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记者长期遭丈夫家暴:从未报警是最糊涂的

投稿时间:2021-02-08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四川姑娘拉姆惨遭前夫家暴、并被纵火杀害的悲剧余波尚在,近日,一篇名为《另一个"拉姆"》的文章又在网络刷屏。作者 马金瑜 由此也登上了热搜。5千多字的文章里,马金瑜描述了许多被家暴的细节,让人触目惊心。她表示,为了孩子一度选择隐忍,现在已经逃离了危险之地,并决心面对一切。令人意外的是,马金瑜 为爱远嫁、过世外桃源般养蜂生活的故事,还一度被传为美谈。

“你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吗?这是草原上,没有女人说话的份。”马金瑜说。

马金瑜曾是一名出色的记者。2012年她在采访中邂逅蜂农扎西,被他的“善良”所吸引。

马金瑜的丈夫扎西:“家里面哪怕是你打我,我下跪都可以,对不对?关键是没人看见,对不对?”

2017年马金瑜接受采访时,反复表示因为自己女性的身份,在家庭和事业发展方面受到阻碍,隐约表达出自己遭遇过家庭暴力。

“家里面的事情女人一般是不说的,如果说买牛买羊 跟你没关系。”扎西说。

“而且你是个女的,你是个女的。”马金瑜说。

曾经人眼中宛若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最终被一封长长的自白信击碎。暴打、眉骨骨折、小便失禁……一个个字眼让人揪心。面对指控,丈夫扎西矢口否认。马金瑜承认自己从未报警,并自述"这是最糊涂的"决定。对此,法律界人士表示,面对家暴,什么时候报警都不晚。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主任岳雪飞表示:“如果遇到家暴,我们给当事人的建议都是第一时间报警,警察如果介入的话,他会要求你做一个验伤,(验伤报告)都可以作为证据留存。你手里有一些录音录像工具的话,你也可以考虑把它安装了来取证因为有一些家庭暴力并是单纯的殴打,可能还存在长期的谩骂,精神方面的这种家庭暴力,报警的话,第一它能制止当时的侵害,第二就是能很好地留存证据。但是不管怎么样,你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报警,即使被家暴后的一段时间,或者很长时间后你鼓起勇气来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或者向公安机关寻求帮助,这个都是我们极力赞成的。”

破解女记者嫁入藏区被家暴事件

防杠提醒:先说一下哈,我就是个破案爱好者,尽量给大家还原真相,但我也只能代表我自己,所以喜欢看的呢,就看看,看不惯的呢,就看点爱看的去……

本文根据目前网上可以查到的女主马金瑜、男主扎西相关文章、采访等整理,为方便阅读,我会按时间顺序展开,所有参考资料附后。

有些细节双方说法有出入,我个人倾向于相信不能通过表达受益的一方。这种主观判断我也尽量会少做,且只针对相应的细节,不会扩大推测。

-----------------

(一)背景

马金瑜,回族人,1978年出生在新疆,是兵团子弟,在“逃离大西北”的目标中长大,至少两个弟弟。她2000年进入媒体圈,曾在新京报、南方人物周刊、南方都市报等新闻媒体当了14年记者,获过亚洲新闻奖等媒体大奖。

百度百科马金瑜曾有一张挺漂亮的穿着灰色连衣裙的照片,那张照片我找到了出处,不是马金瑜,是一个80后作家。

马金瑜夫妇的照片,如下。

扎西,原名谢德成,汉族人,40岁(1980或1981年出生),13岁起就跟着父亲在青藏高原上养蜂。新京报2015年的报道曾说马金瑜“嫁给了扎西,一位青海的藏族牧民”,央视2016年的节目致富经说“嫁给了草原上的藏族小伙扎西”。众所周知,结婚证上是会写名字的,所以……马金瑜一定知道和她结婚的是汉人谢德成。

