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入20万 破产广州老板卖二手服装在非洲逆袭(组图)

投稿时间:2021-05-24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在非洲,印有汉字的二手衣服正在逐渐成为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据说,非洲人第一次看到衣服上印着的汉字,就跟中国人第一次看见埃及金字塔上的铭文一样。





这些衣服,在中国已经没人要了,但在非洲做这种二手服装生意的人,甚至可以单日收入25 万。

在中国,很多你不要的二手衣服,最终都殊途同归。而有时候,你以为是做了公益,捐献给了贫困地区的人。

对于非洲黑人来说,这些并非什么不好的事情,相反,他们认为,胸前身后的汉字,恰恰是时髦。

很多人在非洲完成了自己的赚钱逆袭。

七八十年代,中国的旧货市场上,充满了来自欧美日的二手服装、电器、自行车等物件。虽然是二手货,但因为便宜,只有新品价格的三四成甚至是一成,在中国普通人群里面大受欢迎。



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普遍提高,除了那些热衷在欧美古早店淘旧货的发烧友之外,很少有人愿意光顾二手市场了。中国普通家庭每人每年可能要买5~10件新衣服,穿旧的衣服可能就会扔掉,或者放在小区的旧衣回收站里,幻想着他们会去往中国的偏远山区里,给那些买不起衣服的孩子和家长们提供一丝温暖。

数据显示,中国每年被丢弃的旧衣服达到2600万吨,这些旧衣服大多是快消品,很多不适合用来捐赠的,而数量庞大的衣服,分拣也是个费时费力的事儿,即使是请人来分拣也不太有人愿意做。

于是就会批量给钱请处理厂处理掉,或是焚烧,或是掩埋,还有的很有可能就被打包出售给二手衣物收购厂了。

旧衣回收公司会用0.4~1.5毛钱/斤价格回收这些旧衣服,然后进行分拣处理,把好一点的衣服打包之后,按吨出售给二手服装出口商。这些二手服装大多销售往非洲、中东等地。

孙卫东就是在非洲定点的一个中国二手服饰出口商人。

十年前孙卫东刚开始做二手服装出口时,行业还不怎么景气,中国出口的A货还不如欧美日等地的B货,在非洲市场上自然卖不到什么好价钱。孙卫东的服装厂倒闭了,但他却在非洲完成了逆袭。

01原服装公司倒闭,孙卫东转行出口二手衣

十年前,孙卫东是福建一家服装公司对外出口的销售总监。他的公司老总也是福建人,生产的衣服也是用于出口的,也是这个老总自己做出口。但是,老板赌钱把公司搞破产了,却还有几十吨的衣服压在仓库里。

孙卫东之前帮老板做出口服装生意的时候,偶然接触到一个出口二手服装的出口商阿财。阿财曾经就想拉孙卫东入伙,还给了他一串电话号码,让他有卖不出去的衣服货源时就找他。

孙卫东看见满仓的衣服,与其烂在仓库里,还不如低价估出去。孙卫东联系了阿财,他以为全新的衣服能够估个好价钱,但是阿财给的收购价格让他有些傻眼。

一吨衣服3000元。



阿财说,这也就是看在孙卫东面子上给的价格,如果其它人,给得更低。他们走非洲出口二手衣的,成本是绝对要控制的,衣服再好,也只能是这个价格。

满仓的衣服,只买了十几万,简直血亏。但是,孙卫东却从这里面看到了暴利,他果断地跟着阿财去了广州入伙做二手衣服生意。

到达广州之后,孙卫东一直和阿财住在一起,阿财也是租的房子,那房子还是用脚手架搭起,围了一层铁皮而已。孙卫东之前在福建做销售总监,住的都是套间,可看到阿财住得这么简陋,他不知道跟着阿财到底能不能赚到钱。

第一天在广州,孙卫东的感觉就特别糟糕,因为广州的蚊子太多了,而且他们洗澡还得到不远处的公共澡堂里。几乎就在当天晚上,孙卫东就萌生了退意,可是他当时脑袋一热就跟阿财定了协议了,福建的那批尾货,他砸了一半的钱进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孙卫东就被阿财叫起,他们要去收旧衣服了。

阿财说,今天还有一批货要收,收完就可以出一趟货了。孙卫东跟着阿财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厂房前面。那门口正蹲着十来个穿着牛仔裤,抽着香烟的青年。他们一见到阿财就站起来打招呼,他们都叫阿财为“财哥”

阿财向他们介绍了孙卫东,互相打了招呼,他们分别叫阿吉、阿飞、阿七、阿华。阿财问他们收的货怎么样了?

