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少女想到中国打工赚钱 途中却被人注射了性药...

投稿时间:2021-01-09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印度尼西亚的一处棕榈林。图源:美联社

绿林环绕的印度尼西亚让人耳目一新,仿佛去过这里的人们都经历了一次净肺之旅。(澳洲第一大网红抖音账号“微悉尼”,带你看遍澳洲生活那些有趣的事儿!留学旅游移民必备!请在抖音号搜索“微悉尼” ,我们在这等着你!)

印尼的棕榈油产业就得益于这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但同样因此“得益”的,还有当地惨无人道的性侵与剥削。

在这片大树遮阴的棕榈油种植园里,尚未成年的女孩被性侵怀孕生子,十岁出头的幼女身怀胎儿,真正身怀胎儿的女人多次流产。

这里的女性在这个时代沦为工具,不知这是国土的不幸,还是时代的悲哀。

1、棕榈的阴影,人性的阴暗

我们每天沐浴洗去身上尘土,用的是沐浴露。

我们每天护肤保持青春,用的是精华霜。

我们兴起食甜,吃的是巧克力。

你可能不太容易联想到这三者的共同之处,这看起来毫无关联,

但一样事物却可以将这三者串联起来——

棕榈油。

图源:美联社

这三者的制作都少不了棕榈油,放眼生活,棕榈油充斥着各个角落。

印尼和马来西亚成为了棕榈油的代言国,

广茂无垠的棕榈树林让棕榈油制造业成为了这些东南亚国家的支柱产业之一。

然而,就是这个渗透进我们生活的棕榈油,我们每天离不开、不得不用的棕榈油,

却沾满了无数东南亚女工的眼泪,

你不会知道,这些棕榈油的出产,

是以何物为代价的。

S现年16岁,是一名印度尼西亚棕榈油种植园的女工。

她从小和父母共同生活在这片工地上,在这里成长、工作。

棕榈的树荫为她遮天蔽日,

但同时也让人性的阴暗尾随而至。

S一直不愿回忆起两年前的那起遭遇,这在她心里烙下了伤痛,

并会陪伴她度过一生。

那一年,S仅仅14岁,她那时并不知人性险恶,她应该被温柔对待。

而这名14岁少女的纯洁心灵与身躯,

在被一双邪恶的大手狠狠按在地上之时便荡然无存。

棕榈油种植园里,那个年纪和她爷爷相仿的工头,性侵了她。

灾祸临头的那一天,S被当地庄园的工头分配到一处偏僻的棕榈林里工作,

茂密的棕榈林间透着太阳的光斑,这是她人生中的最后一抹美丽。

当天,她像往常一样推着手推车做着处理棕榈的工作,

一双大手突然顺着她的身体摸到了她的胸部,

惊吓间她猛然回头,看到了一张满是皱纹的带有淫意的面孔。

这个她爷爷年纪的工头正用手肆无忌惮地侵犯着她纯洁的身躯,

S试图反抗,但14岁的她力不缚鸡,被工头一把推到了一旁的丛林里。

工头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呼救,另一只手抄起一旁的斧头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给我你的身体,或者我割破你的喉管?”

恐惧和惊愕让S不得动弹,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老男人残忍地夺去了贞洁。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端。

往后的9个月内,这名工头对她进行了4次惨无人道的性侵,

最后,在当地人们的帮助下,她终于“脱离苦海”摆脱了工头。

但命运却没让她上岸,

她怀上了工头的孩子。

家境的窘迫、被侵犯的屈辱、人言的可畏,

错综的因素下,S在悲耻中产下了这名强奸犯的子嗣。

这是被侵犯的证据,这是灾祸的苦果,

这个孩子将作为她无法磨灭的痛根,

跟随她一生。

而S的遭遇只是印尼棕榈女工的缩影,

性侵、剥削在棕榈产业下的女性群中并不是个例,而是现象。

遮天蔽日的树丛和偏僻的工作场所为掌握这个行当生产权的男性提供了有益的作案条件,

这里的女工像工具,被摆弄在深绿色的棕榈下。

2、无法自救的女工

据印尼和马来西亚至少12家公司里的30多名妇女和女童、近200名其他工人、当地活动家、政府官员和律师表示,

他们曾帮助过一些受困女孩和妇女逃脱这片阴霾之地,

但犯罪从未停止下来。

“棕榈油种植园的位置使它们成为强奸的理想犯罪现场。在黑暗中,这对人们,特别是对妇女来说可能是危险的,而且还因为它是如此安静和遥远。因此,即使在一天正午,犯罪也有可能发生。”

