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最高游戏厅:解放军在5000米高原上打街机!(图)

投稿时间:2021-01-25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海拔最高的游戏厅见过吗? 在网吧还没有普及的时候,很多男生都把自己的青春消磨在了街机厅里,真正的高手,能够一个币在里面玩一个下午,让老板恨不得拉闸停电。

▲图片来自“南疆强军号”

除了街机之外,帐篷里还有投篮机、赛车模拟机,最离谱的是,里面居然还有台跳舞机。

不过,尽管这条新闻充满了新奇的欢乐气氛,但这其实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1玩物才能不丧志

很多人都知道守卫边疆的士兵非常辛苦,他们需要克服自然环境中的各种恶劣状况,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不便,还要完成艰苦的训练,但除了这些身体上的考验,他们的精神也在时刻经受挑战。

前几天央视频在西藏自治区岗巴县的塔克逊哨所架设了摄像头进行直播,让网友能够和士兵一起“云守边”,感受一下守卫边疆的日常。

而且塔克逊哨所海拔4900米,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三分之一,网友们只是隔着屏幕感受,已经比哨所的官兵们舒服太多了。

▲你能坚持看完吗?

整个直播回放将近33个小时,在这几十个小时中,画面里几乎没有出现任何人和动物,只有荒无人烟的荒漠,唯一能感受到的变化就是太阳的东升西落。

大部分网友坚持观看几十分钟就无聊到受不了了,但是哨所的官兵们却需要成年累月在这样荒凉的地方站岗。

在《士兵突击》里,许三多被派到草原五班,负责守卫地下的输油管道,这里方圆十几公里都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如果看到一头走失的羊,全班就会十分兴奋,因为他们就可以把羊给牧民送回去,终于能够和五班以外的人说说话。

▲《武装突袭》是极为专业的一款军事训练游戏

上手难度特别高

现在波西米亚互动工作室开发的VBS(虚拟战场空间)倍受美军青睐,只不过作为专供国家军事组织训练的游戏,一般玩家很难接触到VBS。

2015年9月30日,美国军方与他们签订了一份长期合同,以便对VBS系统进行后续升级,美国军方为此支付了1230万美元。

▲美国陆军搭配VBS使用的DSTS步兵训练系统

我军也使用过《战地2》《CS反恐精英》等游戏进行训练。2011年南京军区还曾和国内游戏开发商合作,推出了“中国首款军事游戏”《光荣使命》。

▲2016年,解放军驻马里维和部队自制CS地图用于阵地防御演练

当然,除了电子游戏之外,军队中的娱乐方式还有很多,只不过有些是中外共有的,有些则是西方军队的“绝活”。

2嗨过头的外军

玩游戏毕竟还需要设备,你总不可能行军的时候还背着一台街机到处跑吧?但是扑克牌就没有这种困扰。

不管是西方军队还是我军,扑克牌一直都是士兵们最喜欢的娱乐项目。

美国就曾经直接把伊拉克的通缉人物,按重要程度印在牌面上,不仅向参战军人发放,“寓缉于乐”,使每个美国大兵在打扑克牌的同时都牢牢记住了抓捕对象,还向伊拉克人散发了近百万副。

解放军原第13集团军某部,则是想出了先进人物上扑克的妙招,把训练中涌现出的先进典型印上牌面。这个有趣的荣誉令战士们的训练积极性大增,成为激励士气的有效办法。

▲解放军手持印有士兵训练照的扑克牌

直到现在,扑克牌仍然是解放军军营中普遍流行的娱乐手段,不仅能消愁解闷,缓解压力,还能起到加深友谊,融洽官兵关系的作用。在很多部队和军校,都举行过扑克比赛。

扑克不仅可以娱乐,甚至还能成为训练脑力的工具。在2017年的一则报道中,优秀试飞员张新文的缜密细致,就是靠扑克牌练出来的。

虽然电子游戏和扑克牌这些娱乐项目我军和西方军队保持了惊人的一致,但是还有一些项目,就是西方军队的“保留节目”了。

比如说嗑药。

1938年,一家德国公司发明了一种叫做Pervitin的药物,服用后,可以让人更加兴奋,不易犯困,在冲锋时,还能提高士兵的耐力,缩短恢复时间。随后,这些药物被“肆无忌惮地分配给前线作战的部队”。

Pervitin能有这样的效果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因为它的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也就是俗称的“冰毒”。

▲Pervitin

仅仅1940年4月到7月,就有超过3500万片Pervitin被送往前线。当时很多德国士兵写信回家,就是为了让家人给他们寄更多的药片。

当然,这样的好东西大英自然也不会落后,在北非战场上,蒙哥马利为第八集团军送去了将近10万粒各类苯丙胺药片,供士兵“有限制地服用”,至于士兵究竟有没有“限制”,恐怕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在嗑药这方面,还得看美国人的。除了二战时滥用吗啡之外,二战结束后,美军的嗑药问题并没有一点收敛。1971年美国众议院特别犯罪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仅仅1966年至1969年,美军就使用了2.25亿片兴奋类药物,包括安非他命的各种衍生品,比二战时期增长了1倍有余。

