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下的河南农村灾情:泥石流冲走一家7口

投稿时间:2021-07-22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河南暴雨仍在持续中。7月22日,河南省应急管理厅通报,16日以来的强降雨造成全省103个县(市、区)877个乡镇300.4万人受灾,目前已致33人死亡,失踪8人。其中,仅郑州地铁5号线的透水,就导致12人死亡。

然而这只是不完全统计。除城市外,广大的河南农村灾情同样严重,却往往容易被人忽视。记者获悉,在河南巩义市、荥阳市等地的偏远乡村地带,因特大暴雨的袭击,部分地区引发山洪、泥石流、山体滑坡。

7月21日下午,巩义市发布《汛情及救援情况通报》称,巩义市多处房屋、围墙倒塌,4人死亡。17座水库中,14座水库溢洪道出水,2个镇区大范围被淹。巩义市共转移群众6210户、23663人。



截至21日,巩义洪灾已致4人死亡,23663名群众被转移。图源网络

更令人揪心的是,一些村民被倒塌的房屋掩埋,至今没能救出,还有不少村子连房子带人被泥石流冲走,至今失踪。许多村庄大片房屋倒塌,断水断电,通讯中断,与外界“失联”。

偏远乡村里,大多是缺乏自救和生存能力的老人、孩童。信号中断的情况下,远在外乡的亲人忧心忡忡,许多人开始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巩义小关镇郑沟村南沟的两位老人“院墙两边山体滑塌,堵住了出口”;新密市尖山乡楼院村发生泥石流,“下车需步行很久”,山脚下“两位老人,母亲坐轮椅,墙已塌”;巩义市米河镇汇龙村村口“爸爸哥哥被困小轿车上,爸爸胳膊摔断了,疼痛难忍,急需医疗救助”;巩义市小关镇口头村“连接310国道主干道的桥已阻断,村民被困,等待救援”……

村里40多个老人,等待救援

与山里的奶奶赵粉莲失联已经超过30个小时了,张雨佳的心一直悬着。

最后一次联系,是7月20日上午,姑姑给奶奶打了个电话。电话这头,郑州下着大雨,电话那头,山里也下着大雨。姑姑叮嘱了几句。两小时后,爸爸再打电话,奶奶的电话已经关机。此后,他们再也没有打通电话。

一天半以来,张雨佳和爸爸多方打听,得到了一点消息:村里唯一的电缆信号塔被风刮倒了,通讯信号中断。

巩义市,在郑州市以西70多公里,中间隔着荥阳市。康店镇扎裕村,在地图上找不到。只有经过张雨佳的指点,才能搞清楚,那里位于巩义、荥阳交界处的伏羲山—环翠峪景区。“如果你要定位的话,不如说是在一个景点——龙溪宫,甚至还在龙溪宫更里面的山沟。”

家里除了奶奶,还有40多岁的二伯。二伯多年前出过车祸,身体残疾,就一直单身,母子二人在家里相依为命。按照平时的习惯,爸爸每天都会给家里打一个电话,但现在,“二伯手机也没有信号。”

老家的窑洞,部分是用石头垒起来的,张雨佳小时候在里面生活。村子附近还有一个水库。“那是环翠峪最里面,有一个水库。”20日中午,听说巩义也发了洪水,父女俩开始担心起来。

根据那边传来的新闻、图片来看,通往老家的道路都被洪水冲垮了。由于家里的位置高于水库,张雨佳尚不担心水库泄洪、决堤。“现在担心的就是山体滑坡,因为村子毕竟是在半山腰的位置。山看起来还是有一点陡。”

扎裕村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基本都住窑洞。如今,年轻人常年在外打工,村里住着的基本全是老人。张雨佳估计,目前村里的老人有40多个。目前,所有人都无法取得联系。

连接村子与外界的,是一条环山公路。21日,张雨佳了解到,有救援队正在往那个方向前行,“但环山公路断了,救援队只能从山顶走,他们下不去,没有办法深入到山沟最里面。”

21日下午,张雨佳又在网上找到一名巩义的志愿者,希望打探是否有救援队往龙溪宫方向去了。志愿者告诉他,“如果有消息的话,会给你打电话的”。

暴雨夜,姑姑赶回老家,爷爷喊“大恩人”