在这里,掌管种植园命脉的男性,种植园老板、主管都可能成为女性被性奴役的真凶,

受害者中有一大部分还是尚未成年的、从未走出过种植园的女孩。

种植园里的许多女童工,由于家境窘迫,从出生便和在这里工作的父母一同生活在棕榈林中,

为了补贴家用,她们很早便出来做工。

其中就有两名13岁的双胞胎,跟随父母从业棕榈油产业,

期间被当地一名主管双双性侵。

四个月内,这名主管分别性侵了这两名年纪仅13岁的幼女,

并造成两人怀孕。

而这个罪魁祸首的主管却逍遥法外,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悠然自得。

这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行业,这是一个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支柱产业,

面对这些性侵和犯罪,某些部门选择视而不见。

在这里,男性常任全职职位,

用机器收割重而尖的水果树,或在加工厂工作,

而女工们则必须栖身于棕榈林,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零散、劳累、繁琐的工作。

在印尼,棕榈油担任着国家出口的大头,(澳洲第一大网红抖音账号“微悉尼”,带你看遍澳洲生活那些有趣的事儿!留学旅游移民必备!请在抖音号搜索“微悉尼” ,我们在这等着你!)

为过半的全国劳动力提供了工作岗位,

而这里面,就包括了760万穿梭于棕榈林的女工。

Ola是一名专门在油棕林中喷洒化学农药的临时女工,在工作了十年之后,

她已经被发烧、咳嗽、流鼻血的症状包围,

但她没有多余的一分钱去看医生,合同也并未为她提供任何健康福利。

据《美联社》报道,

这里的许多女工都患有子宫脱垂,即骨盆底肌肉和韧带拉伸和减弱并且不再为子宫提供足够的支撑时,子宫脱垂就会发生, 子宫滑入或滑出阴道。

面对病痛,她们无钱也无力前去就医,

只能用轮胎自制设备缓解这一痛苦。

女工的工资只有2美元1天,

同时任何的保障、医疗对她们来说都是奢望。

另有一部分带有身孕的女工,为了多拿几百块钱工资,

带着身孕继续户外做工。

不稳定的环境和化学药品的侵蚀,让许多准妈妈经受了流产的痛苦,

甚至有女工在3个月内流产2次。

女工们也在担心,长期的恶劣工作环境是否会影响她们生育,

她们还能不能迎来自己的孩子。

当地有关部门对此不管不问,女工们一次次掀起的斗争被压至无声,

一道道波澜被一次次蹚平,无波澜,遂不惊,

这里的生活逐渐被女工们视为常态,

“她们认为这无所不在,因此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这些广存于一些东南亚国家的棕榈之殇至今尚未得到良好的处理,

这数以百万计的女工依旧在看不见边际的棕榈林中无法自救。

女性在这片土地上沦为工具、筹码、商货,

而这似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默契。

3、贩运入华的新娘

一个东南亚国家,叫缅甸。

缅甸北部的一些女性面临着一个抉择,

要不要把自己明码标价卖给华人男性。

一名17岁被贩运、六个月后逃脱的克钦族少妇表示,

“我不太明白或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新房子...我醒来时只看到一个男人,我的朋友们都不见了。我不是很确定,但后来我猜想那是一个中国人的房子。我不知道可以往哪里逃...我发现自己被卖掉了。从那时开始,我计划先学会一点中文,再想办法逃跑。”

