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的致命相遇: 男子杀人后跳楼砸死出差女子

投稿时间:2020-11-13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笑傲江湖

11月5日,湛江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2020年11月4日19时许,杨某明(男,55岁,湛江市赤坎区人)在湛江市赤坎区新江路十巷缪某明(男,54岁,湛江市赤坎区人)家中,因个人纠纷持刀将缪某明砍伤,缪某明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DIW蔷薇网

杨某明逃离现场后,于5日0时许在湛江市开发区万达公寓43层坠楼,正好砸中路人周某芳(女,45岁,陕西省西安市人)。经现场医护人员诊断,杨某明当场死亡;周某芳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DIW蔷薇网

连日来,随着记者深入走访,这起从“案件”到“事件”连环悲剧的始末慢慢浮现——

行凶者没有正式工作 经常打老婆

11月12日,红星新闻来到湛江市赤坎区新江路走访了解到,施害者杨某明的家在受害者缪某明的家后边,拐个约30米的弯即到。门是关的,屋内依旧静悄悄。

缪和杨年龄相仿,彼此相差1岁,缪的家人告诉红星新闻,早前,他俩还一起玩,毕竟是邻居。DIW蔷薇网





↑大门紧闭的杨某明家
 DIW蔷薇网

11月4日那晚,杨某明为何对缪某明痛下杀手,在很多人看来,这至今都是个谜。缪某明的家人向红星新闻强调,他们家和杨某明家没有仇怨,也没有债务关系,平时也没吵架。

缪某明和杨某明都属赤坎区中华街道新江社区,11月12日,新江社区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杨某明家有三个姐妹,早前,她还去他家和他的姐妹玩,“感觉都比较正常,他就是不爱说话,话很少。”该负责人称,他没有精神病史,这事发生后,大家都感到很震惊。

而杨某明所属社区多位居民告诉红星新闻,杨某明话不多,但性格有些急躁,“有时好好的,突然就炸开的那种。”他邻居张姐说。

“他那房子是几个姐妹一起出钱帮建的。”据该负责人表示,杨某明也没什么正式工作,平时就是打散工,“这里做做,那里做做。”DIW蔷薇网

微信截图_20201112203150.png

↑杨某明家的房子(三层)空无一人

据她介绍,杨某明的母亲在世时,他的姐妹经常回来,大约两年前,他母亲过世了,他的姐妹就很少回来了。

前些年,杨某明和老婆离婚后,孩子也跟着他老婆走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平时看不出来。”社区负责人称,“我也听邻居说杨某明常打老婆,但他老婆从没到社区反映过。”

受害者缪某明的家人也向红星新闻证实,杨某明的老婆性格非常好,但杨某明常打她,后来她就带着孩子离开了。

被杀者前两天曾到理发店 右侧耳边有陈旧伤

新江社区“少少理发店”的老板邓姐告诉红星新闻,案发当天,缪某明的母亲还到她店里剪头发,但老太太眼睛不好,耳朵也不行,所以案发时,即便在家,她也没感受到。

而在案发前两天,缪某明也到她的理发店理发。

“无论是缪某明还是杨某明,平时都喜欢到我店里来理发。”据邓姐称,但缪某明理发更频繁一些,为人也比较随和。

微信截图_20201112203415.png

↑前方这栋破旧的两层楼房就是缪某明的家,也是这起持刀伤人致死案的案发地

“案发前两天,他(缪某明)在我店里剪头发时,我帮他剃脸部右侧耳边的发梢时发现,发梢盖住的地方有个陈旧性的小伤疤,他担心我刮到还特意叮嘱我说,下次不要刮他的这边脸了。”邓姐说,“没想到,没有下次了。”

此外,据新江社区一些居民称,约十年前,缪某明和杨某明之间发生过疑似债务类的纠纷,后来,缪某明还找过他麻烦。

但缪某明的家人否认这一说法,他的家人告诉红星新闻说:“没有债务纠纷,也没什么矛盾,平时也没吵架,他们不知道杨某明为何这么做?”

