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具无名女尸在荒野坟地出现 牵出连环强奸杀人案

投稿时间:2020-08-02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1993年,保定连环杀人恶魔吴建臣系列杀人案侦破纪实:荒野,20具无名女尸。

保定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地处京畿要地,西邻太行山眺白洋淀,不仅是冀中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而且是重要交通枢纽。纵贯全市的京广,京石(石家庄)、京深(深圳)、保么(衡水么头)等主公路干路每天都有数以万计辆、人流通过,构成了城市曲的一个乐章。

当九十年代第二个春天到来时候,几条主要公路沿线却接出现不和弦的音符:20余名妇女相继遭强奸杀害陈尸荒野!

20具无名女尸在荒野坟地出现 牵出连环强奸杀人案

一时间古城保定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

仲春的保定,到处一片青翠。4月16日一大早,近郊清苑县阮庄村农民赵文艳便来到了责任田,看着一尺多高的麦苗,她欣慰地笑了。

一阵晨风吹过,赵文艳发现不远处像是躺着一个人。

“谁会躺在麦田里?”好奇心驱使她走过去,果然见一人蒙头而卧。撩开衣服一看,“啊?”竟是一具腐尸!赵文艳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接到报案后,保定市、清苑县公安局的领导带刑侦、技术人员相继赶赴现场。随即,现场勘查、现场访问紧张有序地开始了。

现场位于阮庄村西北,市劳教所果园围墙南侧麦田中,距保么路500米。由于围观群众较多,现场已遭严重破坏。

死者呈仰卧状。揭开覆盖在身上的衣物,尸体全裸,两侧有死者的黑色半高跟皮鞋两只,带血卫生纸5块。

尸体检验推断,死者26岁左右。根据颈部有环形表皮剥脱,球睑结膜有出血点,舌骨大角折断,食道后壁及喉室有出血情况,可以认定,系由他人掐、压、勒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者右手指有两处表皮剥脱,说明死前现犯罪分子曾有搏斗过程;根据死者阴道有两处撕裂伤,认定死者有被奸过程;从死者胃溶物及尸体现象分析,其死亡时间应在12个小时以上,即1993年4月15日18时至22时。

现场访问组经过对周围群众进行深入调查走访,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线索。

一个由市、县公安局领导负责的专案组旋即成立。15名市、县局侦查员受命侦破此案。

案情分析会上,侦查员们根据现场情况,对犯罪分子进行了分析画像,一致认为:此案是强奸杀人,不排除因奸情、婚姻纠葛仇杀的可能;犯罪分子系一名25岁至40岁的男性,心毒手辣,可能有犯罪前科;犯罪分子作案选择在既能隐蔽,又便于逃匿之地,且受害人能够夜晚跟随其进入距公路500米的麦田深处,说明犯罪分子不仅熟悉现场环境,而且与被害人十分熟悉;受害人被奸后遇害,随身找不到任何可证明身份的物品,说明有可能是犯罪分子怕受家人告发或怕公安机关查到尸源而暴露,故拿走了能证明身份的物品,杀人灭口;犯罪分子熟悉现场环境,说明其藏匿地应在保么路沿线的保定市郊,清苑县及邻近的区域。

迅速查明尸源是突破全案的关键所在。侦查员们一边按照分析画像大范围摸排嫌疑对象,一边查找尸源。

很快,保定地、市新闻媒介播出或刊载了《寻人启示》,1000份《协查通报》迅速发往各有关市、县派出所。查找受害人衣着,随身物品产地工作任务量及难度很大,侦查员们跋山涉水,克服了重重困难,一丝不苟地查找、比对着。

20多天很快过去了,侦查员们走村串户,昼夜连续奋战,行程数万里,共查否与无名尸 类似失踪人员17名,查否与死者衣袋上同名的“李夏群”19名,但案情却毫无进展。

为推动侦破进程,专案组坐下来对前段工作进行了认真总结。大家一致认为,案件毫无进展的原因只能是两个方面:一是分析画像不准,犯罪分子没在网内;二是摸排工作有纰漏,没能把犯罪分子“兜”上来。从前段工作看,划定的侦破区域已基本摸排完毕,且工作认真、细致,第二种可能不大,问题很有可能出在分析画像不尽准确上。因为如果摸排范围准确,既使排不出犯罪分子,也应得到一些受害人线索,而查找尸源工作已扩展到了周边所有市、县,却仍没有线索,说明受害人较远,犯罪分子有流窜作案的可能,且有可能受害人与犯罪分子并不十分熟悉,系被诱骗或胁迫至现场遇害。如果这一假设成立,那么,案件的性质只能是强奸杀人,犯罪分子必是一名流氓成性,凶残暴戾、胆大妄为之徒,受害人也不一定是唯一的受害者。

