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入门级财富自由了 我怎么还是这么穷啊?”(组图)

投稿时间:2021-04-08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作者丨闫如意 米利暗

编辑 | 花木蓝

挣多少钱才能实现财富自由?

对于这一世界级谜题,胡润百富榜这几天给出了他们的参考答案——

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分别是:一线城市1900万元,二线城市1200万元,三线城市600万元。

1900万才算入个门?网友笑了:可不是么,我1900万像素双摄的手机也就是个入门款。

还有网友开心地表示,自己终于有了奋斗目标:只需要166.66年,就能实现最基础的财富自由啦!



今天,你财富自由了吗?

说起来,这个总做富豪榜的胡润,其实是卢森堡人。

他们的榜单针划分了四个等级的财富自由程度,还就中国不同城市做了区分。三线城市实现入门级财富自由只要600万,二线城市要1200万,一线城市的门槛则是1900万。

做成表格来看是这样的:



〓 比如在三线城市,入门级财富自由是600万资产,主要包括一套120平米的市区常住房、2辆车、20万元的家庭税后年收入和250万元的金融投资。

对此,中国网友的看法各不相同:

有觉得财富自由遥遥无期的:

现下即使中个彩票头等奖,也自由不了咯。

还有人认真按国家统计局数据算账:

2020年北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9万元,假设全部工资一分不花,那么想要达到一线城市的财富自由入门标准,需要275.3年。

如果幸运地找到了一个跟你携手并进共同挣钱的伴侣,那么时间就可以立马减半,只需要137.68年。

而更多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居民则表示不可置信,1900万就入门级财务自由?这入门未免也太入门了。

毕竟,北上广一套刚需学区房,就能轻松吞掉大部分资产;



要是算房产的话,一线城市超过1900万的多了去了,但是考虑到教育、医疗、养老等等方方面面,没几个真觉得自己财务自由了的。

而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还表示,“中国的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相对于其他国家是比较高的,因为购房需求大。比如在印度,年轻人购房需求相对较弱,所以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要低得多,只要有足够的钱能租到好一点的房子就够了,印度孟买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相比上海的1900万元,可能只需要900万元人民币。”

事实上,类似的划线确实不少。

2018年的《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中,就提到过当时的财富自由标准,一线城市是1.3亿,二线城市是8000万元,而三线城市是6000万。

这里的财富自由,大概可以对应到胡润的“高级财富自由”。只看一线城市的话,从2018年的1.3亿到2021年的1.9亿,3年内,财富自由的标准上涨了6000万。

真是没想到,财富自由的“通胀率”这么高。

笑死,一年中一次彩票也追不上财富自由标准的涨幅了。

财富自由,真的有统一标准吗?

豆瓣“丧心病狂攒钱小组”经常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大家心中的财富自由是什么样?”



大家给出的回答,与其说在讨论“财富自由”,不如说在给憋屈的日常生活提供一个情绪宣泄口。

对有些人而言,财务自由,就是可以放任自己不看价格买东西,从车厘子自由、衣物自由到房产自由,生活可以不用过得那么紧巴。



不再货比三家,思来想去相差几块钱的商品哪个更划算,也不需要为自己花钱买了稍微贵一点的东西而愧疚很久。

“什么时候能这样啊?怕是梦里也不行”

还有很多人对财富自由的渴望,来自于对工作的厌恶。

不用再出去做社畜上班应付领导和同事,“不再为了生存,出卖自己的时间”,把时间和精力都留给自己的兴趣爱好,或者其他“真正有意义的事”。



而隔壁小组“FIRE生活”,给出了另一套更接地气的方案:攒够一年生活费的25倍。



FIRE运动来源于美国,取自“经济独立、早早退休”对应的英文字母的缩写。

相比有固定标准答案的财富自由,FIRE运动更加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做法也各不相同,既可以选择“瘦FIRE”,过极度节俭压缩开支的生活,尽早摆脱工作搬砖的日子;也可以“肥FIRE”,维持现有生活水平的基础上,积极进行储蓄和投资,追求更多的被动收入。

当然,FIRE也有风险,如果绝大部分睡后收入来自于理财投资,像今年这种基金股市一片绿的情况,辞职专心炒股的不少人,又动了回去工作的心思。

财富自由,算不算一碗毒鸡汤?

