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死的女德班,到底有啥魔力?

投稿时间:2020-08-05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笑傲江湖



文:与归 编辑:杨文瑾

“我不要脸,还给我的父母丢脸,更让我的祖宗蒙羞。因为邪淫导致我整天萎靡不振、无精打采,特别昏沉。因为肾精大量地流失导致脊髓液的下流,导致我的脑子非常不好使。而且我的胃非常不好,我的胃经常疼,疼得我一身虚汗,有时候甚至吃不了饭、喝不了水。幸亏我学习传统文化了,如果没有学习传统文化,我现在指定已经得胃癌了。”这是最近被媒体曝光的一个夏令营的“女德班”上,教学视频中一个女孩的陈述。视频中,女孩还讲述了自己学到的“戴美瞳的女生不正经”的观点。据报道,事发地为孔子故里,山东曲阜。很难想象,都2020年了,这么反科学的“教学内容”,还能堂而皇之地上演,还能有人买单。当“传统文化”什么都能治,甚至是预防癌症的时候,显然这类浮夸的女德班已经病入膏肓了。

更令人感到“高慌”(高度慌张)的是,这次,又是康金胜。 屡禁不止的女德班

2017年年底,辽宁抚顺,“抚顺市传统文化研究会”名下的“抚顺市传统文化学校”,因“点外卖是不守妇道,经常换男友会送命”“女子就该在最底层,不刷碗就是丧失妇道”等观点火爆全网。



2017年12月3日,辽宁抚顺市教育局对该女德班进行取缔,要求立即停止办学,所有学员尽快遣散。此“抚顺市传统文化研究会”,法定代表人是康金胜。



2018年12月,浙江温州传统文化促进会在当地举办“女德班”,引发争议。事后,温州有关部门责令其立即停止办班,关闭培训点。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温州传统文化促进会声称是与“抚顺市传统文化研究会”共建培训基地,师资均来自康金胜名下的“抚顺市传统文化研究会”。而2020年这次,在山东曲阜被责令终止的夏令营,其背后组织为“辽宁抚顺陶公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康金胜。

是他,又是他。



康金胜在授课。所谓屡禁而不止,或许是因为那个“禁”,仅仅是“停”,而且是暂停的停。似乎并没有一些措施,来阻止康金胜重操旧业;似乎也没有一些监督,来预防类似的女德班重新上演。因此,哪怕这次曲阜市通报称,已立即终止该夏令营活动并要求退还费用,并责令企业整改,我们还是要问一句,我们能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同样一个组织,同样一批人,这次被查处后,下次会不会换个马甲又重新登场?一次又一次,他们为什么可以?我们为什么无能为力?



这个问题,需要答案。而这个答案,能够回答康金胜会不会再出现。 当代女德班发展史:迅速崛起,走火入魔回顾“女德班”的发展史,我们恐怕会产生更多的问题。2013年9月28日,是孔子诞辰2564年。这一天,我国很多地方举行了祭孔活动。在山城重庆,重庆信息技术职业学院举办了“首届中华女德班开学典礼”。首期女德班限收的43名学生中,有三分之二为在校女生,其余则是学校的女教职员工。彼时,重庆信息技术职业学院院长徐九庆谈到为什么举办女德班时说,“女德班的教学宗旨,就是要把传统女德精髓运用到现代女性培养中,融会贯通现代女性的独立精神和创造智慧,教现代女生学会处理人际关系、解决家庭困惑、战胜性别歧视,从而获得更高的幸福指数。”这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运作好了,也会产生一定的积极效益。但当“女德班”从官方走向民间,就迅速形成一道奇观。检索相关报道可以发现,问题大概在2014年开始凸显。2014年年初,河北保定10岁女孩童童,被母亲张某送到北京顺义去读免费的“女德国学班”。在那里,她不仅没有学到什么“国学”和“女德”,反而遭到“国学班老师”张红霞的虐待:针扎指甲、揪头发撞墙、踩断锁骨、被逼吃用过的手纸……事后,顺义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了张红霞。那么,这种免费的“女德国学班”,靠什么盈利呢?媒体的报道挖到了细节:被殴打孩子家长反映,孩子被张红霞标注为“被社会遗忘的孩子”,她的手机号绑定的微信号码显示名称为“爱心团队一员”,签名栏上写道,“付出比接受更有意义,幸福和成功的源泉是您的肯付出。”有家长认为,张红霞其实就是找来几个孩子,想骗取捐款。或许,她们只不过是以爱心的名义,干着黑心的勾当。2014年9月21日,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的一则报道,开始把女德班当作一种现象。当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16字,被形容为“女德四项基本原则”。报道称,这类“女德班”正在全国遍地开花: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绵延到陕西、广东和海南……



