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送北大 转学MIT 直博哈佛...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图)

投稿时间:2021-06-05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最近「数学大神」这个词貌似很火。

前有“韦神”刷爆全网,后有12门满分学霸直博清华登上热搜。







而这股「数学大神」之风,也让主页君想起了曾经全网都膜拜过的一个「数学王子」刁晗生,他还有一个title——北大校草。





刁晗生青涩时期的证件照







刁晗生从小就沉稳内敛,虽生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但目光却总是汇聚在数学题上。



在小学时,他就在数学方面展露出了过人的天赋,12岁便拿下了“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的个人一等奖和个人金牌。



但真正让他“一战成名”的,还是在2005年第46届IMO上的惊人表现。



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大赛,相当于“数学竞赛届的奥运会”,一直被认为是五大学科竞赛中含金量最高的比赛。



刁晗生作为中国队的学生队长,带领大家参加了第46届。当时,由韩国所提供的第三题,因为难度极高,让来自91个国家、513名选手的平均分仅仅只有0.91分(每题7分,共6题,满分42分)。



但刁晗生的成绩是:六道题全对,满分!





2005年IMO中国国家队合影,图中下排左一为刁晗生



能在IMO中拿满分,厉害程度不言而喻,但刁晗生能拿满分,是因为总分只有那么高。



如何应对18岁就迎来“巅峰”?普通人难免飘飘然,但——



以满分拿到金牌的刁晗生回到上海后,直接把奖牌放进了抽屉,并淡然地表示:“金牌只是对于多年竞赛生涯的一次较为完满的句号,以后还有更多更长的路要走。”





领奖台上;图中右二为中国队的学生队长刁晗生



事实证明,之后的路,刁晗生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



很快,刁晗生就被保送进了北大数学系,他还因为长得好看,被大家称之为“北大校草”。





可这个校草在北大学习了一年后,就转去了麻省理工大学。



刚进MIT,刁晗生就参加了2006年普特南数学竞赛。



普特南数学竞赛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大学数学竞赛,每年都会吸引超过4000 名顶尖数学人才参加,光是MIT派出的数学尖子,就有一百多个,和刁晗生同年参赛的,很多都是IMO的金牌选手,像刘天凯(美国参加IMO的四朝元老)、林运成(上海中学2004IMO金牌),邵烜程(2005IMO满分金牌得主)、章瞳(2004IMO代表美国获金)等等。



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那么,这场竞赛难度究竟有多大呢?这么说吧,满分120分,中位分数通常为0。



但是刁晗生首次参加普特南数学竞赛,就拿到了最高分!





(图源:MIT官网)



刁晗生,第一排中间



之后的数学之路,刁晗生更是一路开挂,就在大家都为梦校努力的时候,2009年的刁晗生直博哈佛!



直博也就意味着,刁晗生的能力不仅得到了世界顶级名校哈佛的认可,这位有颜有才的男孩,在本科期间,就已经有了潜心科研的意愿。



优秀的人身上散发的光芒,是藏不住的。很快,刁晗生就在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学里当起了讲师。







北大、MIT、哈佛,刁晗生几乎集齐了所有世界名校的offer,但这对于他来说还远远不够。



很快,从哈佛博士毕业后,刁晗生又凭借自身优秀的数学能力,拿到了“藤校”普林斯顿大学的offer,成为了该校的博士后!



最值得一提的是,刁晗生在博士后期间,不仅在普林斯顿担任助教,还连续四年获得优秀教学奖。



注意喔,这个奖是学生自主评选给教授或助教的,需要满足“非常投入专注,教学思路清晰,对于课程付出的努力得到学生认可。”几项要求。





此时的他,已然在美国获得了学术上的肯定,也拥有了社交圈,无论是继续做研究还是在个人生活方面,都已经顺风顺水。但是,他做出了一个令众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



在结束博士后的生涯后,刁晗生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回国!



现在的刁晗生,已经成为了清华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的一名副教授。







在国外,刁晗生受到了同学们的喜爱和认可,在国内,从刁晗生的同学和老师口中我们也可以得知,这个男孩,是真正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刁晗生是个天才吗?



