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手刷扶贫干部,有教大妈练瑜伽,有入行前在抓要犯

投稿时间:2021-03-25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前几天想在快手上学点瑜伽动作,结果刷到一群大妈比印度人还猛。

在河北有个小村。村里所有大妈每天农闲不会在家里赶鸡带娃,而是汇聚在村口对练劈叉。



她们用印度神曲和一字马淘汰掉儿子从前送的凤凰传奇。

过去被用来晒玉米的场地,如今铺的全是阿姨。



走在小村外的田地里,你随时可以看到耕作的大爷突然幻化作人型高粱与土地合体。



如果关系够硬能被村民请到里屋借一步说话,你还有机会见识到八十岁的太爷炕头表演倒立坐莲。



这些奇景被传到过国外,震惊过纽约时报。



由谢广坤出演的主题大电影也在去年开机,不出意外,之后你还将会在幽静的放映厅里,和你父母一同见证来自北境的狂野魅影。

而关于为什么这个北方小村里的老人人人都像嫡传瑜伽高手。

其实是为了脱贫。



玉狗梁村从前是河北知名贫困村。过去村里穷还不是最大问题,没有前途的是村里老人大多都有健康问题。

2016年卢文震来到这里挂职第一书记后,凭借当过老师的洞察力一眼看到玉狗梁村矛盾的核心。

卢书记的逻辑是致富先要健体,而健体需要便捷和兴趣。联想到老乡们有坐炕的风俗,用另个角度来看就是人人都有瑜伽盘腿的基本功。

所以玉狗梁村就有了现在的景象。



刚开始,卢书记拿着瑜伽垫挨家挨户上门介绍的时候被大家认为是推销和胡搞。

而几年时间,玉狗梁村已经被国家体育总局赞誉为“中国瑜伽第一村”。

为了听到更多人把玉狗梁这三个字念顺,把村子的招牌和特产打出去,近两年卢书记把在村里的日常拍成视频传到快手上。

现在快手卢书记的账号已有二十多万粉丝。用卢书记的话来说村子实现了从野草到灵芝的转变。

快手上你能刷到像这样的扶贫奇人还有很多。

可能他们不是人人都会瑜伽,但同样无一不是开着比土库曼斯坦地狱之门还深的脑洞。

睡前刷几个小时,晚上做梦你能梦到自己抄着钉耙蹲乡亲家里亲自扶贫。



在快手刷到过一位叫@良种场村的赵倔强的扶贫干部。

前面卢书记火是因为行为与众不同,赵倔强赵书记火是因为身份冲突。

在拿到沈阳康平县良种场村第一书记的offer前小赵哥是破要案的,关键词是守护。现在成为扶贫干部,任务变成了找出路。

这种设定天然就使小赵哥被包裹在悬疑中。



从赵书记发的视频看到,他的扶贫工作主要是在线下进行的。

快手更像是他的日记本。

里面记录有他在工作里的点滴,以及一些人生觉悟和外貌自信。

比如他时不时会在视频里调侃自己进村前是体面人,而进村后的辛苦使他变成了魔鬼筋肉人。



赵书记每天从事的工作跨度广泛。

从调查村民家后院惊险无底深洞,到大冬天站冰湖上为村民凿钓鱼冰洞,反正赵哥时时刻刻都穿梭在不同的洞里,只是,除了给乡亲补漏,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好小伙子,并忽视了应该有很多人愿意让他成为自己那另一半的心。



经过赵书记的努力,两年时间良种场村人均收入增加了三千元,村里泥巴地也全披上柏油外衣。



在短视频里,我们看到赵书记把两只给村民扶贫用的鹅当成宠物在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

