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华裔团体告特朗普中国病毒论 华人圈反应不一

投稿时间:2021-05-27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上周对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提起告诉的一个美国华裔民权团体周二(5月25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为何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给美国亚太裔带来精神和人身伤害,构成诽谤罪。他们呼吁美国各亚裔团体联署支持这项法律诉讼。不过,部分美国华人对该诉讼和该组织表达反对和质疑。

这家名为“美国华裔民权联盟”(Chinese American Civil Rights Coalition)的组织上周四(5月20日)向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提交起诉书。本周一,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的法官助理(clerk)已签发电子传票(summon),特朗普作为被告方在收到传票后必须在21天内做出回应。

诉讼引发不同反应

特朗普的高级顾问杰森·米勒(Jason Miller)在上周发给《国会山报》(The Hill)的声明中称“这是一个疯狂和愚蠢的诉讼,最多也就是似是而非,如果上法庭,它就会被驳回。”

“美国华裔民权联盟”今年3月在纽约登记注册为非营利组织。其创办人兼总负责人刘迎曦(Lewis Liu)告诉美国之音,特朗普明知自己言论的影响力和造成的后果,仍不顾世卫组织命名规范和美国卫生部官员的建议,在病毒源头尚未有科学定论前一再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功夫病毒”,将病毒与特定族裔、国家和地区相连,导致针对美国亚太裔(AAPI)的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在疫情期间大幅上升,是“明知故犯”的诽谤行为。

起诉书中罗列特朗普的相关推文和其他场合的言论,并引用多项研究和数据,试图向法官证明特朗普有关“中国病毒”的言论无关事实,而是为服务个人政治利益,推脱管控疫情不力的责任,以及其言论与美国国内针对亚太裔的仇恨犯罪上升构成直接联系。

不过这项起诉在推特上的保守派华人中引发质疑。部分人觉得自己“被代表”,他们支持特朗普用“中国病毒”的称法来反击中国政府的叙事;一些人对该组织在华人群体中有多少代表性提出质疑;也有人担心起诉书中的部分论点有利于推动中国政府对新冠疫情的宣传叙事,因此怀疑该组织的政治背景以及它是否与中国政府有关联。

在推特中文圈颇受关注的推特账号“LT视界”推主LT向美国之音表示,虽然特朗普“中国病毒”的表述不妥,但如此称呼主要是为回怼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散播美军把新冠病毒带到武汉的阴谋论,而不是因为歧视美国华人或亚裔。他也不认为特朗普将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与美国亚太裔遭到的仇恨攻击有直接联系。

提告者刘迎曦:我们是独立民间组织,没有政治背景

1989年通过亲属移民从广州移民美国的刘迎曦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华裔民权联盟”于3月16日在纽约州正式注册,是一家扎根纽约华人社区的组织。

“我们完全是个独立的民间组织,没有任何政治背景,跟党派没有关系,也是非营利组织,” 刘迎曦说。目前,组织成员是刘迎曦和他在纽约的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均是从中国移民至美国30余年的美国公民。

刘迎曦表示,自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他和朋友们普遍感受到美国国内歧视和仇视华裔、亚裔的氛围越来越浓厚。去年12月3日,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布莱克本(Sen. Martha Blackburn, R-TN)在推特上说“中国有五千年的偷窃和欺骗历史,有些事是永远不会变的” ,引发不少美国华人的公开抗议。

12月8日,刘迎曦和美国酒店华裔协会主席黄华清在内的几名好友与美国华人联合会(UCA)会长薛海培共同发起签名运动,以“美国华裔反歧视联盟”的名义于今年1月向几名国会领袖递交了一份有2000多个签名的联名信,抗议布莱克本的这一言论。