此前,警方通报提及原因时称,“因个人纠纷”,但没提及具体原因。

红星新闻就此来到湛江市公安局采访,相关工作人员称,“具体还在调查中。”

无妄之灾降临出差路人:没有归途的差旅

然而,在这起因“个人纠纷”引发的血案约5个小时后,厄运却偏向了一条无辜的生命。“嘣”一声巨响,“我回头一看,她已趴在我腿边,距离我大概就半米。”周素芳的同事党先生哽咽着说,“当时是11月5日凌晨零点零五分,我记得很清楚”。

11月4日,陕西西安的周素芳赴湛江出差,同行的还有丈夫郭毅和党先生。当晚,他们在入住的公寓酒店斜对面吃了夜宵,返回时遭遇了这场无妄之灾。

“我们男的走得快,我和党总边走边聊,我老婆慢一点,跟在后面。”郭毅告诉红星新闻,“如果我们三人都快一点或是我老婆慢一点,可能就不会这么倒霉了。”但这只是他们的假设,而人生没有假设。郭毅和党先生也陷入深深的自责。

微信截图_20201111191922.png

↑家人祭奠周素芳

“我总感觉我妻子还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郭毅告诉红星新闻,11日是妻子的头七,过去7天,他每晚都无法入睡,“看着她的遗物,总以为她还在,一摸,衣物冰凉,没有任何温度,现实一再告诉我,她真的不在了,永远都不在了。”

在周素芳的双肩包内,还留着她来时的动车票,以及被杨某明砸中致断的那把归家的钥匙,但这是一场没有归途的差旅。

现场:跳楼者曾试图砸破双层玻璃

根据高德地图检索显示,从杨某明持刀杀害缪某明的案件第一现场,到杨某明坠落的事件现场,约6.6公里。11月5日0时5分,杨某明从43层的阿墨公寓酒店坠下。

微信截图_20201112202134.png

↑杨某明坠楼前所住的楼层

据所在辖区派出所民警告诉周素芳的亲属,杨某明是在11月3日就已经入住位于万达中心43层的阿墨公寓酒店,其入住在该层的22号房。

红星新闻走访发现,4322号房位于43层电梯旁,出电梯口右拐即是。而该房间的窗户恰恰对着万达中心5栋的入口。

据办案民警向周素芳的家属透露,当晚,杨某明是拿钝器砸开窗户,但是双层玻璃,只砸烂一层,没有办法破窗。随后,他砸开了限位器,推开玻璃坠下。

“22号房距离阿墨公寓酒店的办公点就十米左右,当时工作人员也听到砸窗的声音。”周素芳的家属透露,但门被杨某明用其他东西顶住了,所以不能有效阻止这一行为发生,最终导致杨某明坠落并砸死周素芳。

微信截图_20201112202555.png

↑杨某明所住房间的房门门锁已经被撬开

红星新闻来到位于万达中心43层阿墨公寓酒店发现,22号房房门门锁的锁芯已经被撬开,门锁上粘贴着张透明胶。

红星新闻欲进一步了解当晚的情况时,阿墨公寓酒店工作人员表示:“案件警方还在调查中,不方便就此透露更多细节。”

被跳楼者砸中 权责如何划分?

周素芳的家属认为,建筑下部没有足以拦截危险物品下坠的裙楼,导致杨某明从43楼坠下时,直接砸到在路面行走的周素芳,没有任何缓冲的建筑外立面设计,存在很大危险性,是导致周素芳死亡的主要原因。

此外,阿墨公寓酒店在管理上也存在问题,当发现砸窗声时,工作人员未能及时处置,导致事故发生,也存在责任。

微信截图_20201112202915.png

↑家属质疑事发地建筑下部没有拦截危险物品下坠的裙楼

就家属提出的疑问,红星新闻采访管理万达公寓的物业公司——深圳万象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以及涉事的湛江市阿墨公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他们均拒绝记者采访。

浩星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李军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认为,建筑如果在设计时把裙楼(一二层往外延深建成有“大平台”的样式),可以一定程度上防止下坠物砸中路边行人。

据李军律师介绍,从各法院的判例来看,类似案件基本上是按过错责任大小来划分承担责任的比例,公寓酒店在管理上也负有一定责任。以往案例中,有事故所在地“房东”或“管理者”等主体,基于对“自己地盘”发生事故的负责,而愿给受害者一定的补偿来解决,以避免负面影响的扩大。

广东君政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洪辉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从刑事上来说,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已经死亡,就无法再追究刑事责任。但从民事上分析,这里有两个受害人可提出索赔,一个是被杀害的缪某明。但如果两人之间有矛盾,要根据过错来确定责任的承担,这需要证据支撑。如果受害者也有责任,可能会减轻凶手的部分责任;如果没有,凶手则承担全部责任。

“但对于因高空坠落导致无辜路人死亡的,路人没有过错,其家人可以主张全额索赔。”徐洪辉律师说,杨某明死后,其名下的财产就变成了遗产,其遗产就会被作为清偿债务的财产,但杨家人名下的财产是不能被执行的,无法列为偿债的范围。DIW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