根据上述分析,专案组进一步扩大了侦查视野,把网撒向更加大范围的同时,另辟侦查溪径:派力量深入城郊区域及邻近地区,调查了解有无类似无名女尸或案情相近案件,特别注重发现可能存在的“活口”,以进一步了解罪犯情况,尽早突破全案。

5月13日,负责查找类似案件的两名侦查 员来到北市区东金庄派出所,一份报案记录引起了他们的注意。5月2日晚,东金庄派出所曾接到易县女青年汪丽的报案。这一天,汪打算去西宁投亲找工作。上午乘公共汽车到保定,因3日才有去西宁的火车,于是,在市区玩了多半天,晚9时回到火车站。欲进候车室时,遇到了一个乡村打扮的中年男子。

“大妹子,到哪儿去?”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地问。

“去青海!”汪丽不屑一顾地信口回答道。

“去青海干啥?”男子不紧不慢地继续问。

“找工作!关你什么事?”汪丽有些不耐烦了,重重地甩下一句话转身想走,就听男子说“嘿,巧了,我姨在保定郊区开了个服装厂,正愁人手少,你要愿意就去看看?”

听到此,汪丽的心怦然一动,“老天有眼,难道我是遇上贵人了?”,想着,已迈出去的腿又不由自主地收了回来。

她正眼打量着男子,男子了也用征询的目光找量着她。涉世不深的汪丽望着中年男子满脸的诚意,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不假思索便上了中年男子租来的机动三轮车。正是姑娘这轻率的一步,使自己饱受了炼狱之苦,并险些丧失性命。

20分钟后,他们从三轮车下来,四周已是一片漆黑,汪丽辨不清方向,只知已到郊外。中年男子顺着有灯光的方向随便一指,说“我姨的厂子就在前边”,汪丽顺从地跟着进了田间小路。走了数百米,中年男子突然凶相毕露,掏出一把匕首,威逼着汪丽进了麦田,然后将其按倒,三次强奸,并两次扼掐其颈部。扼掐中,为了让汪丽叫他爸爸,才松开手。最后,罪犯抢走了汪身上的400现金及提包、部分衣物后,才放其离开现场。此前,罪犯曾一再恫吓“不许报案,我手中有枪,就跟在你身后,发现你去报案就打死你!”

汪丽提供,此罪犯小眼睛,单眼皮,罗圈腿,身高1.74米左右,约37至38岁,从衣着上看不像城市上班的人。

专案组立刻对此案进行了分析研究

1、犯罪分子单人作案,年龄吻合;

2、作案时间都选在晚10时左右;

3、作案地都选在距公路1至2华里的城郊结合部的麦田里;

4、作案手段相似,都采用了强奸,扼掐手段。三、青纱帐里的罪恶

正当侦查工作进退维谷之际,8月30日晚7时30分,保么公路清苑镇东500米处玉米地中又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

这是一块连成大片的玉米地,一人高的玉米一望无际。身着半袖警服的侦查员们不顾玉米叶锯割和蚊虫叮咬,踩着长有齐腰深杂草的田埂走向现场。还没接近尸体,便有一股恶臭迎面扑来。

尸体位于玉米地纵深80米处,头东北脚西南俯卧,上、下衣分别被扒至胸上膝下。尸体已高度腐败,部分白骨化,颈部系有一块毛巾打结于颈后。侦查人员从现场提取内装大量小孩衣物及越冬物品的棕色提包一个,黑色扣子两枚,棕色扣子一枚。

法医经对尸体进行仔细检验,得出结论:

1、尸体颈部系有毛巾,酒精浸泡牙齿根部呈玫瑰色,全身未发现其他明显损伤,说明系被他人扼勒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根据尸体腐败程度和蝇蛆、蛹壳等情况,分析其死亡时间应为15天左右;