网上有不少关于财富自由的人生故事,我们都很爱读。

不过,其中70%像是真假参半的凡尔赛炫耀帖,剩下的30%则是投资理财“大师”兜售金融产品的广告。

28岁从一线互联网公司退休的郭宇的经历,就挺能说明问题。

去年他在微博上宣布退休去日本拥抱“山间清泉与峡谷的风”,吸引了很多关注。



他的财富自由之路,看起来十分简单:

2011年,支付宝迅猛发展,他大三去到浙江杭州的支付宝实习,留任前端开发工程师。

2013到2014年,糗事百科,任前端开发工程师,后糗事百科被字节跳动收购。

2014年到2020年,在字节的6年间,他的职位已经是资深技术专家。

据估计,他靠的就是在这期间获得的价值0.5-4个亿人民币的期权,完成了财务自由之路。

但她的财富自由之路有人这样评价:选择大于努力,运气大于实力。



现在,他在日本其实也不是每天风花雪月,只是换了一条道路,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种生活,也依然在日本经营温泉旅店。

但他的财富自由之路,对普通人而言,参考价值似乎也不大——因为他也未免太过顺畅也太过幸运,每一步都刚好踩在了公司发展的风口上。

他的故事,对我们唯一的启示是:财富自由,只能也只会属于极少数的幸运儿。

类似胡润这种“财务自由标准”,对那些坚信自己再努力两把,跳一跳就能够到的人来说,也许挺有意义的。

他们定下了财富自由的目标,争分夺秒,全力以赴。但颇有讽刺意味的是,“财富自由”成了年轻人奋斗的春药,现在必须加倍拼命工作,哪怕996、007,越努力,就能越早结束这种紧张的生活。

对财富自由的渴望,反而让生活更卷了。

具体哪一年、哪一天才能真的结束这种生活呢?

推石头的西西弗斯,每天从山脚把石头推到山顶,第二天又要从山脚重头来过。不能细想。

我们要的“财富自由”,到底是什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财富自由到底是什么?

编辑部的王富贵说,等财富自由了,他就买一栋别墅,要坐落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边上的。

在视野开阔的阳台上,他可以看见欧洲、也可以看见亚洲。

然后呢?我们问。

然后就可以坐在屋里写稿了呀。王富贵说。

这就是一个朴实的文字工作者对于财富自由的全部想象。



在财富自由话题的评论区,你会发现每个人对财富自由的想法都不大相同。

就比如胡润这个四个等级的财富自由。达到入门级以后也许就想追求中级自由,中级以后还有高级、国际级……

因为每到一个门槛,家庭情况的变化都会使人产生新的需求。

没房的时候只想买套蜗居,有房之后想着改善、想着学区,等都有了以后还想投资,还想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

但是,这样的自由,还能称得上是自由吗?

凯恩斯曾经预言,到2030年,随着经济增长和技术进步,人们每天只需要工作3个小时,就能过上不错的生活。

然而,在2021年的今天,996成为了家常便饭,人们对赚钱乐此不疲。因为技术不仅在解决问题,也在不断带来新的需求和新的欲望。

你看,这像不像所谓的“财富自由”?

人们以为自己在追逐自由,其实追逐的是自己无穷尽的欲望。

胡润的报告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说百富榜上很多企业家平常生活很朴素,哇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说自己每年花钱不到五万,而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最喜欢吃的也不过是麻婆豆腐和回锅肉。

这也是一项很古老的议题了——一个人拥有再多的财富,睡的也就是一张床,吃的也就是三餐饭。

财富真正给人们带来的,是选择的自由:有一个舒适的居所,不被房贷胁迫,能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不为五斗米折腰。

这样的自由真的很难实现吗?

让我们无法逃离的,不是内卷的社会,而是我们的欲望本身。实现财富自由最重要的不是如何挣钱,而是收入和欲望的平衡。

而沉浸在以财富评判人的价值体系,和无尽的欲望中,财富也许有一日会“自由”,人却永远不会自由了。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