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不断出现神秘深坑 原因让人不安

投稿时间:2020-09-05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话说,

最近,一班人马在西伯利亚发现了一个巨型深坑,这个发现立马引起了科学家们的重视,和不安。


一个神秘深坑突现于无人值守的广袤西伯利亚大陆,这是自然现象,还是人为操作?

原本好好的地面凭空出现一个大坑,从多个猜想来看,都不是一件好事。

西伯利亚是地球上最广袤的陆地,面积大小相当于加拿大和美国国土面积总和,独占俄罗斯 2/3的国土面积,一直以来以荒原和寒冷著称于世。


这片土地大到要想探寻它的事迹,还得借助偶遇。

今年 7 月,一班电视台工作人员路过西伯利亚亚马尔半岛时,突然发现陆地地面有一个巨大的 " 弹坑 " 似的深洞。


他们在直升机上观察地面局势,这个圆形的深洞深不见底,直径大过他们的交通工具,洞周围有些许泥土沙砾,像是有人挖洞后留下的痕迹。


新闻里并没有说过亚马尔半岛的这一异常事件,他们也没有对这个洞的任何知识,带着巨大的疑问和完整的视频影像资料,他们找到了研究西伯利亚的科学家们。

随后,西伯利亚居民都听闻风声,各种猜想不绝于耳,有人认为这是俄罗斯进行了秘密导弹试验的证据,有人猜想是宇宙来客陨石撞击地球,却撞到西伯利亚冻土层这片表面松软的土地上,直接被整个埋了进坑,

还有人甚至相信这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留下的又一杰作 …


从照片看,每个猜想似乎都有可能,又都不太可能——

这是个超级大洞,但好像又只是一个平平无奇只是大了许多的洞 …

这个巨坑挑拨着人们对神秘力量的着迷神经,一时间让西伯利亚又多了一个不解之谜。

为了得出科学结论,也为了消除民众内心的恐惧,科学家带着摄像机来到巨坑现场,实时传回巨坑近距离样子。


在巨坑附近 30 米处,科学家发现了一些像是被大洞抛掷出来的土和冰,在这里的严寒中,仍然硬得像石头一般。

而经过勘测,这个巨坑深达 50 米。


到底这些坑是怎么出现的呢?

科学家经过化验和调查,最终把最大可能性归于这里原本的丘陵突然垮塌,或者里面的冻土层膨胀这二者身上。

根据一些科学家的研究,这里可能之前是一个凸起的丘陵,下方没有什么支撑,在经年累月的压力积累之下,猛然垮塌;


或者垮塌源于一个更加可能的诱因——

丘陵下方的永冻土快速融化,永冻土下面积聚的甲烷气体快速累积,到达甲烷最终能够像植物种子 " 破土而出 "的程度,地表的土壤被喷涌的甲烷冲开,最后只留下这个曾经储存甲烷多年的 " 盒子 "。


科学家调出 2014 年第一次出现相似巨坑的研究资料,很快将这个新发现的巨型地坑安上名字," 第 17 号漏斗"

民众的疑惑也暂时有了解答。

但更多的疑问也随之而来——

丘陵垮塌,或者冻土层膨胀,形成深达 17、8 层楼那么高的深坑,这正常吗?

然而,这个问题可能科学家也无法回答大众。

6 年前第一个深坑突然出现在这片地球特别的大地之上,深度约 30 米,10 层楼那么高,

这个深坑出现前,西伯利亚人都在为当年反常高温的夏季叫苦不迭。


同年,第二个、第三个相继出现在西伯利亚各地,毫无规律。

每年三、四个巨型深坑不断出现在西伯利亚人们的视线中,直到最近这一个最大最深的巨坑,已经总共 17 个。

但浩瀚无垠的西伯利亚还有多少个类似的巨坑在霜冻之下,在人类视野和偶然之外没被发现,这个数字没人可以作答。


仔细看一下 6 年来这 17 个深坑的事迹,可能人们对这片广袤大地正在发生什么心中自有答案。

今年 5 月西伯利亚平均气温为 25?C,打破纪录,6 月,37.8?C 的夏日炎炎更是创造西伯利亚有记录以来最热夏日的记录。

西伯利亚和北极地区见证了 " 热浪滚滚 " 的实景,全世界一片担忧之声。

而 1 个月之后,巨坑就被发现了。

大量永冻土融化一瞬间造就的这个巨坑,西伯利亚高温天气导致永冻土大量融化,这个直观的联系应该任何人都能想得到。


但是永冻土融化远不止巨坑形成这个单一的后果。

永冻土融化,让整个西伯利亚面临倾覆之危,让地球的气候面临重大改革。

永冻土蕴含着丰富的甲烷,上古时期动植物微生物的尸体,缓慢释放产生着这个吸热能力比二氧化碳高出 83 倍的超强温室气体。


在过去的安全气温环境下,这些气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缓慢形成,积聚在由岩石、泥土、冰、动植物腐尸构成的复合体周围,被西伯利亚大地安全包裹在内。

但西伯利亚北极地区变热,这个 " 胶囊 " 正面临破裂的威胁。

2017 年,也是在今日发现巨坑的亚马尔半岛,科学家在高空见证了 7000 多个冒着 " 嘶嘶嘶 " 热气的气穴。


在此之前,西伯利亚居民已经亲身挑战过 " 冰上点火 " 的实验。

冰面上积聚的气泡样水泡,本地人都清楚其中蕴藏着丰富的甲烷气体,拿着一把利器或一根棍子,再拿着火源,冰上的 " 火龙 "就会突然蹿出,气焰嚣张。




还有人直接在冰上烧水。

从这些刺激又骇人的实验中,冰层气泡里有多少甲烷气体不言而喻。

放眼望不到头的冰湖,看似平常的草地,到底蕴藏了多少甲烷,终年被关在冰层和草皮地表之下,实在难以想象。


而如果表面的冰层因为气候暖化融化了呢?

这些甲烷,会不会变成冰上的野火,还是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帮凶?

更骇人的是几年前科学家们发现的西伯利亚 " 沸腾的湖 ",在千里冰封的冰原,湖面不断翻涌着剧烈气泡的湖水让人震惊,



但震惊之余,是恐惧,

" 我感觉下一秒它们就要喷涌出来,炸掉整个湖!"

而和冰湖下 " 嘶嘶 " 的气体一样,这 " 沸腾不止 " 的湖水中,无数甲烷气体正在肆意涌出。


在山丘突然垮塌成巨坑之时,无法计量的甲烷也一瞬间冲向高空。

或者更糟糕——来一场大自然的天然原子弹爆炸 …




甲烷,在永冻土开始分离瓦解之际,正在西伯利亚大地上跳着自由之舞,而全世界,都在这无形或有形的舞蹈之中,看着未来几十年埋下深重的灾难伏笔。


据预计,西伯利亚永冻土里的甲烷总量可以造成当今世界大气的 2 倍作用的温室效应。

而给予这些气体自由的魔鬼,就是它们反过来会加强的高温天气。

高温,不仅是人类体表皮肤的不适感觉,更是这些 " 杀手 " 的春日,气候灾难的前篇。

而人类继续见证高温天气的不断产生,也是在目睹自己毁灭的开始。
odz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