巩义市河洛镇位于黄河南岸,7月20日的大暴雨引发泥石流,几乎把整个西石沟村都冲垮了。通往外界的公路中断,全村近200人困守待援。



巩义市河洛镇村庄遭受洪水、滑坡、泥石流等多重灾害侵袭,已断水断电断网2天。受访者供图

村里连下了几天的雨,20日降水量达到最大。父亲打电话说,“发大水,房子很危险”,在郑州做生意的林利鹏顶着暴雨,和姑姑一起开车回家。在距离西石沟村五六公里的地方,水泥路就被淤泥阻断。

林利鹏把车停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和姑姑一起徒步回家。淤泥最深的地方,淹沒他的大腿。“鞋都拔不出来你知道吧?脚出来了,然后手再下去找鞋。”暴雨中,他们深一脚浅一脚,花了近4个小时才回到村里。那时,已经快晚上8点了。



巩义市河洛镇村庄遭受洪水、滑坡、泥石流等多重灾害侵袭,已断水断电断网2天。受访者供图

村里漆黑一片,林利鹏担心父母的安全,急忙推开家门。看不到人,他喊了一声“妈”。“他们答应那一声,你知道我心中那种感觉,说不出来。”

当时,父亲正在窑洞口。“他把被子什么都拿出来,挡在门口,防止水进去。因为没别的什么东西可挡。”

隔壁还住着94岁的爷爷。姑姑走到家门口时,爷爷没认出来。他透过瓢泼大雨喊道,“过不来,过不来,你别过来了”,然后又说,“你真是大恩人,来救我命!”后来听说林利鹏也回来了,爷爷竟然放声大哭。林利鹏告诉记者,即便是爷爷这么大岁数,经历过无数风雨,这次的暴雨仍然把他惊吓到了。



巩义市河洛镇村庄遭受洪水、滑坡、泥石流等多重灾害侵袭,已断水断电断网2天。受访者供图

房前的树倒下,砸破门墙,伸进屋里。屋里遍地是半米高的淤泥,没有下脚的地方,床也被土块砸到。整个晚上,一家人没脱衣服,“就那样歪着靠着,挨过了一夜”。

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法生火做饭。“就吃挂面,干吃,生吃。”

21日天亮后,林利鹏发现,全村满目狼藉。周边丘陵处处滑坡,许多窑洞受损,有的被倒斜的树木砸坏,有的墙体垮塌。各家院子里的淤泥都有一米多深。村民们的手机没了电,也没法与远方的家人联络。



巩义市河洛镇村庄遭受洪水、滑坡、泥石流等多重灾害侵袭,已断水断电断网2天。受访者供图

21日一天,西石沟村100多个村民通过自救,陆续转移到村委会的安全地带。但受灾最严重的九组二三十个村民,被困在了原地。“窑洞里边全都是淤泥,路上也是淤泥、树枝,寸步难行。现在他们都还在自己家里困着,每家都进不去。”

九组的一位村民,前一天晚上被倒塌的墙体砸断了腿。“伤到骨头了,一天一夜也得不到医治,人也弄不出来。他女儿也回来了,但也无能为力。”

“目前安全。就怕再下雨。”林利鹏说,现在村里缺矿泉水,也缺充电宝。虽然跟镇上、县里取得了联系,但由于道路受阻,21日一整天,外面的救援力量仍无法进入。

全村受灾,泥石流致一家7口失踪,4个月大婴儿得救

房子倒塌的一刻,28岁的范小明与父母、妻子都迅速往外跑。但妻子抱着女儿没来得及逃脱,被埋在废墟下面。

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的地理位置不算太差,有多条国道、县道与荥阳市、郑州市相连。范家住在一座砖墙结构的两层小楼房里。



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遭受暴雨、泥石流,多个民房被冲走。受访者供图

7月20日的暴雨中,全家人都在屋里。附近一个60多岁的邻居,因为房子靠着山坡,害怕滑坡,也到范家来避雨。

但洪水太大,流进了屋里。下午两点多,房子的墙体开始晃动,一家人意识到危险,都开始往外跑。但一面墙体突然倒塌下来,在客厅里的范小明妻子、女儿,以及那位60多岁的邻居都被压住了。

女儿刚出生不久,只有4个月大。范小明急得跑来跑去,在暴雨中去砖缝里寻找妻女。但没有工具,一家人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

