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中国学生和学者隐忧:中共监视恐吓无处不在

投稿时间:2021-07-11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_115212455_e8691365-827c-4a31-b20d-2b299a70f137.jpgbmN蔷薇网

资料照:两位学生走向澳大利亚悉尼的新南威尔士大学。
bmN蔷薇网

  台北 — 人权观察组织日前发表调查报告称,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的大学中对中国留学生以及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持续进行骚扰、恐吓和举报。学生们时时感到恐惧并担心在中国的家人受到威胁,一些澳籍学者更担心,支持中共爱国思想的留学生会对澳大利亚的社会造成更长远的影响。
bmN蔷薇网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6月30日发表调查报告说,中国政府持续在澳大利亚各大学监控中国留学生以及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并在他们参与学术活动时或日常生活中对其进行骚扰、恐吓、审查以及向中国使馆举报,严重损害了学术自由。bmN蔷薇网

  除此之外,许多中国留学生疫情期间回到中国并参加了大学在线课程。但是,因为受到网络审查,他们在研究资料的搜集方面遇到了重重困难。澳大利亚的一些学者更担心,亲中共的留学生的偏激言论与片面信息会对澳大利亚的社会造成更长远的负面影响。
bmN蔷薇网

留学生:威胁手段无所不用其极bmN蔷薇网

  中国留学生小陈在中国时因为对于所谓的自由与民主感到好奇,通过“翻墙”手段获得了一些国外的信息,因此向往去到自由的国家学习,并参与和民主相关的活动。最后,她如愿以偿来到澳大利亚并顺利进入大学学习。其间,她多次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建议中国学习西方的民主,但遭到小粉红们的炮轰。这些人通过邮件使用不堪入目的字眼辱骂她。 除此之外,他们威胁她走路时小心挨打,甚至警告她,如果回国,他们就会“收拾”她。bmN蔷薇网

  小陈告诉美国之音:“我以为到了澳大利亚就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自由地支持我所向往的民主运动,没想到连基本的言论自由都没有。我只是建议中国参考,希望国家走向一条让我们大家都更幸福的路,学一学西方社会的优点有什么不好? 国家希望我们到国外取经,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为什么连在澳大利亚都要限制我? ”bmN蔷薇网

00a.jpg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数学系学生吴乐宝(照片提供: 吴乐宝)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数学系学生吴乐宝透露,他甚至收到过死亡威胁。他在中国时就因为在网上发表有关西藏问题与天安门事件的言论被有关部门约谈,直至被警方羁押,最后终于逃至澳大利亚。bmN蔷薇网

  他对美国之音说,最初只是在线攻击,最近扩大到了人身攻击。bmN蔷薇网

  吴乐宝说:“从去年开始有一个更进一步的威胁,他(骚扰者)直接告诉我,他知道我在哪里,他知道我住在大学的哪一间学生公寓。他经常会半夜骚扰我,告诉我要来砸我的门。而且我猜他很有可能跟我住在同一栋楼里面,因为很多次我在我们这栋学生公寓的在线群组发言之后,他会及时的做出反应。”bmN蔷薇网

  吴乐宝说,这个威胁让他无时不刻处于紧张状态,甚至影响了正常睡眠。尽管如此,这与他在中国的经历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bmN蔷薇网

担心被举报 殃及国内家人bmN蔷薇网

  一些中国留学生即使没有参与民主活动,还是担心自己被监控甚至被举报,因此日常生活中时时感到恐惧。中共对于留学生所实施的监控手段,包括鼓励学生之间互相告密、举报给中共官方,作为往后威胁学生及其家人的资料。bmN蔷薇网

  吴乐宝表示,被举报的对象不限于从中国大陆来的留学生。他说: “包括有中国背景的留学生,在澳大利亚出生的,或是有中国血统的澳大利亚公民都会被举报。这样他们也会害怕,因为他们还有亲属在中国大陆,他们也会回中国的。”bmN蔷薇网

  他说,除了具体的危险之外,还有可能拒绝其去中国探亲的签证。bmN蔷薇网

  中国留学生杨欣(化名)告诉美国之音,他最担心的是,自己在课堂上不经意的发言会被人扣上政治帽子。bmN蔷薇网

  他说: “有一次课堂讨论台湾的文化,我个人认为没有政治性。但我很怕我说‘台湾的文化很特别’会被说是承认台湾主权独立于中国,说我鼓吹国家分裂。我很怕已经有人举报我了,那我回中国会被请去‘喝茶’,而且不晓得会不会找我家人的麻烦,害他们被审问或是被处罚。”bmN蔷薇网