缅甸北部的许多妇女和少女属於少数民族,由于该地区长期战乱和流离失所而处於弱势。

这些妇女和少女通常受到中介欺骗,

承诺她们越界到中国可以找到待遇优厚的工作。

图源:网络

然而,一到中国,她们就只能任凭中介摆布,

以3,000美元到13,000美元不等的价格卖给中国家庭。

成交以后,她们可能受到囚禁,被逼迫尽快怀孕生子。

根据媒体报道和相关研究,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柬埔寨、巴基斯坦和越南等国。

这些地区的政府对妇女和少女的暴力问题通常不重视,

一些女性也正因如此“逃向”中国华人家庭。

图源:网络

2019年6月,据中国公安部表示,

前一年度救出1,100名东南亚女性贩运受害者,逮捕1,322名嫌犯,

其中262人为外国籍。

“中国显然配合巴基斯坦当局,迅速逮捕了一批巴基斯坦贩运嫌犯。”

中缅边境云南省最近也提供了他们打击人口贩运的部分数据。

图源:纽约时报

“新娘贩卖在掸邦这里很常见,”

缅甸北部城市腊戍警方打击拐卖人口专案组成员敏顿(Zaw Min Tun)说。

“但只有少数人真正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据《纽约时报》报道,

坐落在缅甸东北部掸邦高原勐崖镇的这个小村庄,不过是一处军营,

士兵和他们的家属住在土路边上的金属屋顶棚屋里。

掸邦北部腊戍郊区的一个西瓜园。 图源:纽约时报

尼约和她的同学普尤就是被贩卖的两个少女。

此前,有人向她们许诺了一份在中缅边界当服务员的工作,两个女孩欣然接受。

2018年7月的一天清晨,一辆面包车来到勐崖镇把这两个女孩接走了。

颠簸的山路让普尤晕车。

车上的人给了她四粒止吐药,一粒粉色的,三粒白色的。

那之后,普尤对事情的回忆就模糊了。

她说,有人还在她胳膊上打了一针。

她在那段时间里拍的一张照片显示,她的脸是肿的,目光茫然。

图源:网络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普尤是多么快乐、多么活跃,”

她的母亲埃乌(Daw Aye Oo)说。

“但不知他们给了她什么东西,让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激发她的性欲。他们打了她。她不知道自己已被毁掉了。”

现年17岁的尼约拒绝服用任何药物。她的记忆比较清晰,但对发生了什么并不更清楚。

她记得有几次在边境沿线的小旅馆过夜,还有大雨导致她们本应去工作的餐馆关门的故事。

她记得坐过一次船,还坐过更多次汽车。

图源:纽约时报

经过了10多天的旅行之后,在餐馆工作的想法从她们的未来消失了。

她和普尤曾两次试图逃跑,但她们不知道往哪里跑。

人贩子把她们抓了回来,并锁在一个房间里。

她们的手机没有了信号。

随后,有不少男人来看她们,有的人指着她们中的一个,有的指着另一个。

普尤表示,

“我有一种自己正在被卖掉的感觉,但无法逃走。”

图源:纽约时报

其中一个人贩子对普尤说,她很幸运,

因为他允许她在那些男人中挑选一个。

普尤拒绝了一个胖子,还拒绝了一个上了年纪的人。

她老在哭,但人贩子叫她不要哭,

因为她需要在未来的丈夫眼里看上去漂漂亮亮的。

“我说,我不想结婚,我想回家。”

图源:纽约时报

随后不久,中国警方敲开了她们丈夫的家门,

两名少女终于被解救了。

然而在缅甸,还有更多的少女被新娘买卖折磨着。

女性没有人权,女性没有地位,女性没有自由。

在东南亚的一些地区,这就是女性的现状。

图源:路透社

她们似乎早已成为了筹码、工具和摇钱树,

被那个社会所利用、剥削。

希望越来越多的当地女性可以站出来抗议斗争,

声音往往解决不了问题,行动却可以。

图源:网络

我们随处在用的棕榈油的背后,

竟是百万女工昏天黑地的日子。

她们被性侵、被奴役、被剥削,

当地官方选择视而不见,当地女性最终习以为常,

这是一轮悲剧,也是一种无奈。

图源:网络

而在不少东南亚地区,女性依旧处于社会底端,(澳洲第一大网红抖音账号“微悉尼”,带你看遍澳洲生活那些有趣的事儿!留学旅游移民必备!请在抖音号搜索“微悉尼” ,我们在这等着你!)

她们被买卖、被欺骗、被绑架。

世界各个组织在维护女性权益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希望有朝一日,这些活在黑暗中的女性可以被解救出来,

同时被解救的,还有偏见和歧视。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