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暴雨,爆出了纽约地下人间的悲惨。有人来不及逃跑,在地下室溺亡

投稿时间:2021-09-07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上周,一场暴雨狠狠地袭击了整个纽约市。

史级飓风“艾达”引起的暴雨,5小时内在纽约倾泻了约1.5亿吨的雨水,降雨量相当于10个西湖。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暴雨中的纽约,街道、地铁通通被淹,整座城市进入了紧急状态。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洪水涌入了纽约地铁之后,地铁站成了水帘洞,洪水犹如瀑布直流。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因为轨道被洪水淹没,火车也被迫停运,一辆从纽约开往机场的火车上,大约200名乘客们被困在黑暗的车厢中长达10小时,没电没食物,更不能上厕所。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一架公交车也受困于洪水中长达3小时,直到凌晨1点乘客才被救出,公交车司机回忆道:“当时洪水没过脖子,只能坐在仪表盘上,乘客以为自己快没命了在大哭。”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有的人所幸得救,死里逃生,然而有的人却没那么幸运了,他们来不及逃跑,在地下室活活被淹死....oHi蔷薇网

一场暴雨不仅下出了无数事故,也揭开了纽约地下人间的悲惨——在纽约13名遇难者中,至少有11人死于地下室公寓。oHi蔷薇网

尼泊尔一家三口惨死地下室oHi蔷薇网

穷苦人家生存在纽约,有时意味着不见天日。纽约的地下室,是穷人能够支付得起的唯一避难所。oHi蔷薇网

然而当上周三洪水冲破了纽约地下室的门窗时,昔日的避难所却成了死亡陷阱。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来自尼泊尔的一家三口被洪水困在皇后区伍德赛德(Woodside)地下室,最终被活活淹死。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住在他们楼上的邻居黛博拉·托雷斯(Deborah Torres)仍沉浸在当时恐怖的回忆中,当时她听到了从地下室传来的一家三口绝望呼救声,还有他们孩子的哭喊声。oHi蔷薇网

但是洪水来势汹汹,瞬间灌满了通往地下室的唯一楼梯通道,不但阻止了任何人进入地下室救他们,也阻碍他们走出来。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住在三楼的邻居崔·斯莱奇声称,当时她还接到了地下室打来的急救电话。电话那头不断叫喊道,水在不断往里涌进来。oHi蔷薇网

邻居斯莱奇干着急,对着电话喊他们“赶紧出来,上三楼”。但很快,电话那头就断了。oHi蔷薇网

晚上10点警察来到现场,但此时水位还在不断上升,因为水压,地下室的门怎么也无法打开。oHi蔷薇网

警察还试图潜入浑浊的洪水里,但都以失败告终。他们只好等待消防员支援。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但足足等了4个小时,凌晨2点消防员才到达现场,但此连二楼都开始淹水了,不敢想像地下室已成什么样。oHi蔷薇网

最终,这对从尼泊尔移民来的夫妇和他们2岁的儿子,无一生还。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这样的悲剧也发生在皇后区森林山的一户人家身上,一名48岁的华裔女子也不幸遇难了。oHi蔷薇网

洪水从玻璃推拉门冲入地下室公寓,将48岁的达琳·李 (Darlene Lee)夹在了公寓的钢筋前门和门框之间,导致她无法脱身。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邻居帕特里夏·富恩特斯 (Patricia Fuentes) 听到了李女士的大声呼救之后,试图和其他人合力在水位进一步上升之前救她出来,但援救行动还是失败了。oHi蔷薇网

至少10万纽约人在地下室生活,oHi蔷薇网

安全隐患早已埋下oHi蔷薇网

在纽约暴雨中丧生的大部分遇难者,都是在洪水冲进地下公寓时被淹死的。oHi蔷薇网

而遇难者大多都是新移民,他们是餐厅服务员、洗碗工、收银员等等,在寸土寸金的纽约,一个普通公寓的租金都抵得上他们一个月工资。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他们唯一能够找到的住所,就是这些地下室。oHi蔷薇网

其中一些地下室公寓还是被非法隔断出来的,狭窄的空间又霉又潮湿,许多甚至没有窗户。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没有阳光的照射,连在这里生存的植物都只是苟延残喘,更何况是人呢。oHi蔷薇网

