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妖河南首富:遭妻子举报包养情妇超生 3天挥霍18亿

投稿时间:2020-11-11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河南鹿邑,是道教鼻祖老子的出生地。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鹿邑人,朱文臣在自我介绍时总爱说一句,“老子是鹿邑的”。

  至于到底是哪个“老子”,“子”字要读几声,没人去较真。

  因为朱文臣,是河南首富。如今,他是前河南首富、老赖。

  现在,更没人在意关于“老子”的问题。大家只想弄清楚,朱文臣的辅仁药业,到底做了多少假账?股东们,还能不能拿到分红,甚至,能不能拿回股本?

  2020年11月4日,水星恢复了“顺行”。尽管这只是视觉上的偏差,在科学上并不成立。但在星座学上,这代表着2020年最后一次水逆正式结束

  但看了朱文臣的故事,你就会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怪“水逆”。

  大多时候,都是咎由自取

  01

  市面上对于朱文臣的报道很少。经常被人提及的,是有次被问及“第一桶金”的来源,朱文臣大手一挥,笑着说了句“英雄不问出处”。

  

  坊间公认的版本中,朱文臣高中毕业后,进入当地的皮鞋厂做销售。后来自己单干,成立了一家叫做三维的建筑公司。

  在一篇名为《辅仁药业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前传》的文章中,三维公司“只修路不盖房,只在外地修不在本地干”。

  原因是修房子,“豆腐渣”工程当即就会“要人命”,修路不会。而且路都修在山区,就地取材也节约成本。

  至于不在本地修路,是因为路坏了,当地人多少年都记着,要时时刻刻戳你脊梁骨,麻烦事太多

  当然,在外地修路也有诸多不便,完工时搬迁也费时费力。

  有一年在山西修路,完工时已经到了年跟前,工人们急着回家。但工地上的车,大都没有牌照,或是过了年检时间。

  这时,朱文臣想了个办法:

  他让人买了一大批军大衣,又做了一堆“时间就是生命”“心系灾区”……的横幅。回家路上,车队的头车,是一辆绿色吉普,上边贴着“指挥车”。

  后边的工程车也各有编号。

  

  一路上,路口警察开道,车辆让行,路人围观,就这样,朱文臣带着工人们,毫无障碍地回到了老家。

  三维公司,大抵就是朱文臣的“第一桶金”。这样的“英雄”,确实也没办法“问出路”。

  有了钱的朱老板,准备进军医药行业——他准备开一个药厂。1993年,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成立。1995年,公司更名为河南辅仁药业。

  三年后,河南辅仁拿到了医药生产批文,第二年,辅仁的产品正式上市。

  而这一年,也是朱文臣承认的、真正意义上的“事业起点”。

  起初,辅仁只能生产中药。但那些年,赚钱的是西药。

  2001年,辅仁并购了河南怀庆堂。这是一家拥有生产水针、冻干粉针两个西药生产资质的公司。

  借此,辅仁拥有了西药的生产资格

  

  朱文臣还有一个关于药的故事。还在干工程时,朱文臣的家人生了病,被送至北京做手术。

  朱文臣找了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术后,又住了最好的病房。前前后后加起来,”花了十几万”。

  这件事,成为朱老板的谈资。每每谈及,他七分感慨,三分炫耀。

  炫耀的,是一个乡下人,居然能在北京找最好的专家看病。

  感慨的,大抵是对于人来说,药重要,钱更重要

  02

  并购,让朱老板尝到了甜头。也是从那时起,他展现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操控资本”的能力。