据我之前和媒体打交道的经验,正规媒体发稿前都会让当事人确认内容,马金瑜本身又是资深媒体人,媒体肯定也是她的人脉联系到的,所以,“藏族”要么是她说的,要么是她默许的。

事实是,扎西虽然在藏区,但不是藏族。至于扎西这个藏族名字是在认识马金瑜前就有的,还是后续因为特产营销需要马金瑜给他起的,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扎西”非常喜欢藏袍出镜,不管是照片,还是在央视的镜头下,都穿着藏族的民族服饰。是他自己觉得好看,还是为了配合有的人讲故事需要,这个大家可以自己判断。

据扎西口述,他140斤,马金瑜200斤。

-----------------

(二)闪婚

2010年7月,马金瑜因做关于环境和蜜蜂的系列采访来到青海,认识了扎西。

2015-2017年,马金瑜数次向不同的媒体主动披露了“47天”这个数字,比如新京报、喜马拉雅、央视、中新网、封面新闻……(在央视致富经说的是40天)。

直观感觉就有点像明星的那种宣传通稿,内容都差不多,虽然有爱情的滤镜,但基本上都是为了卖特产。

关于相识和闪婚,马金瑜采访稿里是这样说的:

“七月的青海很美,草原上开满油菜花,蜜蜂嗡嗡到处飞,让我晕晕乎乎的。两个人见面以后,马金瑜心里咯噔了一下,扎西也是同样的感受。他后来告诉马金瑜说,见了你之后,我去菩萨那里祈求,说这可能是我未来的媳妇,希望她保佑你一路平安。

扎西身上最吸引马金瑜的特质是善良,’他的心里特别干净,像山上的泉水一样’。

认识47天就闪婚,原因是扎西怕她跑了。直到现在,他们的结婚证都还被扎西藏起来,说永远也不让她找到,那边条件不好,很多姑娘嫁过来又跑了,这里的男人都怕了。”

扎西是这么说的:

“那一年她来采访,我们家是养蜂大户,采访的时候相互留了电话,我那时候一次交电话费最多50块,但她一下就给我交了800元,我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好。后来我们要把蜂蜜搬到山上去,她还在青海就来了。晚上的时候山上很冷,父亲给她生火取暖。第二天她又跟着我们看我们工作拍照记录,我就问她你有没有结婚,她说没有。后来她回广东了,有一次我喝了酒就在电话里给她表白,她答应了。过了几天她从广东回来我们就去领证了,领证后第二天她就走了。”

关于这一段,两个人并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这段相识47天的闪婚,其实他们只见了三次面,中间还有很多空白。

第一次,马金瑜随团到青海贵德采访,见面。马金瑜晕了。互相留了电话,马金瑜给扎西交了800的巨额话费。然后她随团走了。

第二次,蜜蜂搬家,扎西给马金瑜打电话,马金瑜回来了。扎西问马金瑜结婚了没。之后马金瑜又走了。扎西酒后电话表白。其他文章里还有提到表白时两个人都哭了。

第三次,马金瑜回到青海贵德,二人领证。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他们相处的时间可能只有几天,实际上远远不到47天。

青海藏区的客观条件肉眼可见。我相信在这个阶段,马金瑜是真的晕了,应该肉身是完全被荷尔蒙以及文青病驱使,停止了思考。

70后文青谁还没看过《撒哈拉的故事》呢……

回到现实,2010年,马金瑜32岁,扎西29-30岁。

一线城市女性32岁,虽然是高知,但是长相一般,择偶的压力应该也是比较大的,很可能也有空虚寂寞冷。

偏远藏区,男的,30未婚,应该算是妥妥的光棍了,对女人、对婚姻、对传宗接代的渴望,是不是大家也都能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担心她跑掉”。

而且扎西虽然远不如新晋藏区纯朴顶流帅,相对于马金瑜,脸和身材都还是可以的,再加上有天然滤镜加持……

这两个人冲破世俗一拍即合了。

扎西终于娶上了媳妇,马金瑜也圆了自己的圣母梦。

-----------------

(三)婚后

扎西说,“领证后第二天她就走了。再后来她要么十天半个月,要么一个月来一次。直到老大出生。”

