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研二学生:算是见识了自己导师有多不要脸

投稿时间:2020-11-28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有的人觉得我比那些自杀的学生强多了,我想也是,自杀就啥都没有了,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结果,我只能尽量说服自己不要冲动。”

  天津大学研二学生走投无路,网上发帖询问网友自己该怎么办:

  【我本科努力学习获得保研资格,之后被天津大学录取,联系到导师后我以为人生即将大步向前,但没想到这仅是悲剧的开始。大三保研刚结束导师就联系我说让我做她的项目,我本以为这是她看重我想培养我,但我错得一塌糊涂,她分明就是把我当成了廉价劳动力。

  19年6月15日我本科毕业,没有暑假直接被导师安排到学校搬砖,没多久导师说她孩子要中考了,想让我辅导一下,我尽心尽力但全科辅导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后来我便又找了另一位一起来天大的研究生和我一起辅导,我俩没白没夜地带她孩子一个月,最后导师问我需要给多少钱,我也没好意思多要,说一千就可以,结果导师只给了另一位学生1000,给我连个解释都没有,我问她后得到的答案是:你去管那个同学要,剩下的钱开学后走学校经费,她说平时给孩子的家教费一直都是走学校经费的。

  我第一次感觉到天津大学竟然也有这么不要脸的教授。从我保研结束导师就一直跟我说我将来要发sci,后来我才明白她这是在画饼充饥,自己根本啥也不会指导,她手下的项目都是交给另一位老师指导,跟我们说她只盯进度。

  然而另一位指导老师并不在学校,在市里,天津大学新校区到市里指导老师公司那儿一个来回就要四小时,刚开学她就让我们整天去市里找指导老师,十一国庆都没给假,每天累成狗,来回的路费导师从来没有过问,有时候还半夜找我布置任务,挪用学生助学金更是不在话下。

  这一年我基本上是熬过来的,自己的命本就不好,不是爹妈亲生的,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在导师的摧残下我去医院检查得知自己患上了抑郁症,我给导师说后她还是各种阴损,可能这就是导师制吧,总觉得学生欠她的。

  这学期开题之后没几天,导师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换课题,称自己新接了一个项目需要我来做,都什么时候了,我一年多一直都是在研究之前的课题,这不是坑我吗?问学院教务处工作人员,人家也不理我,我去找导师,她拿毕业论文来说事。

  一天晚上我喝了些酒,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爆发了,在天津大学,一些老师总觉得自己的利益最重,不管学生的死活,只懂得你有没有给他挣到钱,有没有发sci帮他评职称。

  

  事后同学劝我给导师道歉,我联系她但都不回我,一直在宿舍憋着,我在网上也说了自己的事情,大部分人都是支持我的做法的,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网友“Poincare”:

  师弟看你也是机械的,实际上天津大学的官僚主义非常严重,我建议你直接开始行为艺术,在37楼拉横幅控诉,然后告诉辅导员和院长自己得抑郁症了,如果学院内部不解决问题,那就去1895如法炮制,记住,你是学生,不怕丢脸,但是有人怕丢脸。

  网友“欧豆豆”:

  天大博二,姑且算个师兄,说说我的看法,你这种行为看似猛,实则是冲动了兄弟,你喝酒后的行为直接把事情搞僵了,在中国的高校体制里,你摊上一个不靠谱的老板只能认栽,你现在这样子把事情搞大即使可以换导师,谁还敢要你?

  网友“深蓝”:

  我一直说,研究生就三条路,要么忍,要么狠,要么跪下当狗,虽然你现在已经撕破脸了,当狗没法当,疯狗从良下一步就直接会被杀,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一直狠下去,不能怂,尺度很重要,你要让她知道你可以做到鱼死网破,并且如果有需要,你一定会做。

  后续:

  【学校知道我在网上发帖说这个问题后,当天晚上领导找我谈了好几次话,一上来就问我想解决老师还是想毕业,多次要求我删掉之前的帖子,说学校可以出面解决这个问题,领导说帖子下方扯出了很多天大其他的老师。

  经过和院领导的反复沟通,说可以换导师,但前提是我要写一封道歉信,我觉得我的确是一些言语不当,可是这样就搞得仿佛所有错误都是我一人承担,导师的错误怎么说?实事求是的大学难道是这样子吗?

  后来我书面写了一封道歉信,其中如实说明了事情的本源,并且也真诚道了歉,但院领导看后让我修改,即使有一丁点的老师的错误也不能出现,请问现在是想让我隐瞒事实强行签字吗?然后你们就可以拿出这封道歉信说这完全是学生的问题?即使我个人出现生命安全问题也与你们没有关系?

  事情中间我也有过与导师协商,但都无效,导师欺人太甚,说换导师可以,但要求我把之前录用过的文章二作强行换成其他学生,什么道理?文章是我写的,导师没指导什么,我给了她一作,如今还要求我换二作……】

  整体看下来,这位同学虽然对其导师非常不满,但仿佛并没有掌握足够有力的证据,比如说导师用经费来给自己孩子补课,他并未说明导师到底用的什么项目出的钱,纵向、横向还是科研发展金?如果是科研发展金,那是老师自己的钱,问题不大,而且聊天记录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

  其次是论文挂名问题,其作者排序一般是所有对文章有贡献的人共同商讨的结果,如果导师付出了很多资源,她作为一作或是通信都是合理的,并非是谁写论文谁就要成为一作,出钱出平台的人往往享有更多的话语权,这是圈子里的潜规则。

  有天津大学机械的学生讲,大家普遍认为涉事导师和学生都有问题,但具体谁的问题更大没有定论,但无论如何这位同学是很难再顺利读完研的,最后要么乖乖道歉认错换导师,要么只能硬磕到底退学了,祝福他吧!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