联名信要求布莱克本在联邦参议院向华裔美国人作出真诚道歉,要求参众两院通过决议案谴责布莱克本发送种族歧视的推文。

“后来他们也没有给我们回复,我就想,看来这是个长期的工作,” 刘迎曦告诉美国之音。于是他从今年2月开始向纽约州政府申请登记和注册“美国华裔民权联盟”。

“任何歧视和仇视华裔的言行,我们会尽我们的能力进行抗争,” 他说。

刘迎曦表示,2021 年3月16日发生的三件事成了一个转折点。当天,“停止仇恨亚太裔(Stop AAPI Hate)”组织公布数据,显示自去年3月19日至今年2月28日,针对亚太裔的仇恨案件大幅增加,且华裔为最主要受害群体;同天,亚特兰大发生枪击案,8名死者中有6名是亚裔,2名为白人。当天晚间,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闻的玛丽亚·巴蒂罗姆(Maria Bartiromo)采访,在谈论美国经济形势时,再次提到“中国病毒”。

“我们(的经济)当时是世界羡慕的对象,但当我们受到我称为‘中国病毒’的新冠病毒冲击时,我们的经济和世界其他各国的经济一起下滑了,” 特朗普说。

刘迎曦说:“我忍无可忍了,就觉得我要采取法律行动。其实在那之前我就在想能不能通过法律诉讼的形式状告特朗普。3月16日算是个转折点,我开始做功课了,开始看资料,并收集数据和报道。”

刘迎曦告诉美国之音,他与弟弟同时也是他的律师刘宇曦(Glen Liu)在五月中旬写好起诉书,等到5月20日拜登正式签署《COVID-19新冠仇恨犯罪法》的同一天向法院提起诉讼。

刘迎曦说,起诉由刘宇曦无偿代理(Pro bono),律师费之外的其他杂费则由他和组织其他成员自掏腰包。

这不是刘氏兄弟的第一起官司,早在2016年12月他们就在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发起对美国国会四名两党领袖的起诉,要求他们领导国会废除已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美国总统大选所使用的选举人团制度。该案于2017年3月开庭时,在美国引发华裔群体和华文媒体的广泛关注,甚至连中国官媒人民网也对这项起诉的进展进行报道。

2019年,刘迎曦和独立的非营利组织“美国平等投票”(Equal Vote America Corp.)合作,由刘宇曦担任代理律师再次起诉美国国会四名两党领袖,二度向选举人团制度发起冲击,要求实现“一人一票,每票平等”,该诉讼于2019年9月被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驳回。

“美国平等投票”组织的网站上表示,它是一个独立的、无党派的非营利组织,“完全自筹资金,从未要求或接受任何来源的任何捐款。”

华人推主LT:批评特朗普前,应先批评中国的诽谤和污蔑

刘迎曦状告特朗普案在推特中文圈里引发议论,华人推主LT先生告诉美国之音,有关特朗普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的问题,在美国华人群体中本身就存在争议,有人反对,也有人支持,因此出现这样的起诉他不觉得奇怪。

他指出,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官方对新冠病毒的称呼仍是与世卫组织保持一致的Covid-19,特朗普将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和“武汉病毒”并不准确,仅是特朗普的个人观点。但LT也表示,特朗普的这一称法不算离谱,并认为特朗普如此称呼的动机并非出于对美国亚裔或中国人的歧视。

LT说,全世界多数国家和多数媒体都认为中国武汉是新冠病毒的首发地,将对疫情与首发地相连是很通俗的称法,谈不上涉及道义问题,虽可能带有一定感情色彩,但也能理解。

“台湾媒体至今仍使用武汉肺炎疫情的称法,从未改口,那你总不能说台湾歧视亚裔,” LT说。

LT特别强调,在特朗普去年3月16日首次使用“中国病毒”说法的前几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推散播“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的言论。LT认为特朗普突然将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是对赵立坚将疫情栽赃美军的回应。LT表示,这一层因果关系连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也在3月19日的社评中提及了。