3、根据牙齿磨耗度,推断年龄大约为25至26岁。

综合现场勘查及现场访问情况,侦查员们一致认为:此案性质为强奸、抢劫杀人;罪犯系一名中、青年男性,有流氓劣迹,受过打击处理,熟悉现场环境;死者系南方妇女。从其随身携带大量小孩用品及越冬衣物看,可能带有一小孩,并准备在保定一带越冬,有投靠地点。

一张围捕犯罪分子的网在以清苑镇为中心的地域拉开了,新闻媒介同时播出、刊载了《寻人启示》,寻找尸源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

9月3日,侦查员从一张个人发出的《寻人启示》中发现一个重要线索:望都县特种水泥厂化验室主任立文的妻子带小孩从河南来保定探亲途中失踪,特征与死者吻合。侦查员们风驰电掣般地从望都将立文接到清苑,经对死者照片及遗物辨认,确认是立文的妻子仝卫。

据立文讲,其妻仝卫26岁,女儿晨辉一周岁半,河南省信阳县人。仝本打算到望都来过冬,因立文工作忙无暇去接,于1993年8月14日由其父将仝卫母女送上了246次列车。列车正点到达保定火车站的时间应是8月15日凌晨1时,立文接到接站电话已是8月15日下午,当他风风火火地赶到保定火车站时,连母女二人的影子也未见到。

为核实立文提供的情况,迅速突破全案,侦破组除外围继续进行大范围摸排外,另分两队人马,一队赴河南查仝卫上车前后及旅途情况,一队专查小晨辉的下落。

赴河南的小分队很快查明,立文讲的情况属实,且他们夫妻关系很好,排除了立文作案的可能。会不会是犯罪分子从河南跟到保定作案?小分队走访了包括4月15日246次列车包乘组人员在内的上百人,从仝卫在家乡人际关系良好,其父送她们上车时无任何异常情况分析,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各种迹象表明,犯罪之源来自保定火车站。

查找小晨辉的小分队将印有小晨辉照片的《寻人启示》送到了清苑县每一个村,将《协查通报》派人送至各毗邻、重点区县,部署落实协查工作。十几天的紧张查寻,共查否与小晨辉类似的女孩11个,而小晨辉依然音讯杳然。

侦查工作再度搁浅。

下一步侦查工作如何展开?侦查员们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仝卫母到达保定后遇害的,下车后,自以为丈夫已接到接站电话的仝卫一定会在火车站等待。长时间焦急等待之后,仝有可能到长途汽车站去找发往望都的汽车,仝卫在保定的活动地域只有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

又是“两站”!且与已并案的“4罚保怠薄埃捣2”案件性质相仿,所不同的是前两案犯罪分子是扼、掐,仝卫案是用毛巾勒。凭丰富的刑侦工作经验,大家感到,三起案件中存在着一种内在的联系,但并案侦查尚缺乏足够依据,必须尽快收集证据,解开这个迷团。

就在专案组按照新的部署,加紧收集串并案证据的时候,又一起无名女尸案发生了。

9月22日早8时30分,驻保定某集团军直升机大队二基校学员正在进行跳伞训练,伞兵周扬和谆于启明将要落地时,几乎同时发现,4号地水渠内有具半裸女尸。

部队保卫股迅速封闭了现场。市公安局、南市区公安分局和集团军保卫处领导,带领侦查、技术人员相继赶到现场。

尸体仰卧,上衣敝开,乳罩外露,下衣退至膝盖处,颈部系有一条2.5CM宽的牛皮带。

侦技人员发现,现场除死者的一趟足迹外,还有相伴的往返各一趟不完整的模糊足迹及自行车轮胎痕迹。

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表明,死者28至32岁,系被强奸并掐勒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时间12个小时以上。罪犯年龄在25至40岁之间,身高1.70至1.75米,骑一辆“28型”杂牌自行车,可能到过机场或在机场附近居住、工作,从事体力劳动,生活条件较差,有流氓、抢劫犯罪前科。

一个由部队保卫处和公安机关联合组成的侦破组迅速成立,侦破方案也随即制定:

1、通过新闻媒介和宣传发动群众,发《协查通报》查找尸源,重点放在周围农村来保定探亲,打工人员上。尽快查出死者遗物产地、销售情况,最大限度地缩小查找尸源范围;

2、查找罪犯足迹样鞋,寻找作案用的自行车;

