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年打72场假官司拿到近300万 被告席上空无一人

投稿时间:2021-06-04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72。”

  彭木站在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原告席上,在心里不耐烦地默念这个数字。

  这是他第72次为了要钱打“假官司”。

  他的对面,被告席上,空无一人。

  “被告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

  统一格式的借条、还不完的债、无法出庭的被告……他用这种方式,已经拿到了近300万,屡试不爽。

  “涉嫌套路贷,风险等级为五星!”

  此时的彭木却不知道,他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民事裁判智慧监督系统”上......

  “他们是在要我们仨命啊!”

  “110吗,我们这死人啦!”

  数分钟后,某二层民居里,两位老人和一位青年被救护人员挨个抬上救护车。

  “造孽啊。老葛多本分的一个人,怎么就养了个催命鬼。”附近的村民围在一边,议论纷纷。

  “他那个儿子小葛真不是个东西!之前那些要债的成天在村口堵着,我都不敢出门!”这话一出,在场的人纷纷点头。

  那段被催债的日子,不仅是老葛一家的噩梦,也是所有村民的噩梦。

  小葛原来是名厨师,平时爱打打牌搓搓麻将。

  不知怎么的,牌局越打越大,输得越来越多,不知不觉竟欠了十万元。

  “给你介绍个地方,不要抵押,放款特快!”为了能补上窟窿,在朋友的介绍下,他走进了一家典当行。

  自此,他的噩梦开始了。

  尽管想着尽快还钱,但“利滚利”的雪球越滚越大,短短11个月竟达到了四十万。

  “不给点颜色看看怕是把我们当‘弱鸡’!”债越积越多,典当行的老板程军坐不住了。

  为了能让自己“事业”顺利,程军有意拉拢、纠集了包括彭木在内的13名刑满释放、社会闲散人员,以此壮大实力。

  因为手下大部分人为东北人,所以程军在当地高利贷行业中号称“东北大军”。

  如果有人不还钱,这群人就会倾巢出动,给欠债者“好看”。

  小葛家的门口被泼上油漆——“不还钱是王八蛋,狗X的!”

  

  在欠债人家门口油漆喷字

  小葛的父母、亲戚源源不断地收到各种辱骂、骚扰短信和电话。

  为了让小葛还钱,把他关进典当行的“小黑屋”两天,没水没饭。有人心情不好时候就把他当“出气筒”,被扇几个耳光更是家常便饭。

  “他没钱?他家还有一套房子!”这时候,有人给程军出了个主意。

  不给证件就到处摔屋内的东西,拿着刀威胁着不让出门,也不让吃饭......

  

  受害人的房子

  “他们哪里是在要钱,他们是在要我们仨的命啊!”

  不断的要挟下,小葛父母妥协了,含泪在卖房委托书上签了字。

  房子以四十万的价格成交,一毛不剩全进了程军的口袋。

  “钱没了,房子没了,什么都没了......”

  一次催收就赔尽所有,万念俱灰的小葛扶着爸妈坐在了一起,拧开了农药瓶……

  “他其实也想过要逃跑,可是’东北大军’有手段啊,跑不掉的!”作为旁观者,回忆起那段往事,小葛的好友依然感觉后脊有股冰冷的寒意。

  的确,为了欠债人“一个也跑不了”,“东北大军”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还打起了法院的主意……

  他竟摇身一变成为无辜的受害人

  “大哥,人......找不到了。”

  “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个龟孙子找出来!”

  程军整个身子陷在沙发里,一只手不停敲击着边上的扶手。

  “嗒”、“嗒”、“嗒”,敲击声一下一下地砸在了弓着身子站在一旁的彭木心尖。

  人找到了,账才好收。

  “客户也是要挑选的。”他们放贷的对象,大多数寻找那些因手头急用现金周转又没办法从银行贷款的人。

  实际上,多数是“信用贷”。只要借款人有父母长辈、亲朋好友,或者家里有点值钱的东西就行,他们总有办法逼债变现。

  后来,“生意”越来越好,借条数额翻倍。借10万,借条里写20万,在数月之内,数额就可飙升至百万元之多。

  

  当时所用刀具

  电话短信、门口泼漆、拉横幅到别人单位里,办法用尽,只为一件事,逼受害人还上可能还不完的钱。

  有人不堪其扰,隐姓埋名去了外地打工。

  实在找不到人,彭木出马了。

  相比于程军那帮小学没毕业的打手,读过高中的他狡猾得多,想到了拿着“借条”去法院起诉。

  “呸,要不是那个龟孙子跑了,老子哪里会站在这里?”法庭上,彭木在心里啐了一口被告。

  所有的流程,他早已烂熟于心,接下来,他将呈上他的关键证据——一张借条。

  借钱的时候,他们故意把那些借条上的出借人姓名和还款日期空着,借条都是统一的格式,不管是张三李四,这样谁都可以拿着借条去告。

  “我跟被告是朋友。借了一大笔钱后,他居然就跑了。我到处找都找不着!”