而且它们更没有合法公寓所要求的紧急出口和灭火装置,一旦发生火灾或洪涝,人们想逃都来不及了。oHi蔷薇网

但即使它们存在各种安全隐患,这样租金低廉的地下室公寓,却是纽约这座城市成千上万的穷人唯一能够支付得起的住所。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几十年来,纽约住房官员门都知道这些非法地下室公寓是潜在的死亡陷阱。但全市目前还存在至少5万个这样的危险住房。oHi蔷薇网

纽约市长白思豪在上周五表示,“至少有 10 万人,甚至很有可能还有更多人——住在这些的公寓里。”oHi蔷薇网

“很多住进非法地下室的人都害怕交流,为因他们担心自己可能会被房东赶出去,或者更糟糕的是,被驱逐出境。”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当洪水在上周三晚上袭来的时候,地下室里的人大多是自己一个。他们大声呼救,打电话给邻居,或是报警。oHi蔷薇网

有些人从楼上的邻居、警察和消防员那里得到了帮助,及时地逃了出来。oHi蔷薇网

但有的人却还是没能活着走出来。oHi蔷薇网

在一个事例中,43岁的塔拉·拉姆斯克里特(Tara Ramskriet)和她22岁的儿子尼克(Nick)在皇后区霍利斯区的地下室公寓里溺亡。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当时水很快就涌了进来,而且由于房屋结构问题,一堵墙不堪洪水的冲击还倒塌了,他们两人被困在里面,而家人也无法把他们拉出来。oHi蔷薇网

邻居们非常愤怒,他们表示这样地下室根本不应该存在,但没有人管。只有在发生死亡事故,城市调查员才会来到现场。oHi蔷薇网

住在对面的邻居33岁的詹妮弗·穆克拉尔(Jennifer Mooklal)表示,“这种事故经常发生,就算只是下雨,地下室也会被水淹没。oHi蔷薇网

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处理这个问题,一直在向市政府提要求,但根本没有人理我们。”oHi蔷薇网

出事地区多年前还是个水塘,oHi蔷薇网

低洼地势还给建地下室?oHi蔷薇网

发生惨案的地下室所在地区,都集中在凯辛娜大道与Rose大道、Peck大道交界附近。住在这里的老居民表示,这里房子过去也经常被淹。oHi蔷薇网

在Rose大道地下室住了14年的华人移民黄先生表示,“在头四年,起码发生过5、6次雨水倒灌,后来可能是政府整治过,近10年没有发生过这么严重的事故。”oHi蔷薇网

在下暴雨当天,他所在的地下室也遭遇洪水冲击,他说:“当时的冰箱都飘了起来,床都翻了,水顶着门,门都打不开。”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如果不是他当机立断用力把门踹开,和太太艰难爬到一楼,他们也可能被淹死。oHi蔷薇网

事后,还有网友在网上爆料,还原事故的前因后果,指出这里一开始就不应被开发,直指政府应该负全责。oHi蔷薇网

自行车业余骑手Laura Shepard在推特上指出这个意外不是偶然,还发布了多张历史图片。oHi蔷薇网

从一张1924年的图片可以看到,这次遭受洪涝的街区,在近100年仍是一个巨大池塘,地势一直都是低洼的。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在1934年,通过凯辛娜公园的电车,仍要经过一座水上桥梁。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Laura Shepard表示,“人们不应该住在地势低洼地区所建的地下室公寓里(这片土地可能一开始就不应该被开发)。oHi蔷薇网

这是政策失败和种族主义的多重原因,不但缺乏可负担的住房,还缺乏(灾难发生时的)紧急通知。oHi蔷薇网

我们的市政府机构(市规划局,市水务局,市公园局,市楼宇局)和一些长期居民,非常了解当地的水文情况。oHi蔷薇网

但新居民(包括移民)和那些寻找他们能负担得起的房子的人,通常不会知道这危险的情况。发生这样的悲剧,政府是有责任的。”oHi蔷薇网

oHi蔷薇网

他们为了出头之日住进了地下室,oHi蔷薇网

但如今,有的人却再也出不来了...oHi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