阿吉说:“已经满仓了。”

孙卫东一进里面,吓了一大跳。里面的衣服都堆到屋顶上去了,那些衣服一层层密密麻麻地码着,大多数看着很脏,看得出来很多都是夏衣。



阿财说,这些衣服都是从捡垃圾的人手里收的,四毛钱一斤。

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衣服打包了运到分拣公司去。那家公司提供分拣,清洗,晾干、打包一条龙服务,还能负责把相关出口报关的证书一起搞定。

尽管如此,几个人把衣服搬空时,孙卫东已经累得虚脱,但是阿财他们似乎习以为常。

把衣服送到处理公司的路上,孙卫东在卡车上打了一个盹。

阿财跟老板很熟,谈好价格,就把货接了。虽然很困,孙卫东还是想看看他们怎么把一批“垃圾”变成可以出售的穿在人身上的衣服的?

老板和阿财很熟,还取笑他,不过还是随他看了。



那是一个很大的流水线车间,许多工人在挑拣服装,他们手法娴熟,把好的衣服分拣出来。

他们会把挑好的衣服拿去清洗、消毒、晾干,最后给打包好。

做好这一切之后,阿财负责把打包好的衣服运到提前联系好的货代交付地点,填好必要的信息之后。他们就剩下等了,然后衣服收购站继续收衣服。

这批货是要运往非洲的加纳,阿财有个非洲合伙人波比在那边,专门负责收货和倒卖给批发商的。

非洲那边反馈回来说,这批货因为有部分是全新的,按照二手衣最高的价格批发出去了,销量很好。其它的跟从前一样反应平常。

这一趟货赚了六十多万,孙卫东被分到十几万。这是孙卫东第一感觉到出口二手服装带来的暴利。

02做二手服装出口生意没那么容易

然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孙卫东都有一些力不从心。因为,回收旧衣服,太难了,而且很多衣服质量确实不怎么样,有好几次,他们还亏损了。



阿财总是说:“阿东啊,不要灰心,这个行业是要等要磨的。你没看到,二十年前,我们跟非洲一样,要买欧美日的旧衣服穿,可你看现在,非洲得穿我们的旧衣服了。你别看我们有时候亏了,可你再待两年就知道,我们的衣服是越来越受欢迎的。因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增速很快,消费水平也更高,到时候,衣服的质量也会越来越好!那时候,我们的衣服就值钱了,好卖了。我们现在就得耐着性子,等,要提前扎下来。”

孙卫东总是听着阿财这些话,但总觉得他在给自己画饼。孙卫东当初跟着阿财是因为他看到了二手衣服的暴利,可是他自己做起来才知道,这暴利是建立在一定条件基础上的。孙卫东的耐心还是差了一点儿。

大概跟了阿财有两年了吧,孙卫东提出要出去找工作了,他说不想再挤在铁皮房子里面了。阿财倒也没有拒绝,他只是说:“阿东,你以前做外贸是要做市场调查的吧?现在想想,你好像一次都没有去过非洲。这样,你走之前先帮我做一件事情行不行?正好非洲那边波比过段时间想回国一趟,你要不要去那边帮帮忙?顺便帮我做个市场调查?”

