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华人:保留中国名字,还是改成西方名字?(图)

投稿时间:2021-05-31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据荷兰联合时报报道,有个西方名字在中国很普遍,当他们移民到西方后,更是经常使用甚至正式改为西方名字。不过,这一情况正在改变。5月25日,新鹿特丹商报(NRC)刊发长篇文章,分析了这一现象,并讲述了几个荷兰华人关于名字的故事,现编译如下:

基本情况

根据荷兰个人记录数据库(BRP)2017年的数据,在中国大陆出生并居住在荷兰的30000多人中,5875人的名字已经更改。出生于中国台湾的荷兰华人中,改名的有875人。来自韩国的人中,这一数字为758人。

不过,改名情况在他们的孩子身上很少见到,父母来自中国台湾和韩国的孩子中,各只有一人改成(取了)西方名字;父母来自中国大陆,荷兰出生的孩子中,仅有97人改成(取了)西方名字。比真正改名更常见的是,保留中国名字的同时,加上西方名字。

社会学教授Jan Rath说,更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经历了两种形式的身份:一是归属身份:人们给你贴上什么标签;二是自己的身份:你如何看待自己。”当两者不匹配时,事情就会变得棘手:一方面你无法认同他人的期望,另一方面又确实希望被接受。”Rath说,“所以,如果你被赋予一个名字是因为环境提示你这样做,而不是因为你自己选择了它,那么就会出现某种身份问题。”

更容易求职

来自中国香港的Dawn(Kai Kin)Hung(音:洪解禁)说,一些亚洲孩子的护照上已经有了西方名字,许多中国学校还为他们提供了其他西方名字以供选择。有时,亚洲人的名字会稍作修改,以使西方人更容易发音,例如Hui-Hui Pan(音:潘惠惠)中的Hui-Hui,通常被称为Wiwi。或者年轻人选择一个他们认为很酷的西方名字,“通常是英国的传统名字,如Victoria(维多利亚),但有时也会选择名牌作为名字,如Dior(迪奥)。”

Hui-Hui同意这一观点,认为外籍移民使用西方名字求职会更容易。相反,孩子有时会因自己的亚洲名字而被欺负,她自己就曾被戏称为“Kwek Kwek”。

全球化教授Jeroen de Kloet说,改名的一些实际考虑可以理解。他的许多中国博士生都有西方名字:“那么,你不必经常拼写自己的名字。”但他认为,这种“更名”并不常见,主要是亚洲人。这是因为,“从亚洲移民到西方的人要多于从西方移民到亚洲的人,而且荷兰有一种相当强烈的话语,人们必须适应。中文名字很难发音,英文名字更容易在全球范围内使用。”他说。

改成西方名字通常是为了满足某些期许,并希望获得回报,但这并不能提供任何保证。例如,一个华裔孩子可以自称Gijs,但仍然会被欺负。或者也许不再被欺负,但他的余生中会经历某种自我克制。改成西方名字会导致各种痛苦情况:从电子邮件中一贯的错误称呼到墓地,墓碑上没有提及死者的中文名字。

反向运动

与最近发生的反对歧视亚裔的示威活动一致,反向运动似乎已有多年。媒体和文化科学家Reza Kartosen-Wong在他的《青年亚裔荷兰人构建亚洲性》的博士研究中发现,荷兰出生的华裔年轻人通过听流行音乐和看动漫,发展出了更强的亚洲身份。

2017年,荷兰个人记录数据库中更名数据急剧下降的那一年,美国女演员及歌手Chloe Bennet(译者注:中美混血儿,原姓名Chloe Wang,汪可盈)谈到了她的名字西化问题。她称好莱坞是种族主义者,坚信如果保持原来姓氏,她将永远没有上镜的机会。荷兰记者兼作家彼得·吴(Pete Wu)正在考虑重新使用他的中文名字:Chen Hao Wu(音:吴晨皓)。

Reza Kartosen-Wong将他的印度尼西亚姓和妻子的中国姓加在一起:“名字西化是同化,而不是融合。它表明了以西方为中心,但这只是过去。”他说。他并不认为,这意味着人们必须选择亚洲名字。“但是,人们应该可以自由选择一个适合他们或他们孩子的名字,而不论其出身、发音或拼写如何。只有这样,你才能走向一个包容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可以真正做自己。”

“每当有人叫错我的名字就买啤酒”

“名字是你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39岁的潘慧慧(Hui-Hui Pan,Wiwi)叹了口气说。Hui-Hui的祖母说温州方言,用普通话发音叫她的名字有困难,因此一家人决定叫她Wiwi。

但Hui-Hui在外面不接受这点。高中时,她努力保持自己的中文名字和发音,最终以别人对她的骚扰告终:“太糟糕了,因为我的名字很特别。”Hui-Hui的意思和Sophia(索菲娅)一样:智慧。

大学期间,Hui-Hui养成了一个窍门:“任何叫错我名字的人都必须给我买啤酒。”很快,叫错的人就少了很多。

“我妹妹因叫婷婷而被欺负”

Pete Wu(彼得·吴)是35岁的荷兰著名作家和记者Chen Hao Wu(音:吴晨皓)的西方名字。改名缘于一时兴起,“我当时学习英国文学,曾用‘彼得’作为一篇文章的署名,然后就这样用上了。”2019年,他出版了《香蕉一代》一书,讲述荷兰华裔青年的生活。

现在,他正考虑用回他的中文名字晨皓,意为“早晨的天空”。实际上,这很困难,因为“我已经被称为Pete Wu了。”

他的妹妹叫婷婷,意思是“像玉一样优雅”(译者注:亭亭玉立),名字经常被人嘲笑。“他们模仿自行车铃铛声。她不想再要那个名字了。”她现在称自己为Dewi,Pete也尝试这样称呼她,“尽管并不总是有效”。

“一个新名字也是重生”

39岁的Dawn(Kai Kin)Hung(音:洪解禁)早了九周出生,当时他的母亲病重。“在中国,习惯在孩子的名字中许下愿望:解禁(Kai Kin)的意思是‘解锁健康’。”(译者注:Kai Kin是粤语发音,联系意思,不知中文是否‘解禁’)。不幸的是,几年后,他的母亲去世。

学习期间,Dawn对哲学家海德格尔使用的“成为”一词开始着迷,“一种运动,进步,重生的感觉。”他在Dawn这个名字中发现了类似的含义,Dawn英文意思是黎明、破晓。

“因为叫Dawn,人们常常以为我是女孩。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很奇怪。无论如何,我都不打算放弃我的西方名字。那我可以保留两个名字吗?”他问。(原标题:荷兰华人:保留中国名字,还是改成西方名字?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