全村都遭到了暴雨、泥石流的严重袭击。因为道路坍塌,几个小时后,外界的救援队才赶到。当晚,政府安排所有村民疏散到村子外围的安全地带,21日上午,又将村民转移到荥阳市区。“因为我们那个村子完全没办法待了。”

此次灾害中,王宗店村许多房屋倒塌,范小明的姐姐范小青认为,这与村里的一处采石场有很大关系。范小青说,五六年前,有人在村里办厂,开采山上的石子,“经常放炮,把村民的房子崩出了裂缝”。村民们多年找厂里、政府协商,始终没能解决。范小青认为,放炮导致村里许多房屋受损,这次再经过大雨、泥石流冲击,就垮塌了。



截至21日,巩义洪灾已致4人死亡,23663名群众被转移。图源网络

泥石流力量迅猛,把一户村民连房子带人冲走了。“两个老人,三个小孩,两个年轻人——都没了,带着房子冲走了。”范小青说,这家人的邻居也有人失踪,至今没能找到。

还有一家邻居的房子也坍塌了,“母子两人也压在房子下面了。孩子也才十五六岁。”另一家房屋倒塌的村民,因为跑得及时,逃过一劫。

20日一晚,范小明彻夜未眠。范小青说,“我都不敢跟他提。我说你休息一下,他就哭着说他睡不着。老婆孩子都不知道下落,他咋能睡得着?”

21日,救援队在王宗店村实施救援。直到下午仍然没有弟媳、侄女的消息。范小青了解到,因为道路双向均被冲断,救援队缺乏大型设备,妨碍了搜救效率。她一度在网上发信息求助,“需要皮划艇”。

21日下午5点左右,村里终于传来好消息。经过20多个小时,女婴竟然得救了。“因为孩子还有哭声,所以(救援队)就找到了小孩。”现场发来的视频里,范小青从哭声判断,孩子的状况还不错。“但是现在谁都说不好,现在有120在那等着。”

但弟媳妇还没找到,村里很多失踪的人还没找到。范小青认为,当下最紧急的,是赶紧把那些人都找到。“别的不说,先把人救出来。最起码让家人知道这些人去哪儿了。是生是死,都要让大家明白。”

失联一天一夜,“村里需要外力帮助”

150位大学生到太行山大峡谷写生,也被暴雨困住了。

由于去年疫情影响,河南某高校美术系的暑期年度写生推迟至今年。大一大二共150位师生,于7月10日抵达安阳林州市石板岩镇三亩地村的太行山大峡谷写生。此地位于太行山南麓,是山西与河南交界地带,每年都会迎来上千名学生写生。

女大学生金子欣和同学们在这里的前几天,还很顺利。17日,山里开始下雨,到19日、20日,雨势变大,峡谷的河水暴涨。原计划20日返程,由于下山的道路被迅疾的洪水淹沒而推迟。大家被困在了宾馆里。

20日当天,暴雨如注,山里信号中断,同学们与家人失去了联系。一些学生看到郑州遭受洪水袭击的情况,担心这里会有山洪爆发的危险。金子欣趁有信号的时候,向家人发出求救。金子欣的朋友解释,“平原地方的孩子没见过这么大的暴雨,没见过这么大的山,所以有点害怕。”



巩义市河洛镇村庄遭受洪水、滑坡、泥石流等多重灾害侵袭,已断水断电断网2天。受访者供图

远在浙江的母亲给女儿打电话,发现关机,担心不已。21日凌晨3点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得知女儿安全,母亲才放下心来,“吓死我了。”

21日下午,金子欣告诉记者,山里仍然在下雨,道路仍未恢复,但雨量已变小,宾馆老板告诉她们,食品储备还可以支撑3天。“只要洪水退了,我们就可以返回学校了。现在就是信号不太好。”

但巩义市河洛镇石板沟村没这么幸运。20日的暴雨引发了巨大山洪和泥石流,冲毁了整个村子。泥沙淹没至房门的一半,道路被冲毁,许多汽车、摩托车也在水流中遭损毁。



截至21日,巩义洪灾已致4人死亡,23663名群众被转移。图源网络

郭爽从小在石板沟村长大。她说,村里常住人口大约上千,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洪水过后,村里断水断电,几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许多房屋倒塌。

