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和男友断交遭报复砍伤,8岁儿子遇害

投稿时间:2021-10-12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洪门小拳

10月11日上午,四川江油市,32岁的罗女士躺在床上。提起儿子的被害,她一句话都不愿意说,只是默默流泪。

两年前,因和男友黄某断绝关系,罗女士遭其报复。黄某持刀上门将她8岁的儿子杀害,她也被砍伤,虽获救但双手再也无法动弹,吃饭、穿衣、上厕所都需家人帮忙,生活无法自理。从此,罗女士的性格变得沉默寡言,从不出家门。



罗大爷给女儿穿衣服

父亲罗大爷由于要经常出门做活,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在房屋周边修了围墙,安装了铁门,并在大门口安装了监控,甚至还喂养了两条大狗拴在房屋的两端,一条小狗在院中自由活动。只要有陌生人靠近,三条狗就不停地狂吠。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黄某被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最高法院正在死刑复核中。但面对数十万元的民事赔偿,黄某无法履行。为了缓解罗女士一家的困境,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顶格拨付了20余万司法救助金。罗大爷称,这笔钱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清晨血案:

母子在家中遇袭,8岁儿子不幸身亡

警方通报:嫌疑人服药企图自杀……

血案发生在两年前。

2019年6月21日清晨,四川江油市龙凤镇永生村(原飞凤村)的康女士干完活回家时,忽然听到邻居家孩子的哭声。当时以为是大人在教育孩子,她并没有在意,随后回到家中准备继续休息一会儿。

然而,正当康女士要入睡时,手机响了起来,她朦胧中听到电话中传来焦急的声音:“有人要打菊娃子,你快到我家里去看看!”



罗女士的家

打来电话的是康女士的邻居谭大妈,“菊娃子”是谭大妈女儿罗女士的小名。康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她印象中,当时还不到7点,但夏季的清晨已经天色大亮。她随即出门来到50米左右外的罗女士家中,大声呼喊罗女士及其8岁儿子的名字,但无人回应。见房门虚掩,她推门而入,但屋内没有任何响动,也没有人回答。

“我向二楼走去,在楼梯上看到了几点血迹,心中有点打鼓。到了二楼,就看到二楼客厅内到处都是血,通过客厅看到菊娃子的卧室里也到处是血。”10月11日上午,康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起两年前的血案,仍心有余悸,“看到那么多血,太吓人了,我不敢再进去了,急忙跑回家喊我老公,又通知了村干部,我女儿拨打了110、120。”

当村干部来到现场后,康女士和丈夫一起再次进入罗女士家中。她回忆,卧室内到处都是鲜血,罗女士母子满身鲜血地躺在血泊中。

“菊娃子当时还有意识,一直在喊快救她儿子。”康女士说,110、120很快赶到现场,他们一起帮忙将罗女士母子抬上了救护车,“她儿子在路上就去世了。”

江油警方当天的通报显示,2019年6月21日7时许,江油市公安局龙凤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龙凤镇飞凤村12组村民罗某(女,30岁)及其儿子罗某章(8岁)在家中被人砍伤。接到报警后,龙凤派出所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置,协调120对受伤人员开展紧急救治。案件发生后,江油市公安局立即组织精干警力赶赴现场,迅速侦查,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黄某(男,47岁)于21日中午10:30许在龙凤镇被发现服用农药企图自杀,现已送医院救治。目前,受伤人员罗某章已经死亡,母亲罗某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男友行凶:

不满断绝关系曾扬言报复

案发前一个月用刀将她划伤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行凶的嫌疑人黄某,系被害人罗女士的男友,也是龙凤镇本地人,在镇上以经营烧烤为生,曾两次离异。

提起女儿的不幸遭遇,罗大爷夫妇的双手都有点颤抖。

“(案发当天)我们早上6点多出门,到绵阳游仙区的一个工地干活。刚走到游仙区石马镇,准备吃早饭,就接到了女儿闺蜜的电话,她哭着说菊娃子在家里出事了。”回忆起事发当天,谭大妈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她哭着告诉红星新闻,当时,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她就和老伴坐摩托车往家里赶。回到家时,女儿和外孙都已抬上了救护车,“我孙儿才8岁啊,当时我摸到他的手,都已经凉了。”

黄某为何要下此狠手行凶?对此,罗大爷告诉红星新闻,他只有一个独生女儿,招了上门女婿。后来,女儿和女婿离婚,女儿和黄某认识后,两人在耍朋友。

“我们经过打听得知,黄某离异两次,原来的老婆都是被他打跑了的,就不同意女儿和黄某交往,但年轻人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住,而且那时我们还在外省打工。”罗大爷说,后来,黄某多次对女儿大打出手,甚至闹到派出所调解,“女儿也看清了黄某的为人,决定和他断绝关系。”

