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幕后的公主”走了,她的声音永远留在记忆里(7图)

投稿时间:2020-06-27  消息来源:来源: 新民晚报  提交者:古姿女郎

  还记得电影《苔丝》和《望乡》中那个被侮辱的贫家女吗,生活苦痛她们却不减对美好的向往;还记得印度(专题)影片《大篷车》中那个单纯、热情的“小辣椒” 妮莎吗,吉卜赛式的“野性”令人难忘;还记得《魂断蓝桥》的玛拉吗?从纯真善良到灰心绝望,再到罗伊重归后沉重的欢愉,最后到忍痛离去,挣扎的心碎,至今仍历历在目……JAd蔷薇网

  这些曾经让我们欢喜和忧伤的人物,这些人物背后的声音,“银幕后的公主”今天离开了我们。著名配音表演艺术家、上海电影译制厂配音演员刘广宁于今天凌晨1:02在上海逝世,享年81岁。JAd蔷薇网

JAd蔷薇网

  刘广宁今晨逝世JAd蔷薇网

JAd蔷薇网

  刘广宁曾为《魂断蓝桥》中的玛拉配音JAd蔷薇网

  ▼刘广宁配音精选,经典能让观众怀念▼JAd蔷薇网

  “大小姐”,爱文艺JAd蔷薇网

  刘广宁1939年出生于香港(专题),四岁时随全家移居上海。刘广宁的祖父刘崇杰是当时外交界的风云人物,曾任中国驻德意志兼奥地利全权公使,但上译厂老艺术家苏秀在《我的配音生涯》一书中回忆说:“大家就知道她祖父很不一般。但是她不张扬,不挑剔,一点也没有官宦人家娇小姐的习气,只有一种端庄气质。”JAd蔷薇网

  在刘广宁的记忆里,小时候,梅兰芳、胡蝶等文艺界名人都曾到她家做客,“我五岁学琴,但我祖父不赞成我搞艺术。我家没有人搞艺术,虽然家里和文艺界有来往,但真的去搞艺术他是不同意的。”不过她念中学时祖父去世,家里的环境宽松了,“我开始学过京戏,但学戏练功太苦。JAd蔷薇网

  后来我喜欢听广播,参加了上海电台的业余广播组,跑跑龙套,只有星期天可以去。”因为奶奶是北京人,她就跟奶奶学会了北京话,也跟妈妈学会了苏州话。“读到好的文字,我就有欲望、有冲动,觉得我应该念,念得好很过瘾,念不好便很难过。”JAd蔷薇网

JAd蔷薇网

  刘广宁当年被观众奉为“银幕后的公主”JAd蔷薇网

  弃大学,考上译JAd蔷薇网

  广为人知的故事是,1960年刘广宁高中毕业后,出于对艺术的强烈爱好,她主动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冒险给上海电影译制厂写了一封毛遂自荐的信,并且成为了当年唯一被录取的人,而后开始了上千部(集)中外影视片(剧)的配音工作。在一次采访中,刘广宁回忆起少女时代的梦想:“我的文科很好,老师说你干嘛不考大学?可我就是想要进上海电影译制片厂,如果上大学,毕业后全国统一分配,便很少有机会进文艺团体了。所以我想放弃,冒这个险。不过上译厂招考的消息她也不知道,电影界刘广宁一个人也不认识,“我就自己给上译厂写信,然后又闯到厂里去毛遂自荐。巧了,本来我们这一期的考试前几天就应该考,但不知什么原因推迟了,我正好挤进来。一起考的有七八个人,筛选了大半年,最后留下我一个。”JAd蔷薇网

JAd蔷薇网

  刘广宁曾为《生死恋》中的夏子配音JAd蔷薇网

  每一个,都不同JAd蔷薇网

  刘广宁的音色甜美动听,特别适合配少女型的角色,当年被观众奉为“银幕后的公主”。一位观众在网上撰文,说出了大家对这个声音的共同记忆:“从小我们看童话,看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但是我们不知道王子和公主长什么样,后来看了小人书,知道他们长什么样了,可还是不知道他们的声音是什么样的。直到看了童自荣和刘广宁配音的动画片《天鹅湖》,才知道,王子和公主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的。”对此,刘广宁坦言:“当时观众喜欢,是观众对我的赞美,也是因为配了几次公主的戏。但其实很多角色的差别,还是相当大的。”比如《望乡》里中野良子扮演的大家闺秀,就不好配,声音上不能很火爆,是笑不露齿的感觉;比如《生死恋》里的夏子和《绝唱》里的小雪也不一样,一个是小姐,一个是佣人。“观众能一下子听出我的声音,但我要做的努力就是在声音里融入剧中人物的气质和性格,要是没有差别,一直是公主的感觉,这就是我的失败了。”1982年,她配音的《苔丝》获文化部最佳译制片奖。1987年,她凭借《天使的愤怒》中詹尼弗的成功配音,获第五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配音演员奖。JAd蔷薇网

JAd蔷薇网

  刘广宁与长子潘争一起回忆译制片年代的故事JAd蔷薇网

  国产片,也有她JAd蔷薇网

  除了为《叶塞尼亚》《魂断蓝桥》《生死恋》《望乡》《悲惨世界》《冷酷的心》《尼罗河上的惨案》《大篷车》等等众多耳熟能详的外国影片配音,刘广宁还参加了《天云山传奇》《沙鸥》《胭脂》《夜上海》等国产片、电视剧的配音工作。上世纪80年代谢晋导演拍摄《天云山传奇》,女主角施建岚是温州人,以前是越剧演员,普通话台词说不好,“牛犇老师来找我,那时候正好我嗓子哑了,过去太累落下的职业病,差不多两年就哑一次。我说去不了,谢导说我等你,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来配音。”后来,国产片《胭脂》同样找到了刘广宁,“扮演胭脂的是杭州歌舞团的演员,不会说普通话。我喜欢京戏,给她配音时就用花旦那样的念白。”这些国产电影并不是外国片的感觉,不过熟悉刘广宁的观众还是会听出她的声音。JAd蔷薇网

JAd蔷薇网

  刘广宁也参与了很多国产剧的配音工作JAd蔷薇网

  活到老,学到老JAd蔷薇网

  退休后,刘广宁和先生潘世炎一起去了香港,这也是她出生的地方。“我们两个从最基础的做起,我先生教小提琴,我教普通话。我在香港也没有熟人,就直接去一个推广普通话的机构,问他们需不需要老师。这让我想起当年考上译厂的时候,也是自己推荐自己,现在又重新来过。” 教学间隙,她还为《现代汉语词典》有声版录音,为香港中学教科书配录了两三篇小说和散文。JAd蔷薇网

JAd蔷薇网

  刘广宁JAd蔷薇网

  后来,她又从香港回到上海定居,偶尔观众还能在电影里看到她。“其实就是跑了两个龙套。拍《建国大业》时我和曹雷一起参加了一场戏,毛泽东蒋介石在重庆谈判,我演一个太太,有一个敬酒的镜头,剧中人都没有名字。拍《十月围城》,张建亚推荐我去演慈禧,那次跑到外景地,大热天穿特别厚的衣服,拍了两天,回来就中暑了。拍电影真是辛苦。”但刘广宁说,自己不愿意停下来,有什么事就去做什么事。JAd蔷薇网

  今天她还是累了,停下手中的事情,走了。但她甜润的声音永远都在,她配译的那些温柔、善良、天真、纯洁的姑娘们,会永远鲜活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JAd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