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说“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少年出狱,父亲:为官司睡过公园

投稿时间:2021-04-06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刘大蔚。资料图

“我们带着孩子去商场买新衣服,然后去吃大餐。孩子说他想吃肯德基,我们就去点了肯德基的全家桶,他妈妈又去打包了一些中餐过来吃,一家人一起吃饭真好。”

4月4日,谈及儿子出狱那天,刘清亮(化名)忍不住喜悦,多次提到一个词:真好。

他的儿子叫刘大蔚,2015年曾因为网购24支仿真枪,被福建泉州中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后经申诉再审,最终改判有期徒刑七年三个月。

福建高院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改判考虑了“刘大蔚没有实际取得所购的24支仿真枪,枪支没有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被查获的枪支枪口比动能较低,致伤力小,也不容易通过改造提升致伤力;没有证据表明,刘大蔚网购仿真枪的目的是为了营利和非法活动;其作案时刚满18岁,也是初犯;再审开庭认罪态度较好,能够真诚悔罪”等因素。

案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社会关注,尤其是“仿真枪鉴定标准问题”的讨论。

此时,父子已身在四川老家。刘清亮说,“儿子早上6点多就起来了,干家务,拖地洗碗,收拾家里。和以前一样,一直是个勤快的孩子。”

正因为此,他觉得一切努力没有白费,也值了。

为了还申诉时的借款,刘清亮称,这些年他依旧做建筑工人,妻子每天打两份工,白天在医院做保洁,晚上去餐馆做钟点工,努力赚钱,已经还清了。

早前,刘大蔚向媒体表示,从监狱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抱着父母哭,“父母家里因为我已欠了很多钱了,非常愧疚。我出来这几天我一直在哭,只能希望以后能出去多赚点钱报答他们。”

对话

【1】压力

九派新闻:你现在在做什么?

刘清亮:我们前天刚回到家,今天去扫墓了。

九派新闻:去扫了谁的墓?

刘清亮:七八座,我们家族的墓差不多都去扫了。

九派新闻:儿子跟你一起去吗?

刘清亮:对。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有一点自卑的感觉。他不怎么主动和别人说话,别人问一句他就答一句。

九派新闻:一起扫墓的有他同龄人吗?

刘清亮:有的,儿子原来一起玩耍的堂弟堂妹都在,大学都放假回来了。

九派新闻:他这些天表现如何?

刘清亮:他现在和社会有些脱节,还没那么快适应外面的生活。比如说现在我们买东西不是都扫码支付吗?他连扫码都不会。现在买东西,都要大人带着去。我们也在一点点地教他,但是他还没有学会,还需要点时间。

九派新闻:你作为父亲怎么对待?

刘清亮:他可能有点压力,我叫他看开一点,开朗一点,让他把过去不愉快的事情都忘掉,开始新的生活。

【2】焦虑

九派新闻:你儿子现在状态如何?

刘清亮:他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身体方面出了一些状况,血压有点高。我们买了一个血压仪天天在家测,有150这样,他不是很满意。原来更高,有170,吃药降下来一些了。医生说让他把心态放轻松点,半个月后去复检。

九派新闻:血压高的原因是什么?

刘清亮:焦虑吧。怎么说呢,男孩子到了这个年龄,他可能觉得就他一事无成。我跟他说你不要管那么多,我们一步步来,要放开心态。

九派新闻:你觉得儿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吗?

刘清亮:那倒没有,我今天下午还在跟他交流,我说你不管花多少钱,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我也从来没有怪你。我们是一家人,你是我儿子,我不管你谁管你,我管也是天经地义,你花我的钱也是天经地义。

九派新闻:儿子听了什么反应?

刘清亮:他想先适应社会,然后去找份工作。

九派新闻:他没有和你们说过自己的想法吗?

刘清亮:他觉得自己没什么特长。我就跟他说,现在作为普通打工者来说,有文化的,当然可能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没文化的,你也能养家糊口,我说你不要考虑这么多。

九派新闻:会具体建议他做什么工作吗?

