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红儿童”屡禁不止,四五千元就能运营一个账号

投稿时间:2021-09-30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3岁女童被喂到70斤当吃播赚钱”曾引发巨大争议。今年7月,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严禁16岁以下未成年人出镜直播,严肃查处炒作“网红儿童”行为,禁止诱导未成年人打赏。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一些平台上,由家长账号拍摄孩子,和未成年一同直播的“擦边球”情况时有发生,这也给监管鉴别带来一定难度。而想借助孩子打造一个账号,每月仅需几千块,即可有专门团队代为包装运营。

有专家指出,一味靠“堵”不能杜绝这类现象,应该是平台、学校、家庭乃至社会共同参与引导。

“儿童美妆博主”被批后

仍有账号打“擦边球”

未成年不能直接出镜直播、未成年账号设置了时间管理功能,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们出现在镜头后,成为“网红”吸金吸睛。

近日,在一些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了少儿化妆的图文视频,他们打着“全网最小美妆博主”“跟着萌娃学化妆”等噱头,测试化妆品。视频中的儿童熟练地拿起粉底和眼影涂抹,还配有“幼儿园小朋友都在用”“快让妈妈给你购买吧”等台词。

随着网上舆论对此事的关注,《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发表评论认为,利用女童营销美妆,此风不可长。

儿童美妆只是各种儿童博主中的一类,还有一类是展示儿童服饰。在一些淘宝店铺的直播中,也出现过儿童为模特展示商品。一些视频账号更是打出“6岁男孩帮妈妈直播带货”的噱头,吸引网友点击购买。

除了“擦边”直播带货,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此前官方明令禁止的“吃播”,在未成年视频中也有打“擦边球”的情况。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在抖音平台一个账号中,经常发布两个儿童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咽”。该账号内容基本雷同,从2020年开始,每个视频都是同一角度,桌上摆着5-6盘螃蟹、虾、牛羊肉等大餐,两个孩子大快朵颐。“这样不浪费吗?吃不完剩下的如何处理?”有网友认为,这与“吃播”无异。

每条视频下边,都有网友不同角度的质疑。有网友指出拍摄角度太过单一,有“摆拍”之嫌;有网友认为,孩子“狼吞虎咽”的状态太过刻意,有表演成分。甚至桌上的螃蟹和虾的摆盘,都被网友指出“像道具”。

针对上述质疑,留言里博主鲜有回应,只是在账号简介里写“记录生活记录孩子成长”,下方留有一个微信号。该账号有超过22万粉丝,账号主页也有“找我官方合作”的标识。

揭秘“网红儿童”

几千元就能运营一个亲子账号,父母是背后推手

大部分儿童网红并不具备独立制作视频并将个人账号进行运营的能力。那么,打造这些IP的是谁?

业内人士指出,“网红儿童”背后,父母往往是“背后推手”。接广告、赚收益,在儿童网红开始赚钱的刺激下,就会催生更多家长甚至机构想要打造“网红儿童”。

一位代做短视频运营的从业者告诉红星新闻,有很多家长想打造以孩子为IP的账号,视频通过专业团队的设计和运营,最终是有希望实现“变现”的。一般“亲子号”的运营都以日常生活为主,根据用户数据随时调整方向。

按照一般规律,该从业者指出,前期都是“养号”阶段,重心是视频内容的定向推广,保证精准粉丝量和定向曝光量。达到一定量级之后,再考虑展露产品变现。

运营这样一个号花费也不算昂贵,每个月拍10-15条,包装设计运营花费总共在4000~5000元左右。

今年6月,伴随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施行,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发出倡议,网络直播平台不为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服务;今年7月,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提出严禁16岁以下未成年人出镜直播,严肃查处炒作“网红儿童”行为。

尽管监管环境趋严,未成年直播还是有“空子”可钻。

“这也要看平台严不严。”上述从业者表示,未成年自己直播肯定不行,但可以采取亲子互动的方式,和家长一起直播。短视频的拍摄也类似,以家长视角拍摄,以记录孩子生活为主题,目前都算是正常的。这也意味着,有不少亲子账号都打着“记录日常生活”的名义在运营未成年IP。

如何监管“未成年直播带货”

专家:仅靠“堵”无法杜绝,需各方合力

“网红儿童”现象到底从何治理更有效?又该如何去设定界限?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回复红星新闻记者,“网红儿童”的现象一味靠“堵”没有效果。除了平台责任落实到位之外,学校、家庭和社会也应积极参与,形成管理合力。

“关键取决于家长的态度,不要把孩子当成一个商业演员,让孩子在平台上去进行商业运作。”储朝晖还建议,如果有一些家长出现这种情况,超越一定范围,应考虑给予一些惩罚。

作为平台,储朝晖认为,应该负起责任,不要做“主参与者”。“一旦发现某个家长利用孩子做出商业性行为,平台就应该通过相应操作处理,同时不参与传播和炒作。”

对于学校,储朝晖认为,学校要对这种家长做引导,要让他们关注孩子健康成长,对孩子长远发展负责,而不是追求短期的商业利益。

抖音安全中心相关负责人回复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在抖音平台,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不允许开播。除了运动会、文艺汇演等特殊活动外,平台禁止如大人抱着孩子聊天等主体含有未成年人的直播,一旦发现均会视违规情况给予相应处罚。对于儿童出镜的短视频,抖音同样有相应安全机制,拦截利用儿童博眼球、赚流量的行为。

快手方面回复红星新闻记者称,禁止16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参与直播,对于涉及未成年人的短视频内容,平台设有专门的未成年人审核规则,并设有单独的未成年人内容举报通道,对涉及未成年人内容的举报进行快速处理。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目前法律明确规定,16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不能做直播,广告法对此也有类似规定,不满十周岁未成年禁止代言。

但在实践之中,有很多“擦边”现象不易监管。“比如,不能做直播,但是可以出镜,特别是父母的号,孩子没有做直播,只是表演,或者只是做一个背景。这些情况不能看成是直播。”

朱巍也举了短视频的例子,“很多父母愿意给孩子拍短视频,记录生活,不小心就红了,之后可能通过短视频的方式来带货,这是也有可能的。”但朱巍认为,这种情况需要区分,不能一概而论,监管重点在于判断是否是未成年人在“直播”。“哪怕是用父母的账号,只要是未成年人在直播,那就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

9月17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正式成立“网络表演(直播、短视频)经纪机构委员会”,并发布《网络表演(直播、短视频)经纪机构行业自律倡议书》。其中提到,不为未成年人提供经纪服务,所有内容制作环节严控未成年人参与,涉未成年人内容建立专审机制。

对此,朱巍认为商业代言广告需要谨慎对待。

“把未成年人当做赚钱工具,甚至有些机构去签相关协议,让未成年去做商业代言,这种也需要加强监管。”8j2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