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落炭火中的孩子再遇二次伤害,植皮、截肢...

投稿时间:2021-06-30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笑傲江湖



西南医院烧伤科里的孩子。

啼哭声中的“烧伤楼”

6月9日到11日,重庆连续3天阴雨,闷热潮湿的街巷混杂着火锅、红油的味道,而我却无心走进这沸腾的生活。

作为腾讯新闻·萤火计划的公益体验官,我进入西南医院烧伤科——因烧伤临床规模和世界领先的救治技术,它被称为“世界烧伤四大家族”之一,每年至少要接收700-800名烧烫伤儿童。

医院正门左手最显眼的位置,烧伤科占据了整栋10层大楼,被大家称作“烧伤楼”。这是此次体验开始的地方。



一位妈妈带着孩子在“烧伤楼”门口。

一走进大楼,像是进入另一个季节。空调只开到20度上下,我加了一件长袖外套。烧伤病人最怕热,他们不能出汗,温度一高,伤患处就奇痒无比,忍不住抓挠皮肤。

阴天下午,病房里没有开灯,透过走廊窗户看进去,是坐卧姿势各异的烧烫患者,楼道里不时响起一两声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

护士说,这算一天中安静的时候了,“每天上午换药,是才真让人心碎,病房里全是孩子们的哭声,一个哭,全都哭”,即使在这里工作多年,她依然不能平静对待。

全球每年有9.6万儿童因烧伤和灼伤死亡。中国每年约2600万的烧烫伤者中,0-12岁小儿占30%-50%。

在西南医院烧伤科,儿童占门诊患者的50%以上,占到住院患者的30%-40%。寒暑假更是儿童烧烫伤事故的高发期。

“悲剧,发生在几秒之间”

病床上的欣欣,听到有陌生人进病房,蜷着的身体本能地往墙里靠了靠,怀中紧抱着一只黄色的毛绒小骆驼。

欣欣3岁,来自贵州,长睫毛、圆脸蛋,除开脸上的疤痕,她和其他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同——去年冬天,她和妈妈在家中烤碳火取暖,母女俩二氧化碳中毒昏迷,欣欣滚落进炭火中。仅仅几秒钟,她的头部、面部、手部已被严重烧伤。

经过3次手术后,她脸上的瘢痕增生已开始显现,耳朵上仍裹着纱布,左边手掌已截肢,衣袖空空地耷拉在被子上。看到我手里的相机,她悄悄地把失去手掌的胳膊往袖子里藏了藏。这个小举动,让我鼻子一酸。



欣欣躺在床上,手藏在袖子里。

“第一次住了2个月,之后每次手术住院20多天,已经花了十几万了”,孩子的母亲,坐在我们旁边不停抽泣。她在医院照看孩子,丈夫在广东打工赚钱,维持着家庭的开支。

和她一样沉浸在痛苦中不能自拔的,还有病房里所有陪护的家长们,他们难过的,不只是沉重的经济负担,更多是为孩子未来的命运担忧。

1岁零2个月的男孩阳阳来自重庆,我们见到他时,他的头上缠着纱布,脸上贴着药棉,手里拿着糖果。他是被奶瓶中的开水烫伤的。

提起当时的场景,他的妈妈几度哽咽,“奶瓶里放了刚烧开的水,倒下来时浇在了孩子的头顶”,她无数次责怪自己:为什么要在奶瓶里放开水,为什么要把它放在孩子够得着的地方,为什么……



被奶瓶烫伤的阳阳。

3岁的女孩晴晴,来自四川大竹,她的双腿缠着纱布,用裙子遮住了裸露的受伤部。她的妈妈说,烫伤后,晴晴曾在ICU里面住了20多天,“光头部全皮就取了三次,背部和大腿都取了皮,前后花了20多万”,现在烧伤基本好了,又面临消化道出血的风险。

晴晴妈提起孩子受伤的经过,和阳阳妈一样后悔不迭,“他老爸是厨子,锅里烧好油汤放在地上,事情就发生在一两分钟里,她上楼喊爸爸,侧身时,一下子坐锅里去了……”

在这里,你会发现,发生烧烫伤的场景千差万别,但都源自日常生活。在疏忽大意面前,危险无处不在。

“被烧烫伤的孩子,即使救治成功,也可能留下畸形、容貌损毁和心理创伤”,西南医院烧伤科康复治疗师刘秋石说,身体上的疤痕,和心里的疤痕,都可能伴随他们一生。

“欣欣想不想去幼儿园?”有人问。欣欣没有回答,似乎没有听见。

我们即将离开病房时,她突然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我明天就要去幼儿园!”她并不知道,这一次,她还需要做植皮手术,术后,至少再住院半个月。