刘清亮:他也想当建筑工人,但是他现在视力不太好,等检查完视力再说吧。因为我们的活儿很细致,比如说你做瓷砖尺寸量大量小你都看不清楚的话,你就做不了。现在业主都很挑的,你做得差一点,人家会有意见。我觉得他心情消极的时候,我说你看我,也不是有很大能力,平平淡淡,也能将老人小孩照顾好,就可以了。不求大富大贵,过我们老百姓的日子。

【3】沉默

九派新闻:你是3月30号去接儿子的是吗?

刘清亮:是的,我和他妈妈一起去接的孩子。那天刚见面的时候我们也很激动,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团圆真好,我一直盼着这一天。每逢佳节倍思亲,之前逢年过节就特别想儿子。

九派新闻:儿子和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刘清亮:感觉变得比以前沉默、成熟多了,说话没有以前那种不知天高地厚了。

九派新闻:你看着儿子的这种变化是什么感觉?

刘清亮:我有一点忧虑,他没有以前爱笑了,变得沉默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活泼一点快乐一点。看着他沉默寡言愁眉苦脸的,心里也不舒服。

九派新闻:母亲呢?

刘清亮:他母亲也挺着急的,天天找孩子聊天,比我聊得还多,孩子也更愿意和母亲说话,关于他想工作的一些想法,都是他告诉他母亲,然后他母亲告诉我的。

九派新闻:那天有做什么来迎接新开始吗?

刘清亮:有,我们带着孩子去商场买新衣服,然后去吃大餐。孩子说他想吃肯德基,我们就去点了肯德基的全家桶,他妈妈又去打包了一些中餐过来吃,一家人一起吃饭真好。

【4】自责

九派新闻:你儿子是减刑之后出来的是吗?

刘清亮:是的,每次减刑都会给我们寄资料,我也都知道。知道孩子减刑的时候,说实话心情很愉悦,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早一天见面。

九派新闻:儿子服刑期间你们去看他吗?

刘清亮:这两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没有去,每个月有十分钟的通话时间,他们打过来。因为我工作时间不稳定,留的是他母亲的电话,基本上都是母亲和儿子在聊。

九派新闻:聊些什么?

刘清亮:让他保重身体,说我们不在身边,你该看医生的看医生,该买药的买药,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注重身体来,让他把身体养好,出来好好生活。

九派新闻:儿子的整个案件中,你觉得什么最难忘?

刘清亮:最难熬的肯定就是一审的时候,判了无期徒刑。后来经过艰难的申诉,决定再审的时候,是最高兴的。我那段时间压力特别大,我是做建筑工人的,白天要上班,晚上失眠。也不敢辞职,一审二审下来,费用很大,请律师啊,去相关部门递交材料啊,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那个时候工作一天就一两百块钱,没有这么多钱,都是借的。

九派新闻:现在钱还清了吗?

刘清亮:这些年我依旧做建筑工人,他母亲每天打两份工,白天在医院做保洁,晚上去餐馆做钟点工,努力赚钱,已经还清了。

为了省钱,我还曾舍不得住酒店,就去公园的椅子上坐一晚上。很感谢帮助我们的亲戚朋友们。

九派新闻:儿子知道这些事吗?

刘清亮:其实他心里也有数,所以才会自责,会焦虑。

【5】勤快

九派新闻:你这几天是放假回来还是请假?

刘清亮:也不算请假,因为孩子要回来了嘛,我和老板说了一下,他就让我先回来了。

九派新闻:你工作的地方大家知道你儿子的事吗?

刘清亮:我身边的人都是建筑工人,大家都是粗人,也没什么想法。

九派新闻:孩子呢?

刘清亮:现在他还是早睡早起,早上六点多就起来了,起来干家务,拖地洗碗,收拾家里。

九派新闻:他以前也会主动做家务吗?

刘清亮:会,之前他也会主动干家务,一直是个勤快的孩子。在我们那一条街道,我儿子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习,我们都是很满意的。所以我即便是倾家荡产,也要给孩子争取一下,我一直认为我儿子是个好孩子。

九派新闻:他是独生子吗?

刘清亮:以前是,现在有个一岁多的弟弟,是个意外。他很喜欢这个弟弟,经常带着一起玩。c2z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