新京报2015年的文章里,马金瑜自述:“2011年12月,扎西第一次坐火车离开青海,离开蜜蜂,那时候我已经怀老大三个月,还在北京工作。扎西在北京呆了两个月……”(应该是2010年)

2010年7月相识,47天领证。也就是说大概在9月结婚,12月时已经怀孕3个月。马金瑜在闪婚后,第一时间怀孕了。所以,生子和结婚一样,没有经过思考。

大约2011年7月,老大出生了。出生前除了在北京相处2个月两人一直异地。

2011年9月16日,马金瑜的大儿子在青海山区公路遭遇车祸,生命垂危。救活后也一直发育迟缓。

“生下老大,产假结束后,我开始了两地奔波的日子,每隔一两个月,我坐火车或者飞机赶回青海,在家呆一两天又赶紧跑。”“孩子8个月的时候,我回家抱他……他根本不认识我。”

所以二人婚后继续异地。在巨大的文化差异下,每个月夫妻只相聚一两天,还有个身体不好的小奶娃。感情基础可想而知。

“一直到孩子11个月,扎西去挖虫草,老父亲养蜜蜂,家里没有人看孩子,我用背篼把孩子兜在胸前,带着他一起去杭州采访。”这时是2012年夏天了,孩子也够遭罪的。

“2012年春节,扎西把一点虫草和草原野生黄菇带到广州找我的时候,我也没有半点留在青海的心思。”

这里说的2012年春节,应该已经是2013年的2月。到这时,马金瑜仍然“没有半点留在青海的心思”。哪怕有了孩子,哪怕孩子出了车祸,身体很差。

马金瑜也没有避讳过她和扎西的无法沟通,以及婚后的各种矛盾。当然,这在她说来,都是让爱情看上去更伟大的砝码。

-----------------

(四)创业

2012年,夫妻二人“从青海富硒蒜种植基地收购了几吨富硒紫皮蒜,晾干后在网上销售”。马金瑜说“防癌”。

这是他们创业的开始。

“2013年他们通过外地考察,开办了微店草原珍珠,主要销售青海特色产品,如牛羊肉、黄菇、洋芋、大蒜、花椒、小菜籽油、青稞、燕麦等。因为诚信经营、商品货真价实赢得了很多顾客的称赞。”

“于是我们在这样的村庄收购油料榨油,又到偏远牧区拉运草原野生黄菇;在山区农村种植老式红皮土豆,收购当地妇女房前屋后种植的花椒;在扶贫村收购村民用延续上百年的工艺手工制作的土豆粉条,组织当地的藏族妇女帮我们包装发快递……因为有这样安全的来源,很多的信任,来自孕妇和有老人孩子的家庭,有的食材是给九十多岁的老人和一岁多的孩子吃的。”

这个……有一说一,在偏远藏区,九十多岁的老人和一岁多的孩子吃的东西,也不能代表啥……当地人还不是有啥吃啥,你看马金瑜的描述里,她自己的三个孩子都不怎么管,基本放养。

所以从马金瑜的各种“真爱+天然+纯朴+信誉”通稿里,我其实并没有get到什么和其他微商特别不一样的东西。说故事当然是有利于销量的,故事说得也挺好,帮助农牧民也有功德,但是,逻辑上很站不住脚,甚至有点信口开河,我并没有觉得马金瑜有什么过人之处。