  2003年,辅仁收购河南开封制药集团

  开药集团的前身,叫做开封制药厂。1949年5月,为了满足建设和老百姓的用药需求,制药厂正式成立。

  上世界五十年代,开封制药厂是全国仅有的4个能成生产疫苗的制药企业。

  1973年,华罗庚都去过开药厂,亲自为技术工人们上课。1995年,开药厂成为卫生部最早批准生产头孢原料药的企业。

  长久以来,开药厂的技术人员人数,都占全省的70%以上。而地处开封的开封医专,也是河南医药行业的“黄埔军校”。

  2000年后,开药集团开始“改革”。健力宝当时的总裁张海是开封人,据说,他当时开出了9000万的价格,想要收购开封制药厂。

  当时的健力宝是名副其实的“国民饮料”,无论是知名度还是资金链,都应该是不二之选。

  但最终,开药厂落入朱老板的囊中。朱老板的出价是,5000万

  2004年,开封制药厂年收入6.67亿,公司净资产3.5个亿。然后,被体量小它不少的辅仁集团收购。

  同年,辅仁集团成立“河南辅仁堂制药”。辅仁堂产中药,辅仁集团产西药,至此,辅仁集团成为了河南四大医药集团之一

  

  朱老板,现在有资格被称为朱总了。

  头衔变了,目标自然也要发生变化。朱总,准备上市了。

  2006年,辅仁集团将“河南辅仁堂制药”的股份注入上海ST民丰,完成了借壳上市。

  尽管辅仁集团的业绩不怎么样,但资本市场,都对辅仁高看一眼。谁都知道,朱总手里有两张牌,一张是开封制药厂,一张,是宋河酒业

  2002-2004年,朱总总共花了“一个小目标”,其中5000万,收购了开药,另外5000万,收购了宋河。

  在宋河的官网,写着这样一段话,“非遗传承盛唐基因——盛唐尹式秘方,千年口传心授”。

  

  (图片源于宋河酒业官网)

  在它的品牌故事中,唐玄宗来鹿邑拜谒老子时,用的就是“宋河酒”。

  1989年,在最后一次“中国名酒”评比中,宋河粮液不负众望,获此殊荣。

  四年后,宋河酒业的销售额,就达到了惊人的6.9亿元,是当之无愧的“豫酒第一品牌”。

  2002年1月,宋河被河南省指定为“河南省接待专用酒”。

  朱总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作为河南人)小的时候,觉得宋河就是天”。

  9个月后,朱总“入主天庭”——宋河酒业被辅仁集团全资收购,收购金额为,5000万。

  手里握着两张好牌的朱总,也成为了资本眼中的“座上宾”。

  2009年底,高盛联合平安投资,出资5亿元收购宋河40%的股权。在做尽调时,高盛发现辅仁占用宋河酒业1.7亿元资金。

  不过,这并没有减少高盛对于宋河的看好。在对赌协议中,高盛要求宋河2010年的销售额达到15亿元

  同年,宋河酒业负责人表示,我们的年度目标是20亿,前三个季度,已经完成了。

  

  从那时候开始,宋河酒业的销售额,就变成了一个谜

  2012年,宋河宣布自己的销售额为22.5亿元。同年,朱文臣以76亿元身家,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66位,成为河南首富

  朱总,成了朱首富。

  2013年,朱首富身家上涨至85亿,连庄

  但到了2014年,宋河销售额突然腰斩,降为13.24亿元。

  2017年,河南省实施“豫酒振兴”计划。而这个计划的目标,是“努力培养一家销售收入突破15亿元的企业”。

  兜兜转转,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在这过程中,宋河有没有过高点,谁也不清楚。

  但这些事,并不能影响到朱首富。那段时间,他在忙着把开药集团,在A股上市。

  03

  2015年9月,一封举报朱首富的实名举报信,在网上流传。

  

  举报人叫武姣姣,是辅仁药业原董事总经理邱云樵的妻子。发这封举报信时,邱云樵刚因职务侵占罪被起诉。

  而这封信中,提及了朱首富的“七宗罪”。除了“超生”“情妇”“贿赂”之外,有两条,引发了大众的关注。

  fkM蔷薇网

2010年来,辅仁药业一直财务造假,并借此骗贷80多亿;
低价收购宋河酒厂,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2011年时,朱首富就表示,要在2015年12月31日前,实现开药集团在国内A股的整体上市。