3、大范围摸排的同时,加紧对现场周围调查访问,力争发现嫌疑目标和目击者。

部队保卫处对内部及上千民工进行摸排、走访,查清了一个个疑点,未发现有价值线索。

公安机关对附近乡村及城区逐人逐户调查了解,获取数十条线索,经甄别,其中一条价值较大。9月21日晚,一对青年男女在机场路旁谈恋爱,约20时,见一中年男子骑自行车驮一妇女向现场方向走去,这二人与受害人及罪犯特征吻合。这一发现,使现场的分析判断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一周时间很快过去了,案件侦破工作进展缓慢。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侦查员们凝眉思索着,他们曾攻克地过无数起重特大疑难案件,从来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接连失利。

一缕缕香烟圈在房间里散落成一串串飘游的问号,无名女尸、中年男子?火车站、荒郊??死者脖子上的扼掐痕、牛皮带、毛巾……???

这些杂乱的影像在侦查员的脑海中翻腾着,渐渐地,被一条主线穿在了一起。

已是黎明时分了,遥远的天际出现了一线曙光。指挥员果断地打开了手持电台:“20、20!请立即通知召开紧急会议……”1、犯罪分子选择作案的时间都是晚10时前后,地点以保么路为主线散射,均选在与公路干线500米至1000米的坟地、麦田;

2、被害人多为外地妇女,均被强奸、抢劫,并掐勒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3、幸存者、目击者反映的罪犯体貌特征与几起有足迹现场的案件分析结果一致;

4、六起案件已有三起证明被害人是犯罪分子从火车站领出的;

5、所有遇害妇女身上均找不到能证明身份的证件。

会议确定了侦破责任制和定期进展通报、联席会、例会制度,组成了总指挥部,调整了工作部署。

1、摸排的对象放在符合罗圈腿等体貌特征的人员上,年龄段由25至40岁,缩小到35至40岁,身高由1.70至1.76米,缩小到1.74至1.76米,重点是心理变态者、有强奸、抢劫犯罪前科的劳改、劳教释放人员;

2、摸排范围从市郊、清苑,向以保么路为中心的更大范围扩展;

3、严密控制“两站”,继续派侦查员带汪丽守侯,守侯时间由每晚18时至次日凌晨,缩短为18时至23时;

4、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使用隐蔽力量控制阵地,同时派一名女侦查员化装侦查,诱蛇出洞;

5、迅速将有检验条件的受害人阴道提取物送检,并继续收集有关资料,为串并案提供充分的证据材料。

上述部署,使侦查范围大大缩小,侦破方向更加明确。会后,各项侦查措施即刻到位,一个动态的立体侦查网络迅速形成,一场部署更加周密的擒魔战展开了。

为进一步推动侦破进程,10月11日,破案总指挥部在市公安局六楼会议室再次召开会议,通报串并案以来侦破进展,部署下一步工作。各分县局、派出所领导和原保定地区公安处、徐水县公安局以及其他周边地区的派出所长也应邀出席了会议。会上进一步统一了思想,明确了任务,激发了干劲。会后,侦查员们群情激奋,怀着对犯罪分子的满腔怒火和一名人民警察特有的责任感奔赴一线,掀起了一个新的破案高潮。

为加强“两站”控制,指挥部增加了守侯力量,清苑县公安局一名女侦查员勇敢地担起了在“两站”化装侦查的重任。

侦查员们为突破全案昼夜奋战着,犯罪分子也并没有偃旗息鼓,而是更加肆无忌惮地顶风作案,进行最后的疯狂。

10月13日新城县(现高碑店市)闫家务坟地发现无名女尸!

10月27日清苑县北大冉坟地发现无名女尸!!

10月28日清苑县谢庄坟地发现无名女尸!!!

强奸、抢劫,扼、掐、勒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手段、性质完全一致,又是这个杀人恶魔!

一时间,古城群众开始出现恐惶。许多妇女夜间外出由亲友接送,不少人还给外地的亲友发出信息,告诫妇女没人护送不要来保定,恐怖的阴影笼罩着保定。

面对如此猖狂的挑衅,侦查员们把拳攥得“咯咯”直响,“拼了,拿不下此案誓不当警察!”

