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体验馆99元起步,老汉蒙上口罩奔二楼

投稿时间:2020-11-06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成人体验馆99元起步,老汉蒙上口罩直奔二楼,店主:他们太压抑了


“他们来的时候‘鬼鬼祟祟’,走的时候表情很放松,压抑太久,还会感谢我们。”

近日来,广西南宁的“硅胶娃娃成人体验馆”已突破20多家,成了不少长期在外务工者和长期单身青年关注的“休息站”。



  其实,早在2018年,深圳就出现了“爱爱乐”体验馆,是一家“大尺度”的租赁式性爱体验馆,自开业至今,来“放松”的顾客已有上成千上万了。紧接着,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也陆续出现,许多消费者纷纷前往体验这种新鲜感。

  一天晚上,太阳刚落山,一家硅胶体验馆二楼还显得有些清冷而寂静,10个敞着门的房间充满了温馨,每个房间里头各自坐着一个硅胶娃娃,床边坐着一个个和真人一模一样的“女子”,两条细腻的长腿和飘飘的长发散发着一丝丝淡淡的清香。

  老板刚整理好房间,突然一个老汉戴着口罩直奔二楼,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有什么类型的?”

“和真人一样,什么类型都有,有宫廷御女、时尚白领、校服女学生和护士等等,您要哪类?”

“多少价位的?”

“收费价格从99元到398元不等,时间为一个小时。”

“好吧!给你100”老汉塞给店主100元后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其中一个房间。“老板,玩的愉快!”

店主安排完下楼开始了晚间营业的一些准备。



  时间过去了10分钟、20分钟、50分钟、60分钟,时间到了,可是老汉还没出来。店主本想去敲门,想想还是算了吧?看着刚才他来那种急迫的样子,还是给他再玩会。

  1个小时20分钟,老汉出来了,表情如此轻松,腼腆地说了一句:“谢谢老板,我在这个城市打工已经有半年没回家了!”

       “欢迎下次再来!”

  老汉出门后,店主默默感叹:“像他这样的群体压抑太久了,理解他们的需求!”

  老板还说,来体验的大多是打工者,他们背井离乡,长时间在城市街边打工,有这种需求很正常,比出去嫖娼要好得多。

  记得,在一次采访中,店主透露还有一个顾客来熟了,就喜欢跟店主拉起了家常:他老伴儿在农村老家做农活,还要带孙子,自己在工地上打工,有一年没回家了,看到体验馆挠得人心痒痒,又不敢去找“女人”,怕被抓住了“老脸就丢了”,来体验这种放心过。

  



  当被问到是否安全健康时,店主这样回答:

“我们是正规的,每天都进行消毒,我们生意还可以,有些是年轻人,也有个别60来岁的中老年人,我们会要求顾客出示身份证,避免出现未成年人消费体验,也不允许顾客在这里做其他事情。”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各种成人保健用品店洒满了城市的个个角落,“羞答答”的体验馆也已大大方方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当你要做出决定体验“新鲜”时,请记得把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

  延伸阅读:

  暗访成人体验馆:200元/小时 上个客人"残留物"不清理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了“成人体验馆”这一新兴业态,公寓式酒店以及硅胶娃娃相结合的共享模式,到底是不是监管盲区下的“灰色产业”?消费者的安全卫生问题如何得到保障? 长远来看成人体验馆又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暗访”成人体验馆,短期内存三大“挑战”

  



  财经脱口秀短视频博主黑总在《黑总嘿嘿嘿》节目中表示,长期来看,成人体验馆是一门好生意,但现阶段还面临着许多挑战。第一,成人体验馆并不违法,因为“卖淫嫖娼”的主体是人与人,而成人体验馆是人与物。但虽然不触及法律,却没有相应的政策来规范,这和去年刮起的电子烟风口一样,大量厂家一拥而上,导致产品质量参差不齐。核心原因是没有监管的统一标准。 另外,酒店开展这样的经营活动,是否属于超范围经营,现阶段也需要划上一个问号。

  