其中,在广东东莞蒙正国学馆,一位“女德班”学员对媒体表示,除了“五伦八德”和“四项基本原则”,蒙正国学馆还提出,“如果要做女强人,就得切掉子宫、切除乳房,放弃所有女性特点。”“女德”的走火入魔,在2014年可见一斑。2017年5月,国内女德文化研究者丁璇,在一次演讲中,抛出“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等言论。再往后,康金胜就接过了接力棒,将“女德班”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



创始人自称做很多恶事,“警察没抓法院没判”按理说,屡被查禁的“女德班”,开办人一般应该比较低调。但以“幕后老板”身份屡屡出现的康金胜,却相当高调。在一则《圣贤教育,改变命运》的视频中,康金胜“忏悔”自己曾“卖假货,坑人骗人”“讹了人很多钱”,但“警察没抓,法院没判”。话锋一转,康金胜又表示,“自然规律反作用力”让其痛不欲生,后来因为学习了传统文化,自己改邪归正,于是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学习完传统文化,然后就去办女德班了?不带这么黑传统文化的。值得一提的是,7月31日,被曲阜官方通报查处后,当地“女德班”夏令营主办方旗下名为“人文传媒网”的公众号,连发五条视频,画外音控诉媒体曝光是“歪曲事实,恶意造假,诽谤和攻击”,言辞激烈地控诉媒体对其开班教授的内容进行卧底曝光“构成犯罪”并报警。该公众号还发出了2017年和2018年开展的“女德班”的现场视频,声称要“还原现场,与媒体恶意剪辑做对比”。





他们不仅高调,而且嚣张。他们觉得自己光明正大,觉得自己正义凛然。官方“内容低俗、违反科学,歪曲事实”的认定,似乎丝毫不能让其悔悟,反而气急败坏,倒打一耙。这样的反应,让我们很难乐观,也很难保证他们下次不会再以其他名头出现。 想借女德班“治愈”孩子的父母而从市场的另一方来讲,或许我们该看清的是,这些被宣扬的所谓女德,它们不仅仅是“历史的遗留”,还是“时代的更新”。一些别有用心者,他们从家长们的育儿焦虑中看到了市场,比如爱打游戏的孩子、经常逃课的孩子、留奇怪发型的孩子、早恋的孩子等等。这样的孩子,被家长们当做了心病。于是,康金胜们便想着给这些家长们量身定制一种“药方”。所谓传统文化、国学,无非是他们拿来包装的糖衣。其实,早在2017年,辽宁抚顺爆出那次女德班事件后,山东大学儒学专家颜炳罡教授就表示,这和儒家没有关系,这是对儒家的羞辱。



但盲目的家长们,却很难分辨。可以说,女德班一次次的复活,不仅是因为想凭借女德班挣钱的人大有人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凭借女德班“治愈”孩子的父母大有人在。一些缺乏科学认知和专业知识的家长,一旦被头疼的孩子冲昏了头脑,便很容易陷入“病急乱投医”的焦虑,进而把孩子送进虎口,造成悲剧。从这一点来看,女德班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恐怕还将继续上演。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除了市场那只无形的手,还应该有一只有形的手,来为迷途的家长和孩子保驾护航,指明方向。孩子们需要的是健康的成长,而不是被浸泡在腐朽的、歪曲的价值观念里。bQ7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