2016年,美国怀俄明州沃伦空军基地14名士兵被停职,因为他们有滥用毒品的行为,吸食迷幻剂和可卡因、摇头丸等。

沃伦空军基地隶属美国空军第90导弹连队,这个基地有大约150枚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结果这些嗑药的士兵直接说:“如果出现紧急核安全事件,我不能履行职责。”

万一基地突然遭到袭击,这些控制导弹发射的美国士兵很有可能正在嗑药嗨得不行。

除了嗑药之外,美军还有另一个非常流行的娱乐项目。

二战爆发后,美军每天有1.8万人因为感染性病失去战斗力,看来性病的杀伤力比法西斯强多了。

因为数量实在太多,军队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生理健康教育,并为士兵提供性病预防包。不仅如此,美军还要求按摩房、夜总会与红十字会合作,接受检查与治疗。

到了1944年,患病的士兵人数终于下降到了每天“仅有”606人。

▲二战期间,军医配发给士兵的性病预防药包

他们这些绝活我们当然不可能学,然而对于解放军士兵在高原玩上街机这件事,虽然大部分网友都强烈支持,还是有人表达了担忧。

微博下面有人评论说:这和美帝少爷兵有什么区别?终于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不过,这位朋友在后面加了狗头,很有可能是在钓鱼。

但是,也有人真的认为这样可能会削弱士兵们的战斗意志。

且不说这样的担心是不是反应过度,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很多人对我军都有一种非常错误的印象,以为整个军队都坚持一种苦行僧的风格,特别推崇吃苦忍耐。

而事实,恰恰相反。

3什么是我军的优良传统?

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里描述过工农红军的日常生活。

在不作战的时候,红军战士每天五点钟起床,晚上九点吹“熄灯号”睡觉,一天的时间表包括:

起床后进行一小时的早操;早餐;两小时的军事训练;两小时的政治课和讨论;午餐;一小时的休息;两小时的识字课;两小时的运动;晚餐;唱歌和开小组会;“熄灯号”睡觉。

怎么样,看起来是不是比很多人的日常生活都丰富很多?

不仅如此,体育活动也相当丰富,包括跳远、跳高、赛跑、爬墙、盘绳、跳绳、掷手榴弹和射击。

和现在的娱乐帐篷类似,当时每个团都有一个列宁室,不仅有各种教科书和出版物,还有微型城镇、山岳、要塞、河流、湖泊和桥梁等土制模型,专门用来研究军事战术,有些列宁室里甚至有没收来的留声机。

▲小红军在阅读站学习

而且当时红军就开始玩纸牌了,只不过上面写的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地主”“革命万岁”和“苏维埃万岁”。

另外,在当时中国人在乒乓球上的天赋就已经开始显现了。

斯诺在书里写道:“每一个列宁室屋子中间都有一张大乒乓球桌,通常两用,又作饭桌。吃饭的时候,列宁室变成了饭堂,但总有四五个‘共军’拿着乒乓球拍、乒乓球和球网站在旁边,催促同志们快些吃,他们要打乒乓球。每一个连都有个乒乓球选手,我简直不是他们的对手。”

▲红军战士在打乒乓球,横幅上用英语写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除了这些娱乐活动,一有机会,红军就会尽量改善战士们的生活条件。1935年红军在攻克腊子口到达哈达铺后,中革军委下了一个十分特别的命令:为了迅速恢复红军体力,每人先发大洋一块,用于改善伙食。

总政治部还特别提出“大家要食得好”的口号,这个新奇的口号迅速传遍了整个部队,各个连队每顿三荤两素,让战士们吃得满嘴是油,见面时都大笑:“同志,哎唷!过新年啊!”

可以说,对战士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一直都是我军的优良传统,这难道影响他们的战斗意志和战斗力了吗?事实正好相反。

吃苦不是目的,更没有必要刻意保持。单纯的将人民军队当做苦行僧一般的军队,把战士们描述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教徒,用非人的道德标准要求他们,是非常片面、非常不客观的。

人民军队能够吃苦,是因为他们愿意为自己的信仰、为国家和人民而战斗,不能因为他们的奉献精神,就忘了他们每一个人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对于高原上打街机,改善战士生活的事情,我们的态度应该是:加大力度!

参考资料:《红星照耀中国》

《军队里的兵哥哥能玩到什么游戏?》《整个近代战争史,就是西方国家军队的嗑药史!》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