  第二,用户的接受程度不同,虽然市场需求客观存在,但舆论、隐私都是一些人跨不过的心理障碍,所以宣传尺度还需要克制。毕竟,成人体验馆能够满足的生理需求不是体现在每一个人身上,更需要照顾老人、青少年等群体的心理感受。

  目前,成人体验馆产业已经悄然在多个城市展开,很多人都试图在监管落地前入场捞金。但根据目前用户反馈的体验情况来看,卫生问题并没有相应保障,所以不建议时下就尝鲜体验。

  “团队小伙伴体验下来发现,成人体验馆一般按小时收费,每小时均价300元左右,但消费者进入场所既不需要身份验证,也不需要体温监测,只需出示团购体验券即可。房间中,紫色的灯光以及‘诡异’的娃娃看起来并不具备高级情趣。尤其在卫生上,房间内不仅有上一位消费者的‘残留垃圾’,马桶、洗漱台也并没有清洗,娃娃自身更是存在污垢以及破损情况”,黑总说。

  所以,现阶段的成人体验馆安全与否,全凭资本家的良心,真金白银的钞票买的只有体验,而没有卫生。以市场情况来看,这一业态还属于早期阶段。

  



  针对卫生问题,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在《黑总嘿嘿嘿》节目中提到,未来,“一人一用”是成人体验馆解决卫生问题最根本的方式,将娃娃的下体做成插拔式,消费者只是租赁身体,可以单独购买下体,这样从消费者角度既跨越了心理障碍,也能杜绝性疾病的传播。

  市场需求客观存在,成人体验馆具有可持续性

  



  此外,面对成人体验馆这一业态,蔺德刚表示:“从生意价值来看,体验馆从业者用几千块的成本购买产品,以每小时100——300元的价格进行租赁,能够看到很高的投资回报率,属于投资低、回报高的生意。”

  黑总则认为,探讨成人体验馆能否持续,首先要明确“食色性也”的含义,食和性这两个关键词,一直以来都是人类最基本的两大刚需。性产业和餐饮行业是等同的,满足的都是人类的生存问题和生理需求。

  其次,无论各行各业,只要是生意,就要遵循社会价值、持续生命力、市场需求这三个原则。市场需求层面,成人体验馆的出现,意味着人们已经告别了“谈性色变”的年代,在这背后,其实反映出的是国人的消费需求。艾媒咨询报告指出,2019年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已经突破千亿级,并且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不同年龄段群体都对情趣用品有需求,特别是中青年群体,成为消费的主力军。

  至于生命力,就要从国内性产业的发展阶段来说起。1990年成人用品开始萌芽,进入1.0时代,当时产品主要以安全套为主,流通渠道为计生委发放,产品不仅被纳入了医疗器具管理行列,还受到政策的控制。2003年,成人用品进入了2.0时代,监管陆续放开,情趣用品生产商、经销商迎来了第一波春雨,并进入了探索期。十余间的时间里,市场开始成熟,桔色、春水堂、他趣等企业不断出现,并迅速扎根,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计生用品不再是两性用品的主流产品,情趣用品逐渐开始被消费者接受,并且多样化。未来5年,成人用品将进入3.0时代,以充气娃娃举例,产品不仅会更符合大众美学,也会从满足生理需求,升级到满足心灵陪伴品。与此同时也将会更具备科技感,机器人女友将不是科幻情节。

  社会价值方面,成人用品的出现其实是个好现象,不仅解决了男女比例失衡带来的男性人群生理需求、性犯罪等社会问题,也解决了人群性孤独的问题。“2018年,中国民政事业发展报告提到一个数据,中国成年人有2亿单身人群,成年人口男性比女性多了3000万。另外还有一个数据,中国女性中存在4000万不婚或者晚婚的人群,当性欲望无法常态正常释放,一个合法的、符合道德的、能维护个人隐私,且百姓能消费起的成人体验馆出现,其实是一个蛮好的出口,这对社会安全、稳定是有帮助的一个事情”,蔺德刚说。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