孙卫东本不想再折腾,可是阿财的要求,好像也不是很过分,于是同意去一趟非洲。

出国对于孙卫东而言不是什么难事,他到达加纳以后,首先看到的是与国内机场的豪华气派截然不同的场景,就像一个手机大卖场,十分粗犷。

接待他的是正是广州人波比,也是阿财在非洲的合伙人之一。比起阿财的随意,波比的穿着十分地商务。

波比接到孙卫东以后,同他一起去几十公里外的港口处接这次阿财那边出过来的货。港口十分热闹,有来自各个国家的船只,大多是货船,有很多是泊来的二手服装。

它们明天早上就会由被送到加纳首都的批发市场上。

弄好一切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波比带着孙卫东去了阿克拉一家高级餐馆吃了一顿饭。食物的口味倒是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吃完饭以后,波比带他去了他住的地方,一个很高档的小区。波比说,在非洲一定要表现得像有钱人,但是又不能让他们看到你的钱,否则容易惹来麻烦。中国来非洲经商的,大多住在这种看上去很高档的小区里面。

波比说他要回国一段时间,一星期以后,等孙卫东熟悉了这里的流程,他就回去了。估计要回去一两个月,这段时间,孙卫东可以在这里随便看看。

这里的事,他不懂也没啥关系,波比带着孙卫东去见了其它几个接头商,他们都是中国人,大家有时候也是互相照应的。但是,好像对孙卫东不太热情。

不过,他们爱打麻将,孙卫东靠打麻将跟他们混熟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孙卫东就跟着波比起床到交易市场接货,交易市场上不仅有中国的出货商,更多的却是欧美日的。

货物陆陆续续进场,进货商也蜂拥而至。孙卫东这时候才看出区别来,中国的二手货似乎没有欧美日的受欢迎,往往价格都会被往低了压。苏卫东这时候才真正明白,中国在欧洲的二手衣市场是直接与国家整体生产质量挂钩的。而中国的这些出口商们,似乎都有一颗要抢占非洲二手衣市场的雄心。

大概,他们也在等那有朝一日吧。

这些来进货的经销商们,有的只要一捆衣服,他们头顶上顶着一个盆,然后把成捆的衣服扛在头顶上带走。有的会开车过来拉一大批货,这些很有可能是把货到二级批发市场去交易的。其实这些零售商进货就像赌博,因为他们并不知道里面衣服质量怎么样。运气好的,买的衣服里面可能质量都不错,运气不好的买到残次品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他们会把衣服摆到零售市场上去卖,有专门卖二手服装的摊位,也有直接就摆在地上卖的。

在中国,很多你不要的二手衣服,最终都殊途同归。而有时候,你以为是做了公益,捐献给了贫困地区的人。

有数据显示,中国平均每人每年会购买10件左右新衣,其中会有3-5件衣服被丢弃。每年被丢弃的衣服约有5000万吨,而回收率不到10%。

2018年,中国是世界第四大二手服装出口国,总共有2.8亿美元二手服装出口,其中70%以上销往了非洲市场。

中国人的二手衣服,多数进入了肯尼亚、安哥拉、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等国家。



孙卫东去逛过零售市场,买衣服的人很疯狂,刚拆包的衣服,就会被人疯抢了。因为有的零售商,不会给衣服分类,以一件一两美元的价格卖出去。抢衣服的人都想早点抢到好的衣服,所以这种情况下的衣服卖得很快。

孙卫东看到这种情形,觉得非洲市场其实挺大的。

在固定摊贩那里,他们会把衣服拆开,按质量等分好类再定价销售。孙卫东逛了好几个摊都发现比较受欢迎的衣服都是欧美日的。他们的衣服质量更好,成色更新。

而中国的衣服只能是最低价销售的。

陪了孙卫东几天,波比准备回国了,孙卫东只能一个人在非洲混。

有一次孙卫东开着车在路上查看的时候,看到一位妇女头顶着一摞衣服往乡村的方向走。那里人烟稀少,孙卫东好奇,跟了过去,还载了她一路。好在这位妇女比较好客,还会跟孙卫东聊天,她不会说英语,好在孙卫东跟波比学了一些非洲土著语言,倒是跟他们能够聊上几句。

这位妇女就类似于我们国内从前走街串巷的货郎,专门到村子里面叫卖。她一到村子就围过来很多村民,他们都是从低矮的简易窝棚里面钻出来的,大家有说有笑地在那里挑拣衣服。令孙卫东眼亮的是,这些衣服都是中国服饰,就是卖出去的价格太低了。