第二次伤害

另一间病房里,住着3位不同年纪、不同烫伤程度的小患者,最小的只有9个月。小男孩鑫鑫,来自四川资阳,他在农村吃流水席时,不小心撞上了大锅灶上开水。

他穿着三排扣的压力衣,手臂和脸色呈现出紫色。这种紧绷的压力衣是为了不让皮肤上的瘢痕长起来,穿上非常难受。



鑫鑫站在病床上展示自己的压力衣。

“农村老人多,没有防治烧烫伤常识,不知道开水烫伤了,要马上用凉水给他降温。半小时内都没人给孩子做急救”。

鑫鑫妈妈说,“甚至有的老人说要用酱油涂抹,有的说用菜油,我把孩子送到县医院,稍微处理后,再来到这里,路上又耽搁了一天”。

“如果当时处理及时,后果不会像现在这样严重”,她说,“你们一定要多宣传,不要再让别的小朋友吃这样的苦”。



家长在孩子伤处抹药。

另一位家长,正在给孩子腿部擦抹药膏,她说,“孩子烫伤时,不能用强力去脱衣服。我当时就去脱衣服了,手一抓,一下就把那些(烫伤的)皮肤抓下来了”。

刘秋石说,烧烫伤事故多发于农村、山区或城中村,被烧烫伤的多为留守儿童、问题家庭儿童,“一是疏于照顾,二是预防观念淡漠、不懂急救常识,错上加错,酿成严重后果”。

“人们出事时容易慌乱,只想马上去医院,但如果第一时间急救,用冷水冲的话,就可能不会到深二度,不会留疤。防烫伤急救5字口诀,冲、脱、泡、盖、送,但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耽误了救治的黄金时间”。



正确的烫伤急救五步法:“冲脱泡盖送”。

记住五个字:“冲脱泡盖送”

离开医院后,接下来的两天,我随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的秘书长张代玉一起,探访了设在重庆彭水的儿童安全课堂和科普空间,它们覆盖了社区、小学、幼儿园。

为了让更多的人远离烧烫伤,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在7年前率先发起了“不要烫伤我的童年”公益项目,以“即使三岁孩子也能听得懂学得会”的趣味科普形式,走近孩子,走近父母。

在马峰社区的“皮皮小超人”安全科普空间,每周都有“预防儿童烧烫伤科普”安全教育课,课程由志愿者用重庆话讲解。

看着屏幕上触目惊心的烧烫伤画面,很多前来学习的家长摇头叹息,嘴里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甚至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彭水马峰社区“皮皮小超人”安全科普空间,上课的家长和老人们。

在新田镇小学的“远离烫烫小怪兽”儿童课堂,孩子们在老师的讲解下,认识存在危险隐患的物件,汤锅、插座、燃气灶、电熨斗、烤箱……

为了让学生们对烧烫伤有更直观的了解,老师现场采用烧烫伤关爱公益基金研发的“烫烫小怪兽感温贴”进行演示。她将感温贴贴在杯子上,当杯子中倒入高于40℃的热水后,“烫烫小怪兽”瞬间由黑色变成吓人的红色,意味着杯子中的水有烫伤危险。

老师还鼓励孩子用情景剧的方式,演示烧烫伤急救五字口诀,3个孩子分别扮演伤者、路人、医生,对着空气做“冲脱泡盖送”的动作。

在表演身上着火该怎么办时,孩子在地上翻滚,演示“停躺滚”。



小学生用情景剧演示“冲脱泡盖送”。

“我们有的时候做口头宣教,一些家长不在乎,他们觉得事不关己,没看到事态的严重性,也不会警觉”,张代玉说,而通过不同场景下的动漫化、具象化的科普,家长们能直观了解、学习烧烫伤预防及急救科普常识,并真切地认识到,“孩子多一份安全,家庭多一份幸福”。

此次探访,对我影响极深。3天的体验结束,回到北京的当天晚上,我就专门抽时间给7岁的女儿进行了一次“防烧烫伤教育”,教她识别客厅和厨房等不同生活场景中潜在的危险,教她什么是“冲脱泡盖送”。

我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地成长,也呼吁社会关注烧烫伤儿童的治疗与康复,给予烧烫伤儿童家庭政策和经济上的支持,让更多孩子能接受正规治疗,减少伤残。

(为保护隐私文中孩子均为化名)RnY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