村民邓中秋挂念着村里的父母,“两个老人行动都不便,其中一个老人还需要每天用呼吸机。已经两天联系不到了,停水停电,不知道老人现在怎么样了。”他焦虑地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

村里信号很差,郭爽20日中午12点、21日13点和家里取得了联系,“通话只有一分钟就中断了”。

看到一些受灾的照片和视频,郭爽明白,目前外界救援力量和设备不能迅速进入,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快安排人员转移。“因为四周环山,山体有滑坡现象,情况很是危急。”



巩义市河洛镇村庄遭受洪水、滑坡、泥石流等多重灾害侵袭,已断水断电断网2天。受访者供图

7月21日晚上10点,郭爽给记者发来信息,“村里已经有政府的救援物资进入,感谢挂念。”但村里的生存环境仍然艰难,即便后面不再下雨,预防疫病也是当务之急。

“村里大队也在组织年轻劳动力想办法清理淤泥,抢救出村道路”,但自救力量有限,“石板沟的村民需要得到外力的帮助。”

气象局长开车被洪水冲走,2小时后获救

20日的暴雨中,因洪流激涌,巩义市气象局局长赵建彪被连车带人冲走。

据《中国气象报》报道,18日以来,巩义市气象台共发布3个雷电黄色预警、3个暴雨黄色预警、2个暴雨橙色预警以及4个暴雨红色预警。

20日上午,赵建彪开车出门,参加市防汛调度会,现场汇报重要气象信息。返回气象局时,原本仅需15分钟车程,变得举步维艰。

“突然,水势变得非常大,车一下就给冲到旁边的沟里。沟旁边是地势更低的一片树林,积水比路上的水还要深,水流又很急!我的车当时就漂起来了,跌跌撞撞地,随着洪水一直往下冲。”赵建彪说。



截至21日,巩义洪灾已致4人死亡,23663名群众被转移。图源网络

由于风大雨大,远离居民区,四周无人,赵建彪的车成了“孤岛”。这位气象局长采取了一系列自救措施。他用力把车玻璃跺碎,趁着车辆还有电,及时打开天窗,随后踹开车门,爬上车顶,开始向周围呼救。爬出车时,赵建彪的眼镜不知掉到哪里。此前网传他本人被洪水冲走,并不准确。

两个小时后,赵建彪的呼救声终于被村民听见。

一位村民过来查看情况后,叫来其他二三十名村民。“一端把绳子缠在胳膊上,另一端缠在树上,就这样一点点地接近我。”赵建彪抓住这根绳子,成功被拉到高处的安全地带。

获救后,赵建彪在村民家中,收到热水、食物和干净的衣服。他体会到了来自群众的温暖。随后,赵建彪立刻回到局里,投入紧张的汛情监测和指挥工作。

据官方通报,7月20日上午以来,黄河南岸巩义段赵沟、裴峪、神堤三处控导工程出现不同程度的山体滑坡,淤泥堆积造成联坝路无法通行,工程周边道路全部中断。

连续的强降雨致使巩义发生严重洪涝灾害,致使山体、道路出现多处塌方,共涉及83条道路,通信、供电、供水恢复也面临困难。

其中,巩义多处地埋通信光缆被冲断,基站基础下沉、机柜及塔体被泥石流掩埋,部分基站外电线杆倒地,全区铁塔产权基站停电285站。目前,巩义市米河镇镇区及一些村庄断电、断网、断水已超过24小时,且物资补给困难。

通讯中断,导致村民无法求救,外界也无法得知乡村受灾的具体情况。

好消息是,21日,消防、民间救援队、通讯部门等力量已经到达米河镇,开始救灾。据报道,灾情期间,河南移动将为客户提供免停机服务,并正在积极抢修故障站点。

21日夜晚23点,中国移动发送短信通知米河镇居民,“应急管理部紧急调派翼龙无人机抵达你镇上空,可暂时恢复公网通信。受翼龙无人机滞空时间限制,公网恢复时间只有5小时,至7月22日凌晨2点。请尽快报告情况,联系家人。”



截至21日,巩义洪灾已致4人死亡,23663名群众被转移。图源网络

一位移动系统的工作人员介绍,此次中国移动翼龙无人机奔袭1200公里,到达受灾区域。“翼龙无人机应急通信系统搭载中国移动公网通讯基站,实现超过50平方公里范围长时稳定的连续移动信号覆盖。”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受访人均为化名)r0W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