  但这个目标,被这封“冒死发表”的举报信,给耽误了。

  2016年,在邱云樵案开庭审理的前两天,武姣姣又写了一封举报信,这一次,她把举报信递交给了证监会。

  她在信中声称,“开药集团涉嫌虚增净资产17亿元虚报利润14亿元,开药集团偷漏所得税10亿元,辅仁集团偷漏税至少20亿元”。

  证监会当即表示,辅仁药业涉及重大事项核查,审核予以暂停。

  朱首富的目标,还是没完成。

  那一年,还有一个关于辅仁药业的新闻——上交所点名辅仁药业,上市十年,从未分红

  为了安抚股民,辅仁表示明年一定将开药集团并入。前景,一片光明。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11月,开药集团终于成功并入辅仁药业。

  2018年,辅仁药业扣非净利润高达8.29亿元,被市场称为“白马股”。

  白马股,是指长期绩优、回报率高并具有较高投资价值的股票。

  2016-2017年间,被追捧过的“白马股”有不少,比较出名的,除了辅仁,还有乐视。

  

  2018年,辅仁的营业收入达到63.17亿元,比4年前的4.62亿,翻了足足13.7倍。

  根本不是白马,而是白龙马

  2019年,辅仁药业一季报显示,营收达13.69亿元,同比增长1.02%。

  更让人激动的,是这个数字——账上有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

  兴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朱总(2014年,牧原股份的秦英林、钱瑛夫妇成为河南首富)决定,开始分红

  顿时,股民欢呼雀跃。13年,铁公鸡,也终于开始下蛋了

  但仅仅过了三天,辅仁药业就称,公司可用金额仅剩377万元,无法兑现分红方案。

  18亿,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这一说辞,不仅惊动了股民,也惊动了证监会。

  在辅仁营收和利润不断上涨的同时,辅仁的负债,也在以惊人的速度上涨。

  2016年,辅仁就欠了44.96亿元,到了2018年,辅仁欠了52.5亿元。

  

  辅仁药业债台高筑,那宋河酒业呢?

  2019年,《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宋河,发现“大门紧闭、员工罢工、酒厂停产”。

  据宋河员工透露,酒厂已经拖欠员工半年工资和5年半社保。

  从天眼查上,似乎能找到这背后的原因——截止2019年8月,宋河酒业被抵押29次,5年间抵押借款总额达到16亿。

  钱都去哪儿了?

  有人说朱总参与了P2P,赔了,也有人报道说朱总和老婆假离婚,将大部分资产,转移到海外。

  更多的人想起了那封举报信,“辅仁药业一直财务造假”。

  20年前,朱老板就能用军大衣和条幅,骗过警察和行人。

  现在,朱总手握开药和宋河,又有几个人,能不上当呢?

  尾声

  2020年10月14日,证监会发布了对辅仁药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文中提到,辅仁药业重大资产重组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

  蛋蛋姐把这份文件看了好几次,都没弄懂,这个窟窿,是怎么“捅出来”的,又是怎么被“盖上”的。

  据说,朱总特别喜欢读书。他还经常强迫公司中高层和他一起读,时不时,还要来一次“摸底考试”。

  朱总的桌上,总放着几本《哲学的改造》《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重建》《圣雄箴言录》《君主论》。

  这些书,蛋蛋姐都没看过。

  所以,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朱总,都是个聪明人

  近几年,酒企和药企,都是资本青睐的领域。“喝酒吃药”,已经成为A股最常见的现象。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手握开药和宋河的朱总,都是个幸运儿

  天时地利人和,朱总全占。所以他从一个农村打工青年,变成了河南首富。最高时,辅仁的市值高达百亿。

  朱总最喜欢的《君主论》中,有一句话,被很多人奉为圭臬——“政治的归政治,道德的归道德”。

  在朱总心里,这句话大概变成了“资本的归资本,去他娘的道德”。

  诚然,不少人怀着这样的想法,获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介绍时可以带着“老子”,最后,可以用一句轻飘飘的“英雄不问出处”,来回避一些问题。

  但随着监管的完善,是“英雄”还是“骗子”,总会水落石出。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有些路,在中国,走不通的。fkM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