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泄性欲的工具!被玩坏的充气娃娃,不想跟人做爱了..

投稿时间:2020-11-22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当我们放弃与外界缔结联系, 转而将诉求放在肉欲、食欲、性欲, 挤压自己的内心,饮鸩止渴。 那么,我们也是一具具的“充气娃娃”, 空有躯壳,不过是行尸走肉。  1. 当充气娃娃拥有了“心” 秀雄年过中旬, 还是一个在餐厅唯唯诺诺的侍应生。 工作上不受待见, 生活里也没有朋友。

他最喜欢的事情, 就是回到家趴在自己的“充气娃娃”身上运动,

但是今天好像有些不同。 当秀雄早上离开家之后, 他的“充气娃娃”小望,

突然“活了”过来。

虽然身上还留有橡胶制品特征的缝合线。 但是她确实的化成了“人”, 会听、会说、会看、会想、会触碰。

故事就在这种“恐怖片”一样的设定下展开。 化成了“人”的小望, 对外部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她对一切都感兴趣。

四处奔走的老奶奶、活泼可爱的小孩子、公园里的流浪汉。

花草、玻璃瓶、阳光雨露,甚至是垃圾堆。

走进去之后,小望被招聘广告吸引, 似乎动了来这里打工的念头......

镜头一转,已经到了晚上, 在外瞎跑一天的小望回到了家, 不过她没有在秀雄面前, 展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人”的情况。

还是不动声色的“假装”充气娃娃。 但是当秀雄吻她的时候, 她还是悄悄地躲闪了一下。

有了“心”之后的她, 已经在抗拒成为人的工具了。  2. “我不过是人类发泄性欲的工具” 小望趁着白天秀雄上班不在家, 还是来到了那家影音店打工。 她在这里遇到了另一个店员,纯一。

纯一是个很温柔的人。 他会教小望一些生活的常识、美好的事物。 还告诉她很多关于电影的事情。

在影音店打工的日子里, 小望也遇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但这些人在她眼里都很奇怪, 对着手办打飞机的宅男、社交恐惧症的阿姨,

闷着房子里不停地进食的女人,

还有永远一个人坐在公园里的老人。

他们明明生来就是拥有“心”的人, 却放弃了与世界,与他人的联系。 将自己活成了一个孤独的个体。 小望用笔记本记录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和纯一在一起时,

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纯一带着她去看海,去吃西餐。

在餐厅还撞见了一个小女孩过生日, 知道了“生日”概念的小望,

突然无比失落。

这一切都在提醒着她, “她不过是人类发泄性欲的工具。”

其实秀雄对她一直“不错”。 会用昂贵的洗发水给她洗头,

用轮椅推着她去公园, 甚至在床上给她看星星、讲故事。

但纯一似乎和别人不同, 所以小望特别享受和纯一一起工作。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一次在工作的时候,

小望不小心碰到了钉子。

瞬间开始漏气, 这一幕也被纯一看到了,

他脸上露出了一瞬间的惊恐。

但是很快他就调整过来, 赶忙找来了胶带, 把破口补住,

然后用嘴给小望吹气。

说来也奇怪,

人类的性行为并不能使小望产生快感, 当纯一给她吹气的时候, 

她却面色潮红,气喘连连。

她问纯一不害怕吗? 纯一说,有一点,但是不怕。 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相信了这一切的小望喜不自胜, 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同类。 她回到家,

把自己的打气筒扔掉,

然后把自己藏在储物间, 让秀雄以为自己被人扔走了。 她决定和纯一在一起,

以“人”的身份。

但是有一次却意外碰见了秀雄来租录像,

虽然没有被秀雄认出来,

却被店长看在眼里。

其实他早就在公园看到过小望和秀雄在一起, 店长以为小望是个脚踩两条船的女人,

并以此相威胁, 将小望拖到仓库强奸了。

秀雄看到她也吓得不轻, 听到小望的质问:

“你在给她过生日?”

惊恐地回答,我也给你过过,还有照片。

小望告诉他, 自己有心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但自己“活了”过来。 秀雄听到这一切,面露难色, 他拜托小望,能不能变回去。

逃跑之后, 小望按着曾经自己包装盒上的地址, 找到了生产自己的地方和设计师。

她想探寻自己有了心的原因, 可是设计师也说不明白个中缘由。 在那里,小望还看到了许多废弃的娃娃, 破旧、肮脏、还伤痕累累。

成了会在春天被人扔掉的垃圾。

在离开之前,设计师问了小望一个问题, “你活过来之后,

看到的世界都是悲哀的吗?” “有没有美好的东西?”

镜头一转,

小望已经来到了纯一家里。 她对纯一说着,想跟他一起生活。 “我存在的意义, 或许就是为了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听了她的话,纯一接受了她, 并且提出了的确只有她能办到的事情, 给她放气,然后再吹起来。

小望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答应了。 晚上两人在床上,在一放一吹间, 体会到了难以抑制的快感。

她想让纯一获得和她相同的快感。 可是纯一的伤口无法用胶带封住,

她的气也无法流进纯一的身体, 纯一死了。

感到绝望的小望,在次日清晨, 自己躺在了垃圾堆。 等待被丢弃的时刻到来。 故事也到此结束。

《空气人偶》, 就像一部电影版的《世界奇妙物语》, 也是一则现实的成人寓言, 是枝裕和借助这种神奇的设定, 探讨的其实是人性。

在现在的生活下, 每个人都下意识的避免和真实的事物产生联系, 而是通过满足自身肤浅的欲望, 来寻求快感。

想起前段时间的新闻, 各地出现无比火爆的成人体验馆。 出一点钱,

就可以使用体验馆内的共享充气娃娃满足性欲。

 

大部分去消费的人, 都是底层的务工人员。 他们年纪不大,

活跃在各个工地和工厂流水线, 机械化的劳动、毫无变化的每一天, 让他们内心世界处于孤立的闭塞状态。

成人体验馆的工作人员说, 用来提供服务的充气娃娃, 总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损坏。 何尝不是这些孤独的人,

用这种方式在宣泄着内心的不满。

是枝裕和在电影里, 借一个老人的口吻, 说了一种叫蜉蝣的虫子, 一日生,三日死, 肚里空空,

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死。

现在的人,越来越像这种虫子了。 他说的,正是这种挤压自己的方式, 我们或许可以通过某种欲望的释放, 得到片刻的满足,但长此以往, 只会让孤独感越来越重,

内心越来越空虚。

真正能让人内心充盈、人生完整的方式。 其实就是电影中, 小望感到美好的那些时刻, 当顽皮的小孩向她伸出手时,

 

老人请求她抚摸他的额头, 并对她说:

“手冰冷的人,有一颗温暖的心”时...

这些与他人真实触碰的时刻, 才是人类拥有“心”的意义。

“孤独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残疾”, 比起浑然不知的活成自欺欺人的秀雄, 倒不如学小望, 哪怕数次碰壁,依旧向这个世界, 坚定地伸出自己的手。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