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雌雄莫辨...在性都留学是什么体验?

投稿时间:2021-02-05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在这个人均留学英美澳的年代,有一小帮人另辟蹊径,选择了一个门槛低、开销少、路子野、留学生源也莫名其妙的国家。

早几年《唐人街探案》的爆火,给这里带来海量疯狂的中国游客,而在疫情爆发时,几大留学国前后脚与中国断航,这里又成了“曲线回国”的热门中转国。

双手合十、微笑之国、男人天堂、雌雄莫辨、港匪老巢、穷游圣地——萨瓦迪卡国。

刚进到校区,你会发现这学校拿着你入学交的$4,000建校费(没错,美金)搞绿化了。满地草坪和精心修剪的灌木,一望无际的绿为你接下来的留学感情生活做好了伏笔——

需要科普的是,曼谷人很喜欢种海杧果树,这种树结出来的果实和青芒果看起来没什么差距,有催吐、下泻、堕胎效用,但用量需谨慎,多服能致死。

一个国家最强势的产业,连绿植都在做奉献。

除了绿化以外,另一部分的建校费应该是拿去修缮卢浮宫了。虽然仿真程度比不上微商“市面最强版本”,但依然有不少人来我们学校拍婚纱照,一度让我认为学校主营户外摄影,顺便教书——

不知贝聿铭知道了会不会气活过来。

除了建筑风格以外,这学校的地理位置属实得天独厚。

毗邻修了半个世纪的国际机场,宿舍附近被10086所廉价酒店包围,旅游旺季还要面对“一千五游遍新马泰”的旅游团疯狂骚扰,多数会发出“你是中国人吧?芭提雅哪家酒吧美女多”的声音。

是的,说到中国游客,立刻提名芭提雅。游客去那儿不是为了看人妖表演,就是去追寻于谦他爹朴一生的步伐,随便找个临街bar点个20块的啤酒就能叫到“很有东南亚特色”的女服务生陪你打♂台♀球。

说芭提雅是中年男人的天堂不是没有理由的,一切的中国式油腻都能在这里完美复现。

有强行拉饭店小妹陪酒的老哥,有为了1铢(不到2毛RMB)和路边摊吵得不可开交的大叔,有要强行刷人民币卡消费的爱国青年,有人为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的世界公民,有白嫖后被送进局子的热心群众,甚至还遇到了一堆在7-11里赤膊上阵叫嚣着再买10斤二锅头的大肚秃头。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除了观察油腻的游客外,人在泰国是无法自己做饭的。东南亚的蚊虫比工体渣男的密度还大。菜市场里的生鲜虽然美味,路边摊的菠萝炒饭虽香,但围绕着苍蝇和蚊虫有种在垃圾堆里找菜的错觉。

同样像垃圾堆的还有泰国的公交车。

如果你想解锁一下当地公共交通,你可以通过坡度为60°的天桥,花30铢(约15RMB)体验一趟纯手动车门、无车窗、支持站票、甚至司机无驾照的公交车,配上乘车时传送至臀部的高频震动,你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10086线城市的报废黑车。

赛博朋克的建筑,配上赛博朋克的生态,孕育出极佳的人畜共生的生态。

校内曾有4只皇室赏赐的天鹅,经常能看到它们在草坪上闲庭信步,学校甚至为这4只天鹅专门修建了一座人工岛供养生息——

只是当代泰国人,人人反政反皇室。曾经有位刚毕业的爷,喝多了回学校给天鹅狠踹一脚,第二天毕业证直接被取消。

学校附近的道路被大量野狗占领,在路口横行霸道,对过往车辆狂吼滥炸,三五成群躺在马路中间或7-11门口乘凉,晚上敢单独去7-11的不是前世樊哙就是当代吕洞宾。

爱狗人士完全不用关心它们的处境,有人管有人喂,倒是可以考虑捐个基金会给被咬的人打疫苗。

正是这样鬼斧神工的环境,造就了疫情期间独特的留学生活。

我的基友阿史(和广东人一样,我们也喜欢以“阿X”互称),实打实的00后,千禧宝宝,情感真空,阅历丰富,体现在早衰的脸上。因为疫情爆发时的犹豫不决,很不幸和其他一众头铁哥留在了村里。