他的女儿还成了两只鹅的好朋友。

可见赵书记是真的把事业融入到了生活中,在工作中找到了幸福。虽然最后砂锅成了两只鹅鹅生的归宿。



和前面一个玩艺术一个搞人设不同,黑龙江珍珠山乡政府农业中心主任张振环是无情的销售精英。

这点从他的账号@乡干部三农热线的起名方式就能看出来。

快手上有粉丝称他“黑木耳之王”。

他所在的尚志市是国家食用菌协会指定的黑木耳之乡,每年生产几亿袋黑木耳,销售他都要帮忙。



其实一般来讲,现在这种去村里挂职的扶贫干部,在年龄上会倾向于选择年轻一点的。扶贫的同时,也是让年轻人积累经验。

今年五十三岁的张主任,按理来说是应该在一些更具指导性的岗位上工作的。

但就像给自己账号起名的那种性子,哥们做事就是直。

所以在工作中,他也主动选择去到一线并且选择销售岗位。

要的就是那种立竿见影的感觉。不看到乡亲钱包鼓起来就没有扶贫体验。



不过张主任也是浪漫的。

一次采访中,被问及和快手结缘的原因,张主任表示年轻时梦想是当播音员。

所以除了帮乡亲揽生意,张主任快手号上最多的内容就是给大家讲解当地实时政策。

并且是用他理想中那种潇洒播音腔,用简单生动的语言为大家解读全部是字的文件。

张主任的理性与浪漫是一体的。二者都被统一在了一个叫“扶贫”的意志中。



如果说前面这些扶贫干部的快手视频让你感觉像在看剧,那下面这个可以称作是在线教育。看完你会觉得身边人没谁比你更懂扶贫。

@狼牙山下的高队长高书记人如其名。

身在狼牙山,他人生的兴趣就是扶贫。



与前面张主任一样,高书记走的也是销售路线。

但在这条路上他甚至比销售精英更为激进。张主任是帮乡亲推销,高书记直接亲自出马卖。

他有一辆小轿车,每天就用车后备箱帮乡亲跑货运。

在他所在的河北长峪村,人们亲切的称他为“后备箱扶贫的高队长”。去年一年高队长就用这个后备箱为村名卖出了六十多万元的农产品。



村民做的都是小生意,二十的蛋,三十的鸡。

但高书记每次都当引外资的大事做,每个订单路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次付清从不分期。

合理怀疑高书记是第一人称3D游戏爱好者,因为他视频的镜头大量采用第一人称元素,并且收支都在画面中详细记录,看久了你会有种在玩扶贫模拟器的感觉。





总之高书记的工作是十分值得尊敬的。

乡亲看到他时的笑脸可以证明这点。



快手上所有扶贫干部中,贾茹可能是最特别的人之一。

她账号@贾茹园长是很个人化的一个名字,但发布的视频里她基本不露脸。

发布的视频的内容乍看也与扶贫无关,更像是欢乐喜剧人或者脱口秀。



不少与文艺界相关的内容,也让人感觉这帮人是搞艺术的,这账号就是幕后记录。

而事实上他们都是残障人士。



其实开头的瑜伽书记给了人们一个提醒,扶贫的概念不仅限于经济上的,老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健康的身体是本钱,也是扶贫最底层架构之一。

贾园长是河北唐县残障人士双创园园长。从2018年创办至今,唐县双创园已帮助过108位残障人士安置,带动全县900余残障人士就业。

贾园长把园内的每一个人都当做自己的孩子。她只希望给他们创造一些平等交流的机会,让他们如愿过上平凡人的生活。



贾园长和她双创园里的孩子利用网络给大家带去欢乐,而其实就他们自身而言,代价并不低。

双创园开办前贾园长本来是搞厂子的。

在办厂的时候她就给公司定过优先招聘残障人士的政策。

投资双创园贾茹用掉了前半生所有的积蓄。



同样,就在你以为前面的前刑警赵书记,除了和乡亲插科打诨就没有别的事情的时候,其实视频背后的赵书记,工作强度甚至超过以前千里追凶。春节回不了家是常事。

狼牙山高书记也不例外,在被称作“后备箱扶贫书记”前,他每天扛着重物赶公车去城里帮乡亲卖货。有了私家车后,他第一时间便“充了公”,这些辛苦付出,就是为了能销掉因为各种原因就快要烂在地里的作物。



我们广大扶贫干部不仅扶贫不计成本,他们还不停重审自己不停地提高着效率。



刷快手上的扶贫干部会让人越刷越上瘾,我想吸引我的,是他们身上那种类似的“笨拙”。

像前面提到的@乡干部三农热线、销售精英张主任,他把自己快手粉丝群命名为“乡家军”。

这种极具网游公会的命名体,不知道的看了还以里面在讨论怎么打沙巴克。



贾园长一个视频标题叫“向老铁汇报进展情况”。

这种感觉就像你妈突然问你要不要swag一下。



而瑜伽书记最近在评论区回复网友喜欢狂加一大串哭脸emoji。

反向推演相当于跟爸妈聊天时给他们发荷花表情包。

但这是一种可爱的笨拙,让人想起月台上的父亲。



令人更加欣慰的是,他们不是寥寥个例。就快手而言,目前活跃在平台上的各地政务人员已经覆盖全国2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



正是这群“笨拙”人的存在,实实在在地改善了乡亲们的生活。

有扶贫干部在快手上两天就为村民卖掉了十五吨的红薯。

有县长两个半小时为村民卖掉四万斤沃柑。

仅去年,就有超过2300万人在快手获得收入,其中不少在偏远地区。

有人不明白这些基层干部缘何这么“忘我”地“拼命”,但如今乡亲们的荷包和笑脸告诉了世人其中的意义。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