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不买新衣后 消费狂魔变穿搭红人 50万件二手衣物互换

投稿时间:2021-04-23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2021年4月,北京。一间小小的工作室里,一场“变装秀”直播正在进行。

镜头前的姜宇不断更换着身上的衣服:休闲、职业、甜美、日系……屏幕上弹幕涌动,“大口包,还是皮的,配过膝靴绝对美”、“我的天啊,布灵布灵真好看!”

而她旁边的衣橱里,挂着难以计数的各式女装。光看这样的场景,我们很容易给她贴上“购物狂”、“消费主义”、“带货主播”等标签——而实际上,姜宇扮演的,却是与它们对立的角色。

这些衣服均为二手,来自全国各地的女孩的馈赠。在这场换装秀结束后,它们将发往全国,抵达新主人的手上。

发光公社的志愿者们在整理衣物。
“我曾经也是一个购物狂”

2017年,35岁的姜宇从公关公司辞职,创办社群“发光公社”,一个二手衣物的交换平台。

这是一个供女孩们发布闲置衣物的平台:拍照、写描述、适合什么样的身材、有无瑕疵……如果有人喜欢,可以跟帖申领。衣服免费,申领者只需承担邮费。

公社倡导“赠领平衡”,每个用户的主页上,能看到赠出和领取衣服的数量,“取名‘发光公社’,是希望这些二手衣物,能在新主人身上继续发光”。

很少有人知道,在做这件有趣的事之前,姜宇也曾是一个购物狂。
赠衣网友的留言:越买越多,越穿越少,越仍越凶。“毕业后我在北京从事公关工作,经常和企业高管、明星、媒体打交道”,姜宇说,干这一行,自身形象很重要,因此在穿着打扮上,她付出了不少心思和金钱。

“去年的衣服配不上今年的你”、“每个女孩衣柜必须有的100件基础款”、“拍过照了就不叫新衣服”……姜宇说,在网上铺天盖地鼓吹消费的言论蛊惑下,原本购置衣物是出于工作需要,却在潜移默化间变成了习惯。

“似乎所有人都在向你推销,每个人都在喊着,买!买!买!”

“后来我发现,我每天都在买新衣服、收快递,像是一个暴食症患者”,最多的时候,姜宇的衣柜里有100多件没剪吊牌的新衣服。
姜宇在整理收到的二手衣物,其中不乏潮流单品。
为什么买了这么多?她回想自己下单的瞬间:新款式没试过、凑满减、便宜、主播吐血推荐……“我真的需要它们吗?”姜宇开始反思。

如何处理不断膨胀的衣柜,也成了她的难题。“有人说,那还不简单,送给贫困山区,送亲戚呗”,姜宇看着满柜的吊带裙、小西装、职业套装,她觉得有些滑稽,“会有穿我的露背装下地干活吗?”

和身边的几个女孩聊了聊,姜宇发现,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一样的困扰。

“就在那时,我看到了一部纪录片,《真正的成本 (The TrueCost)》”,该片揭露了光鲜的时尚行业,给制衣工人和环境造成的伤害。

“我才知道,除了石油行业,服装纺织行业竟是最大的污染行业”,姜宇说,“我认为我应该干些什么,对现状、观念做一些改变了”。

一次“不带衣服”的旅行

最初,这是一场小范围的,带实验性质的尝试。

2015年,姜宇向身边的27个朋友,要来100多件二手衣服,凭自己的品位重新搭配、拍照,贴在了天涯论坛——因为衣品出众,这些帖子常被推到时尚版块,获得精华标签、置顶,为姜宇带来了不少粉丝。

“她们认同我的穿搭,也逐渐认可了旧衣物再利用的观念”。

姜宇曾发起一次“带你的衣服去旅行”的活动。她宣布要去香港旅行一周,但不带一件衣服,请粉丝把二手衣服寄给她——带着来自40多位网友的70件衣服,她开始了这一场旅程。
发光公社成员把二手衣物寄给网友。
看着自己的衣服出现在美美的旅行照里,粉丝们都非常兴奋,“这给了她们实实在在的参与感”,之后,越来越多的女孩给姜宇寄来二手衣服,她穿搭后,再寄给其他女孩。

在短视频平台上,姜宇拥有40万粉丝,其中97%是女性。随着粉丝增加,衣服数量也越来越多,姜宇根本处理不过来。她需要一个平台,让有转赠和领取需求的女孩直接对接——在这种背景下,“发光公社”应运而生。