泰国的疫情不算严峻,但生活还是无法避免地机械死板:过山车式复习、看天式健身、工厂流水线式饮食、deadline前夜自杀式赶due,聊起村里生活,天下留学生都一样。

每夜一句“赢一把就睡”的数小时后,阿史关掉了早上8点的闹钟,进入梦乡。

东南亚整体水平偏低,主要考验心态 

被闹钟吵醒后,他睡眼惺忪打开Microsoft Team进到meeting room,强撑到教授查完attendance,再次回到梦乡。以此巡回若干次,最后以被教授踢出room结束一天的课。

下课后,阿史约上兄弟去吃晚餐,那家店的老板是个标准的泰国中年男人:窄框眼镜 + Polo衫 + 轻微地中海 + 西装裤 + 钥匙链 + 东南亚必备人字拖,上不露脖子下不露脚脖子,穿着得体,绝不泄露男人的元气。

差不多就这样,男德班优秀毕业生。

每次老板都笑眯眯,这是微笑之国的体面。两盘罗勒鸡肉炒饭 + 鸭肠,一晚粿条再来一碗竹荪排骨汤,卖相一般但中毒颇深,这就是Thai food的魅力——

饭后阿史一般会去健身。不同于常规的健身房人口,暴汗怪、大吼怪、泡妞怪、自拍怪,阿史在健身房只是偶尔和兄弟唠嗑,不摔器材、不摆pose、不大喊大叫、不和别的男人去洗手间比大小(肌肉的大小),专注训练,不做出格行为。

除了干饭和健身,阿史和很多男人一样,心中有着改装车梦。泰国的改装产业非常发达,风头直逼东京和LA——

所以他偶尔会抱怨为什么他爸说好的换车资金拖了2年还没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男人的梦想在沉默中死亡。

一次偶然的机会,阿史喝了一款气泡水,从此无法自拔。后疫情时代,学校附近的7-11再也没有气泡水了,阿史甩了甩手:没有气泡水的国家一定不能成为发达国家!

于是跨上小摩托,冲到20公里外加油站的Family Mart,把所有气泡水拉走。

虽然不能像LA富二代一样在黑五时去Bloomingdale's横扫奢侈品,至少那个时候,横扫气泡水的气势不输他们。

说到饮料,听说Thai Tea在北美留学圈很受欢迎。对不起,这橙不拉几的玩意儿根本不是Thai Tea,差距比加多宝凉茶和正宗凉茶(癍痧)的差距还大。

正宗泰式奶茶一般人承受不了,会有很重的红茶涩味,喝起来有土的味道,你可以理解成泰国版的豆汁儿。

当然,无论在哪,台式奶茶才是yyds。

拉着一机车的气泡水,回家已是深夜,阿史摊在沙发上,点了根烟,说起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份洒脱未曾改变。

阿史和所有留学社畜一样,为以前的感情和生活感到惋惜,为当下的assignment和groupwork头秃,为即将面对的major declaration不知所措,为未来的专业课,internship,就业甚至是婚姻家庭感到焦虑。

以及什么时候能换车。

没有浮夸虚荣,在朋友圈里做成功人士,只是偶尔活在梦里,也没有在instagram stories里夜夜开卡,只是却又得过且过,没有故步自封,在公寓一宅到底,但常常一睡到天黑。

谁又不是在奋斗和懈怠两者间挣扎呢?

被严峻的政策、学校的指令、各个lecture压榨无比有限的发量,偶尔会怀念人们口中普密蓬在世、他信在任时的泰国。

实在过不下去,去学校摘颗海杧果吃也行,剧毒,吃完人就莫得了。

入冬几个月了,大概就应该休整和积蓄。可能只有在必不可少的等待后,才能盼到春风徐来。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