一旦商品附带情怀一起出售,通常都很贵……

2014年5月,两人的第二个孩子出生。

2014年10月,扎西榨油腿受伤,马金瑜“带着两个孩子,照看网上的一摊事”。

2015年1月,马金瑜终于决定辞职,结束了14年的记者工作。

也就是说,其实到这个时点,她才真正的“嫁入了藏区”。之前她虽然结婚了,生娃了,娃出车祸了,但是“没有半点留在青海的心思”。

所以,促使马金瑜下定决心留在藏区的,并不是爱情,也不是孩子,而是事业。

很多人说,马金瑜是回族人,所以骨子里就是认同挨揍,就是圣母,就是喜欢舍生取义。其实我觉得就还好,可能有一点点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

她冲动,但没那么傻。

2015年2月2日,马金瑜注册了“深圳扎西和卓玛的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00%股权,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监事是马金琦,应该是她的弟弟。从经营范围上看,这个公司主要做的就是她说的“手工皂”。

这个手工皂的宣传也和普通微商没啥区别,简单点说,就神乎其神,特别绿色,特别高级,虽然这个东西就是马金瑜本人发明的。

“过去女工们不懂得护肤是什么意思,只知道,粗略地在脸上涂抹一些动物的油脂。但马金瑜教她们用牦牛奶自制一些护肤品效果更好,同时还可以用牦牛奶手工皂清脸,让冻伤的皮肤得到恢复。”

反正说来说去,马金瑜就是一个文明和财富的传播女神吧。

2016年,谢德成,也就是扎西,又注册了一个“贵德县草原珍珠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马金瑜是监事,业务范围涵盖了他们微店的一切。

-----------------

(五)家暴

马金瑜的《另一个“拉姆”》里,关于第一次家暴的描写是这样的:

“2015年,一次酒醉之后,他半夜回来,开始找事,询问是不是和他的藏族朋友(男子)有事,暴打是突然开始的,我的眼睛登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我的头上,头发被抓着,动不了,只听见孩子大哭着,孩子父亲喊着:‘你看着你的阿妈!’头被击打的瞬间,我的小便失禁了。“

去医院治伤,发现怀了老三。

然后从这个时点开始,她经常被打,每次都很严重,没还过手,也毫无还手之力。(注意,我没有说还手不对,我只是在探求真相。)

最离奇的是,她在频繁被毒打中坚持生下了老三,虽然老大和老二也没带好。

但2016年央视的致富经说,“可一次收黄菇之后,两口子竟然动起了手”,马金瑜是这样说的,“就是拥作一团,他把我抓住,不让我打,但是我又急得很,我就叫,就骂他,两个人反正是很狼狈的”。

注意,“不让我打”,她自己口中,好像她才是动手打人的那一个……

我想,就算是粉饰爱情,营销特产,也没必要硬把自己说成是主动动手打人的泼妇,对吧?真没必要。

所以我倾向于她这句话是真的,也就是说,马金瑜也挺厉害的,虽然是知识女性,但是,会动手,也会在被按住时,叫,骂他。

扎西是这样说的,“我打过她一巴掌,只有一巴掌。有一年的端午节,父亲喝了点啤酒,她就跟父亲吵架,我把父亲拉到屋子里,但是她还是喋喋不休。我就打了一巴掌。我想问一下她打我算不算家暴?我的鼻子被她打歪了,我的嘴巴现在还留着疤痕。有一次我跟朋友们在一起,她从窗户外面一拳头把玻璃打碎,玻璃渣把我的嘴滑破了,我的鼻子被她打歪了,她体重差不多两百斤我一百四十斤左右。我就打过她那一巴掌,她也打过我那一次。”

关于家暴,我个人理解,如果可以锤死,马金瑜至少可以多一半的胜算,但是至今她未曝光一张受伤照片。

注意,马金瑜是知识女性,有手机,能上网,因为开网店还经常摄影,是有条件留下伤情照片和诊断证明的。历次家暴事件上热搜,照片都是标配,我也期待后续可以看到马金瑜提供这方面的证据。

关于有男性朋友过来看马金瑜,扎西会吃醋这件事,马金瑜在多次采访中都说过。关于出轨,扎西否认了,说是误会。

-----------------

(六)抢娃

马金瑜说,“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孩子们在哪儿,从2017年7月开始,有段时间我们总吃挂面,被不同的房东赶出来过两次”。

