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在日本打零工首选这工作

投稿时间:2021-11-09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骑着一辆自行车,带着一个大大的保温包,外卖员每天在日本城市里穿梭。由于操作简单、时薪偏高,这份工作成了不少在日中国人打零工的首选。NZo蔷薇网

image.pngNZo蔷薇网

  送外卖成热门职业NZo蔷薇网

  2018年东京街头巷尾的广告牌、自家邮筒,全是Uber eats(日本最大外卖平台)的广告。25岁的于傲思算是最早在日本做外卖员的中国人之一。NZo蔷薇网

  家住东京板桥区的他通过传单上的联络方式,报名参加了Uber eats的东京说明会。一个多小时后,他正式成为了外卖员。NZo蔷薇网

  受新冠疫情影响,日本外卖业突然火爆。2021年,Uber eats的外卖员突破了10万,覆盖了35个都道府县、10万多家的餐饮店。NZo蔷薇网

  今年1月,各大外卖平台的用户数已达到902万,送外卖成了热门职业。NZo蔷薇网

  做外卖员很容易NZo蔷薇网

  于傲思回忆,2018年,Uber eats公司开始在日本发展,要想成为Uber eats的外卖员也很简单,“是个人、懂日语就要”。他说:“先给我们讲了公司的运作流程,接着让我们用软件注册,签电子合同,教了我们抢单、送达的操作,再给一个外卖包,就可以出去送餐了。”NZo蔷薇网

  于傲思说,Uber eats对外卖员的交通工具没有要求。“想开车、骑摩托的话,需要一年以上的驾龄。自行车没有要求。”于傲思成为外卖员后,他一连租了好几个月的共享单车。NZo蔷薇网

  “和国内的外卖派单系统不同,Uber eats一次只能送一单。你可以在送第一单的时候再接一单,但也只能第一份送餐结束后,才能知道第二家餐厅的位置。而且只要接了单,非特殊情况不能取消。”于傲思说。NZo蔷薇网

  虽然Uber eats送餐效率不高,但每一单的收入还是相当可观。骑自行车平均一单下来可赚400~600日元(约合人民币24~36元),要是碰上恶劣天气,系统会为在原订单收入上再乘1.2~1.5倍。NZo蔷薇网

  “Uber eats的奖励金才是挣钱的关键。”于傲思透露,它分为两种:每周奖励和区域奖励。每周奖励就是数量奖励,“一周送餐超过15次,Uber eats会直接打给你5000日元(约300元人民币),超过20次是8000日元(约480元人民币),要是全职送,每周获得额外2万日元肯定没问题。”NZo蔷薇网

  区域奖励则是Uber eats在东京都23个区里做活动,比如在涉谷区的某天晚饭时间段突然有两倍收入。NZo蔷薇网

  于傲思说,“我送的不算多,一周20单左右,算下来时薪差不多能有100元人民币。比在东京打工赚得多(时薪约1000日元,约60元人民币),还不用交税。”NZo蔷薇网

  不过,于傲思做外卖员的生涯并没有持续太久。从2019年起,uber启动外卖员审核机制。那年4月,他因工作签证到期,不得不停止送外卖,等到签证更新以后,却被告知“拥有工作签证的外国人已经无法注册成为外卖员。”NZo蔷薇网

  回忆曾经的5个月外卖员生活,于傲思庆幸他遇到的客人都比较友好——他曾在送餐途中撒过汤料和油,几乎都没被客人指责过,好评率也基本维持在95分以上。“最方便的食物还是麦当劳这种快餐,我不太喜欢送中餐,汤水和油太多了,哪怕固定好了也容易洒。”NZo蔷薇网

  收入有些不稳定NZo蔷薇网

  在日本,不是所有人都像于傲思一样幸运。住在名古屋市的陆昕,最初做外卖员完全是因为它有灵活性。NZo蔷薇网

  2019年夏天,为了赚零花钱,22岁的陆昕想到了送外卖:“时间比较自由,这样也不会耽误学校的安排。”NZo蔷薇网

  和于傲思的经历类似,陆昕用自己的自行车注册成为外卖员。NZo蔷薇网

  很快,陆昕发现Uber eats的app有缺欠。在取餐成功后,app会在谷歌地图上导航送餐的路线,但这份导航常常不靠谱。NZo蔷薇网

  “谷歌地图没有自行车路线,只能选择步行或者开车,不管是哪一个,对于骑自行车而言都不方便。”陆昕常因为导航而错过捷径,“开车的路线是很危险的,因为你不能跟着机动车走。可如果按步行路线走,它有可能给你导到天桥上。”NZo蔷薇网

  陆昕表示,名古屋市不大,不像东京那样可以分区,从而保证外卖员待在同一个区。在名古屋送外卖得全市跑。有一次她从市中心接单,一路往南十多公里,送到靠海的港口附近。NZo蔷薇网

  “我那次是晚上接的单,骑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怎么骑了这么远,但也没法要求取消订单了,只好硬着头送过去。”陆昕说,“送到后已经7点多了,天全黑了,我自己也懵了,坐在路边想要怎么回家。骑车回去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继续接单的话指不定要去更远的地方。而且日本很多小路晚上都不开灯,我一个人也害怕。于是我就给住在附近的朋友打电话,问能不能开车送我回去,结果人家没空。”NZo蔷薇网

  幸运的是,在海边徘徊了一阵后,陆昕接到了一个送往市中心的订单,“我骑回市中心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送完那一单我赶紧就下线了,那天真的没有心情再做了,特别累。”NZo蔷薇网

  虽然只做了3个月外卖员,陆昕遇到不少突发状况。有时坡太陡只能推车,推到一半她低血糖发作,忙跑进便利店吃点东西。有时突然骑到一大片墓地,让她非常害怕。NZo蔷薇网

  夏天过去了,陆昕回到药店,继续她时薪1200日元的常规打工,这比她送外卖时的1000日元时薪高,也稳定。“我们这里送外卖有些不稳定,有时候一整天都没接到几单。在药店打工的话,不管这一个小时怎么过,我都能拿到钱。”NZo蔷薇网

  不过,这段送外卖生活也让她觉得挺有趣,“我锻炼了身体,还把整个名古屋跑遍了。累的时候就停下来休息一下,能看到很多不同的风景。”NZo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