对于起诉书中未将赵立坚散布栽赃美军的阴谋论列入时间线,LT表示不满。

“更令人气愤的是,中国至今仍在宣传是美军把疫情带到美国。最近看到BBC在武汉街头的采访,市民张口而出是美军将疫情传播进来,” LT说。

LT认为,在美国社会对中国的负面印象达到历史新高的节点上,作为华裔美国人该表明自己的立场,如果要批评特朗普称呼“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就该首先批评中国政府诽谤和污蔑美军。

LT另外举例说,去年美国新冠疫情爆发之初,佛罗里达州曾有一名华裔女性发视频炫耀自己抢光了当地的口罩,都寄回给中国的亲人好友,甚至嘲笑美国人傻,不知道抢口罩。LT说,美国抗疫关头不帮忙,反而嘲笑,这类行为是不是也加重了疫情期间美国社会对华裔的负面情绪呢?

与推特上的部分华人一样,LT觉得“美国华裔民权联盟”的名称刻意夸大了该组织的代表性,特别是因为起诉书中要求特朗普赔偿每位亚太裔美国人1美元的提议,他们觉得自己“被代表”了。

LT说,依据他的观察,华人中有不少人都支持特朗普将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反对这种称呼的华人中,也有不少人认为该将称呼改为“中共病毒”。

美国保守派中国问题评论员、《中国即将崩溃》一书作者章家敦在推特上表示,“美国华裔民权联盟”这项起诉“将助长中共破坏性的宣传叙事”。LT也表示,起诉书中有关新冠源头不一定是中国的说法与中国官方极力推行的叙事高度一致,他因此与部分华人推友一样,对该组织与中国政府是否有关联保持怀疑。

对此,刘迎曦表示这是“非常荒谬的逻辑”。他说:“1加1等于2,这会因为中共的认同而变得不对吗?” 刘迎曦表示,新冠病毒源于自然界,并以动物作为中间宿主跳到人类身上的理论是目前科学界最主流观点,中间宿主起于何方也是瘟疫专家正在研究的。这不仅仅只是中共的说法。而对于最近正越来越受关注的“实验室起源论”,刘迎曦也表示,关键在于还没有证据,也没有定论。他说,之所以通过法律途径打官司,就是为了依据事实和证据说话。

“我们现在是要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上,我们就举证特朗普反复使用这种煽动种族歧视的语言是诽谤,而他们没有有利的事实根据来反驳我们,就只能来质疑我们的动机,” 刘迎曦说,“我们跟中国政府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跟中国的总领事馆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这完全是污蔑。”

刘迎曦表示,为了保持组织的独立性,打官司完全自己掏钱,也不接受任何捐款。至于为何要通过成立一个组织来打官司,刘迎曦表示,因为特朗普使用这些语言所带来的伤害是波及所有亚裔的,而不只波及他一人或某几个个体。

“就像当初美国国会因排华法案道歉是对全华裔社区道歉,而不是对一部分人道歉,” 刘迎曦说。

对于外界质疑“美国华裔民权联盟”的代表性, 刘迎曦表示,他的组织并没有说要代表所有华裔。他表示,自发起诉讼以来,他们在各社交媒体上收到了很多支持,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也有美国亚裔团结联盟(AAUC)、纽约广州协会等其他华人社区代表参与。他向美国之音表示,他们才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吁个人或团体加入诉讼的在线宣誓书,得到更多支持还需要时间。

这份状告特朗普的起诉书中要求特朗普向每位亚太裔美国人赔偿1美元,并表示这笔合计约2290万美元的赔偿金可用于投建一个展示美国亚太裔历史和社会贡献的博物馆。

“很多种族歧视和偏见都是出于无知,我们希望能够在联邦这一级建立一个博物馆来展现我们这个社区的历史和贡献,对于提升全美国社会对亚裔的认知是非常有帮助的,” 刘迎曦告诉美国之音。他说,前几年来华盛顿旅游时看到新建的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国家博物馆,给了他这一启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