扎西说,马金瑜带走三个孩子的时间是2018年7月。

他俩说的时间对不上。

但是马金瑜又说,带走孩子前,“5岁的老二拿着通着电源的电钻,在墙上钻着,3岁的老三在一片狼藉中,拿着吃肉的利刃挥来挥去”。

按照马金瑜说的2017年7月倒推,5岁的老二是2012年生的,3岁的老三是2014年生的。这显然和她之前接受采访时说的准确时间完全对不上了。

所以……马金瑜要么脑子还是和闪婚时一样“晕晕乎乎的”,要么就是媒体人讲故事讲惯了,只求意境,不求细节。

看马金瑜的文章和采访,我整体的感受是,时间线特别乱,可能是文青特有的写作风格和写作技巧,很写意,但你只要看多了,就会发现到处都是自相矛盾。

真的逼疯强迫症……

麻烦你有话好好说,有证据直接甩出来好不好……

家暴是不对的,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家暴,都是不对的。但是没有实锤,还有一堆互联网记忆,又要强行绑定藏区、拉姆、家暴这些热搜G点,恐怕就有点蹭流量之嫌了。

何况涉及商业利益,此前又一直大发通稿……

主要现在网友也学聪明了。之前苟晶实名举报高考成绩被两次顶替,把全国人民耍得团团转,也才不到半年多的时间。

-----------------

总之马金瑜这个事,槽点还是太多了。

1、结婚时非常草率,没有感情基础,也没有脑子,恐怕只有荷尔蒙。

2、婚后责任感也不强,很少管孩子,现在又拿孩子抢占道德至高点。

3、营销的时候说谎,引导大家为“藏族”消费,现在撕B,还是引导大家关注“藏区”,引导大家把藏区普遍打老婆作为思考的预设前提,这……你倒是整点新鲜的啊?

4、不管是公开秀恩爱,还是公开撕B,涉及太多商业利益,什么东西一沾上钱,就没那么纯粹了是不是?

最后,马金瑜最大的槽点,就是,不管挨打是不是真的,后悔都是真的,但她却在2017年去大学里演讲,告诉一群毕业生:

“你们要相信爱情,不要怕冒险,哪怕下一步是悬崖,不要怕,跳!”

这tmd就怎么洗都洗不白了。

--over--

最后,我今天真是累死了!所以我不想核稿。谁能想到我今天一口气装了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净水器、厨宝……就是一边联系收货,一边联系和接待安装,一边写下了这篇文章……

参考资料:

《女记者远嫁藏区开网店助当地农牧民卖特产》,新京报,2015年2月20日。

《草原珍珠》,中国青年报,2015年12月7日。

《采访完一个藏区蜂农,47 天之后我嫁给了他》,马金瑜口述,喜马拉雅,马金瑜说她38岁,推测是2016年的音频。

《女记者嫁入青藏高原之后》,中央电视台军事农业频道,致富经,2016年9月7日。

《嫁给高原的女记者:将藏区珍宝卖向全球》,中新网兰州,2017年3月10日。

《夫妻微店“草原珍珠”》,青海日报,2017年4月11。

《马金瑜:远嫁青海蜂农,从女记者到明星店主的路有多远?》,封面新闻,2017年7月25日。

《另一个“拉姆”》,马金喻,真实故事计划,2021年2月6日。

《金瑜丈夫谢德成资料照片否认家暴并称警方已联系他》,澎湃新闻,2021年2月7日。

《前女记者自述遭遇家暴,丈夫发声:家暴出轨都是没有的事情》,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2021年2月7日。

《对话马金瑜老公谢德成:我打过她一巴掌,她打断了我的鼻梁》,2021年2月7日。

《自述遭家暴带孩逃离的前女记者再发声:曝光是为了重新爬起来》,2021年2月7日。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