她进的货价格特别低,卖出去也很便宜,2塞地(约为人民币一块多)就能买到一件。有一个老汉一次性选了7套大小不同的衣服,花了28个塞地,这里面有一半以上的钱是跟身边观望的邻居借的。他说他有5个孩子,他每天打工的收入也就10个塞地。只能只能勉强支撑一家人一天的伙食。



03看见了未来

回到广州以后,孙卫东再也不提走的事儿了,他觉得非洲的市场有很大的开拓空间,因为非洲人很懒,对生活很没有规划。他们总是得过且过,而且工资日结,很少存钱,照这种情况下去,根本不可能在一二十年内就发展起来。

但,目前的情况下,他们要赚到钱,必须要薄利多销,也就是要扩大收衣服的规模,一次出货一两个货柜是赚不到钱的。至少一周得十几个货柜才行。

孙卫东把他的想法和阿财说了,阿财很赞同他的观点,很快,他们就达成了战略同盟。因为孙卫东对市场比较敏感,所以孙卫东主动去了非洲跟着波比开拓市场,阿财则在广州扩大规模。

孙卫东发现阿财的眼光真的很独到,从中国到非洲的二手衣质量一年比一年好,受欢迎度也越来越高,不仅仅是穷人,就连非洲的有钱人也越来越喜欢中国来的二手衣服了。



2016年,网上常常有人问捐赠旧衣服的贫困地区的地址,也有人呼吁不要随意捐赠衣裳的。阿财看到了其中的商机,说明很多人家里衣服要更新,那些好心捐赠衣服的一定是家里衣服质量比较好,舍不得扔想做做公益的。而当时公司的规模已经有能力分出一部分精力做做公益了。

阿财和孙卫东商量,他们在网上发起公益捐赠,将一部分衣服用来做公益,其它的用来卖到非洲。他们想法快,行动也快,很快就收到了响应,网友纷纷将衣服邮寄过来。这些衣服质量都还不错。

慢慢的,就有人质疑他们,认为是虚假募捐。当时APP比较兴盛,阿财便在一些用户量比较大的二手平台上面发起固定的募捐,还是同城上门取件那种。并且定期在网上po出他们做公益的图片来。这样人们就更加信任,捐衣服的人也多。

再后来,他们又花钱打造了一些捐衣箱放在各个小区内接受衣服捐赠。每天他们只需要派人打开箱子取走衣服就可以。

自从用了线上线下小区定点的方式之后,他们收来的衣服质量更好,成本也更加低廉,自然卖得也更好了。现在他们的货到了非洲,运气好的,一天能赚几十万。

孙卫东很庆幸,当时没有半途而废。可是孙卫东也很担心,他们在非洲市场上的这块蛋糕究竟还能分多久?



04 二手服装出口能持久吗

首先,就是二手服装对非洲当地传统服装的打击太大,很多传统服装厂都倒闭了,余下的也是靠政府扶持。为了保护本地的传统行业,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开始增加关税。二手服装的利润就会被压缩。



还有就是,非洲国家也在发展,也许20年,也许30年,也许更久,非洲国家也不再需要二手服装了。他们该何去何从?

其实对于用募捐的方式倒卖二手衣的方式历来褒贬不一。但是,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中国每年丢弃的旧衣服已经达到2600万吨,这么大的体量,贫困山区是消化不了的。而且捐赠旧衣服的处理成本非常高,一件衣服经过回收、分拣、清洗、消毒、包装、分发等流程之后成本达到十几块。

捐赠看似简单,其实并不容易。而且许多衣服达不到捐赠的要求。

那么,出口二手衣其实是最好的消化旧衣服的方式。如果二手衣出口被阻断了,那么中国每年处理旧衣垃圾的成本将十分高昂。



而对于非洲来说,他们在追赶现代化,这是一个无法躲避的过程。也许有一天,他们将拒绝中国的二手衣服,这几乎是必然的。但要走到那一天,非洲得先消灭贫穷。而那时候的中国二手衣服,将何去何从?像孙卫东这样的逆袭者,又将选择什么样的路子?

谁也不知道!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