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每当我们说起天才这两个字,很容易忽略其背后付出的努力。





(老师夸刁晗生是数学天才)



“比起其他同学,刁晗生明显更坐得定,而且懂得享受那份安静。”刁晗生的老师是这样评价自己的得意门生的。



静、定,是刁晗生与生俱来的天赋,但他却将这份天赋运用到了极致。



在同学们一起上暑期集训班的时候,别人都会被炎热的天气所影响,做几道题就歇息一下,只有刁晗生,一刻不停笔地做着数学题,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每次晚自习,刁晗生也总要比别人提前一个小时到教室,然后坐在那一学就是三个半小时,就算外头电闪雷鸣,也不能让他开半点小差。







刁晗生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与数学为伴上。



他常常为了解一道题,花上几天几夜的反复思考,这份决心和毅力,异于常人。



就算成功解出正确答案,他也绝对不满足一种解题方法,同一个题目他会反复解上好多遍,哪个才是最优解?有没有更加合适的解法?这个让普通人倍感枯燥的过程,却让刁晗生乐在其中。



如果我们看到了刁晗生那摞得比人高的草稿纸,就会知道刁晗生每次取得的成绩,都绝非偶然。



刁晗生坚定地热爱着数学,所以即便父亲刁诗民告诉他,选择数学就是选择了一条痛苦的道路,在被保送到北大之后,刁晗生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数学系。







这么说,大家可能以为刁晗生是个不懂人情世故,难以接近的学神,恰恰相反,在同学和老师眼里,他谦逊温和,并且还是一个挺有趣的人。



高中,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某天有同学在走廊和刁晗生擦肩而过的时候骂了他一句,但刁晗生没回嘴,笑了笑就离开了。







还有个同学说,一张卷子他90分钟考了58分,但刁晗生只用了20分钟就考了一个近满分的成绩。



并且,他在看初三奥数的时候,发现刁晗生一边看高三奥数一边看《爱上爱情》...



真·来自学神的碾压。







在同学眼里,刁晗生就是个好看的天才。







但天才也有接地气的时候,刁晗生小学也干过为了集卡连吃一个月泡面的事。







待人谦和的数学大神是如何炼成的?这就不得不提到刁晗生背后的男人——刁诗民。







对于孩子取得的成绩,刁诗民其实隐隐有些顾虑。



“儿子能够长时间集中思想虽好,但这也养成了他不善言辞和内向的性格,我担心他这样下去会产生与人沟通的障碍。”



为人父的刁诗民,最大的愿望其实是希望儿子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一个快乐的心态。







所以对于刁晗生的任何一次比赛,他问得最多的并不是考得好不好,而是身体好不好。在刁晗生出征第46届IMO的时候,他对儿子只说了一句,“拿不拿得到金牌都是我的好儿子。”



在刁晗生以满分拿到IMO金牌后,刁诗民也并不骄傲,他甚至不认为这一次的成绩能称得上是成功。



“儿子的人生刚刚起步,任何一点成绩都只能用‘阶段性成功’来形容。”







除了给予儿子绝对的宽容之外,说到培养孩子学习的兴趣,刁诗民还有自己一套独特的方法——引导。



每次儿子周末上课的时候,刁诗民都会拿本书在家长休息的教室学习,如果没有座位,他就会干脆蹲在走廊里看书,给孩子营造了非常浓郁的学习氛围。



日子久了,刁晗生也就耳濡目染,学习的热情逐渐被培养了起来。



身教胜于言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很流行“鸡娃”,很多家长恨不得让小孩在四岁就开始上奥数班,赢在“起跑线”。



但刁爸爸对此却不赞同——



“奥数的真谛是培养孩子分析问题、用创新方法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是一条提高数学成绩的捷径。数学提倡的是一种方法的习得,而非单纯的计算技巧。”



“数学是最严谨的一门学科,只有做好长期努力的准备,才可能在数学方面取得一些成就。”



刁爸爸的教育方式,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开明、轻松的家庭氛围无疑给刁晗生铸造了一个坚实的后盾。



就像刁诗民所说,数学是最严谨的一门学科,只有做好长期努力的准备,才能取得一些成就。



其实不光数学,这个理论放在任何学科任何领域都适用。



的确,并不是谁都能成为天才,但即便是大神,也并非一日练成。每个成功的背后,都有着无数汗水的堆积。膜拜的同时,也不要忘了努力向前,让自身朝着这些值得仰望的人靠拢!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