追求新鲜,但不一定购买

在成为姜宇的粉丝前,Lily自诩为一名“有选择困难症的购物狂”。

因为难以抉择,她曾一口气买下了12件大衣。“其实我平时穿搭不多,但谁也不知道,我家里的四个衣柜早就被塞爆了”,Lily说,“像我这样容易‘失控’的女生,真的不在少数”。

加入“发光公社”后,Lily陆陆续续把自己的衣服送了出去,她也接受别人的二手转赠,探索适合自己的风格。

梦莹在平台送出了她的婚纱、敬酒服、秀禾服、水晶高跟鞋等,“结婚之后,它们就闲置了,但扔了又可惜,看到姜宇直播后,我加入了公社,想为它们找到合适的归宿”,梦莹认为,“这也是传递一份美好的祝愿”。

领到秀禾服和鞋子的朱明宣,并不准备将它们长留,她计划拍完写真后,将它们转送给需要婚服的姑娘。
朱明宣展示自己结婚时穿的二手传统礼服。朱明宣在公社的ID叫“玉兔小姐”,从2017年底加入公社至今,她已送出近2000件衣服,也收取了100多个包裹共400件衣服。

“我和妈妈一样,有一到换季就大采购的习惯,遇到打折就走不动路”,朱明宣说,“这可能源自追求新鲜的心理”,加入公社后她发现,除开买,交换也能带给她一样的满足。

“我已经三年没买过衣服了”

一场名为“一年零购衣”的比赛,正在姜宇和她的朋友间展开。

对这场比赛,姜宇胜券在握,“我已经三年没买过衣服了”,她说,“我可能是全中国穿二手衣服最多的女人”。但她并不认为自己过的是类似“苦行僧”的生活,“我们环保,但也时髦”。

生活的乐趣,并不会因为不买衣服而减少,“女孩们把以前逛街的时间,花到看电影、瑜伽、画画、交朋友上,我们发现了一个新天地”。

女孩们在发光公社交换旧衣物,也在这里结交志趣相投的新朋友。
发光公社的志愿者也是志趣相投的女孩。
“我的衣服被别人认可,我会觉得跟她有了共同点,看着自己的衣服重新‘发光’,我也会由衷的高兴”,姜宇说,女孩常会随包裹寄出小卡片、小礼物或者零食,收到的人也会这样做,“我们传递的就不仅仅是衣服了”。
网友们随衣服寄出的留言被大家收集起来。
网友贝拉寄给朱明宣的衣服里,附上了一张小纸条:“亲爱的玉兔小姐,小赠品送的差不多了,给你一包果干在办公室补给营养,耳坠在外套的兜兜里,谢谢你让它们重新发光”。

蜗牛菲菲是一位宝妈,通过交换衣物,她认识了一个刚生二胎的图书编辑,“我把宝宝的衣服都送给了她,她给我寄了一些童书,我们成了朋友,经常交流育儿心得”。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加入”

随着“发光公社”的成员越来越多,姜宇也有手忙脚乱的时候。

首先是衣服数量大、样式繁杂,很难标准化。“比如有时出现一些穿不了、破旧的衣服,有时收到一些保质期不明的化妆品”,这都需要花费人力和时间去做整理。
被拍照记录并重新命名的二手衣物们。
有的女孩没有精力整理自己的二手衣物,为此姜宇组织了“发光集”活动,每月开放一次,女孩可以把衣服直接寄给姜宇,由她和志愿者拆包、整理,拍照,上传,供网友领取。不适合转赠的衣服,志愿者会把它拆掉,做成包袱皮。

“发光集”已开展到第47期了。每一期,都有300-500件二手衣被送往全国各地,寻找他们的新主人,姜宇和志愿者们常累得人仰马翻,“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加入了”。
发光公社的二手衣物收纳间。
姜宇说,通过交换衣物做环保,现在依然有很多人不能理解,他们时常质疑她的动机。

直播二手穿搭时,姜宇常面对别人的拷问:新衣服买不起吗?二手衣服干净吗?你是不是在炒作想当网红?

最开始她也会无从答起,而现在她已经有了完整的答案,“我们不是买不起新衣服,而是买不起干净的水和空气;二手衣物经过清洗消毒是没有问题的;我当然想当网红,我还想影响更多的人,在这条路上找到更多同路人”。uJO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