市委、市政府领导震惊了。

11月1日,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李森专门听取了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他指出:专案组前一段对案情的分析判断及侦破的主攻方向是正确的,当前最主要的是对上案警力要科学部署,实行分工包干,层层负责责任制。要立足于重点突破,选准突破口,寻找破案捷径。要保持大兵团,全方位,全天候作战,做到统一指挥,协同作战,打破警种、地域界限,充分利用隐蔽力量、技术侦察、化装侦查等手段,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抓获罪犯,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根据李副市长的指示,指挥部再一次对部署进行了较大调整。一是进一步充实了“两站”警力,确定以每天18时至22时为重点,全天候,全方位巡查、守候;二是以“两站”为中心,沿市区各出入路口设三道防线,昼夜盘查过往可疑人员。机动车和长途汽车站上下车人员分由交警、车站派出所、内保部门负责。各防线一旦了现体貌特征相近或有可疑点的结伴男女,立即隔离审查,绝不能放过一名可疑分子;三是重点嫌疑对象的摸排范围向京石公路保定至高碑店、保么公路保定至张登南以东沿线扩展。

层层设防的“两站”可谓万无一失,摸排的大网也在紧紧收拢,恶魔现形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11月2日,侦查员们从三起案件受害人阴道提取物送检。经公安部第二研究所检验,三案血型均为AB型,酶型检验均为PGM2──2型。至此,六起有检验条件的案件检材ABO检验均为AB型,DNA检验均为PGM、2──2型,六起案件为同一名犯罪所为无疑。

送检归途中的两名侦查员望着晴朗的蓝天暗忖:这样好的天气正是犯罪分子作案的良机,也许,与杀人恶魔最后较量的日子到了。

11月3日这天的确是秋末少有的好天气。

傍晚,喧闹了一天的保定火车站依然人流如潮。候车室内、小吃摊前,店铺旁边,从侦查员一道道布满血线的眼睛里射出的目光,织成了一个密实的大网。

已是晚7点多了,还没有吃晚饭的北市区公安分局联防队员范连庆依然毫无饿意。他倒背着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眼睛却像雷达一样扫描着负责守侯的每一个角落。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前面。罗圈腿!老范毫不迟疑地一步跨到“罗圈腿”面前。

“我是公安局的,请出示身份证!”

“没带。”

“罗圈腿”回答还算流利,眼睛却紧随着打量他的这双明亮的眼睛。渐渐地,他开始变得不自在。当范连庆的目光移向他的裤子时,“罗圈腿”紧张地说:“这,这是女式裤子,是穿我姐的。”说完,拔腿想溜。

“站住!你提包装的是什么?”老范厉声吼道。

“没,没什么。”“罗圈腿”只好再一次站到老范面前。

范连庆令其打开提包一看,一节一尺多长的电线卷曲着。煞时,受害妇女颈部的勒缠物从老范眼前闪过。为稳住对方,老范没问电线的用途。

“你叫什么?”

“吴建臣”

“多大?”

“35岁”

“哪儿的人?”

“蠡县万安”

“来保定干什么?”

“我是钉鞋的,来保定买皮子。”

买皮子包内却没皮子,傍晚不回蠡县却在车站广场闲转,一尺多长的电线,女式裤子,罗圈腿……?

种种迹象表明,吴建臣已构成重大嫌疑。旋即,他被带到审查室 。

“立刻进行血型检验,加紧审查!”指挥员简短地下达了命令。

面对强大阵容的严格审查,吴建臣彻底明白了,这绝不是一般的盲流审查,他最担心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我杀了人,我交待。”

吴犯供述了自1993年4月以来,从保定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先后将9名外地妇女骗出强奸、抢劫、杀害的罪行,并交待,现在其家中,还养着受害人的一个小女孩。

就在侦查员一笔笔记录着吴建臣的罪恶时,一支精干的小分队已火速赶赴蠡县东辛庄,搜查吴犯住宅,解救女孩。

侦查员一进院,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小女孩正在猪舍旁玩土。她,就是两个前被吴建臣杀死母亲后,带回村的小晨辉。侦查员一下子把孩子搂在怀里。如果吴建臣晚几日被擒获,这个可怜的女孩就会像猪仔一样被卖往他乡。

吴家的三间小屋并不大,侦查员却从中搜出了其强奸、杀人后抢来的铜戒指9枚,银戒指1枚,各种衣物64件,各式女包12个,以及手表、钱夹等大量受害人遗物。

杀人恶魔吴建臣被擒获了,小晨辉回到了父亲的怀抱,死者的冤魂可以得到告慰了,人们拉鞭放炮,庆祝古城卫士为人民除了一害。

1994年年底,吴建臣被执行枪决。FL9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