  他说,最可怕的就是不知道举报者何时何地出现:“我觉得时时刻刻都要提心吊胆,因为不晓得什么时候我身边就有人在监视我,要举报我。”bmN蔷薇网

学者自我审查 学术活动受监视bmN蔷薇网

003.jpg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蒙纳许大学犯罪学教授张耀中(Lennon Chang)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蒙纳许大学(Monash University)犯罪学教授张耀中(Lennon Chang)表示,现在一些大学老师多少都会进行自我言论审查,尽管如此,还是会遇到麻烦。他以自己的演讲为例说:“我那时候就说,台湾作为一个国家、或是地区、或是主体,不管你承认它是一个国家、或是区域、或是一个经济体,其实我要讲的重点不是台湾和中国大陆,只是要比较普通法系与大陆法系的差异。后来,我却听说,邀请我去演讲的同事遭到学生举报,要求老师道歉。”bmN蔷薇网

  张耀中肯定了学校之后的处理方式,学校认为,老师不需要为此道歉。但他注意到,当时课上的学生当中有九成是中国留学生,所以学生是用群众为抵制力量向学校施压,只是学校并未因此而妥协。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麦觉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现代中国文化与历史学教授郭美芬(Mei-fen Kuo) 表示,她在2017年首次策划“台湾电影节”活动时,就曾遭到在澳大利亚大学里的孔子学院的干扰。bmN蔷薇网

004.jpg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麦觉理大学现代中国文化与历史学教授郭美芬(Mei-fen Kuo)bmN蔷薇网

  她告诉美国之音:“这个电影节第一次是在昆士兰大学的电影院举办,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孔子学院有介入。后来电影院告诉我,校方有要求是否可以把我们张贴的电影海报撤下,但是我们完全是按照程序租借电影院,而且电影的内容也没有什么问题。” 她表示,虽然后来活动照常进行,但也由此得知澳大利亚大学内的孔子学院已经开始插手干涉大学内与其不相关的活动。后来她又继续办台湾电影节,孔子学院也试图影响活动。bmN蔷薇网

  关于这种情形是否会让教师们教学时先自我审查其言论,张耀中说: “包括我自己在内,大家讲话都会比较小心,我在提到一些敏感论点时也会小心地修饰,这其实就是自我审查的一种了。”bmN蔷薇网

回国留学生在线教学面临压力bmN蔷薇网

  由于新冠肺炎的疫情影响,许多澳大利亚大学改为在线教学,而不少中国留学生回国后,参加在线课程时不得不发表爱国言论,而在研究资料的搜集与使用上也因为受中国网络审查的限制,难以符合澳大利亚大学学术的标准,造成师生双方的困扰。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对美国之音表示,因为他教授的是社会科学,所以回到中国的学生们在写作业时如果要搜集资料,就会遇到网络审查的问题。bmN蔷薇网

4EB01D00-B303-4C40-B4DF-FE5442D1FF71_w1597_n_r0_st.jpgbmN蔷薇网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bmN蔷薇网

  他说: “我布置了一个课题,要求学生在BBC或是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上搜集资料,但学生在中国境内上这些媒体是违法的,这让他们的研究很难进行,因为几乎所有可信度高的新闻来源都被中国屏蔽了。”bmN蔷薇网

  巴博斯表示,为了保护学生,他只好让学生使用中国官方媒体,但这些未必符合澳大利亚大学对于学术的要求。bmN蔷薇网

  郭美芬说:“去年开始就转成在线教课,有几位在中国上网课的学生。在那样的环境下,我可以理解他们就是必须讲那样子的言论。我会跟学生说,你可以讲这些不同的立场和意见,但是必须告知你的资料出处,因为这与我们课堂教的和规定阅读的内容完全不同。其他的澳大利亚学生就会问,这些资料是从哪里来的,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而因为我们都是用ZOOM上课,后来有学者提醒老师在上课时,不要给中国学生太大压力,因为可能会使学生陷于危险的状态。”bmN蔷薇网

中共爱国主义渗透是更大的隐忧bmN蔷薇网

  郭美芬指出,去年香港国安法发布时,她预期班上的香港学生会非常反对国安法,但实际情况出乎她意料之外。bmN蔷薇网

  她说: “我课堂上的香港学生非常支持国安法,这就意味着中共在香港的爱国教育其实是成功的,他们就是香港回归之后在中共的爱国教育下长大的一群年轻人。他们觉得香港的经济与未来必须与中国靠近,而且要由国安法协助。他(一位香港学生)所说的就是例如‘百年耻辱’以及‘外国势力要影响香港人’等爱国教育内容。后来,我班上的澳大利亚学生与这位香港学生针对这个议题开始争论,这名香港学生就丢了一句‘你们不是香港人,你们没有立场讨论香港的未来’。”bmN蔷薇网

  郭美芬表示,课堂是社会的缩影,澳大利亚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中国移民中有些人受到中共爱国主义思想的影响在所难免。她鼓励学生以开放的心态多了解这些人的想法,因为今后这些抱持中共爱国思想的人必然会愈发渗透到澳大利亚的社会中,只有多了解,才能找到未来的应对方式。她认为,相较于学术自由来说,这种爱国主义的渗透是更大的隐忧,因为造成的影响更为长远。bmN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