  在法庭上,他竟摇身一变成为无辜的受害人,肆无忌惮地拿着受害人写的虚高金额欠条请求法院查封他们的财产。

  “有车抵车,有房抵房。见人就逼,人逃就告。”谁也不会想到,万把块的“江湖救急”,背后竟是倾家荡产的无尽深渊。

  然而,埋藏得再深的罪恶,也总有一天会暴露在阳光之下。

  这一天,很快就来了。

  “报告!这批案件异常!”

  2018年的一天,一张报告送到了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翁跃强桌前。

  在日常检索过程中,检察官发现了一组异常数据。

  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民事裁判智慧监督系统”检索页面上,预设检索“同一原告诉讼案件”“短时间密集起诉”“缺席审判”,竟出现彭木名字72次!

  

  民事裁判智慧监督系统

  这说明他平均每10天就要发起一个诉讼。

  这太不正常了!

  “涉嫌‘套路贷’,风险等级为五星!”绍兴市人民检察院紧急指派属地上虞区人民检察院负责进行深入排查。

  终于不用再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别逼我了!”

  工厂门口,一位青年低垂着眉眼,身体紧绷,浑身散发着抗拒的气息。

  这大大超乎了检察官刘理想和章天恩的预料。

  面前的青年小杨,是程军案的受害人之一。按理说,他应该非常痛恨程军,可他为什么不肯说呢?

  “也是奇了,这个案子,证据和证人都是‘闷葫芦’。”几个月前,刚接触此案时,刘理想和章天恩没想到,证据也是需要开关的。

  程军很聪明,借钱大部分用的是现金,欠条上也没有出借人。

  基本没有银行流水,也没有转账记录,程军甚至可以说他从没有放过高利贷!

  寻找证据一时陷入了困境。

  “找,再聪明的罪犯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那段时间,为了寻找证据,刘理想和章天恩饿了就吃泡面,实在困得不行就洗把脸继续寻找证据。

  一本毫无章法的账本终于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他们账本写得乱七八糟,根本看不懂。”因为大部分成员为文盲,唯一能找到的账本更应该说像一本“画册”。

  这本“画册”没有统一的格式,字写得歪歪扭扭,事情也记录得颠三倒四,让人摸不清头脑。

  这反而为揭开“东北大军”的罪恶上了一道密码锁。

  

  指认现场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受害人一笔笔核对账目,破解“账本”密码。

  上虞区公安分局当即发出公告,请相关受害人协助调查。

  来者寥寥无几。

  “找吧,通过亲戚找,通过朋友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小杨出现了。

  两年多前,小杨朝程军借了两万元,被逼着签了借款四万元的借条。

  短短几个月,四万成了八万,接着又到了十六万......为了躲债,小杨不得不远走他乡。

  东躲西藏的日子让小杨如惊弓之鸟。

  “我实在是太害怕了!”终于在一次上门规劝中,小杨破天荒德地吐露了心声。

  “他应该是想与过去彻底隔绝开来!”经过多次和小杨聊天,刘理想终于发现了小杨的心理障碍。

  在外面躲了两年,害怕被“东北大军”找到,每隔一段时间小杨就要换个地方。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恶人被抓,鸵鸟心态让小杨只想当个“透明人”。

  “以毒攻毒!”刘理想决定,用小杨最担心的事,来劝服他放下心理防线。

  “现在的证据不足以重判他们,他们如果出来,你还有好日子过?”这句话犹如一声惊雷一般在小杨耳边炸开。

  小杨盯着面前的刘理想,僵硬的脸部肌肉一点一点地缓和了下来。

  “行!你们要知道什么,我全力配合你们!”

  维持现在安宁生活,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在众人的努力下,一个又一个“小杨”出现,“账本”的密码也通过一笔笔借款的追溯得以解开。

  有了人证、物证,当地司法机关合力推进,61件民事虚假诉讼案件先后被依法再审后撤销原判予以改判。

  

  庭审现场

  “被告人程军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判有期徒刑二十一年。”

  尘埃落定。

  证人席上,小杨双眼含泪,喃喃自语:“终于不用再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Smv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