019年5月2日,美国国防部化学和生物防御单位宣布——投标国防部第一阶段的项目,其中特别提到了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症。

“他们试图针对这些病毒培养抑制剂,使人们免受病毒影响。同时想要大量复制病毒。”

以此展开的系列测试就在德特里克堡。

5月26日,军事研究机构招贴着一则招聘动物管理员的广告。

火锅大王B站视频截图,下同《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德特里克堡?是阴谋论还是合理怀疑?》

6月,CDC来到这个医疗机构发现该机构没有遵守关于控制的协议。

与此同时,美国电子烟引起的疾病突然间爆发了一次巨大的病例激增,它的症状和新冠“完全一样”。



6月27日,CDC突然发布一项声明,改变了美国从2014年开始老年人无须告知医生自己是否患有肺炎就可以接种一种特定疫苗的规定。

7月1日,国防部取消了招标申请,新闻报道了弗吉尼亚北部一种神秘的呼吸系统疾病——60多名老年人被感染,其中一些人死亡,一些人感染了肺炎。

之后威斯康辛州报告了电子烟疾病的集体爆发(表明该种疾病极大可能具有传染性),两人死亡。

7月14日,德特里克堡出现了另一则招聘动物管理员的广告。



7月15日,疾控中心给实验室发了一封终止信,要求他们关闭大部分操作。

之后出现了另一起与引起肺炎的“神秘呼吸道疾病”有关的死亡。

再之后,华盛顿特区外围出现了另一场引起肺炎的呼吸系统疾病爆发。

7月18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关闭。

但可以从他们的数据库中看到德特里克堡的病原体和毒素,其中包括猪流感、埃博拉和非典相关的冠状病毒。

到目前为止最直观的三点总结是——实验室有动物,也有冠状病毒,并且他们因为没有遵守适当的控制协议而被关闭。



之后CDC调查了出事的养老院,发现他们所在位置都与实验室接近,但只将其形容为“普通感冒”。

8月5日,CDC表示,出于“国家安全顾虑”,他们无法公布要求实验室关闭的相关细节。

8月12日,各地电子烟疾病患者剧增,疾控中心提醒公众接种流感疫苗。

8月21日,出现“201”事件,本质上是一个讨论全球性流行病发生情景的论坛,更关注经济影响。

9月18日,CDC提醒人们不要亲吻鸡类。

9月28日往后,医院里的流感病例比至少四年内的历史同期都要高,急诊率也急剧上升。



10月,CDC照例介入流感调查之后,电子烟疾病病例开始莫名减少。

10月12日之后的一周,流感活跃度达到5级。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所在马里兰州是美国第一个流感广泛活跃的州。

之后又过了一周,中国发现第一例病例。

10月18日,武汉军运会开始了。

接下来一周,马里兰的病毒活跃度有所下降,但出现了第一例死亡和第一次肺炎爆发的记录。

等到武汉军运会结束,马里兰病毒活跃度又变为全红…



把这个时间线捋顺后,细思极恐。

美国可能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在用“电子烟疾病”、和“流感”来掩盖某种疾病。

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切的具体证据,不过我们相信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任何强加在中国人身上无端的污名即将会被洗刷。



随着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组进驻武汉开始溯源调查,德特里克堡也一定是世卫组织重点调查对象。

但是,宁愿选择用杀人去掩盖真相的美国会坐以待毙吗?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