至今,罗大爷仍然保存着派出所的治安调解书。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治安调解书上的日期是2019年5月14日,上面写着简要案情:2019年5月10日上午,黄某与罗女士之间的男女朋友关系,罗女士不愿与黄某继续交往,黄某在龙凤场镇找到罗女士,双方发生争执,黄某用水果刀将罗女士左右臂划伤,医院检查为轻微伤。当时双方达成协议,罗女士放弃医药费、交通费的赔偿要求,罗女士要求黄某给其本人及家人赔礼道歉,要求黄某不再骚扰其本人及家人。

罗女士的表弟介绍,表姐与黄某断绝关系,遭到了黄某的威胁。事发几天前,黄某曾表示要报复表姐,但他们也没有太多注意,想的是黄某不可能杀人,但罗某的母亲那几天一直陪在家中。

“黄某后来多次到我们家附近,我和老伴都分别看到过。”罗大爷说,当时黄某没有其他举动,“他肯定一直在踩点,事发那天,我们刚出门不久,他就到家中行凶去了。”

悲剧余波:

她获救后双手受伤生活不能自理

二楼仍残留血迹一家人再没住过

10月11日11时许,红星新闻记者来到罗女士家中,她家是一幢两层楼高的房屋,房屋周围修了一米多高的围墙,安装了一扇两米多高的铁大门。当记者在距离20米远的地方时,院子中就传来了几条狗的狂吠声。



罗大爷称为了女儿的安全,他们修了围墙,安了大门和监控

将近中午时分,罗大爷夫妇骑着摩托车下班回家,打开铁门进入院中,谭大妈就马上进了厨房开始煮午饭,罗大爷则来到一楼的一间卧室将躺在床上的罗女士扶起,帮她穿外套。

“她现在双手都无法动弹,吃饭、穿衣、上厕所,都需要我们帮助,生活完全无法自理,更不要说帮我们煮饭了。”罗大爷说。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罗女士的双手上有很多伤口疤痕,脖子和脸上也有几处。罗大爷介绍,黄某行凶时,在罗女士身上砍了很多刀,最严重的是双手,筋都断了,后来在医院住了几个月,筋是接上了,但双手功能已无法恢复,“脖子上的一处刀伤,如果再深一点,动脉就断了,肯定也抢救不过来了。”



罗大爷给女儿喂饭

随后,午饭做好了,罗大爷端着饭菜来到了女儿的卧室。此时,罗女士自行坐在凳子上,罗大爷开始一勺一勺给女儿喂饭。整个过程,罗女士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罗大爷夫妇介绍情况时,她默默地流着泪。

“她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几乎不说话,从来不出门,大部分时间躺在床上,有时自己偷偷流泪,就连我给她梳头发,她都不太愿意。”谭大妈边说边流下了眼泪,“黄某把我们一家害惨了,刚出事那几个月,我瘦到只有70斤。”



案发的卧室内剩下一双孩子的鞋子

现在,罗大爷夫妇和女儿都住在一楼,二楼已经很久没上去过了。在罗大爷的带领下,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二楼,客厅内的电视、桌椅等都有一层厚厚的灰尘。在罗女士曾经的卧室内,仅剩下一个衣柜,墙角有一双儿子的鞋子。卧室墙壁上有很多刮痕,地板和衣柜上还有淡淡的血迹。



卧室墙壁上有很多刮痕

“我们都没住二楼了,不想让女儿回忆起那件事。”罗大爷告诉红星新闻,墙壁上的刮痕是清理血迹后留下的。

罗大爷称,因为他和老伴要外出干活,女儿一个人在家,所以他们修了围墙,安了铁大门,并且养了三条狗,只要有陌生人靠近,狗就要一直叫。

“我还专门安了一个监控,就安在大门口,不管哪个人进出,我们都会知道。”罗大爷指着大门外一根电杆上的摄像头说,“做这些,都是为了保证女儿一个人在家的安全。”

法院判决:

凶手被判死刑,但无能力赔偿

法院顶格拨付20余万元救助金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这起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法院依法判决黄某支付罗女士赔偿金50余万元,但对黄某仅执行到位2万余元。况且,黄某已经被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正在死刑复核中。所以,判决黄某应当支付的赔偿金更没有了着落。罗大爷也介绍,据他了解,黄某家中只有一位年迈的母亲。

如今,32岁的罗女士不仅丧失劳动能力,吃饭还需父母喂,除每月400元低保金外,无其他任何收入。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父母务农支撑,为给她治病尚欠医院8万多元治疗费。无奈之下,他们向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司法救助。



法官将救助金送到罗女士家中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经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救助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顶格拨付司法救助金20余万元。而且,为了免除行动不便的罗女士及其父母的奔波,法官特意驱车到了罗女士家中,将救助金交到了罗大爷手中。

年迈的罗大爷颤抖着双手接过救助金,默默地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女儿。看着眼前这一幕,承办法官也眼角湿润地说,“我们送出去的不仅仅是救助金,更是法律的温度和这一家人的希望!”Tli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